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二四六章 法会开始
    辰时三刻,当第六声事闻钟鸣传至,聂仙铃也准时从半月湖畔的侧楼中行

    清晨时分,天空一碧如洗,从东面照来的阳光,将这山顶天湖,映射的波光粼粼。微风乍起,细浪跳跃,搅起满湖碎金。

    然而此时的聂仙铃,立在这极致般的美景中,却毫未失色。一袭大红色的衣裙,衬得肌肤雪白,肤如凝脂,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白银垂心凤簪,站在湖畔,似如出水芙蓉,绰约多姿,秀雅脱俗。

    使这整片天地,都成了她一人的映衬背景。

    庄无道主楼前等候已久,当望见聂仙铃的刹那,也是双眼微凝,眸内深处现出几分惊意。

    不过随即就平复了下来,又上下仔细打量了聂仙铃一眼,而后淡淡的问:“不后悔么?”

    明显是仔细打扮梳妆过,以前他常见的聂仙铃,虽也姿容绝美,却更似邻家女孩,乖巧朴素中透着亲切。绝不似今日这般,盛装出行,艳丽无双,让人震撼。

    庄无道却能感应到聂仙铃的心意,不成则死的决然。

    “不后悔”女子嘴角泛起一丝清浅笑容,只刹那间,仿佛山河都为之失色,语中则略含自嘲:“仙铃也无后悔的余地呢。”

    “那么可已准备妥当?”

    “已然周全。”

    聂仙铃抬起头,一双剪水秋瞳看着庄无道:“《上霄坎离无量剑决》第二重天,《天璇照世真经》第二重天,《南明计都烈火神决》第二重,《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第二重。一切皆依主人之命。”

    今日可能是她这一生,最重要的日子,也可能是活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岂敢大意?

    三个月余,一百零七日,四门功决。尤其上霄坎离无量剑,若手中还有一颗龙须菩提,聂仙铃有自信将这门剑术,推升至三重天境界。她甚至有时间,去参研一番《九天磁光子午大法》。

    道业天途之行,必定与这三门功决,有莫大关联。

    已倾尽全力,却不能说虽死而无撼,她是绝不愿,让眼前之人失望。

    “非是依我之命,而是为你自己。罢了到底如何,你自己心中应该再明白不过。”

    庄无道微一摇头,也不再问:“既已周全,那你我便可动身了——”

    直接一道法力将聂仙铃卷起,以元磁遁法,飞遁于空。

    寻常的筑基修士,到这个阶段,还只能做到一人御器飞空。要在自身之外,再带上一人飞空千里,几无可能。

    然而庄无道的磁遁之术,却不但能够不依灵器之力,飞空滑行,更能同时携带两三人,而不觉吃力。

    同样有无数修士,在第一声钟响之后,纷纷离开自家的洞府,往离尘本山的方向赶去。

    庄无道是后发先至,一路疾飞,超越了成百上千的遁光,不过在宣灵山附近范围时还好。可当他与聂仙铃,靠近离尘本山之时,就已能感应成百上千道或怀羡嫉,或怀恶意的目光,向他投望过来。

    还有不少金丹修士的神念,往他这边漫卷而至,不过目标却很少针对他,而是他身旁的聂仙铃。

    这些多是出身明翠无极几脉的金丹,都是颇感兴致的窥看着。却无一人现身,又未有什么异常之举,大约是对庄无道对宣灵山,对离尘宗内的门规,还心存着几分顾忌。也大约是自以为,已胜券在握——

    这还只是明面与宣灵山对力的几个支脉而已,其余水云峰素云峰,甚至翠云山,更不知有多少金丹长老,已被那莫法暗中拉拢说服。

    庄无道却是若有所思,而后似不经意的往身旁问着:“你该知今日这幕后之人是谁?”

    “是仙铃之父”聂仙铃冷漠而毫无感情:“我知莫法与莫家,只是立在台前的人物。真正幕后策动之人,除了海涛阁主封绝无,再不会有别人。”

    庄无道毫不觉意外,聂仙铃绝不愚蠢,也早已没有了这个年纪女孩所该有的单纯。他真正要问的,也并非是为这藏在幕后的封绝无。

    “我看这海涛阁所谋,并不仅仅只是聂家的宝库?”

    能够策动说服离尘宗内,如此多的金丹修士,与宣灵山作对。一个聂家宝库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即便把这宝库取出,只怕还不够这许多人分润。

    他本没指望聂仙铃,会答他这疑惑,聂仙铃却凝声道:“主人未免太小看了我那父亲,我聂家的宝库,虽有不少罕世难见的灵珍,可对于已执掌海涛阁的他而言,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何需如此逼迫自家的女儿?”

