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四零章 节法手段
    聂仙铃通过道业天途之后,并未如庄无道猜测的那般,在门内再次激起狂风骇浪。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正轨,所有的暗流都被强行镇压。

    叁法真人当日就亲下法旨,把聂仙铃收归门下为亲传弟子,是为离尘宗内,第二位本山秘传。

    不过因九脉法会之故,聂仙铃的秘传大典,被拖延到了四十九日之后。

    而决议离尘九大道宫及诸国道馆职司的金丹大会,也在短短三日之内,就有了结果。

    云灵月代替夜君权,出任掌教真人。以庄无道这位二师兄在宗门内积累的人望,全宗上下包括明翠峰在内,都无异议之声。按照司空宏的话来说,这是众望所归,离尘之内不做第二人想。

    九大道宫,宣灵山一脉独据其二。千机楼易主,由翠云山九真道人执掌。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明翠峰门人,其实并未遭遇到贬落。道馆真人与学馆主持的职位,与往年持平。筑基境的执事之位,反而增加了不少。

    也不止是明翠峰一家,其余二山七峰的职司,都增加了不少。金丹大会之前,彼此间斗得你死我活,可在金丹大会之后,反而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三日之后,整个离尘宗上下的气氛,都为之一变,和谐安宁了许多。之前诸峰弟子在私下的怨言牢骚,也是消失了大半。二山七峰,都士气为之一涨,离尘宗似乎已再现千年之前,数十万弟子众志成城般的情景。

    不过庄无道,却无多少喜意。他大约能猜知到节法的图谋,可也正因如此,心中沉重。

    “九脉法会之后,离尘宗执事一层的职司,总计增加九成。可以安置六千筑基修士,其余无有职司之人,每月的供奉也递增了足足三成。千机楼提供的善功任务,亦同时增加了近半。此政一出,全宗上下,顿时人心膺服。便是明翠峰一脉,也有不少人,称赞云灵月师叔治理宗派的手腕,要远胜过夜师叔百倍。”

    九脉法会中,古月明一次与庄无道闲聊,也提及此事:“只是庄师叔可知,我离尘宗现在岁入多少?加上几年前,无名山挫败移山宗的收获,也不过只比往年增加了半成,而门内弟子,又增了三万之数。我曾算过,以离尘宗内历年的积累,最多也只能支撑现在的离尘宗二十年所需换而言之——”

    古月明的语音一顿:“节法师祖他,已是准备破釜沉舟。若然二十年之内,不能扩张恢复到千年前,离尘宗全盛之时的势力声势。只负担门内近万筑基修士,数十万练气弟子的年俸,就要把离尘宗彻底压垮”

    庄无道面色淡然,并不动容:“那么你以为,师尊他错了,不该如此冒险

    “怎么可能?”

    古月明摇着头,言语略含惊叹之意:“只是惊叹于节法师祖的魄力而已,以我离尘宗如今之势,不进则退。要么是奋力一击,逼退太平道,独霸东南,要么是从此沦落,一蹶不振。似宏法真人那般,想要外扩,却又畏首畏尾,最不可取。日后或能勉强保住传承不坠,可也只是仰人鼻息。叫吾辈坐化之后,有何面目,去见离尘宗列位祖师?”

    庄无道失笑,古月明在学馆之争失利之后,毫不犹豫就闯入道业天途,可见其性情之刚烈。

    节法真人的作为,可谓正合其性情。

    “更多的职司,更多的月俸,灵丹灵器。二十年后,我离尘宗内,必定有更多的筑基,更多的金丹,此正是我辈奋起之时弟子虽只练气境,近来也觉心潮澎湃。”

    庄无道依然不置可否,他只是奇怪,为何古月明要与他说这些。

    “古月师弟有话,可以明说”

    “两日之后,我会随云法师叔一起,前往东海道宫。预计最多两年之内,可以成就筑基。”

    古月明指尖一弹,一点银光现出,聚成火焰之形,在指尖处燃烧:“若师叔有一日在东海主持一方。古月明希望能在师叔麾下效力,我知师叔不耐俗事,而窦师兄他人虽于练,却机变不足。弟子之能,师叔最清楚不过,自信能为师叔左膀右臂,”

