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六章 救他一救
    庄无道微微摇头,懒得搭理,也不愿答话。想不通事已止此,莫法为何还不愿放弃。苦苦纠缠,能有何益?

    也用不着他开口,上方处的叁法真人,已冷冷的斜视了莫法一眼,而后淡淡开口:“聂仙铃余寿仍有四十,也亏得是无道师侄医道超绝,为她化解寒脉。才未使此女明珠蒙尘,早早凋谢。”

    声线低沉,带着透骨寒意,使莫法的额前,瞬时满布冷汗。

    好在叁法真人,也无当场发作之意,语气一转道:“我本待此女过道业天途之后,再做议论。可既然莫法师侄已提及,本座也就顺便先将此事,提前议定。今日我叁法,欲将此女收归门下,诸位以为如何o”

    似在问询,其实已是不容置疑。

    而语音落时,此间众人却纷纷把视线,看向了残枫与宏法真人。目光怪异,有人怨责,有人失望,有人嘲讽,亦有人眼含同情之意。

    无论是聂仙铃,还是庄无道,这二人都本该是明翠峰门下,是可以支撑门户数千年的梁柱。却都由明翠峰门人,亲手拒之于门外。

    聂仙铃身具三寒阴脉,也还罢了,虽是由残枫驱逐,其实并未有大错。在场诸人,大半都会做出如此选择。

    真正的关键,还是庄无道。有此子在,聂仙铃自然也在掌控之中,罪魁祸首,还是魏枫,还有出身明翠峰一脉的吴京道馆真人风玄。

    可追根究底,还是宏法真人,观人有误。常年任用私人,才将明翠峰崛起的契机,拱手相让。

    宏法的面皮发紫,脸上已透着一层青意,云台之下虽无人敢言,然而他又岂能不知诸人之意?

    宏法强忍着怒气,目视着台下右侧。那叶涵立时会意,决然起身道:“叁法师叔要收此女为徒?是否太独断了?此女已被庄无道开革,是为宣灵山弃奴,不属二山七峰任何一脉。而门中元神真人,共有四位。其余几位首座真人,也都有资格收纳秘传弟子。为何定需拜在皇极峰门下?”

    这句话,若由宏法开口,就是彻底撕破脸皮。可由叶涵代言,意蕴却又是不同,彼此间依然还有转圜余地。

    那边赤灵子闻言,也是不恼不怒,面含笑意:“既然叶师姐说我师尊独断专行。那就等待聂仙铃越过道业天途之后,由她自择如何?又或者,就由今日在场九脉金丹决议?”

    叶涵顿时哑然,聂仙铃最后会选择哪一峰脉,不用想都能知道。

    金丹大会,则更无胜算。

    皱了皱眉,叶涵转望另一侧:“极法真人,你们翠云山,难道就没什么要说的?”

    翠云山与宣灵山,互为依靠,是宣灵山最大的支撑。然而最大的好处,今日却给皇极峰得去。翠云山上下,岂能无怨?对于聂仙铃,又岂无念想?

    那极法轻笑,并不接茬,淡然摇头:“宗门之内,能够调教好此等良才美质的。除了节法师叔,也仅只叁法师叔一人。我翠云山,不敢误此稀世璞玉。

    翠云山也不是不心动,然而聂仙铃此女,除了本身天资超绝,也更牵扯聂氏宝库及海涛楼纠纷。也不是什么人,都可接下。

    翠云山虽有十余金丹,却无元神坐镇,是翠云山最大弱点。

    叶涵还欲再说什么,视角余光,却望见了叁法眼里,那一闪而逝的讥诮之色。

    顿时心内清明,聂仙铃最终花落谁家,叁法必定事前就与翠云山有过协商默契。

    也必定是付出不浅代价,让翠云山甘愿将聂仙铃,拱手相让。

    庄无道冷冷看着这一幕,事已至此,已经成了一场彻头彻尾闹剧。

    此时叶涵的所作所为,与胡搅蛮缠何异?不止是皇极峰在场的十几位金丹不满,便是明翠峰一脉,也同样有人,面露不以为然之色。

    “我敢打赌,今日之后,明翠峰内必定都纷争不断。”

