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一章 不知天高
    庄无道神情微动,看向殿门外,知晓这多半是聂仙铃,已经踏过了一百一十一级。

    从金丹开始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时辰。聂仙铃的速度,比他事前推测的,还要快些。

    其余诸人,也都是如庄无道一般的动作,不过比他更多出了几分错愕讶然之意。

    也都分辨出这钟声来处,是对面的道业山,而非是立在离尘主殿之侧的事闻钟。

    也正因此,诸人才感觉讶异。

    “这是,道业山?”

    “只闻一声钟响,难道说,是又有人在闯那第三条道业天途?”

    “奇怪,为何偏偏要选在九脉法会之时?”

    “好大的胆量,莫非以为自己,又是一个庄无道,或者玄萧祖师。此等天纵之姿,几千年出一位,就是离尘之幸。难道离尘宗内,现在还能有第二人,闯过这道业天途?”

    “狂妄,要自己寻死,也不用选在今日?”

    纷杂议论声中,夜君权再次敲响了身侧的静钟,待得殿内稍静,就朝殿外开口:“去人看看,是何人在闯道业天途,速来禀报。”

    随着夜君权的吩咐,大殿之外立时就有两位筑基境执事掠空而起,遥遥往离尘方向,疾飞而去。

    然而这两人,才刚去不久,那第二声终鸣之声,就已再次响彻云空。前后相隔,也不过是两百余息时光而已,

    就与当日的庄无道,一般无二。

    庄无道眼里的笑意泛起,初登道业天途时,面对那位绝尘子的剑术,极难适应。哪怕是在剑术上已小有造诣,也一样不能避免。绝尘子的剑,超凡脱俗,许多独到之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他在前四百四十四级,是以力强破,才没耽误太多时光。

    聂仙铃虽没有他当日那样的强横无匹之力,不过悟性惊人,一旦窥破,就可势如破竹。

    那日聂仙铃湖上舞剑,分明已领悟了坎离无量剑意。适应绝尘子的剑术,花费的时间,绝不会超出他太多。

    而此时在庄无道身周,却是再次嗡然。

    “有意思,第二声钟响,居然不足半刻——”

    “老夫也是好奇呢二百四十二息,就跨上第二百二十二级台阶,看来也不是什么不自量力的狂妄之辈。”

    “记得当初庄师弟,也不过如此而已。”

    “庄师弟天资绝代,又岂是此人可比?前面用时再快,闯不过后面几关,也仍是无用。”

    “自寻死路,我倒要看看此人,会在什么时候摔下。”

    “我倒是颇为期待,真有第二人能闯过,那就是我离尘宗之幸,是莫大的喜事。”

    庄无道静静听着,唇角不自禁的一抽。自己的名字被人拿来对比,这种感觉本就怪异,更何况此时道业天途上的那人,又是聂仙铃。

    心中则是暗自思忖,莫非当年自己入那第三条道途时,群聚此间的金丹修士,也是这般议论?

    “你与她不同。”

    司空宏轻笑,解开了庄无道的疑惑:“有海涛阁分号一人灭杀八位筑基境的战绩在前,在座之人,谁敢小视?从第三声钟鸣开始,我就知你多半能踏过那条道途。不独是我,便连云师兄,凤雪师姐他们,也是这般想的。”

    就在他话音未落之时,一个女声忽然响起,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拉回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何需在意?千年来这条道业天途上死伤之人,何曾少了?”

    只见一个容貌清丽的青衫道姑,从诸人中踱步而出,走入大殿中央,气势凛然:“九脉法会,诸位群聚于此,是为决议我离尘诸地职司更替。一个东海道宫真人的人选,都要拖延这许久,这金丹大会,到底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完结?如今这议舆盘中,还缺十二条鱼纹,到底意为何人,皇极峰诸位,总需给我等一个说法”

    这数百丈殿内的声息,于是又再次一片死寂。压抑低沉,剑拔弩张。

    司空宏却毫不在意,身躯缩在一旁角落,语声低不可闻的与庄无道窃窃私语:“这是宏法的女弟子,名唤叶涵。此女素来都在东海,几年前才被宏法调回。与另一位吉明师兄,共掌魏枫离去之后职司。你大约也听说过,此女与魏枫交好,几年前就准备结为道侣。只是因你之故,魏枫远去南方恶地,不得不拖延至今。此女素来无甚主见,只知奉命而行,此时站出来,必定是宏法授意,我们这位师叔,多半已开始急了。”

    语气轻松,微含着讥诮调侃。

    庄无道不置可否,与其他人一样,都在看着叁法真人。等待着这一位,做出抉择。

    然而却在这时,那叁法真人也似笑非笑,向他看了过来。

    “无道师侄,此番道业山第三条天途之人,我等尽皆奇异,唯独无道你不惊不惑,似是早已知悉。何不细说详尽,以释我等众人之疑?”

