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四章 聂家宝库
    庄无道却觉苦恼,面色冷漠:“不是早就与你说过,此处不用来得太勤?你既已拜入叁法门下,就与半月楼再无关联。”

    少来个几次,他又不会认为这聂仙铃,是忘恩负义之人。

    “可师尊也说,要我皇极峰门下,都尽量与宣灵山的同门亲近。”

    聂仙铃并不以为忤,迈着轻盈步履,款款行至到庄无道身前:“仙铃若欲与宣灵山结好,师兄这里现成的交情,自然不能疏淡了。师兄前程似锦,别人想要巴结半月楼,都愁没门路呢。”

    庄无道摇头,叁法真人虽是这么说,也有此等肚量。然而聂仙铃更愿亲近宣灵一脉,自家人反而不放在心上。那皇极峰一脉弟子,岂能没有想法?

    正欲说话,聂仙铃随即却又正色道:“其实此来,是最后一次。过后不久,仙铃就需随师尊下山,前往东海一行,也顺便历练一番,积累些事功。这次也不知何时才能返回,所以仙铃最后来见师兄一面。此外还有一事,需要问询师兄之意。”

    “东海?叁法真人,也准备前往东海了?”

    庄无道的双眼不禁微凝,聂仙铃说得是轻描淡写,只道是下山历练而已。

    不过叁法真人的目的,应该是为彻底解决海涛楼之事才对。除此之外,东海之局,只怕也是危险之至。

    只阳法与宏法真人坐镇,还远远不足以应对太平道南下危局。

    至于聂仙铃要问他之事,庄无道也隐隐有了几分猜测。

    “可是为你们聂家的宝库?”

    “正是如此,师兄依然是料事如神。”

    聂仙铃眼中满含倾佩之意,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使人心胸一畅,甚至生出飘飘然之感,

    “铃儿之意,是准备将我聂家先祖留下的宝库,尽数赠给离尘。仙铃想要问问师兄你的意思,是可与不可。”

    “可你聂家之财,与我何于?”

    “然而当日仙铃也曾说过,这宝库即便要取出来,也该是师兄你的才对。

    聂仙铃嫣然一笑,狡黠明媚:“师妹可不敢不告而取。”

    “那么大的宝库,我一人可吞不下来。”

    庄无道依旧摇着头:“你既要捐出来,那就随你之意便是,不用问我。”

    心中却是暗赞,此女确是不负他所望。明知取舍之道,拿得起也放得下。心胸气魄,都非常人可以比拟。也真正把亿万家财,视为尘芥。

    在聂仙铃成为离尘秘传弟子之前,即便把聂家留下的财物全数献出,也依然难免杀身之祸。沦为众人眼中的肥肉,任意宰割。

    可在此时,聂仙铃主动将聂家宝库献于离尘,不但可使全宗上下的弟子都敬佩有加,心领其情,更可为自己消弭祸端。

    而无论是节法真人,还是叁法,在门内的风评处境,也都将大为改善,可谓是一举数得。

    损失些身外之物,却使聂仙铃真正在离尘宗内站稳了脚跟。也使风雨飘摇的东海聂家,从此可安枕无忧,有了依靠。

    而聂仙铃这般晓事,损失如此之多,节法叁法两位元神真人,又岂会没有补偿?

    可他心里虽明知晓聂仙铃的做法,才是最佳的选择,可心理却难免生出了几分肉疼之感。

    聂家的宝库,可不是随随便便几十件四件灵珍,而是成百上千。光是三十六重禁制以上法宝,只怕就有超出十件之巨。

    “师兄同意就好”

    聂仙铃松了口气,然而似窥透了庄无道的心思,眼里满含着捉狭之意:“小妹自然还是留了一些,总不可能一点保留都没有。不能把蛋放在同一个菜篮内,这是连妇孺都知晓的道理。聂家的先祖,岂能不知?欠师兄的东西,日后有机会,自会偿还。”

    庄无道挑眉,而后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聂仙铃一眼,不过心里倒是多出几分期待。

    这个世上,价值能和那三枚龙血菩提子比拟的灵物,可是稀世罕见。

    不过也知聂仙铃说是这么说,可那聂家的财物,不是他们想取就能取得到的。

    海涛楼不太可能就此甘心就范,又有一个太平道在北面牵制。此时的离尘宗,根本没有多少余力,去收取那聂家宝库。

    可能是真的时间不多,聂仙铃只与庄小湖见了一面,就匆匆离去。不过临走之前,又给庄无道透了个消息:“对了,七日之前,翠云山的极法首座,已经闭关了。”

    庄无道不解,金丹修士闭关修行,不是常有之事?似他那几位师兄师姐,经常一两年不见人影,他自己也是一样。为何聂仙铃,要特意提及?而且是翠云山的首座,极法真人?

