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三章 镇守南疆
    “元州兄?”

    湖畔之人,正是宇文元州。

    庄无道从虚空中滑落,停在了宇文元州的身旁,眼神怪异的看着这位。

    苏醒之后,又经历一个多月时间调理,宇文元州的面色,已经好了许多。不似最开始时,气机虚弱到近乎死人。而此刻正呆愣愣的看着湖上飞鸟,若有所思着。

    “元州兄似有心事?不如说来听听,或者我能帮得上忙。”

    “无道——”

    宇文元州从沉思中惊醒,看了庄无道一眼,而后苦笑着道:“心事,我倒没什么心事,只是有些感慨而已。昏迷数年,宗门内的变化,真是出人意料。

    不止是出人意料,而且是太过出奇。几年之前,谁能想到,宣灵山在失去灵华英之后,仍能咸鱼翻身,执掌离尘。也没有会料到,与明翠峰联手携力,已达数千年时光的皇极峰一脉,会弃明翠峰而去,转而与宣灵山携手。

    然而更不可思议的,还是眼前这位。奇迹般崛起天一之南,已是颖才第一,离尘宗建派以来,第二位本山秘传。种种成就,让他怀疑这还是在梦中。

    “变化?这么说起来,确实是变了不少。”

    庄无道看着四周,也颇是唏嘘。不过他感慨之事,却与宇文元州却不尽相同。

    自从聂仙铃走后,半月楼却并未就此冷清下来,反而更多了不少人气。

    不止是因宇文元州在此疗伤之故,也因此时半月楼内,又多了几位筑基境灵仆。

    可能是为聂仙铃走后的补偿,也可能是嫌弃自家弟子手下灵奴太少,不能打理照顾他日常起居。节法真人直接将自己座下两个得用的灵奴,打发了过来

    一名边风,一名边月,俱都是筑基后期境界的修士,都不过一百二十岁寿命,日后甚至还有晋升金丹境界的可能。

    都是节法真人,一手调教出来。天赋可能不如庄小湖。论到战力,却是强过庄小湖十倍。

    到来之后,仅只数天,就把整个半月湖周围,打理的井井有条。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女仆。却是由聂仙铃让人送来,同样筑基境界。一名云蝶,一名莹蝶,说是要让此二女代替,服侍于他。

    据说二女都出身海涛楼,是聂仙铃母亲死前的旧部。

    人就是如此,在聂仙铃通过第三条道业天途,成为离尘宗第三位本山秘传弟子之前。海涛楼之人,都不可信。可如今聂仙铃拜在了叁法门下,本身前程无量,又有元神真人庇佑,却能收拢住聂茵仙旧部人心。

    庄无道知晓这二女,既然被聂仙铃看上送来,必定是可信之人。反正现在半月楼内,已经有了边风边月两个,再增两人也不多。庄无道身为本山秘传弟子,按律能有灵奴八人,自是无可无不可。

    以他这样的地位,收纳任何一位灵奴门人,日后都可大幅增长宗门实力。节法真人一生,就调教出过九位金丹境灵奴,在世的还有四位之多。

    离尘宗除一百二十余位金丹之外,还有多达二十三人的金丹境灵奴,大多都是出自元神境门下,也是离尘的底蕴之一。有神纹血禁,对于离尘宗忠心耿耿。

    故而以他师兄云灵月的意思,倒是恨不得庄无道,能把八个灵奴名额,全数用满才好。

    只是如此一来,庄无道也有许多事情,都不便在半月楼内完成。他真正能信任的,还是被他真正种下元神禁制的庄小湖一人而已。

    这是现在最让他无奈之事,庄无道微微一叹,而后勉强提振着精神道:“看开一些就好,九脉之争,你我皆是身不由己。宗门大政,已无我们插手余地。有些事情,无需太放在心上。”

    “只是昔日好友,如今都视我如路人,元州心里仍是难受。”

    宇文元州摇着头,语音悠然道:“其实当初,师尊欲与明翠峰宏法真人联手之时,我虽出言反对,心里却着实是轻松了口气,也佩服师尊远见。宣灵山已现没落之兆,若由岐阳峰一家来支撑,日后真的会很累。我宇文元州不愿承担,也承担不起。而几年前大比时,元州亦是全力而为,未有留手。”

    庄无道默然良久,随即就又装作不在意道:“元州兄果然实诚君子,不过我观阳法真人所为,也不过是人之常情。”

    获胜者对于败落之人,自然可以有广大胸怀。若然离尘之势未曾逆转,宣灵山被诸脉联手打压,庄无道不敢担保,他仍能有如此大度。

    “可最后赢的,还是你们宣灵山。最后救下我性命的,也是师弟。”

    宇文元州自哂一笑,与庄无道对视:“师弟说不在意,其实仍有心结可对

    就如他曾经的至交好友吴焕一般,自己苏醒数月,吴焕却连探望都未有一次——

    庄无道并不答话,转顾而言他:“毒伤痊愈之后,元州兄接下来准备怎办

    救下宇文元州,是因顾念同门之谊。也不愿看到这位岐阳峰未来的支柱,就此陨落。

    并不就意味着宣灵山上下弟子,对于岐阳峰这次的背叛,就此释怀不去在意了。

    “接下来?”

