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三零章 钟鸣再响
    “这个世间,哪有这样的巧事?”

    离尘主殿内,司空宏极其不满的看了庄无道一眼。

    “素云峰一脉素来同进通退,六位金丹修士,每逢金丹大会时,都从无二音。至于我宣灵山,都在一条船上,即便有一两人存有异心,也知此时当以大局为重。即便感冒大不韪,投靠明翠峰,能拿到些好处,也会被我宣灵山上下唾弃。对他们而言,又有何益?翠云山亦是如此,与我宣灵山联手已近千年,早无退路。一旦离尘失势,翠云山也将丢去大半职司,岂会在此时倒戈相向?至于水云峰——”

    司空宏的话音顿止,只冷笑不已。虽未再出言,庄无道却明晓其意。

    即便水云峰是为贪图莫法的好处,也不可能如此齐心。且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宣灵山这边关注的是何道之,明翠峰一脉之人,此刻面上也同样变了颜色

    那宏法真人,亦是眼神凶厉,看向了叁法方向。

    虽说二山七峰之间,都各有纷争,暗中勾连。然而在关键之时,却依然泾渭分明。

    就如宣灵山一脉的四十八条鱼纹,非是偶然。那十二条弃权的银色鱼纹,亦绝不可能是巧合。

    水云峰在关键之时,背弃了宣灵山。与明翠峰联手数千年的皇极峰,也似在此刻,与明翠峰分道扬镳。

    参法是神色自若,敛目垂目,并不理会宏法眼里的质问之意。

    可在云台之下,诸多金丹修士,却都无法再保持镇定。尤其水云峰诸人,神情都有些慌张失措。谁都没想到,最后竟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夜君权面色阴翳,这还只是决断聂仙铃这一灵奴的去留而已,无关紧要。可真到决定各处真人执事更替之时,皇极峰又会否真正倒向宣灵山一脉?

    当日岐阳峰倒戈,看似明智之举。可以今日看来,只怕是有些欠妥,似乎太迫不及待了些。

    心中已隐隐有了不妙预感,也想不通皇极峰为何要在这时全数弃权,这样做,除了使盟友寒心,能有何好处?

    皇极峰与宣灵山结怨不浅,那位叁法真人,又是怎样使本支十数位金丹,都完全听从其命?

    阳法安然端坐于云台,面上看似毫无异色,眸中却波澜起伏,可见心绪绝不似起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殿内的议论声,悄然响起,所有人都在交换着目光,甚至包括皇极峰修士在内,都是疑惑不已。

    莫法则更面色铁青,原本以为,这次必定是压倒性的优势。然而双方的差距,现在却仅仅只是一道鱼纹。

    素云峰依然坚持与宣灵山同进同退,本就出人意料。而皇极峰十二位金丹的弃权,就更使人震惊。

    环视了周围一眼,只见无论节法也好,参法也罢,甚至那庄无道宣灵山与皇极峰几脉的金丹境,都是不露声色。

    莫法双眼微眯,而后神色就又恢复如常,不管怎样,他终究是还赢了,哪怕只是一票之差。

    沉住了气,莫法再望庄无道:“无道师弟,看了是师兄我侥幸赢了。”

    庄无道无喜无怒,漠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金丹大会之决,无道不敢违逆。从此之后,聂仙铃就再非我庄无道灵奴。”

    说话之时,庄无道就将那秘传玉牌取出,随意一抖,就将一丝血雾,迫出玉牌之外。这是解开了聂仙铃的衤绅纹血禁从此之后,就是自由之身。

    从此不用被他使唤控御,也再不能被他羽翼庇佑。

    莫法又继续问:“那么此时聂仙铃何在?还请师弟,将之逐出离尘,或者交予我手。”

    “莫法师兄如此迫不及待,可是信不过我?”

    庄无道抬目看了此人一眼,虽眼神淡淡,却可使人寒入骨髓:“难道我还能将此女,时时带在身边?金丹大会结束,你可自去寻她。衤绅纹血禁,已除,从此聂仙铃的生死去向,都与我无关。师兄若见到了,尽管处置,无需顾忌

    “无道师弟之言,莫法自然信得过。”

    莫法差点冷笑出声,面上却是一派和颜悦色。他不信庄无道会如此老实。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倒要看看,这对主仆到最后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是金丹大会这条谕令,失去了离尘宗的庇护。无论聂仙铃是潜逃是藏匿,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离尘本山之外,早就布好了天罗地网,哪怕聂仙铃化成蚊蝇,也想逃出千里之外。

    “有师弟这句话,我便心中有数了。事后有所得罪处,还请师弟莫怪。”

    庄无道摇头,示意并不在乎。而此时夜君权,又再次起身,

    “聂仙铃之事就了结,得庄师弟允可,将此女开革,再非我离尘门下。接下来要议的,是我离尘九处道宫之主的更替。离尘九宫,以陷空岛东海道宫为首,主管东海七十二岛,北拒太平,南制东海十大散宗,人选至关重要。不知几位真人,可有合适人选?”