    “我也不知具体究竟,不过前些时日,师尊特意让我代他给极法首座送去一枚玉简,而后在第二天,就传来这位师兄闭关的消息。”

    聂仙铃目露猜测之色:“仙铃在极法首座那里,看见一座九宫极阳炼魂阵,应该是才新近炼成不久。”

    庄无道的面色,顿时转为凝重:“仙铃你的意思,是极法首座,正在冲击元神境界?”

    “谁知道呢?只是近日翠云山有些奇怪,那边翠云主山峰已经准备封山。九真师兄也被调回,主持翠云山事务。”

    聂仙铃并不能确定,而在飞空遁起之后,又追了一句:“我听师尊之言,似乎对极法首座颇为看好。为了那枚玉简,师尊他可是将最珍爱的八玄静心旗,都送却去了赤阴城。”

    庄无道顿时明悟,这应当就是极法首座与叁法真人交的交易之一。

    很早之前,他就听说这位极法真人,早在三十五年前,就有极大的机会冲击元神。只是缺一契机,始终卡在金丹巅峰境界,修为不得寸进。

    而作为翠云山把聂仙铃让予皇极峰的代价。就是叁法真人以自己的套八玄静心旗,为极法首座换来冲击元神境的那个‘契机,。

    既然是玉简,那么多半是一门秘术或者功法之类。那叁法真人的八玄静心旗,也非凡品,是叁法真人早年,得自一座上古洞府。传说这套阵旗一旦布就,可以彻底隔绝四阶以下的心魔之扰。兑换成善功,这套八玄静心旗至少也是八百万,更不是想买就能买得到。可见这位真人,付出之巨。

    如此说来,不久之后,离尘宗内很可能又有一位新的元神真人产生?也有可能,是一位金丹巅峰境的修士,就此殒亡——

    庄无道遥遥看了那翠云山方向一眼,心中默默祈祷。若极法真人能够功成,证位元神之境。也就意味着离尘宗,真正有了超越千年之前的实力。

    不能说立时转危为安,可至少东海之战,离尘宗将有十足底气。

    ※※※※

    三十丈见方的静室之内,雾气蒸腾。庄无道坐于正中央处,正是大汗淋漓,因大量失血之故,面上已现出几分灰白之色。

    而在他身前,一团团的紫色气雾,正翻滚鼓荡着,向一枚破碎石块内,急涌而去。

    庄无道的右手,横在了这石块上方。手腕被割开,一丝丝的血液落下,滴在了这不起眼碎石之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得这静室内的紫色雾气,彻底被那块碎石吸噬一空。

    庄无道这才单手结印,朝着那石块遥遥一指,以剩余的精血,结出了一个古体字符文。

    又须臾之后,这字血迹,也渐渐的淡化,一点点消失在了这石块的表层。

    “应该是完成了,不过这样做,真的有用?”

    庄无道一边说着话,一边半信半疑的以体内真元催发,恢复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

    而此时他问话的对象,自然是此刻在他对面盘膝而坐的剑灵。

    这一次他亏损的气元,几乎仅次于离寒天境时血猿附体,估计又得用数月时间来调养不可。

    之所以有此疑问,是云儿交代他的方法,太匪夷所思。

    简而言之,就是血炼之术。将这块天机碑碎石,以自己的精血,彻底炼化

    血炼的材料,都是得自岐阳峰,是他为宇文元州疗伤的报酬。不过因这天机碑并不完全,这块碎石还不能算做他的本命之器。

    “是否有用,剑主你自己试试看不就能知晓了?”

    云儿面色平淡:“剑主之言,真让云儿伤心。记得云儿还从未有过诓骗过剑主之时。”

    庄无道‘嘿,了一声,不置可否。云儿确实到现在从未骗过他,可有许多事,根本就是故意不提。

    不过他紧接着,果如云儿之言开始了尝试,随着几十枚三阶蕴元石,陆续粉碎。那天机碑的碎石上,也现出一行行的字迹。

    而第一例,就是庄无道的拳法排名。赫然是又提升了不少,列在总榜第八千四百三十四位。比之颖才榜出时,提升了千名左右。

    庄无道皱了皱眉,而后意念微动,那碎石之上的排位,就开始了变化。

    一露下滑,整整滑到了第九千一百六十七位,这才止住。

    此时庄无道,哪怕全力催展着神念,也不能使这排位,再下跌分毫、

    心知自己,只能到此为之。庄无道果断放弃,又接着看向了第二行的剑道排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