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三章 剑诀三重
    夜君权无言,右手在座椅上一拍,身后处就一面青蓝色的宝镜飞腾而出。随着夜君权几道法决,遥遥打入镜中。那不到四寸方圆的‘九丘映山镜顿时照射出了一团团的青光,将数十里外的道业山,显化于这离尘正殿的正中央

    而后随着夜君权的法决再引,那团青光显化出的影像,又迅速拉近。将山顶处的一线天裂缝,那九百九十级青玉石阶,完整的展现于诸人眼前。

    而后就见一位身姿曼妙,眉目如画般的女子,正漫步在青玉石阶之上。一身大红色衣裙,逶迤拖地,有如闲庭漫步般,在石阶之上行走。气质清丽绝伦,似不沾人间烟火。

    而哪怕是第五百五十五级之后,聂仙铃的脚步,都未慢上多少。神态忽而凝思,忽而恍然,忽而蹙眉,忽而展颜,一颦一笑,都使人赏悦目。

    离尘主殿之内,所有人都沉静了下来,仔细注目打量着。似乎想要分辨,此女身上到底有何奇异不同寻常之处,能够在这第三条道业天途的青石阶上,从容行走。

    “这就是聂仙铃?”

    “五百九十八级,我观她步履从容,居然都不见吃力。”

    “练气境九重楼境界,此女入门,已有五年时光,看来也不比莫问等人,强到哪去。”

    “不能这么算,我知当初此女上山,体内甚至都无气感。五年时间,跨越养灵六阶,入练气境九重楼,这岂非是天纵之资?”

    “前七百级,怕是难以阻她,就不知后面如何?”

    “可惜,可叹,此女天赋定然超绝同辈,便是在我宗之内,亦是出类拔萃之选,若殒身于这天途,真正可惜了。”

    “未必未见此女行走,每一阶青石,都用时不到十个呼吸。”

    阳法目生紫电,再往庄无道注目过来,浩大的意念,亦压迫而至。

    “庄无道,此女修为道业,较之你当初如何?聂仙铃为你灵奴,身为主人,当知其根底。”

    问的是,聂仙铃此时的境界实力,与当年的庄无道想比,到底孰强孰弱。

    这一句话,也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从那‘九丘映山镜,下的青光,吸引了回来。

    “不如远甚”

    庄无道实话实说,此刻的聂仙铃,确实不如他当年。不但不如,哪怕十个聂仙铃联手,他当时亦能战而胜之。

    就在众人面色微松之时,庄无道又语气微转。

    “然而只论道业,聂仙铃并不逊我太多。”

    聂仙铃身具无妄魂体,兼且本身悟性聪颖,有过目不忘之能。任何一本道书到她手中,都能迅速参透,直指跟源。每遇节法讲道时,聂仙铃也总能完全领会,节法讲述的经义。无论是何等样晦涩艰深的剑术道法,在她眼中,都是简单之至。

    所以只论道业,庄无道即便有着云儿在梦境中的指点。在三年之前,也并未强过她太多。

    “再有那第三条道业天途,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聂仙铃天途中际遇,与我不同。”

    同是一条天途,修为不等,然而两人面临的艰难,应是相当。庄无道不会因自己的实力更强,就能轻易的通过。聂仙铃也不会因自己修为稍弱一些,在道途中更难行走。

    “如此说来,庄小师弟你也看好她?认定此女,一定能过道业天途?”

    问话的是夜君权,眼含探询之意。

    庄无道虽明知此人,是为套他之言,却并不在意。

    “是无道之见,亦与叁法师叔一般。若连她都过不得这第三条天途,那么这天一世间,当再无能过此道业天途之人。”

    宏法一言不发,可脸上却是阴沉似水,隐现狰狞。阳法闻言,也再不置一语。

    在场之人,论到对道业天途的认知,无过于亲身经历过的庄无道。

    只单论这条天途,门内若论权威,庄无道言语的份量,甚至还在叁法之上

    那十几位皇极峰修士,却都已懒得再理会,殿内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专心凝神,目光都落在那青色光影中,显化出的聂仙铃身影。

    也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惊呼。

    “她这是做什么?”