    司空宏眼观四周,眼神幸灾乐祸。

    错失庄无道,将这当今的颖才榜第一人,拱手让于宣灵山。是宏法任明翠峰首座之后,最让人诟病的一次失误。明翠峰内,本就有许多不满之音。只因宏法的积威,才能勉强压下。

    然而近年明翠峰,承受的打击,可谓是接踵而至。无名山大胜,却只明翠峰一家受损。盖千城与东离寒等人之死,以及今次明翠峰遭遇的挫折。

    聂仙铃更将使明翠峰所有人的怨气,达到极致,宏法也再难使明翠峰上下

    皇级峰倒戈,这次明翠峰与岐阳峰可谓溃败,短时间内,再无扳转局面的可能。甚至可能之后几百年内,都不得翻身。

    宏法才初晋元神不久,哪里能压得下这门内诸多矛盾。

    “不止是云法一系,今日之后,便是那吉明等人,亦要离心离德。宏法这次有难”

    司空宏虽是以法力遮蔽声线,只有庄无道一人能够听闻。不过周围但凡熟一些的,却大约能猜到他说些什么。

    那明翠峰之人,都怒目而视。前面的云灵月,也看不下去。回过头怒目瞪视,眼含警告之意。

    叶涵依旧还在努力,这次却是转向素云峰回法真人:“素云峰积弱已久,正需有扛鼎之才振兴。离尘九脉共荣共辱,相互扶助才是道理。”

    言下之意,是素云峰若肯相助,明翠峰也可鼎立支持,将聂仙铃归入素云峰门下。

    这种交易,本该在桌面之下商定。然而危局已近,任谁都能看出,聂仙铃此时在道业天途上,虽是步履放缓,不再如之前那般的势如破竹。然而行走之时,并不见吃力之色。魂识饱满,显然还有余力。

    回法闻言苦笑,叶涵这根本就是病急乱投医。素云峰声势太弱,根本就无法抵抗海涛楼的压力,自问护不住那聂仙铃。

    即便有明翠峰的承诺,庄无道身为聂仙铃恩主,此人的态度,也不能不使人顾忌。

    且宣灵皇极翠云三脉联手,哪里还需要其他?素云峰六人,不过是添头而已。

    叶涵面色苍白,已不知该如何挽回。那莫法此时却又凝声道:“我还是之前那句,得三寒阴脉此症者,寿元不永。最多只有三十载岁寿。此等人,不可入我离尘门墙”

    那叁法挑眉,再次往莫法看了过去。那锋锐的目光,似要将人彻底结冻。

    莫法不知为何,竟夷然不惧:“叁法师叔,说那聂仙铃余寿仍有四十,不知是究竟出于何人之言?可能确定?”

    “此言何意?”

    叁法双目微眯:“你是欲置疑本座?”

    对这胡搅蛮缠,他已感不耐。

    “事涉本山秘传,不能不慎”

    莫法振衣而行,踏前数步,言辞清朗:“我离尘宗的丹药,法器,秘术,总不能让一个寿元无几的废人得去叁法师叔,莫非是欲以势压人?”

    叁法眼中的怒意分明已到极致,不过却忽的眼神一动,若有所思的看了那宏法一眼。而后语气淡淡道:“东海道宫之主人选,不可久拖不绝,先议定如何?”

    说话时,他已将手中的玉牌一挥,而那议舆盘上,便又现出了一条黑色鱼纹。

    赤灵子等人,亦是紧随其后,而就在转瞬之后。议舆盘中的黑色鱼纹,就已增至六十条。

    夜君权久久无语,半晌之后,才在殿内诸人目光逼迫下开口:“云法有鱼纹六十,残枫道人有鱼纹四十四,下任道宫之主,当是云法师兄。”

    那残枫默默无语,云法也殊无喜色,眉头紧皱。

    夜君权接着又道:“东海道宫之后,是北方江南道宫,不知四位真人,可有准备人选?”

