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五章 余寿几何
    此时离尘本山的上空,赫然一阵阵的骚乱,议论之声嗡然四起。自从道业山事闻钟第八声钟响传至,此处远观的筑基与练气境弟子,就再无法平静。

    “此女,好强盛的气势

    “第八重,居然又过了。我离尘宗,庄小师叔之外,莫非又出了一位妖孽

    “确又是个不世英才,只怕当初之言,是要一语成谶。”

    “到了这个地步,绝无闯不过的道理。”

    “我离尘宗第三位本山秘传么?”

    “八百八十八级,只用一刻时光,居然比当年的庄小师叔,短上这么多—

    “这条道业天途,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此女的修为实力,当不如庄小师叔当年。就是不知她,为何能如此快法?”

    “真正是不可思议”

    北堂婉儿立在人群之中,银牙死死的咬着下唇,甚至一丝血线从唇角溢下而不知。

    “大局已定,我看此女十有八九,将入皇极峰为本山秘传。”

    夏苗不知何时,到了北堂婉儿身侧,与她并肩而立:“如此说来,北堂师姐的秘传弟子身份,当也是唾手可得。离尘宗内已大局抵定,宣灵皇极翠云三脉联手,门内一切异声都可压下。不过叁法真人要将此女纳为门下,定然要出些血本。我家的百兵堂,当可转危为安。师姐也是过了第二条道业天途之人,选为秘传,亦名正言顺。怕是不久之后,我夏苗就要唤你一声师叔了。”

    北堂婉儿一口银牙,此时正咯嘣作响:“夏苗,我现在不想与你说话”

    “因情生恨?感觉这秘传弟子身份,是因那聂仙铃得来,所以恼怒,痛恨自己无能?”

    对北堂婉儿的心绪,夏苗了然无遗,却依旧直言不讳:“我以为师姐出身北堂家,当看得更开才是。秘传弟子,无论对你还是对北堂家,都有莫大好处。说句不中听的话,那人一心求道,心志高远,男女之情,可能从未放在心上。如今他已是世人瞩目,与婉儿你之间,已有云泥之别,所思所想,亦是迥然两异。若师姐还心存奢望,必定要遍体鳞伤。”

    “与你无关”

    北堂婉儿一声闷哼,心绪也已渐渐平复,面色却依然冷峻:“我北堂婉儿如何,也用不着你来多嘴。”

    “忠言逆耳,一向如此,你不想听也就算了。”

    夏苗一笑,从善如流,接着又眼神感慨的,看着那道山巅:“说来也真是叫人难以置信,你我这几年间出入半月楼,也有十数余次。何时曾想过,给你我二人端茶倒水的那小小灵奴,有一日,居然能高据你我之上?据说师姐你,常为难此女?”

    说至此处,夏苗面上,已满含玩味笑意。

    北堂婉儿深吸了一口,强压着一拳将夏苗轰碎成渣的念头:“有没有人曾对你说过,有时候你这人,极讨人厌?真以为有庄无道护你,我就拿你们夏家无可奈何?”

    “岂敢冒犯师姐虎威?”

    夏苗无奈,也知适可而止之理。不过深邃的眸中,随即又显深思之色:“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女孩,到底还剩多少岁寿?”

    北堂婉儿亦是挑眉,这也同样是她最疑惑不解之事。身具那种病症,本该无有修真问道的希望。

    而周围处,隐隐传来的争论声,似也正议及于此。

    “五年前那一次馆试大比,当真是英才辈出。那庄无道,莫问,李昱,无不是万中选一,如今还要加上这位聂仙铃。”

    “师门内那些金丹长老,莫非都是疯了?这样的罕世英才,居然只是灵奴,要开革出离尘门下?”

    “那明翠峰,难道都是有眼无珠之辈?一个庄无道就已够了,似聂仙铃这等稀世璞玉,竟然也不愿纳入门墙?”

    “当初将此女拒之门外的,我记得是残枫师叔?”

    “尔等不知详尽,莫要妄言此女身具三寒阴脉,寿元不超十载。残枫师叔不纳此女,自然有其道理。”

    “三寒阴脉,嘿既然是三寒阴脉,此症不愈,终究是空”

    “却也未必,我看此女生机充盈,红光满面,真不似死期将至之貌。”

    “三寒阴脉?我曾看过医书,身具三寒阴脉之人,一旦岁过二十,必定面有阴线,气血两虚。可此女脸上,却仍有红润血色,难道医书中的记叙,其实不对?”

