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八章 玄冥烈阳
    离尘正殿距离绝轩居极近,庄无道深知似宇文元洲那般心脉濒临碎断的情形,自己迟到一分就可能少一分希望的道理。既已决定了要救人,就不再耽搁,只仅仅用了不到百息,就已经到了绝轩居的救死楼内。

    绝轩道人可能也是感觉这次金丹大会,宣灵山与明翠峰之争胜负已定。自己即便留在离尘正殿之内,也于事无补。便也于脆随在庄无道与夜小妍之后,回到了绝轩居内。

    不止是他,便连那夜君权与幻阳子二人,亦都抛下了金丹大会,一同赶至。除此之外,还有司空宏,居然也赶来凑热闹,前后脚的跟随过来,

    “师兄你跟过来作甚?”

    庄无道故意慢了一步,与司空宏并行。

    “这宇文元州为人还算不错,我也认得。”

    司空宏道:“此人生死如何,我也颇有几分在意,来探望不行?”

    “果真?”庄无道的目光,却怪异无比。

    司空宏被看的些发毛,终还是口吐实言:“师尊之意,是让我看着你,莫要逞强。反正那金丹大会,我也呆不下去,顺便过来看看热闹。”

    庄无道失笑,心知这是担忧自己好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后反而被夜君权等人埋怨。

    只是他平时,有这么不靠谱么?

    走入救死楼中时,这里别无他人。只有一个苏辰,脸上阴沉似水,眼神冷淡的,看着庄无道几人到来。

    而那宇文元洲,则是躺在冰棺之内,面呈紫青。只是以目视之,就知这宇文元洲,的确是命不久矣,

    “一年前师尊回归宗派,为他定下以毒攻毒之法。按照常理,他身中的碧蟾雪魂丝,早该解开。可惜最后,功败垂成,师尊推断,这魂毒应该还另有变异,似乎雪魂丝中另寒火毒。却因无法细查其由,至今不能知毒变只因,”

    苏辰傲然注视着庄无道:“之后师尊,又不惜使用赤尸炎蛊,大伤此蛊元气,施展炎蛊噬毒之法,依然无用。不过自问已然尽力,师尊他绝无对不住人处”

    夜君权一声闷哼,眼现不满之意。绝轩道人的赤尸炎蛊,的确宝贵。可岐阳峰为此付出的代价,又何曾小了?仅是这一年赠给绝轩的诸般灵物,价值就可于赤尸炎蛊相当。

    更对明翠峰一脉屡次让步,将三个道馆真人的人选,拱手相让。尽快到最后,宏法也没能达成所愿。

    若只是如此,也还罢了。庄无道在三月前,就主动提出,可为宇文元州诊断一番,最后却是被这苏辰强硬拒绝。

    本来绝轩如有足够把握,自然也无所谓。可明知炎蛊噬毒之法希望渺茫,也依然如此,这就有些过份。

    三月之前,此事他不觉怎么。然而三个月后,羽旭玄寒毒痊愈的消息传至,又亲眼见聂仙铃的三寒阴脉被化解。夜君权自然也对苏辰此举,感觉恼火之至,无法容忍。

    绝轩道人似也知不妥,一声轻咳,示意苏辰止住。苏辰气息微窒,便转而语气淡漠道:“他已这般模样,便是当世几位大名鼎鼎的元神医修,也要束手无策。人就在此处,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将他治好。”

    “胡言乱语”夜小妍一双秀目圆睁:“治不好元州,是你们师徒自己无能。以为别人都与你们一样蠢材?”

    “呵”

    苏辰摇头,一副不愿计较的模样:“我苏辰随师尊行医已有六十载,似你这样,我见得多了。明知药石无医神仙难救,还抱着奢望幻想。岂不知人之生老病死,都有定数,又岂是人力能够挽回?我等医者,只救可医之人。”

    夜小妍气结无语,庄无道则一言不发,走到了宇文元州身侧。忖道这苏辰,看起来似温文尔雅,稳健成熟,可一旦事涉其师尊,就似变了个人。仿佛是个刺猬,浑身都是刺。

    一手按在宇文元州的腕脉,不过片刻,庄无道就已面色微动。确是身有火毒,应该是平时药浴时积累。不过绝轩不愧是离尘宗内医道第一人,平时处理的不错,虽有火毒入体,却并无大碍。不过另有部分,与碧蟾雪魂丝混杂,来源不明。

    装作低头凝思,暗里与云儿交流了片刻,庄无道就回望身后,当目光触及幻阳子时,忽然心有所悟,直接就朝夜小妍问:“最初施展五鼎换日易髓大法,为他疗毒之时,可是有人在附近炼制过火玉丹?”

