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四章 心无牵挂
    “也是紫光么?与无道师弟他同样。”

    “这一层,我记得玄霄祖师的手记曾有暗示,六百六十六级之后,似是检验天资?”

    “金为贵,紫为极,紫光萦体,必有蕴意”

    “紫光之外,还有杂色,黄蓝赤三光,以黄光为主,就不知意为指。”

    “前五百级,用时略超无道师弟。然而五百级之后,用时还少过于无道。此女的天资,我真不知该如何评断。”

    “据说是冰系天品——”

    “然而我观他上霄坎离无量剑决之外,天璇照世真经,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南明计都烈火神决这三门,亦小有成就。”

    “这岂非是违逆了门规?”

    “也不算,他身为秘传弟子。门下灵奴,本就有些特权。有违门规,却在可赦之列,只需交纳足够善功就可。唯一错的,就是不能在开革之后,收回此女身上的功法。”

    “三门功体,怎的全是土火二系?莫非——”

    有人还在疑惑猜测,赤灵子却直接就问:“庄师弟,仙铃她,莫非是冰火土,三系天品o”

    庄无道看了这位一眼,北堂婉儿的师尊,也是当初几乎将他亲手打入深渊之人。

    不过到此时,庄无道愤恨已消。知晓事有起因,即便当日没有这一位插手,依然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能够拜入宣灵山门下,何尝不是自己的幸运?

    “师兄明见,此女冰系天品之外,确还有土火二系天品灵根。”

    却未言及聂仙铃的无妄魂体,与可能的仙品土灵根。木秀于林,风必催之

    天资聪慧超绝太过,就是惹祸之由。他庄无道不惧,却不意味着聂仙铃,也需似他般锋芒毕露。

    然而即便只是如此,周围闻言之人,亦是一片嗡,然。

    要知北方那位太平道重阳子,亦不过是天品冰灵根而已,聂仙铃却是同具三系。

    尽管前者,除灵根之外,更身具寒君道体。然而聂仙铃既能在道业天途中,脚踏紫光而上,也未必就没有特殊的体质在身。

    “如此说来,这一百一十一级,亦可轻松越过?”

    “应该是如此,三系天品,天一诸国这万年以来,世所未见”

    此时那阳法真人的目光,已是复杂之至,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位真人的心意,司空宏倒是猜到了几分,冷笑着道:“若非岐阳峰背弃在先,你那灵奴,怎么都轮不到皇极峰。真是便宜了他们”

    不过到底还顾忌元神真人的颜面,也不愿皇极峰之人听得,说话时凝念束声,只有庄无道能够听得。

    庄无道哑然失笑,不置可否。而后亲眼看着聂仙铃踏上那七百七十七级台阶,激响了第七声钟鸣。

    心中不禁微凝,这是道业天途最后一关。只要通过了,之后就是一片坦途,再无障碍。通不过,就是道心重损,即便侥幸得生,也从此跌入地狱泥尘。

    却见聂仙铃唇角噙笑,踏上了七百七十八级的青石台阶,而后一步步的拾级而上,一步一息,几未停留。

    庄无道面色微变,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之色。一直到八百五十级时,聂仙铃的足步,都未有丝毫的停顿。

    而此时这离尘正殿之内,也又一次死寂,在他身侧之人,有意无意,都纷纷拿视线往他这边扫望过来,目光皆是怪异无比。

    “我看你之前眼怀忧色,莫非这一层,考验的就是道心?”

    司空宏状似不经意的问着,只是庄无道依然沉默不语,眼神发楞,不曾答话。

    司空宏却已知答案,庄无道与叁法,对聂仙铃的天赋悟性,俱都信心十足

    那么唯一能使二人,就只有道心。

    思及此处,司空宏不禁噗嗤一笑:“记得当初无道你在此处,用时将近半日。此时见自家弃奴势如破竹,可是感觉心中失落?”

    庄无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也知此时周围这些师兄看他的眼神,也大多是与司空宏同样心意。

    三年前,他在这七百七十七级之后,举步维艰,聂仙铃的节奏却依旧如前,不曾缓上分毫。

    这岂非是说,此女的天份,其实还在他庄无道之上?

    “失落倒没有,只是好奇。”

    庄无道遥遥望着那‘九丘映山镜,下青影中的聂仙铃,目光莫测:“好奇她,为何还能够如此轻松自若o”

    他心中是真想知道,道业山上聂仙铃,到底在青玉石阶上看到了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念头?

    ※※※※

    聂仙铃此时,确实是轻松自若,步履轻盈。被离尘宗内弟子,视为不归死路的道业天途,在她脚下,却仿如一条再平常不过的山道。

    行走于其上,聂仙铃丝毫不觉艰难,整个人就好似在游山玩水,踏青春游,甚至还有时间,欣赏着周围的景致。

    每过一个台阶,眼前就会出现了一个人影,有她至小熟悉的,也有她的血脉亲人,有她母亲聂茵仙的古旧部属,也有聂家的外支宗亲。

    一个个面孔,在她的眼前掠过,却不能在她的心内,留下半点痕迹。

    然而却唯有一条银色的丝线,连在她的身后。那是第一级石阶上的人影,二十岁许年纪。面貌还算英俊,五官却略显粗犷,线条刚硬,气息内敛,看似老成沉稳,然而眸子里却是隐蕴着逼人锐气。

    那是庄无道——这个世间,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让她有半分挂碍?谁还能在她的心里,留下半点痕迹?

