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一章 潜力无穷
    九脉法会,庄无道也同样没能全程参加。仅仅二十日后,夜君权就已寻来了宇文元州需要的《玄冥烈阳大法》。不止是前三层,还包括了第四层的内容

    庄无道不知夜君权,到底是何处寻来的完整功决,又到底如何与绝轩谈妥。不过从这一天开始,他就不得不别撇开九脉法会,全心为宇文元州料治毒伤。甚至聂仙铃的秘传大典,也仅只是稍稍露面,就已赶回。

    魔毒转煞,极其枯燥,也颇为消耗心力。不过仅仅第二天,宇文元州体内的情形,就颇有了些好转。

    到了第五日,宇文元州脸上,就有了血色。那只赤尸炎蛊,在宇文元州的体内,缩小了半寸。而《玄冥烈阳大法》,也直接就冲至到第一重天的境界。

    使本来还有些担心庄无道是信口开河,存心糊弄的夜氏父女,都是彻底轻松了下来。那绝轩幻阳子二人,原本还欲看庄无道笑话,自这日开始,幻阳子再不曾出现,后者更是在第十日之后,就借口宇文元州伤势已复,已可移动,将夜氏父女与宇文元州,一并都赶出绝轩居。以期眼不净,心不烦。

    庄无道不得不将宇文元州接回半月楼救治,而就在金丹大会结束的当天,宇文元州的《玄冥烈阳大法》冲击至第二重天境界,终于从昏迷中苏醒。时隔四年之后再醒来,眼前已物是人非,恍如隔世。他的记忆,仍只限于四年前大比擂台上,昏迷之时。

    夜小妍是激动心奋到当场流泪,而此时那即将动身前往东海的阳法真人,也同样遣人过来,将一套整七十二枚,高达三十二重法禁的金针,送到了庄无道的手中。

    据说是阳法真人,原本额外为绝轩道人准备的酬礼,后者功败垂成,这套名唤《渡厄紫金针》的灵器,也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庄无道暗暗好笑,他为宇文元州诊治,阳法从头至尾,都没露过面。

    只是从这套精心炼制的针器来看,这位真人对宇文元州生死,到底还是极其在意。

    “可惜才七十二枚,大回天针可是一百零八路针法。这套渡厄紫金针,怎么够用?”

    云儿说话毫不腰疼的评价着:“用料倒是十足,附加的术法,足有四门。可以祭炼到四十二重法禁,在这一界中,应该可算顶尖宝物。剑主可需我教你一套御针之术?反正你如今神念广大——”

    “还是算了”

    不等云儿说完。庄无道就摇了摇头,敬谢不敏。他此时修行的功法,多达数门之多,自己修炼的时间,本就不够用。哪里还有多余的心力,去关心这什么御针之术?

    兼修多门,虽不易被人克制,然而修炼起来,也真是繁琐之至。他现在自觉已足够,无需再有更多。他又不是聂仙铃那样的真正悟性超绝,可以入手就能掌握精髓。

    这套渡厄紫金针,哪怕再好,他也只能当成普通的金针来使用,似有些暴殄天物了。

    宇文元州醒来之后,就已可自行运气,转毒为煞,炼化那赤尸炎蛊。不用庄无道每日不连断的以真元推拿,针灸渡穴。

    庄无道只需每十天,为宇文元州配置一些药物,然后每日抽出半个时辰,为宇文元州针灸一次就可。可用更多的时间,用于修行。

    那盒石玄蛟龙的肝油与巽风赤阳草炼制出‘赤阳神火丹庄无道仍旧在使用。前者外敷,后者内服,配合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第二决,一步步弥补本源亏虚之余,也在不间断的强化肉身。

    其实以他此时的肉身强度,如果不用战魂之体,已然足够承担那十六倍发力大碎云而绰绰有余。

    然而自经历在离寒天境一战,庄无道对肉体的强化,已经有种本能的渴求,孜孜不倦。

    毕竟谁知自己,日后还有无用到那血猿战魂之时?