    那阳法真人正欲开口说话,节法真人却已先一步出言:“江南道宫之事,可以延后之议。以我之见,还是先定下掌教真人的人选。我离尘之规,掌教真人由诸峰轮值,八十一年为一期。然而若掌教不能称职,则九脉法会时可由九脉金丹,共议掌教弹劾罢免推举诸事。”

    夜君权顿时面色煞白,不敢置信的看着节法。全身上下,都弥漫着森森寒

    宗门确有此规不错,然而要弹劾掌教,却需至少三分之二的金丹认同。

    放在平时,根本无可能办到。然而节法此时提出,却饱含深意。这一届的九脉法会,诸地职司更替,分明已彻底沦落到宣灵皇极翠云三脉的掌控之中。其余诸峰金丹,想要自己的门人弟子,能够捞些职司好处,不被排挤,就不能不向节法低头,任其摆布。

    换而言之,他的掌教之位,已然摇摇欲坠。

    夜君权正感心灰意冷之际,那莫法又悍不畏死般的插言:“弟子却以为,那聂仙铃之事,需先有定论本山秘传,事不在掌教人选之下。叁法师叔还未答我,说那聂仙铃余寿仍有四十,究竟出于何人之言?可能确定?”

    叁法眉头皱成了个川字,与此人争论答辩,无疑是自失身份。然而这纠缠不清,又不能就置之不理。

    莫法看似竭斯底里,然而一切皆有分寸,遵循议事之规,并未出格。

    “是本座亲自断定,此女之寿,还有四十有余——”

    “可据我所知,师叔似不通医道?此言难,三寒阴脉这等绝症,弟子以为,那聂仙铃究竟寿元几何,还是由名家来断定才好。”

    叁法一声轻哼,他大约明白这莫法的用意。赤灵子亦是面露讥哂之意:“那么以莫法师兄之意,我宗之内,也只有似绝轩师兄与幻阳师兄这样的医道‘名家才可断定聂仙铃寿元?”

    “正是如此”

    莫法昂首应是,而后转望右侧:“绝轩师兄,不知你以为,这聂仙铃的三寒阴脉可已化解,还剩多少岁寿?”

    那绝轩坐在右侧角落,一阵怔然,想不通这件事,怎的就波及到了他身上

    供奉金丹,本无资格参与金丹大会。然而他有外门秘传的身份,故而可以列席于此。

    此刻却是一阵踌躇不定,要说聂仙铃寿元不久,他有些厚不下这脸皮。却又知自己的言语,可能至关重要。更搞不清楚,莫法这些言语,到底有何用意

    正犹豫之时,绝轩却见那宏法目光望来,饱含深意。顿时明悟,宏法莫法,要的都是拖延,要的是时间,只需事有定论,就还有机会。

    “三寒阴脉,确是绝症,无化解可能。强行修道,则寿元更短。观此女气色,确是气血充盈,可未必不是施展了激发精元潜能之术,或者服用一些特异灵丹。具体情形,我需仔细看过之后,才能知晓——”

    宏法紧绷的面孔,正微微松缓。就见大殿之内,另有一人冷冷的开口。

    “恬不知耻”

    短短四字,就使那绝轩面色潮红,庄无道端坐原地,依然语如刀锋:“名家,你也能配得上名家这二字?聂仙铃她如何,你还无资格评断。莫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完之后,庄无道就转望上首诸人:“叁法师伯推断,确并未有误。聂仙铃,确还有四十载岁寿。”

    “竖子”绝轩大怒,朝庄无道怒目瞪去:“我绝轩不配,难道你这乳臭未于的小儿,就有资格?”

    话音未落,那殿外大门,忽然一个人影穿入了进来。光影飞梭,变幻莫测,几个在外的筑基执事,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来不及拦阻。被那人影强行冲入,赫然正是那夜小妍。

    殿内之人见状都是一怔,阳法与夜君权更微微凝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那夜小妍,在四下里扫望了一眼之后,就朝着庄无道的方向,盈盈拜倒。

    “庄师弟,夜小妍求你,请救我宇文师兄一救”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那绝轩呼吸一窒,差点气得倒仰。而阳法与宏法二位真人,更是彻底变了眼神。前者亦是怒气填膺,可略一转念之后,却终是一言未发,只一声叹息。

    而宏法则双拳紧握,骨节处一阵阵爆响不绝。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