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七章 水云素云
    司空宏眼皮一跳,目中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而玄机子,则是愕然失语

    带聂仙铃前往第三天途o庄无道到底是何意?

    好半天时光,玄机子才反应了过来,而后第一时间,就眉头紧皱:“我离尘宗规矩,一旦成了他人灵奴,就不得再为我宗内门弟子,最多只是外门——

    话音就戛然而止,门规中只有限制不能授予内门与真传弟子身份这一条。却未包括秘传,与本山秘传在内。

    而第三条道业天途,也未有明令,禁止灵奴入内。

    骤然醒悟,玄机子眼神惊疑不定的,再次看向了聂仙铃。庄无道之意,莫非——

    然而此女,真能安然通过?

    “废话少说,你只管把此女送至道业山便是”

    司空宏淡淡道:“其余一切,无道他自然心中有数,无需你来心忧。”

    “玄机遵命”

    玄机子无奈,知晓司空宏,这是有话要问庄无道,又不愿他旁听,才出言要将他支开。便也不再多留,向二人微一俯身,便带着聂仙铃,往对面道业山的方向行去。

    自始至终,聂仙铃都不曾言语,而离去之时,也未回头朝庄无道看上一眼

    司空宏立于原地,直到那玄机子二人身影,远离至十里之外。才再次开口问:“第三条道业天途,无道你到底有几分把握?跟师兄说句实话,莫要再遮遮掩掩。”

    一层意念波动,已悄然覆盖住了周围三百丈方圆空间。此时若在数里外,往二人这边看,只会望见一片薄雾,以及两个影影绰绰的身影。

    至于他二人交谈之声,就更是模糊不清,哪怕就立在二人身侧,也无法听闻。

    庄无道知晓瞒不住这位师兄,便也就坦然大方道:“九成,至少有九成把握,此女道心之坚,我平生仅见。或者更胜于我”

    他自然不会明言,道业天途的关键之处,就在于对道心的拷问。

    ——《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二重天境界,《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二重天境界,以此女的悟性,无妄魂体,仙品灵根。

    若是还走不过这第三条道业天途,那就是他庄无道,瞎了眼睛。

    司空宏的瞳孔微凝,即便早有预料,然而当听到这答案时,也不禁心神震颤,意念内似惊涛骇浪。

    “换而言之,此女的天资,不逊于你?”

    “差不多”

    庄无道是不知该如何评价,至少在元神境,他的先天战魂真正发挥作用之前,聂仙铃的天份,其实远胜于他。

    不过司空宏也并不觉这个答案,有模糊不对之处。依无道此言,二人的天份,至少相仿,处在同一个水准。

    “那么她的三寒阴脉,又是何时痊愈?”

    “大约一年之前,我去赤阴城之时。”

    庄无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不算痊愈,我只是将她的发病之时,延缓四十载而已。四十年内不能成就金丹,自己化解寒脉,依然是死。”

    司空宏面色古怪,与庄无道同样的天份,一样的道心,岂能有四十年不能凝练金丹的道理?

    “最后一问,此事师弟为何要秘而不宣?明明有与你一般的天资,明明她三寒阴脉已解,为何还要对我等同门隐瞒?”

    这最后一句,已经有质问之意。若是早知聂仙铃的情形,宣灵山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全此女。早早布局,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的被动只境。

    也会倾尽全力来培育,使此女成为他们宣灵山未来,另一位元神支柱。

    “谁说无道是秘而不宣?”

    庄无道眼现诧异之色,看着司空宏:“事关重大,师尊他怎可能不知?无道怎会是那等不知天高地厚之人?也不会做出此等蠢不可及之事。”

    司空宏微微一楞,为之哑然。满腹的言语,一肚子的火气,顿时憋在胸里,不能发泄。

    “师尊他早已知晓?”

    司空宏转天看向了峰顶。那为何这几个月,节法真人会是一脸的疲态?

    然后瞬时间,就有几个略有不敬的字眼,跳入他脑海之内——惺惺作态

    既然早已知晓,节法这几月给人的印象,岂非是惺惺作态,装模作样是什

    思及此处,司空宏顿觉浑身无力,四肢疲软:“无道,师尊他是何时知晓的?“

    “一年之前。”

    庄无道语气平静无波的解释:“在我前去赤阴城之时,曾拜托师尊照拂此女。

    “也就是说——”

    司空宏陷入了凝思:“今日一应之事,都是出自师尊的吩咐?”