    不过更多的时间,还是在完善‘雷火力士,这门术法。就在九脉法会之时,庄无道于脆用了将近百万的善功,从门内一个练气境低阶弟子手中。换取了一枚,可打通窍脉联系的‘雷元墨星丹,。是出自十二万年前,一位散修洞府,不知如何,被这位练气境弟子所得。

    顾名思义,这‘雷元墨星丹,中,同含雷土二字,是专用于打通三阶以下,土雷二系窍穴的丹药,

    庄无道直接使‘千里雷狱,与‘石火力士,这两处窍穴连同,施展这门术法之时,也就再无需使用‘道法双持,。而以此换来,是这门连脉玄术,威能再次激增。将力士之威,推升至一个不可想象的境界。

    招出之时,这三十六尊‘雷火力士就有着二千五百象的庞大力量。浑身雷蛇火光缠绕,声势浩大如魔。

    便连极致掌力已达四五千象的庄无道见了,也是头皮阵阵发麻。

    ‘雷火力士,体内的阵法,也在一步步的完善修整。其他的功用,还未恢复,三十六尊‘雷火力士,仍不能以阵势抗敌,不过已经能将类似‘千里磁杀,的磁场之力覆盖周围。三十六尊力士合力,足可笼罩十里方圆。

    在这个范围内,无论是庄无道,还是这些雷火力士,行动时都将迅捷之至

    此外应该还有大幅改善的余地,庄无道的目标,是将整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融入其中,也不知最后能否办到。

    若说这门一品‘遮天,级的玄术神通,还有什么不足。一是维持的时间,仍嫌不足,只有一个时辰。二者是灵智太弱,‘震海崩山,这一式,将部分行无忌拳意,融入到了‘雷火力士,的体内。使这些傀儡石人,比之其他力士,多了些不曾有的灵性。可也仅此而已,一旦庄无道的神念,无法分顾。这三十六尊‘雷火力士也就只比木桩强上那么一些。

    固然是力量强横无匹,可在武道术法极其高明的修士眼中,跟本不值一哂。与当日羽云琴施展的‘金甲神卫简直不能比拟。

    后者招出的神卫力士,固然威能弱了些。可战斗意识,绝对不比同阶的修士,差上多少。

    “若是剑主以为的这两种缺陷,全都补全,那这就不是一品遮天级的玄术,而是超二品无上级的神通”

    云儿冷声嗤笑,讥讽着庄无道的不知足,可随即有语音一转:“前一个我无办法,只能等待剑主将‘天璇极元变,继续完善。那天璇极元变若能一日施展五到六次,这‘雷火力士,何愁不能维持?至于第二个,这些力士的灵智,倒不是没有办法可想。”

    “哦?你说来听听”

    庄无道并不抱太多希望,其实他自己,也想了好几个办法。比如制造寄灵之符,将天地将濒死的各种靖灵与修士妖兽魂魄收集,封于符内。在施展‘雷火力士,之时,把符篥打入三十尊力士的体内加持,使它们能获得短时间的灵智。

    然而这种办法,极其繁琐不说,而且极易被破解。有道行的佛门修士,诵一遍地狱往生经,就可以超渡净化。而道门随意一个精通魂道的筑基修士,施展‘上清除灵术就可将这些‘雷火力士彻底打回原形。

    再或者,就是如羽云琴那般,供奉一位神灵。在施展‘雷火力士,之后,召唤神卫下凡加持。

    只是请神一道,他实在没什么自信。本就供奉这一为阿鼻平等王,再去招惹正道神灵,那是自取祸端。

    想及阿鼻平等王,庄无道眼不由微微一凝。自从离寒天宫之后,他在离尘本山,至今都未有机会与这位魔主联系。也极想知晓,那次将‘磁元灵盾,丢在天境第三层内,这为魔主到底收获如何,有何回馈?

    不过下一刻,云儿的话音,又打断了他的遐思。

    “剑主可还记得,那次羽云琴施展的御兵融灵之术?”

    “御兵融灵?自然记得。”

    庄无道心神一醒,他不但记得,且记忆深刻。当日羽云琴施展之后,直接就使其中一尊‘金甲神卫实力骤增数倍,直接提升到能与宏真抗衡的层次

    “这是赤阴城秘传级的秘术,莫非云儿你记忆,也有这门秘术的修行之法

    “怎么可能?赤阴宫的秘传,哪有那么容易盗取?”云儿反问:“即便有,不是原初秘术,你敢修习?”

    庄无道哑然,他是开始修习离世荡魔决之后才知晓,各大宗派的秘术,都有各自的保密手段。

    似离尘宗,就是在离世荡魔决与绝尘固山决的运气法决中,做了手脚。

    只有把自身精血记录在秘传玉牌,于离尘宗传法殿中才可修习,否则随时都又入魔爆体之危。

    更有甚者,一些大宗派的掌教,只需本身一个意念,就可使那些修行本门秘术,却又非出身本门的修士,身死魂灭。

    否则这世间,抽魂炼魄之术如此之多,还有那么多的推演回溯之法。

    那些传承亿万年的宗派,如何能守住自家的秘术传承。

    离世荡魔决,当年凰劫任意捉拿一个离尘秘传弟子,就可到手。逼迫离尘宗之时,所求的只是未曾做过任何手脚的原初秘术。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