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八章 职司之争
    “这个人我认得。”

    庄无道陷入回思:“那是海涛阁林海分楼的新任楼主,名唤云晓。”

    “海涛阁?”

    司空宏微一挑眉,仔细再看了眼此人,目中隐隐流露出一丝怒意。

    离尘宗的九脉法会,除非是宗门特邀观礼之人,又岂能容外人在场?

    正欲发作,侧旁处却听莫法一声轻笑:“司空师弟何需如此动怒?这位云楼主,是受我之邀而来,若要证实聂仙铃身份,此人最有资格。也有些事,可能需问到他。事了之后,这一位仍会返回林海集做他的生意。想来师兄我,应该是不曾违逆门规吧?”

    司空宏一声闷哼,没再说什么。莫法之言,并无什么漏洞。尽管聂仙铃身为海涛阁前任阁主之女的身份,谁都不会蠢到去置疑。

    “说来我这里倒更是奇怪,近日庄师弟闭门不出,完全无有动静,莫非是准备放弃?”

    莫法可能是真的奇怪,眼里一丝疑惑之色飞闪而过,可随即就被笑意遮掩:“其实我倒更期待,师弟能如之前外役堂一般,也能给我等上演一场精彩好戏。”

    庄无道默然无语,此刻与此人说什么都嫌多,也懒得与其废话。

    莫法却会错了意,一声叹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日莫法上门,好言相劝,却换来师弟一番折辱。若是那时师弟肯抬手将聂仙铃想让,哪里又有今日之事?撕破了脸皮,对你我二人又有何好处?不过是便宜了别人。如今是悔也莫及,莫法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师兄莫非还真以为,自己胜算已定?”

    司空宏眼透讥哂,面色则古怪异常:“只怕最后,未必就能逞心如意。”

    “无论司空师弟你怎么说都好,这次金丹大会,自可见真章”

    莫法摇着头,一副并不计较的语气,神情也颇为大度道:“莫法已经给过二位机会,是你二人自己拒绝。三月前的外役堂之议,本也可平息风波,也是师弟你自己错过。最后走到这一步,你们宣灵山可莫要怨我。多说无益,莫法便先行一步。正殿之内,恭候二位大驾光临。”

    眼见此人闲庭信步般,走入前方的正殿门内。司空宏一阵错愕,片刻之后才回过神,用手指按压着紧皱的眉心。

    “我知这莫法的为人,一向还算自谨。却从不知,他还会有这样信满,自我感觉良好之时。”

    “驱逐聂仙铃,他确实胜算在握。”

    庄无道并不为意,也未因莫法的奚落,而心态失衡。

    “他其实说的没错,这次海涛楼,仅为说法门内几十位金丹长老,就已付出不小代价。又在宏法师叔那里,欠下莫大人情。确实如他之言,今日之事,已势在必行,无论是他还是海涛阁,都绝无退让妥协的余地。”

    事已至此,早非是宣灵山与海涛阁两家之事。明面是为聂仙铃。后面却是离尘九脉间的权争。

    “我看是得意忘形了才对!”

    司空宏一声冷哼,而后又用杀人般的目光,看向那位海涛阁分楼之主云晓。司空宏的神念敏锐,方才虽未亲眼望见,却能清晰感应得到,此人方才在他二人都不曾注意时,流露出的嘲讽笑意。

    此刻虽也面色如常,然而那眸子深处的成竹在握与自负,却分外的让他不适。

    “宣灵山与明翠峰之争,海涛阁居然还真敢跳到前台,当真是胆大包天。就真不怕内事堂,全封了他们在离尘九集的分楼?”

    然而话一出口,司空宏就语音微滞。认真说来,这次若宣灵山输了,解千愁未必就还能保住内事堂堂尊的职位。

    且即便宣灵山日后再次得势,也是几十年后。而事涉海涛楼这样的大商家,解千愁哪怕是身为一堂之主,要想将之驱逐封杀,也无法办到。不可能由他一言而决。

    “这还真是——”

    司空宏哑然无语,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在山下与庄无道一番交谈之前,他见到这一慕,必定会是心绪难平,义愤填膺。

    此时此刻,却是看笑话般的心态。莫法也好,那云晓也罢,都好似小丑一般,在他面前漏洞百出的表演。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师兄何需在意?”

