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二章 势在必得
    司空宏言语被打断之后,此时又再侃侃而谈:“且不说那聂仙铃一切,都与我师弟再没有了关系。即便那女娃还是我师弟手下的灵奴,宗门之内,也无奴仆不得入第三条道业天途这一条规。违逆门规,从何谈起?”

    “你这是强词夺理既已开革,就该老老实实,驱逐出门才是。却依然纵容此女入道业山,以逃避宗门处置。这不是视宗门律令为无物是什么?”

    那莫法的面色铁青,朝着上方处一礼:“还请掌教真人,秉公决断”

    司空宏闻言哂笑,摇头不已:“莫法师兄之言,当真是笑话离尘弃奴,难道就不能入道业天途?恰恰相反,正因此女已非灵奴之身,道业山对她再无限制。倒是师兄你,语无伦次,莫非是怕了不成?”

    “司空宏”

    莫法的声音低沉,双拳紧攥着,十指指节,近乎扭曲,再未发一言。

    明知聂仙铃入道业山,并无违犯门规戒令,也明知司空宏之言,暗含挑拨讥嘲之意。然而他又岂能不竭斯底里,最后挣扎?又岂能不惧,不心生惶恐?他再怎么愚蠢迟钝,此时也已想得明白。

    那叁法真人如此行事,皇极峰上下等人的诡异之举,庄无道的成竹在胸,岂能无因?

    能让皇极峰,不惜与恩怨纠缠数千载的宣灵山和解,不惜与同气连枝的明翠峰一脉,彻底翻脸相向,也要倒戈一击。能让叁法真人,在事定之前,就已做出决断。

    ——那个聂仙铃,至少确有着能使叁法真人心动的天赋才能,也有着越过那第三条道业天途的可能

    这条天途,固然是使历代以来无数离尘英才折戟沉沙,道消身死。

    然而一旦有个万一,一旦那女孩能平安越过。莫家的损失,也将前所未有之重。

    不止是拉拢门内数十位金丹,所拿出的重贿,都会付诸于流水。也将会为莫家,招来一个无比危险,也绝不可能战胜的强敌。

    忽然之间,莫法心中明悟,想起了三月之前,庄无道在外役堂之争结束后的那句言语。

    “——九脉法会之时,莫法师兄的对手,却再非是我庄某。”

    他的对手,的确已再非是庄无道莫法身躯发冷,视线不易察觉的,向那四座云台中,位于最左侧的那一座,遥遥望去。

    原来如此,最后会阻碍他与海涛楼之人,是这一位么?

    此时宏法真人的眼中,亦同样闪过一丝了悟之色,眼神定定的看着叁法真人,既有痛心,也有质问:“东海道宫之主人选,师兄迟疑不决,就是为了这聂仙铃?皇极峰历代英才辈出,金丹境不曾少于十人。而十年之后,更是皇极峰开门纳徒之期,何愁没有天赋超绝之辈入门?师兄这是何苦来哉?就定要为此女,使亲者痛、仇者快?师兄此举,实在使人心寒。”

    形势至此,宏法也懒得遮掩与皇极峰之间的分歧。只想问清楚,真正缘由

    “值得聂仙铃此女,与你我不同。”

    叁法面色冷肃,言辞也不再闪烁逃避:“寻常的天才,皇极峰历代确是应有尽有。然而似我等这样的人,传承道统可矣。可要想使我皇极峰能再进一步,广大门楣,却都无此可能。事涉我皇极峰道统根基,我叁法别无选择。聂仙铃此女,我皇极峰亦势在必得”

    自六千年前玄萧祖师现世,宣灵山便在离尘宗内一家独大。在陷空岛大战之前,宣灵山一脉的金丹修士,从未少于三十之数。元神修士,也从未有过断代。

    离尘宗说是宣灵山与明翠峰并尊,其实却是明翠皇极诸峰联手,才能抗衡

    临近天南林海,弟子历练最多,固然是其因之一。然而当初玄萧祖师过后,却也在传法十殿的宣灵殿中,留下了十余门可以传承宗派秘术,还有大量的完整功法。

    在宣灵山,那座小传法殿内,据说更是有着玄萧亲笔所书的手札,记载着这位祖师八百年的修行体悟。包含《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九天磁光子午大法》,《上霄坎离无量剑决》这数种传承功法。使修行之人,可以事倍功半,一路坦途。

    而在玄萧之前,宣灵山在门内二山七峰中,整体实力其实并不出众。排名中游,每一代中,也不过八九位金丹而已。

    时隔六千年,往事已矣。然而宣灵山,却又有了一位比之当年玄萧,更出色的弟子庄无道。

    所以聂仙铃此女,皇极峰就更不能错过。

    “势在必得?”