    “练剑?道业天途上练剑?”

    “这剑术,是《上霄坎离无量剑决》?”

    那‘九丘映山镜,下,聂仙铃赫然正执剑而舞,身姿飘渺如烟,继续在青石台阶上行走。不过在其身前,却有着一道道青色剑光洒出,或东或西,忽上忽下,似是任性随意,毫无章法。然而每一道剑光刺出,都让殿内的金丹修士,微感寒意。

    聂仙铃的剑,此时明明不含任何真元内息,然而却偏能隐蕴着一股似凌厉莫大的剑意剑势,浩浩荡荡,仿佛无穷无尽。

    似在与一个虚幻之人斗剑,剑光变幻不定,几乎已穷尽了《上霄坎离无量剑决》诸般变化。

    然而每当诸人以为,聂仙铃的剑,要被逼到绝处,再变无可变时。聂仙铃手中的青色剑影,就又展出全新剑势,与之前截然迥异,使人不禁叹为观止,自愧不如。感慨着这套剑法,居然还能这样施展。

    而此时整个殿堂之内,百余金丹,都莫不是面色凝然,眼中微现惊悚之意

    都已望见,那聂仙铃的身后,隐隐约约,竟已经现出了四道剑影。阴剑三口,阳剑三口。由聂仙铃的真元化成,虽无威能,然而实剑与幻剑合舞,竟赫然聚出了遮天剑幕,将身前十丈之地,尽数笼罩。

    使人不敢想象,当聂仙铃修为足够,到达筑基境界时,再催运这套剑法,将是何等的浩瀚之威

    “第三层,这是第三层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

    “阴剑三口,阳剑三口,应当是不会有错。”

    坎为水,离为火,不过坎离之意,亦指阴阳。《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的最高境界,可分化阴剑九口,阳剑九口。

    而此时聂仙铃的阴剑,阳剑,俱是三口,这门剑诀上的造诣,分明已到了三重天境界。

    而此时在诸人眼中,聂仙铃左右两侧,赫然又有一口阴剑,一口阳剑,若隐若现。

    似要凝聚显化,却又似有什么妨碍,无法现出。

    司空宏不由眼神微凝。他还是小视了聂仙铃的天分悟性。第四重天境界,并非是聂仙铃还未参透。而是参透了这四层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却限于真元修为有限,不能将第四口阴阳之剑,显化体外。

    而此女在今日之前,《上霄坎离无量剑决》上的造诣,也不过是第二重天境界而已。

    “庄小师弟”

    夜君权再次出声,打破了殿中沉寂。

    “道业天途六百六十六境,可是上霄坎离无量剑?”

    语声落下时,所有人都凝神倾听。此时在场百余金丹,为此好奇的,非止夜君权一位。

    当年的玄萧祖师,亦是在通过第三条道业天途之后。在短短时间内,把《上霄坎离无量剑决》,推升至四重天之境。

    “不能说。”

    庄无道面无表情的摇着头:“门规所限,无道不能答。掌门师兄,是欲让我明知故犯?”

    却并未否认,只是不能说而已。

    众人其实已也早已猜测,只是想庄无道这里,得到确认而已。此时庄无道虽未明言,诸人心中却都有了定论。

    第四重天境的上霄坎离无量剑,此女天赋,绝不在当年玄萧之下。

    六百六十六级,不出意料,第六声鸣只隔一刻时间,就再次响起。轰鸣之声,遥遥传至,将离尘方圆三千里,所有的杂音,尽数压下。

    聂仙铃的前额,已微微见汗。不过那美眸中,却露出如释重负般的眼神,将手中剑收起,而后继续往上行走。

    步履之间,也更是情况,似乎对聂仙铃而言,毫无碍难。

    庄无道默然看着,眼中却一丝忧色隐存。聂仙铃身拥无妄魂体,天品灵根,七百七十七级之前,在她脚下,当是一片坦途。

    真正的关键,是七百七十七级之后,那拷问道心的一百一十一级石阶。

    庄无道哪怕对聂仙铃再怎么放心,也不能不忧。

    不过片刻之后,他的视线,就又被聂仙铃脚下石阶散出的紫光吸引。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