    “差不多吧,仙铃之事,不止是节法真人,便是叁法真人,也一样知晓。

    庄无道微微颔首:“无道不过是依命而行,一切非我本意。”

    “师尊之意,是欲将聂仙铃,让于叁法真人,皇极峰一脉?仙铃如真能过第三条道业天途,有这样的天资,宣灵确实留她不住。师尊他也好大的气魄,这等天纵之才,也肯相让。”

    到了此处,司空宏隐隐已有了几分明白,只是还有一些关节,并未想通:

    “那么无道你说你依命而行,是只师尊一人之命,还是叁法真人——”

    庄无道既然决定了不再隐瞒,在司空宏面前,就再无半点含糊之意:“奉两位真人之命,无论是外役堂逼迫那四位金丹师兄,还是这几月按兵不动,甚至教授仙铃她《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都是二位真人授意允可。”

    司空宏心中依旧存疑:“只是二位真人,就真的放心聂仙铃她——”

    “能否过第三条道业仙途?”

    不等司空宏说完,庄无道就已接口:“在师弟我回归之前,两位真人就已观察了她一整年时光。能不能过,二位真人最有成算。叁法真人之意,也是不如此,不能化解皇极峰与宣灵山之间的数千载积怨。”

    “积怨?”

    司空宏闻言知意,皇极峰与宣灵山对立已有数千年之久,虽不到死敌的地步,然而彼此间的积怨,可谓仅次于明翠峰。

    千年来,宣灵山几乎把持着离尘宗所有权柄,皇极峰吃亏非止一次。

    也只有让皇极峰上下人等,都感觉亏欠,两脉之间,才可有真诚合作,联手的基础。

    而最佳的契机,最佳的纽带,莫过于聂仙铃。

    ——走过第三条道业天途,天资可与如今凌驾于三圣宗弟子之上,身为颖才榜第一人的庄无道,相提并论的聂仙铃

    此女只有在这条死亡道途中,一举成名,那位叁法真人,才可名正言顺。压下本支,诸多不满之声。

    “只怕目的不止是如此师尊他,到底意欲何为?”

    然而这句话问出时,他心里其实已隐隐知晓答案。

    “师兄又何必明知而故问?

    庄无道负着手,不带丝毫感情道:“师尊之意,是正好趁此时机,他想看清些人,理清些事。宣灵山,翠云山,水云峰,素云峰,哪些人可以真正信任,哪些人需要防备,又有哪些人,根本无需虚与委蛇,师尊他想看得更清楚些

    就在他话音落时,离尘山巅第九声钟鸣,也恰好响起。庄无道再不耽搁,直接一步,跨出云雾之外,直升万丈高空,往山巅方向行去。

    司空宏依然立在原地,眼里的怔忡只是稍掠即逝,而后就透出了悟之色。

    “水云,素云——”

    若皇极峰与宣灵山联手,加上翠云山,这离尘九脉排名前四的三大支脉联手,已足可决定一切。

    对于宣灵山内外,节法都再不用隐忍。也再无需对水云山与素云山两脉之人多做忍让,虚情假意,委曲求全。

    离尘千余学馆,道馆,道宫,执事之位,极其有限,节法真人再怎么强势,也不可能所有人面面俱到。尤其是皇极峰,那数百筑基,一样需要位置安置

    忠诚无二者,自然有奖赏,首鼠两端者,就需警告。

    “这算是狡兔死,走狗烹么?”

    自嘲一哂,司空宏也再继续深思,而是紧随在庄无道的身后,冲天而起。

    离尘正殿之前,此处已有近千的筑基修士,在此等候。山下的法会已经开始,九脉法会的前九天,是由门内一些德高望重,又根基厚实的筑基修士,为练气境弟子讲解修行基础。

    然而此时所有人都明白,离尘本殿内的金丹之决,才是重头,才是关键。

    而庄无道走入,顿时就有千余双目光,齐齐注视过来,或是讥讽,或是嫉恨,或忧虑,或指责。

    庄无道都不去理会,径自往那正殿门内走去。金丹大会,他身为本山秘传,亦需参与。

    虽也是筑基境界,位置却不在此处。

    可仅仅几步,庄无道视角余光,就已望见了一人。他之前就曾见过一次,也是在离尘山内。不过此人,此刻绝不应该在此间。

    “师弟为何停步?”

    司空宏紧随而至,也停了下来,随着庄无道的视线,远远望去。而后面色奇异,若有所思。

    “此人,似非我离尘宗的门人?”

    离尘宗的筑基近万,司空宏不可能人人都认得。然而金丹修士,记忆力都超群拔萃,却更可以气机辨别,此人所习之功法,绝非是离尘宗的路数。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