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七章 元州濒危
    同样感觉意外的,还有庄无道,不过他反应极快,直接一道真元挥出,将远处夜小妍拜下的身躯托起。

    “师姐起来好好说话,这里四位真人都在看着。我早说过,若宇文兄有什么不妥,夜师姐随时可来寻我”

    然而庄无道,又望了眼四周:“只是现在,真不是时候。九脉法会盛典,庄无道不能轻离。”

    夜小妍面色苍白,并不肯就此顺势站起,额头触地,竟是硬生生在眉心磕出血来,哀声求道:“元州他已垂死,气息只存一线。三日之内若还不得救治,心脉必定碎断。再若拖延,那就为时已晚。小妍我知自己违逆了门规,擅闯法会,事后情愿自领责罚。也知自己混账,之前多有得罪。然而元州他无辜,也确实性命垂危。还请师弟慈悲,看在同门份上,出手救他一命”

    那夜小妍话音未落,绝轩便已嘿然道:“夜小妍,你莫非是将我之前交代,当成了耳边风?”

    “当成耳边风又怎样?你那赤尸炎蛊,根本就没半点用处真当我夜小妍懵懂不知?元州他从半年前开始,就已被你放弃了可对?之后种种,不过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而已。”

    夜小妍猛地抬起头,眼神愤恨。为宇文元州,她忍气吞声已近一年,此时已不愿再忍。

    “别人都说你医道通神,我看也不过如此。若不是误信了你与幻阳子那混蛋之言,元州的毒伤,绝不会恶化到这等地步”

    一番言语,竟说得那绝轩须发倒竖,四肢轻颤,目眦欲裂。幻阳亦子是神情尴尬,把脸侧开一旁。

    庄无道也不由咋舌,这夜小妍的泼辣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改,依然如故。也暗暗无奈,听出此女方才的语中,真是情真意切。性格脾气可能跋扈了些,然而这几年,却是真的做到了不离不弃,对宇文元州可谓是用情至深。

    只是他虽有援手救助之意,可身在这金丹大会中,好歹也是一票,此时正关键之时,哪里能抽得开身?

    目光扫望了周围一眼,却见云灵月等人,都是紧皱着眉,不过神态间,也并无多少抗拒之意。

    门内权势争斗虽然残酷,岐阳峰的所作所为,也确实令人恼恨心寒。然而对于宇文元州,众人都是存了不为已甚的心思。

    宣灵山已胜算在握,没必要一定斩尽杀绝,把对方逼到绝处不可。那就不是同门,而是把岐阳峰当仇家对待。

    节法也看了过来,以目示意,庄无道顿时便明白过来。节法的意思,是让他尽力而为,能救则救。此时离尘主殿,多他一人不多,少他一人不少。

    然而还未等节法开口,那夜君权就是一声叹息。整个人,似在一瞬间老了十岁。

    “是我夜某无能,这二十七年来执掌离尘,常感力不从心。东离国一役,更几乎使我宗蒙受重创。今日甘愿让出掌教之位,请诸位真人与师兄弟,另选贤能”

    夜小妍微怔,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见夜君权,又走下了台阶,朝着庄无道一礼:“之前种种,是我岐阳峰对不住。还请师弟不吝出手,为我那元州师侄看看,还有何法可医”

    庄无道心中却在想着,眼前之景,真够古怪。父女二人,都称他为师弟。

    夜小妍已是秘传弟子,所以能与他师姐弟相称。夜君权则是金丹巅峰境界,别说是元神,便连假神之境,也未达到,所以依旧与他同辈。

    不过这在凡俗间,看似不可思议之事。修界中却是常见,常有父女,子孙,同一师门,同一个境界修为。甚至还有晚辈的修为,凌驾于长辈之上。

    与同门之间,按的是修为境界排辈,血亲之间,自然是先论亲。庄无道在离尘五载,除了有些不适应之外,也没觉什么不适应的。

    只恍惚了刹那,庄无道就回过神,也不再拿捏。稍一沉吟,便微一点头:“我尽力而为,只是能否为宇文元州驱毒,保住性命无忧,师弟却不敢保证。

    夜君权也做出如此姿态,主动让出掌教大位,已算是正式向宣灵山服软致歉。

    而此时九脉法会中,唯一的悬念,也就是掌教真人的罢免,赞同节法之议的鱼纹,能够过三分之二。哪怕一票,也极是重要。

    可夜君权既已退让,那么他继续留在这里已无必要,也懒得看这里争权夺势的闹剧。较之他在半月楼修行,实在过于乏味,激不起他丝毫兴趣。

    夜小妍也大喜过望,深深一拜道:“师弟你能人所不能,赤阴城羽旭玄师叔的羽蛇化寒毒,世间医修都束手无侧,师弟却能驱除。三寒阴脉那等样的绝症,本无药可医,师弟亦能化解。元州他也必定能在手中,起死回生。”

    “我说了,只能尽力而为。”

    庄无道暗暗苦笑,这夜小妍已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把他看得实在太高了。定能起死回生?他哪有这样的把握?

    总之先看看再说,事已至此,宇文元州经历了幻阳子与绝轩二人。真要有什么不测,无论如何也怪不得他头上,

    以摘星手遥遥一摄,强行使夜小妍站起了身,庄无道直接就向殿外行去:“救人如救火,不知元州兄,他现在在何处?”

    “在绝轩居”

    夜小妍目光隐蔽的,回望了那绝轩一眼:“绝轩居救死楼,只是某人多半无此度量,让元州他的病躯继续停留于救死楼内。”

    绝轩气极而笑,冷冷一哂:“赤尸炎蛊之法都不成,那宇文元州已必死无疑。昏迷数年,宇文元州本就气血衰败,再以赤尸炎蛊噬毒,更是创及根本,碧蟾雪魂丝魔毒异变更多。至此哪怕大罗金仙临凡,怕也要无可奈何。我那救死楼借你们一用何妨?我倒要看看,到底还有谁人能够医得好他”

    夜小妍哑然之际,庄无道却微一摇头:“绝轩师兄,凡是莫要太绝对。那句话,我本来只对你弟子苏辰说过。如今对你本人再说一次,也是无妨。绝轩师兄你无可奈何之事,别人就未必奈何不得。宇文元州乃你我同门,哪怕只余一丝希望,也不可放弃。告辞”

    说完这句,庄无道再不理会身后,直接步出大殿。而就他走出大门之时,听得声后,那宏法疲惫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已累了,需要休养。今次金丹大会,都由三位师兄决断——”

    已认输了——

    庄无道唇角微挑,流露出几分笑意,以磁遁之法,加快了身速,飞向了绝轩居方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