    九大道宫的人选,由金丹大会决断。提名之权,却只有几位元神修士才能有。

    所以离尘九脉之争,金丹修士人数至关重要,元神修士却也同样不可或缺

    可能是对皇极峰一脉的异常之举感觉警惕,宏法首先开口:“未来十年之内,东海道宫至关重要。本座细细思之,我明翠峰一脉残枫道人,十年前已入金丹后期,同阶修士中,战力可入前十,可以服众。又素来足智多谋,勇毅果决,心性沉稳刚强,必能堪当大任”

    说话时,宏法目光不离叁法真人分毫,眼神既有疑惑,也有质问,更含着几分逼迫威胁之意。

    庄无道闻言,则立时就往那残枫道人的方向望去。此人他认得,几年前他刚拜入离尘之时,就是这一位,负责那一期明翠峰弟子的遴选。

    深受宏法信重,本身的修为资历也已足够。宏法会提名此人,可说是正在众人意料之中。甚至可说五年前,残枫道人奉宏法之命主持明翠峰的道试馆试,就是为了今日平铺垫。

    然而庄无道心内,却顿生古怪之感。记得那一年,正是此人铁面无私,无情的将聂仙铃距之于门外。可如今——

    这莫非还真是报应不成?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当日残枫种下了因,才有今日之国。

    “残枫师弟?”

    夜君权微微颔首:“残枫师弟确有此资格,昔年六任湖一战,残枫独战云水天宫两位金丹后期,名震东南。有他坐镇陷空岛,主持东海道宫,定可保东海之地安然无虞。不过我离尘宗的规矩,是还需至少一人以上陪选。几位真人,可还看中了什么人物?”

    叁法真人与阳法真人,俱都默默无言。前者老神在在,淡然自若。后者则紧皱着眉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有节法真人开口:“我倒以为,明翠峰的云法,更好过于残枫道人。无论资历修为,都凌驾于残枫之上。雄才韬略,亦非残枫可比。东海道宫,我以为非云法不能守。”

    这句话出口,宏法的瞳孔顿时紧缩。而坐于诸多金丹修士中的云法,也是楞了一愣,若有所思看向了节法真人。

    而大殿之内,也是一阵哗然,所有人都眼神凝重。无论声望资历,还是能力修业,云法的确都远在残枫之上,至今都是明翠峰一脉,最有希望冲击元神之人。

    然而此人昔年与宏法争夺明翠峰首座之位,最终落败,之后就屡被宏法真人压制。不但九大道宫,离尘本山内的堂尊楼主,这些可积累善功的职位,都与其无缘。

    节法真人推荐此人,真可谓用心良苦。同出于明翠峰一脉,云法却要比残枫道人更能服众,更具声望。而明翠峰在场的十九位金丹,更有分裂之险。

    正议论之声纷起,下一刻夜君权就敲响了身边的金钟,将所有的杂音,尽数压下。

    “肃静尔等皆为门内长老,金丹天师。大堂中交头接耳,成何体统?”

    待得堂中再次寂静了下来,夜君权才再次开口:“残枫道人与云法师兄,若四位真人,再无其他人选,就可票选决断。金鱼为残枫师弟,黑鱼为云法道人,银鱼则为弃权。”

    见云台上四位元神真人都再无言语,台下的百余位金丹也立时会议,神情默默将一道道神念,打入各自手执的玉牌之内,

    那议舆盘上,也一团团的灵光闪过,玉盘之上,不断显示着新的鱼纹。

    庄无道毫不犹豫,投了那云法一票。他心中最是清楚不过,节法推荐云法,并非是别有用心,而是真的一心为公,不含私念。是真的以为,东海乱局,只要这位云法坐镇,才能万无一失。

    宣灵山此时若真想要这个职位,将宣灵翠云山门人,推上这东海道宫真人的位置,可谓轻而易举。

    当议舆盘上的灵光渐消,玉盘之上鱼纹,也现于诸人的眼前。可此时殿内诸人的脸上,都精彩怪异之至。

    那黑色鱼纹,依然四十八条,不多不少。而金色鱼纹,则是四十四条,反而少了四条。而银色鱼纹,仅只五条而已。

    庄无道只望了一眼,就明白了过来。那五条银色鱼纹,不出意料,必定有一条是来自云法的玉牌显化。其余则是明翠峰一脉,与其交好的几位金丹。

    云法有意东海道宫真人之位,却又不愿违逆本支之意,就只有放弃了。

    然而这玉盘之上,却还少了整整十二条鱼纹——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再次惊异的,往皇极峰一脉的金丹修士看过去。宏法真人更是眼神暴怒中,又夹杂着几分隐约的疑惑与不安。

    叁法真人浑然不觉,眺目远望,眼含着丝丝笑意,似在等候着什么。

    恰在此时,一声宏大的钟鸣,由殿外远远传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