    若说这世见,还有什么人能让她牵肠挂肚,心牵梦萦,还能让她甘愿负担,哪怕从这道途中跌落,也就仅此一位而已。

    直到第八百六十七级,聂仙铃从容的步伐,这才一顿。

    眼前也是一个一袭红袍的女子,面貌清秀绝俗,我见犹怜,五官神态,赫然与她有七分形似。

    母亲么?

    聂仙铃眼神一阵茫然,瞬间之后,就又笑了笑,踏过了一级别台阶。

    那女子的身影,虽未就此消息,然而牵连的丝线,却是若有若无,微不可见。

    生育之恩不可忘,然而也仅此而已。自她有记忆以来,也只见过母亲十数面,母女交谈,亦屈指可数。

    真说起来,她这一生中最安心,最快活的日子,居然是在半月湖畔,身为灵奴之时。

    聂茵仙之死,或有可怜之处,可也是其咎由自取。情根错种,所托非人。临到陨落之前,亦未悔悟。

    聂仙铃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在聂茵仙身有孕时,还要去那绝寒之地。也想不通,为何在明知封绝无心怀二意之后,聂茵仙还要数十年隐忍,还要为他诞下骨血。

    莫名其妙

    母亲的一切,所有未了遗愿,她可承担,然而心无寄碍。

    无论是聂家也好,海涛楼也罢,她尽力而为,能成则成,不能成亦无所谓,只求问心无愧便可。

    八百六十八级石阶,又是一个记忆深刻的身影。与她的母亲一般,本该无比熟悉。然而此时聂仙铃望在眼中,却感觉陌生。

    父亲?

    聂仙铃嫣然一笑,风轻云淡,毫无挂碍。依然是一步越过,袍袖挥舞,身前的封绝无影像,就立时间随风而散。

    父亦有生育之德,然而这情分,在她有生以来的十数年内,早已消磨的于于净净。

    百般防范,千般算计,只是为了海涛楼,为了聂氏遗珍,只为了元神境界

    曾经她也想过,自己在封绝无眼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是自己的女儿,还是仅只是一件工具,又或是聂茵仙那贱人留下的祸种?

    不管如何,父不父,则女不女。

    然而聂仙铃眼内,却也无丝毫恨意,只有淡然冷漠。情已冷,血还在,这身体之内,流淌的依然还是来自这位亲,的血。

    然而也就仅此而已——

    踏过此级,聂仙铃的笑容,愈发的甜美明媚。她曾经也不是没有过怨恨,却要比庄无道看的更开,也无什么执念。

    或者是视角不同,所以心境不同。父母的恩怨,与她何于?

    似他父亲那样的男子,怎配在她心内,留下半丝痕迹?

    八百六十九级石阶,又是一个熟悉身影。海涛楼皇甫清涛,母亲旧部,也是将她送出东海之人,

    聂仙铃却目光复杂,既有感激,也有防备。她虽年幼,却能知此人把她送出海涛总楼,其实居心不良,是封绝无在海涛楼中最大对手。

    然而若无离尘之行,又岂能有半月楼的际遇?所以不能不感激。

    八百八十七级石阶,聂仙铃轻快的步伐,也终于滞住。周围再无人影,也无存在她记忆深处影像。然而这一步,聂仙铃却始终都无法踏出。

    聂仙铃若有所思,看向了眼前。只需再有一级石阶,就会有第八声钟鸣震响。

    然而这一级,却有如天堑,让她跨越不得。

    似乎自己,还缺了什么——

    仅仅片刻,聂仙铃的眼神就微微一亮。是了,是心无所求,无有执念。

    离尘五年,她勤勉于修行,苦研道书。可那与其说是求道,不如说求生。

    聂仙铃说不清自己,为何在经历十六年来种种痛不欲生之后,还有那般强的求生之念。

    想要活下来,想要看看自己,在这世上是否真的多余。也正因寿元不久,才想看更多,贪恋此生——

    然而就是这个看似不能奢望,聂仙铃却已近在咫尺,只需再有百级,就可如愿以偿。

    执念已散,所以道心不存。固然是心无挂碍,暗合太上无情之理,然而她的意志,此时已如一盘散沙,难以聚合,亦无有了奋进之心。

    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在聂仙铃的脑海中闪过,想到了庄无道,也想到了宗门内,那些年过一百,陆续老去寂灭的筑基练气。

    聂仙铃眼神也渐渐坚凝,面色笑容再显。既已走到了这一步,那又何妨继续走下去?看看自己,能否真的问道长生。

    不为自己,只为了他——只为陪伴那人,从此长生道中,不会寂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