    宏法不禁摇头失笑:“一切还是未知,师兄就真能断定,此女最终能通过第三条道业天途?若是不能,岂非是落得一场空?明翠皇极历年——”

    “我曾暗查此女近一年,其悟性天资,皆世所罕见道心之坚,这东南之地,更绝无仅有”

    不等宏法说完,叁法真人就已出言打断,言语铿锵坚硬,无半分的转圜余地,也无半点的软弱迟疑:“若连她过不得这第三条天途,那么我以为这世间,当再无能过此道业天途之人”

    二人在离尘正殿之内,公然议论争辩。云台下百余金丹修士,则都是噤如寒蝉,再不敢出只言片语。

    然而当这一句出时,殿内仍是禁不住传出一阵轰响。都不敢在此时出声交谈,可庄无道的身周,却有着一道道神念,不断横空扫过,以意念交流。

    说都未能想到,这位对那聂仙铃的评价,居然是如此之高

    而那些视线,都又纷纷朝庄无道看了过来,似欲从他这里求解。聂仙铃此女,是否真有叁法真人所说的那般天资绝代?

    其实庄无道自己也是意外不已,聂仙铃天途之行,确是他的吩咐,也有叁法真人的授意。

    然而他绝未曾想到,叁法对那女孩的信心,居然还超越过他。在之前聂仙铃踏过第三条天途之前,就早早使明翠的立场分明。

    对于他那灵奴女侍,看重至此,甚至不愿在结果分明之前,稍作等待。

    以至于使这宣灵一脉本已放弃的东海道宫之争,至此时都悬而未决。

    确是势在必得,在聂仙铃一切抵定之前,叁法就已生出了维护之心。

    自金丹大会开始之后种种,无不都是在向宣灵一脉示好,可以使聂仙铃入门之后,一释心结。

    “叁法”

    宏法的目光闪动,面上涌现血潮,明显是怒到极致,又强忍了下来,而后看向了殿内,那诸多皇极峰修士。

    “尔等,想法莫非也是与叁法师兄一般?真要置皇极明翠千年之谊而不顾

    只见那赤灵子等人,闻言或是凝眉,或是欲言又止,或是面露不满之色,或者默默无言。

    宏法顿时精神微振,似乎又看到了几分希望,眼神愈发的咄咄逼人。

    “那么叁法师兄,你又可曾想过,若一旦有个万一,万一那聂仙铃在道业天途上跌落或者身死,后果会是如何?”

    似是在问叁法,然而真正问的,却是这离尘正殿内总数十一位皇极峰金丹修士。

    叁法真人抬起了眼睑:“若真如此,我叁法甘愿让出首座之位,皇极峰另选贤能”

    依然是语气决绝刚强,无分毫动摇之意。那皇极峰等人闻言,也都俱是沉默,面无表情。

    宏法面色愈发阴冷,还欲再说些什么。就在此时,第四声钟响,也轰然而至。磅礴的音浪,震荡着所有人的耳膜,而此时无论殿内殿外,哪怕心性再怎么沉稳之人,都无法再维持镇定。

    “第四声,还不到一百个呼吸,怎么会这么快?”

    “第四百四十四级,我记得,当初玄萧祖师,可是用了足足一刻时光”

    “第三关与第四关,用时几乎是等同——”

    庄无道往那殿门之外,遥遥望去。第三百三十三级后,已经是绝尘子祖师,施展的第二重天境界《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剑术也是愈发的出神入化。

    然而聂仙铃这几月来,由他亲手调教指点,这门剑诀上的造诣,已然颇有根底。

    以聂仙铃的五行,这之后的用时,只会更超越第三百三十三级之前。

    果然仅仅一百个呼吸不道,第五声钟鸣,又再次轰然震响,传彻离尘山三千里云空。

    “第五声,这就已是第五声?”

    “妖孽我离尘宗内在庄无道之后,难道又出了一个妖孽。”

    “这个聂仙铃,不过一个灵奴而已——”

    离尘正殿之外,那些筑基修士已再按捺不住。再顾不得九脉法会,大典庄严。纷纷御器飞起,到了云空之上,往道业山的方向,遥遥望去。

    正殿之内,在场诸多金丹修士,大多都有上百寿元,性情更为稳重,倒无轻挑失礼之举。然而明显都是在强压着好奇之意,其中几位皇极峰金丹,更已是心痒难耐。

    “君权,那九丘映山镜何在?”

    右侧云台,阳法真人骤然出声,凝眉肃穆,神态不怒自威。

    “我要看看,那个聂仙铃,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