    宇文元州眼神茫然一阵,不过也看出了庄无道,并无化解宣灵岐阳恩怨之意,也根本不愿与他深谈。倒是后一问,大有深意。

    “自然是先将这玄冥烈阳大法,钻研透彻再说后事。说来让无道你见笑,这门煞功,我到至今不得要领。”

    他的玄冥烈阳大法,是将以前修行得来的真元,混合体内各种毒素,加上那只赤尸炎蛊,强行转化推升至这个境界。本身对这门功法的了解,甚至还不如每天以大回天针术助他的庄无道。

    他以前一切的修为功体尽毁,包括三重天境界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与二重天巅峰之境的九天磁光子午大法,都已不存,转化为玄冥烈阳大法。

    然而也如当年,庄无道初修成牛魔霸体之时一样,能够勉强使用,却做不到如臂指使,精确控制。

    好在本身境界还在,估计最多三五年时光,就可完全掌握。纯论功法之威,玄冥烈阳大法天生优势,还在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之上。

    而宇文元州随即又语气微凝,眼透黯然之意:“我如今长生之途已绝,好在老天眷顾,离尘宗有了无道你,这身修为也能存下大半——”

    “此事我已尽力。”

    庄无道负手身后,面色泰然。便连云儿也拿不出合适的办法,他就更是无法可想。

    “怎敢怨怪无道你?这次能保住这条性命,就已很是不错,我宇文元州铭感五内。再者那长生,这天一修界,亿万年中,真有能长生之人?”

    宇文元州失笑,语气却含着几分故作轻松的味道:“这三五年时间,我要尽量陪陪小妍。待得毒伤痊愈之后,我会向掌教自请前往南方极恶之地,在黑狼崖但一职司。如今离尘之势,看似兴旺,其实却危如累卵。我元州既不得长生,那就穷此五百年岁月,为我离尘宗鞠躬尽瘁,镇守南疆好了。也算不负无道你不计前嫌,出手相救之情。”

    庄无道楞了一楞,仔细看着宇文元州,万想不到此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前往南方极恶之地,这是欲修炼玄冥烈阳大法么?那里对修士而言,乃是恶地,可却是修炼煞功最佳的所在。

    不过以宇文元州秘传弟子的身份,也无必要去如此险恶之地。

    看着宇文元州那清明眼神,庄无道忽然间心有所悟。这位是准备在南方恶地,从此避开日后门内的诸般纷争么?

    宣灵山执掌离尘大权,可这宗门之内,日后未必就能从此风平浪静。

    庄无道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其实无需如此——”

    话才说到一般,庄无道就心有所感,看向了天际。一道令人既觉熟悉,又感陌生的气机,正往此处疾飞而至。

    “是聂师妹?”

    宇文元州眺目远望,他虽才醒来不久,却在半月楼与此女见过数面。故而也认得这位与庄无道比肩,成为本门第二位本山秘传的后起之秀。

    此女如今,说是名闻东南也不为过。

    “我也到了入定炼毒之时,你们先谈”

    宇文元州心知聂仙铃来半月楼,总不会是为寻他。且此女对庄无道的心思,稍稍有些眼神之人,都可猜到。

    不愿留下尴尬,宇文元州直接一个闪身,就离开了湖畔。

    而仅仅片刻,聂仙铃的身影,就已落在半月湖畔。用的正是仙影浮光的遁法,身姿飘渺轻灵。

    “无道师兄——”

    在皇极峰数月,聂仙铃气质变化极大。就如两年前的庄无道,除了眼神依然坚韧不拔之外,言谈动作,都已再不复以前的谨小慎微。

    只是聂仙铃毕竟是出身大家,如此反而更显自然,落落大方,贵气逼人。似乎她本来就该如此般,丝毫都不给人突兀得意忘形之感。

    不过庄无道听说自拜入皇极峰之后,此女仍旧未曾怠懈分毫,反而更是日夜不辍的苦修,勤奋刻苦到甚至让叁法真人都感发愁的地步。

    也就每十日会抽出一天时间休闲,而其中又有大半天,会呆在他的半月楼。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