    同一时间,离尘山侧,绝轩居救死楼前,此时也有一个女子,在远处眺望着道业山巅。

    哪怕远隔着一座山,数十里外的身影,看起来比之尘沙也大不了多少。

    然而在道法加持之下,少女的眼内,仍能清晰映出,远处道业天途上那个的曼妙身影。

    “不可能,绝不可能。三寒阴脉这样的绝症,怎么可能痊愈?”

    “可是这又如何解释?面无阴线,气血健旺,这根本就不合医典。”

    少女喃喃自语,眼神亦挣扎不定,似有迟疑,又含期冀。

    既已是死症,为何还要闯道业天途?

    可那人医道过人,不管此女是否打通了三寒阴脉。赤阴城羽旭玄身中的羽蛇化寒毒,在他手中成功驱逐,这总是真的——

    令天一界内都束手无策,无人可解的寒毒,那人却偏能化解。

    ——可若向那人求助,绝轩此处,就是恩义两断,再无回圜余地。

    回望了眼身后,少女忽然猛一咬牙,身影非空而起,直接往离尘山巅的方向,疾飞而去。

    炎蛊噬毒之法,效果微乎其微。事已至此,难道让她眼看着宇文元州,就此死去?无论如何,她都要试上一试

    ※※※※

    殿外喧嚣之声鼎沸,离尘正殿之内,却又是另一种情形。所有金丹修士,此刻都死一般的静谧,无不面色肃穆,眼神凝然。使得这大殿内,气息压抑低沉到极致。

    皆有明悟,当聂仙铃踏过最后一级石阶的一刻,就是图穷匕见,金丹大会分出胜负之时。

    不知为何,聂仙铃在前八百多级石阶,步伐都是轻快利落,每一级都未停留朝过百息。然而到八百八十八级之后,速度却骤然间缓落了下来。

    每一步往上,聂仙铃总会顿住脚步,然而后就在石阶之上,陷入深思,久久不曾动弹。

    有时间长达一刻,甚至半个时辰,有时间则仅仅三百息。两个时辰过去,聂仙铃却依然只越过三十余级。

    “这道业天途,果然有些意思。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人与人之间,也有不同。这里她用时,却要比你更多数倍。”

    司空宏失笑,调侃的看着庄无道:“我看师弟这回,总算是能挽回些颜面

    “我不如她”

    庄无道摇头,他这句话,是毫未渗假。

    知晓此刻,聂仙铃其实已经算是通过了天途。最后一百一十一级石阶,只是这条道业天途的回馈。虽说也在考验弟子跳出前人窠臼,革故鼎新之能。可最后这一关过与不过,其实都已无关紧要。并不妨碍聂仙铃,通过这最后几十级石阶。

    所以无论是道心,还是天赋,他庄无道都近乎完败。

    “师弟你一向自谦,这性格可不好。”

    司空宏明显不以为然,而后眼含深意的,看着上首处:“仔细看,有些人,已经开始坐不住了。”

    时间推移,殿内确实已有人,渐渐不耐。那莫法脸上,已是无一丝一毫的血色。眼神忽而阴戾,忽而无奈,忽而懊悔,又忽而狰狞。

    最后忽然开口,却是问庄无道:“庄师弟,我听说此女,身有三寒阴脉。此言可真?”

    当此语出时,殿内百余人,却都用白痴一般的目光,看向了莫法。

    便是那宏法真人,亦面色阴郁,不抱半分希望。

    若然那聂仙铃真只有十几年岁寿,那叁法真人已岂会意动?身为宗门四位元神之一,叁法又怎可能不知三寒阴脉?

    定然是那聂仙铃的病情,有了什么样的变化,才有今日之局。

    “我虽孤陋寡闻,却也知这三寒阴脉,乃是绝症。世间无药可医,无人可治。”

    莫法并不介意,这殿内诸人的目光,事已至此,哪怕垂死亦要挣扎一番。

    “得此症者,往往寿元不永,最多只有三十载岁寿。不知这聂仙铃,余寿几何?此等人,怎可入我离尘门墙?”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