    庄无道语中的冷意,似是要将周围数丈空间,完全冻结。而后目光再懒得在此人身上停留片刻,径自往殿门方向行去。

    不过就在入门之前,庄无道也感应到几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不怀恶意,也给他熟悉之感。

    当庄无道转过头时,果见是穆萱莘薇几人,身为真传,都有资格列席于此。不过此刻这几位面上,都是忧虑之色居多。

    还有姬奇武,正饶有兴致的往这边打量。似是在好奇,他庄无道最后该怎样度过这难关。

    北堂婉儿则立于那皇极峰诸多筑基修士之后,除了担心之外,更眼含不满,似是对他的不听劝告,极其恼火。夏苗则是愁眉苦脸,看来的目光,微含问询之意。

    庄无道失笑,而后毫不留恋,踏入到主殿之内。这座方圆数百丈,规模宏大的殿堂中,此刻却是稀稀落落,只有百余位金丹,零星四散的各自端坐在则座大殿内。

    不过气氛却压抑沉凝之极,若有不知情形之人至此,必定会以为此处,即将要爆发一场大战。

    依然是夜君权,居于最上首处,四位元神真人,高据在两侧云台之上,俯视诸人。

    掌教已至,四位真人,也都提前入座。莫大的威压,弥漫于主殿之内。让殿内之人,都噤若寒蝉,不敢有丝毫声息。

    庄无道与司空宏这样晚至之人,都是气机一滞,神情肃穆。

    当二人都寻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坐好,那第九声事闻钟鸣,也恰好停住。

    离尘宗内,共有金丹修士一百一十九人,却并不能全数到场。此时殿堂中,只有一百零四位金丹,加上庄无道,总共一百零五人。

    那夜君权首先站起,先是一番长篇大论,例行公事般的法会祭词。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待得右侧宏法真人不耐的一声轻咳,夜君权方才止住,真正进入正题。

    “我离尘之规,九脉法会每二十七年一期。天下诸学馆道馆道宫之主,诸堂诸地执事,也二十七年一替。今日几位真人与门内百余位长老在此,就是为决议我离尘诸地职司人选。金丹大会之规,想必诸位都不用我夜君权再赘述,本人只求诸位能秉持公心。事摄我离尘气运兴衰,何人该轮换,何处该更替,又有谁不称职,需要免去职务,都请诸位慎而再慎!不过在此之前——”

    说到此处,夜君权语音一顿,见殿堂之内,依然是一片寂静,气氛却又悄然紧凝下来。便又一笑,主动望向那莫法道人。

    “莫法师弟,另有一事,要请情诸位师兄弟决断。是为庄无道师弟灵奴聂仙铃,此女为海涛阁前任阁主聂茵仙唯一嫡女。事涉聂家传承之宝库,不止是海涛阁,屡次三番向我离尘申诉,欲将此女带回。东南散修,亦是多般觊觎。只是暂畏我离尘之势,还不敢动手。然而

    莫法师弟之意,是我离尘宗无需为一灵奴,得罪这诸多东南修界同道。将之逐出我宗,任其自生自灭,才可免为我宗招灾惹难——”

    这次夜君权话音未落,殿内左侧就传出一个洪朗女声,用嗤笑的语气道:“招灾惹难?真是滑稽据我所知,那聂仙铃入门之后,一向循规蹈矩,并未违逆门规处。只为门外一些风浪,就需将她开革。离尘一万载以来,还从未听说有这等荒谬之事。”

    殿内总共也只有百余人,语声一出便知是哪位开口。诸人纷纷望去,过不其然。看见凤雪,正冷笑不已道:“我离尘宗雄踞天南林海,是为东南第一大宗,居然会畏惧小小一个海涛阁?那些所谓散修也需忌惮,我看在场诸位,倒不如自己买块豆腐撞死的好。”

    虽是明知此女,是在为庄无道说话,然而在场诸多金丹修士的面上,也有不少露出深以为然之色。

    离尘宗立派万年,还从未有过因畏惧散修,而将门人开革之举。尽管莫法意图驱逐之人,只是一个灵奴——

    “师妹稍安勿躁,本座方才言论,只是为转叙莫法师弟之语。与我夜君权无关,也非我之意。”

    夜君权默然明显是不欲为此事,与凤雪争辩。今日这件事,岐阳峰也非挑头之人。

    夜君权直接转问莫法:“我听凤雪师妹之言,也颇有道理。不知师弟,可还有什么想说的?我允诸位,可为此事当庭辩论。”

    “凤雪师妹所说,莫法亦深以为然我离尘宗一万年来,惧过何人?便是一万年前最艰难之时,也是宁折不屈。”

    莫法长身站起,走入到殿堂中央处,面色冷漠:“只是凤雪师妹又可知,就在这短短三个月内,我离尘宗内有多少弟子,因这聂仙铃而身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