    只一句话,就使所有金丹修士的视线,尽皆朝庄无道注目。

    若非庄无道经历极多,城府已深,此刻差点就要心中暗骂,这叁法真人真是明知故问,装模作样。他本欲冷眼旁观,看着这场事关离尘兴衰的权利变革,此时却仍被叁法卷入进来,成为诸位关注的中心。

    万分无奈,庄无道只能微微颔首:“弟子确是知情”

    殿内一片哗然,因之前叶涵言语而紧凝起来的气氛,又再次消散无踪。

    宏法一声冷哼,语气已极度不满:“师兄,值此金丹大会,决断东海道宫之主人选之时。师兄却问此等无关紧要的小事,是否太不庄重?”

    “问问无妨,师弟且稍安勿躁。东海道宫到底由谁人执掌,我仍有疑问。宗门之规,也是限定一日之期过后,才可视为放弃。我皇极峰一脉,并未违逆。再者那道业山第三条天途,事也不算小了。”

    叁法真人摇着头,再问庄无道:“无道师侄,此时天途之上,到底何人?

    众目睽睽之下,庄无道斜视了那莫法一眼,这才开口:“是弟子不久前才开革出门下的弃奴聂仙铃”

    那宏法真人,顿时再未发一语。阳法真人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瞳孔猛张,身下的云台,竟是喀擦,一声微响,出现了一丝隐约的裂痕。

    而莫法更明显是吃惊之至,再次长身站起。衣袍与大袖鼓荡不休,可见其心绪波动之剧。

    “聂仙铃?怎么会是聂仙铃?我等金丹决议,聂仙铃已被逐出我离尘门墙,已是离尘弃奴。庄无道你大胆敢藐视我宗门规律令——”

    一番话如疾风皱雨,怒意满蕴。莫法那隐含杀机的凶横意念,殿内百余金丹,几乎人人皆有感应。

    “藐视我宗门规律令?不知莫法师兄此言何解?”

    此刻出言的,并非庄无道,而是他旁边的司空宏,眉头微皱,口气淡然道:“金丹大会之议,我这师弟已奉命解除神纹血禁,从此那聂仙铃一切,都与我师弟无关。怎么能说是藐视我宗律令——”

    他话音未落,大殿外却忽的一道遁光,穿落入内。正是之前,前往道业山查看的两位筑基境执事之一,半跪在殿门口处,朝着上方的夜君权与四位元神真人道:“闯入道业天途之人,已然查明。乃宣灵山庄小师叔灵奴聂仙铃,由玄机子陪伴入内。弟子离去时,此女已至三百一十二级。”

    宏大而又清冽的钟鸣声,再一次远远传至。音纹震荡,足足十个呼吸时间,才逐渐停止。

    而这殿堂之内,已落针可闻。钟鸣过三,那聂仙铃,已踏过了三百三十三级。

    而那为筑基执事之声,不止是响彻离尘主殿,大殿之外,亦有数千筑基修士听闻。

    死寂静谧过后,就是‘哗,的一声轰响。

    “聂仙铃,真是宣灵山的那个聂仙铃,庄小师叔的那位灵奴?”

    “就是此女,乃是海涛楼前任楼主聂茵仙唯一后人,聂家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奇珍异宝,传说都在她的手中。”

    “三月前莫法师叔就欲将她驱逐,只因庄小师叔一意庇护,才将聂仙铃留下。这次按理而言,应该是已将其开革。”

    “我知道,据说此女,乃是天品冰灵根。不过也听说她,身有三寒阴脉,活不过三十。修为越高,越是短命。”

    “究竟怎么回事,灵奴也能入第三条道业天途?”

    “三百个呼吸时间,第二声到第三声,一百一十一级台阶,居然只用了三百个呼吸”

    “仍不如庄小师叔当年,记得那时,才不过十息而已。”

    “然而六千年前,玄萧祖师却不如她——”

    “可看看再说,若是能在一日之内,登上那六百六十六级,说不定真有几分希望。

    那穆萱莘薇二人,本是在为金丹大会中,庄无道与宣灵山的处境心忧。

    此时却已面面相觑,满眼的茫然之色。都不约而同,想起了半月湖畔,那个容貌清丽柔弱,又勤快到过份的侍女。

    此时第三条道业天途之上,真是聂仙铃?真是那个柔柔弱弱,似无搏鸡之力的女孩?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而北堂婉儿则似想到了什么,面上忽青忽白,忽喜忽忧。

    殿外议论之声频频,离尘正殿中,却出奇的沉寂。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