    庄无道面色凝重,看着古月明指尖处的那团月火。这几年他修为进展神速,倒是差点就将古月明忽略。不意此人,修为进境,居然也能如此神速。

    练气境十一重楼么?如此说来,古月明说两年内,成就筑基,倒也不无可能。

    前次离寒天宫之行,古月明并未同往,而是奉节法之命,下山却了藏玄大江一带。

    看来是另有际遇,竟使古月明的修为进境,进展如斯。

    此时窦文龙就坐在一旁,闻言之后,神态略显尴尬,不过并未反驳。就如古月明之言,他人确实是机变不足,更乏沉稳。无名山一战,其实已心中慌张,惶然失措。

    也对古月明的心思,略略猜知几分,庄无道在宗门内崛起之势,本就不可挡,如今又有了聂仙铃在皇极峰为援,更是声势鼎盛。

    古月明地位尴尬,师尊灵华英,已经不在。虽有节法看顾,然后元神真人高高在上,不接地气,很多时候反而不甚方便。古月家,也难能借助其势。

    偏偏庄无道至今都与越城纠缠不清,不能与这位师叔为敌,那么主动靠拢,才是上上之策。

    且此刻师门上下,都对庄无道重视已极,绝不会容他有半点凶险。一旦东海战起,在这位小师叔身边,也不愁有殒命之危。

    庄无道也确实意动,不过却也并未立时应承,只摇头道:“与云法诸位师叔在,哪里轮得到我去东海?”

    这次一起随云法前往东海的,总计有三十六位金丹修士。金丹大会结束仅只三日,就需启程。

    节法对东海之局,关切之至,似九脉法会这样的宗门盛事,也被置于次要

    除此之外,宏法与阳法两位真人,也将在九脉法会结束之后,前往东海之畔驻留。防备北方太平道,元神真人南下。

    明翠峰与岐阳峰,这次总计有近一千三百位筑基修士,在东海七十二岛担任职司。

    这也是节法真人的谋略,不愁东海之战,这两位真人有所留手。即便还对宣灵山执掌离尘大权有着心节,也总需用心护住自家支脉的门人弟子。

    一门精英,半数聚于东海。短时间内,的确是轮不到他去东海主事。

    那古月明也不多言,只笑了一笑,就恢复了沉默。他话已说到,日后若真有这么一日,庄无道自会想到他。在继续说下去,那就是废话了。

    此时九脉法会,已经轮到门内诸脉金丹修士论讲筑基凝丹之道。

    庄无道却未注意去听,目光所视,却是那叁法身侧,一身青色道袍的少女

    聂仙铃仙姿玉色,哪怕只穿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弟子袍服,也依然是容光照人,清理无双。的使周围的女子,都沦为陪衬。

    不过此刻却是静静的坐在了叁法真人身后,目不斜视。在这法会大殿中,虽被万人瞩目,也仍能镇定自若,处之泰然。将云台下数万离尘门人,都当成了草木,视若无睹,

    只有当感应到庄无道目光注视时,才转过头来,冲他甜甜一笑。

    庄无道面上平静无波,心里感觉却是复杂之至,代聂仙铃欢喜?也说不上。含着些许失落,淡淡的踏空感。

    聂仙铃在他身边时,庄无道没怎么在意过,然而此时离他而去,倒是生出了几分不舍。

    总之心绪,是乱七八糟,难以厘清。

    还是剑灵,毫不留情的将庄无道阴暗的念头撕开:“我看剑主,是看自家养大的孩子被抢走,所以心里失落不舍可对?”

    庄无道一声闷哼,并不理会云儿的嘲讽。直接将一本书册,丢给了窦文龙

    “小师叔?”

    窦文龙随手将书册翻开,略看了一眼,就知这是账本,万分不解道:“这是什么?”

    “前些时日,断绝百兵堂货源的十几个商家,无道想请雷师兄代我处置。其余稍作惩戒就可,由我红线标注的几家,最好是莫要再存于世间才好。”

    庄无道声线阴冷,暗透杀机。解千愁依然执掌内事堂,不过权只限于离尘山及离尘九镇内。

    窦文龙之师雷奋,执掌善功堂,权势之盛,甚至更胜于二山七峰首座。

    由这位师叔出手,这十几个商家,可谓手到擒来。

    之前为离尘大局,他隐忍了下来。如今一切抵定,庄无道毫不惮于秋后算账对于这些离尘宗的附庸势力,也不用手下留情,有太多顾忌。

    窦文龙的目光微闪,就将账册收入到怀中。

    “文龙明白”

    庄无道漠无感情的看着对面不远,那在众多金丹修士端坐,却魂不守舍的莫法一眼。

    他与莫家之争,这还仅只开始而已。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