    他记得那段时间,羽旭玄四处求购三分凰血丹与火玉丹,以压制寒毒。

    离尘宗包括明心道人与幻阳子在内,几个精通炼丹术的金丹修士,都为羽旭玄炼制过几炉。

    而此言一出,绝轩道人就面露恍然之色,满眼的懊悔之意。他准备以毒攻毒时,就早该想到有这种可能。

    夜小妍微微一怔,而后急急开口:“不错,当日幻阳子师叔为元州他施展《五鼎换日易髓大法》时,附近的确有一炉火玉丹在炼制。”

    此时周围几人再蠢,也知晓了宇文元州毒变的真正因由。夜君权更是用可以杀人般的目光,狠狠瞪着面色尴尬不已的幻阳子。

    庸医误人,莫过于此、

    不过到底还是顾忌同门之谊,没再说什么,只急问庄无道:“庄师弟,不知我这师侄,是否还有生机?”

    庄无道不置可否,继续手搭腕脉,以真元探查。他只查知宇文元州毒变之因,至于该如何救治,仍无头绪。

    刚才也亏得是云儿,判断出那火毒的性质,否则他也如绝轩一般,绝想不到火玉丹上去。

    半晌之后,庄无道还是眼透气沮之色,临来之前,他预想过很多种方案,化解各种形式可能的变毒,可最后都用不上。宇文元州体内变毒之复杂,完全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看来他的医道造诣,依然有限的很,最后还是得靠剑灵。不过云儿也似在为难,一直沉默着。

    眼见夜君权与夜小妍渐渐焦灼不耐,庄无道只得主动询问。

    “可是没有办法?这宇文元州,已经无救。”

    “救倒是有救,只是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一种法门。”

    说话之时,云儿也将一丝意念,直接映入庄无道的魂识之内,

    却是一套行针的路线图,正是大回天针的手法。

    “此法不但可以救他醒来,而且——”

    云儿的语音一顿:“让此人平白就得了这么大的好处,实让人难以心甘。剑主你就不觉,这对父女与那岐阳峰,使人生厌?还有那绝轩,未必肯将那东西相让。”

    庄无道就知这剑灵,颇是记仇,之前夜小妍种种,居然都还记在心里。

    他存神默想,仅仅须臾过后,就已明白过来。而后哑然失笑,这次宇文元州,能得的好处果真不小,不过后患也大,也没什么不甘心的。

    倒是那东西,真的有些为难。最后究竟如何,还是让夜家父女与这绝轩自己商量。

    微一探手,庄无道从虚空戒中连续取出了十几个银针,按照云儿预示的行针手法,开始下针。

    那套大回天针术,他在梦境中可谓熟悉已极,此时用来,如行云流水一般,毫不觉生涩。

    仅只六七针刺下,宇文元州的呼吸,就已平稳了下来。面上的青黑之色,也稍稍平复了些许。

    “这是,大回天针?”

    那绝轩一楞,眼神中已多出了几分凝然。会大回天针,并不奇怪。离尘宗的传法殿内就有,然而似庄无道这般,切合医理,恰到好处,将碧蟾雪魂丝混毒压制。这样的本事,便是他也望尘莫及。

    不客气的说,庄无道施展的针法,与他认识的大回天针,根本就是炯然不同的两种针术,拔高了整整一个层次。

    且此子用针之老到,也好似已经浸淫了数十余年一般,娴熟无比。只是庄无道才二十年纪,哪里有那么多病人,供他练习针术?

    莫非这世间,还真有生而知之之人?

    此子能为羽旭玄驱除寒毒,能够化解三寒阴脉,只怕真非侥幸

    夜小妍双拳死死紧攥,直到见宇文元州的情况好转,才轻舒了口气。眼中更多出了几分期冀,迫不及待的问:“师弟,可是有办法了?元州他体内的混毒,到底能否解开?”

    “棘手——”

    庄无道摇头,言简意赅的解释:“炎蛊噬毒不能噬去混毒,赤尸炎蛊反而使火毒加重,我的大回天针配合丹药,估计可以为宇文元州,再续命两月。”

    夜小妍的手足冰凉一片,忖道元州他,只能再有两个月而已么?夜君权亦是面容黯淡,默默无语,

    却听庄无道又问:“不过,你二人可知一门名唤玄冥烈阳大法的旁门煞功

    “玄冥烈阳大法?我听说过。记得传法十殿的翠云殿内,就有前两层收录

    夜君权微一挑眉,知晓这玄冥烈阳大法,虽是煞功,不过却非魔法,而是属于道家旁门一种三品功决

    同具阴寒烈火之力,一掌之威大的不可思议,然而这种功法也有缺陷、习练之后,浑身会被寒热煞力侵染,每到子夜,都会痛苦无比。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