    庄无道微一挑眉,这正是他疑惑处。聂家的宝库是死的,海涛阁却是活的。那封绝无执掌海涛阁,想要什么样的灵物寻不到?以海涛阁的资源,供应一两位元神境,都绰绰有余。

    “他所为的,不过是进阶元神境的契机。”

    聂仙铃远眺东面吗,目光迷茫:“我聂家早年曾得一灵泉,据说每千年就会产生十滴灵液,是世间罕有的可壮大修士元神之物。若金丹巅峰境的修者,在冲击元神之前服用,可将进阶元神的可能,提升至少五成。所以我聂家,几乎每隔千年,都必有一位元神修士产生。这本是我家的秘辛,可最后不知如何,却被我那父亲知晓。母亲他的死因,极其可疑。孕我之时,又岂会轻易入极寒之地?父亲他闭关,时机也很是蹊跷,倒好似母亲她早就布下的后手,让我有机会逃离东海——”

    庄无道楞了楞,实不曾意料此女,竟会将所有秘辛和盘托出,对他毫无保留隐瞒之意。

    ——可助人冲击元神的灵泉?总算能解释得通了。

    “不管如何,今日只需能过那第三条道途,一切都可解决。其余不用想得太多。”

    安慰的拍了拍聂仙铃的肩,庄无道加快了遁速,不过片刻,就到了离尘本山之外。

    此处空中,已是光影如云,地面亦有无数练气修士,群聚赶至。

    恰是第八声钟鸣响起,宏大的声浪,震得人耳膜生疼。不过此间汇聚来的离尘门人,无论哪一支脉,多是眼现兴奋期冀之色。亦有一部分筑基,面含忧容。

    九脉法会,不止门内修行有成的金丹天师,会一一讲法演道,答弟子修行之疑。更有大量的灵阵丹药发下,以勉力弟子。

    除此之外,还有金丹之决,议定这东南百国中,近两千学馆,百余道馆,九大道宫,以及本山中数百执事的人选。

    离尘底层的弟子,因事不关己,自然是兴高采烈,期冀已久。上层的筑基境,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却都是无此心情,一个个心神忐忑,面色紧绷。

    而这一次,在离尘本山等候他的,却是司空宏与玄机子两人。

    “形势有些不妙”

    玄机子面色阴沉,微叹着看了聂仙铃一眼:“据我所知,那莫法近日,至少与门内八十余位长老见过面,最终收受了他重礼之人,没有六十,也有五十之数。”

    庄无道心中了然,这意味着除了宣灵山一脉之外,其余诸峰长老,在聂仙铃一事上,大多都会选择与莫法坑壑一气。

    “若只是如此,也还罢了。现在便连我宣灵山内的二十七票,也未必都能保证。翠云山那边,情况则更为糟糕。”

    玄机子面色苦涩:“无道你这些日子,倒是高枕无忧了。节法师伯他最近,却很是辛苦。”

    庄无道顿时心领神会:“仙铃之事,可是在决定道馆真人的人选更替之前

    原本一个灵奴的生死,与九脉法会无关,更与决定宗门各处道馆真人及执事人选的金丹大会扯不上什么关系。

    却拦不住有心人,将这两件事,强行联系在一处。

    若是在决断聂仙铃去留这一事上遭遇惨败,对于宣灵山与节法的威信,无异是一次重击。

    这种情形,他在三月之前,就已预知。所以知晓这女孩,并非是他一意逞能强为,就能护持得住的。

    “确实如此四位元神真人已有决断,将是否驱逐聂仙铃,定为这次金丹大会首议之事。即便节法师伯,也无能为力。”

    玄机子点着头,语音转冷。元神真人之议,一票就可否决。可事涉金丹大会的议事顺序,节法却独木难支,无法强驳其余三位元神真人的联手决断。

    “至于门内金丹,节法师伯他已经尽力压制,不过效果甚微。如今之计,只有——”

    虽未言明,然而玄机子目光却有意无意,看向了聂仙铃。只有放弃此女,才有一线胜机。

    以庄无道对此女的爱宠,大约是不会同意。不过玄机子仍抱期冀,这些日子,庄无道的表现,似已有放弃之意。

    非是他自私无情,而是事涉宣灵山的兴衰,数百筑基修士的道途命运,甚至整个离尘宗的生死存亡。

    若庄无道再一意强为,这又岂非是自私?

    “师弟我心中有数”

    庄无道不置可否,望着山巅,而后面无表情的,将聂仙铃推到了玄机子身侧。

    “你可带她去道业山,记得是第三道业天途之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