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二二章 悟性惊人
    主要聂仙铃修行的乃是灵修功法,这几年日夜不怠,修习《上霄归元养神经》。使她神念虽强,可一身力量,却也只与普通修士相当而已。

    上霄坎离无量剑,在她手中只能发挥出三成之威。

    其实她心里也颇是不解,为何庄无道,会让他修行这门御剑之法,对于她的实力,根本就无丝毫增长。

    “这门剑术的用处,你三月后自能知晓。”

    庄无道摇着头:“且以后你武道的修行,也需上心。肉身不足,日后也自可弥补。”

    聂仙铃若有所思,已经在心里猜测,这门剑术,是否与第三条道业天途有关。

    庄无道亲声经历,虽然限于门规,不能直接明言,这样的暗示却是无妨。

    如此说来,这门剑术只怕是关键,还需再下些苦工。自己无需有太大成就,只需明晰其剑理就可。

    不过这肉身武道,日后也需强化么?只不知最后,又该如何弥补。

    “说来此事,你提前知晓也无妨——”

    庄无道只看她神情,便知聂仙铃大概的心绪。心中欣慰,此女聪慧,可谓是一点就透。

    而后随手就将他在离寒宫内,拓印下来的那套《七杀无妄剑》取出,递了过去,

    “弥补你肉身之法,就在三寒阴脉解开,仙铃你转移星宫之时,”

    “转移星宫?”

    聂仙铃一头雾水,把那本以兽皮拓印的功法翻开,仅仅片刻,就面色微变

    “这是,二品功决?”

    她此时尽管修为低微,然而眼力不差。不但知晓,这是一门世间难见的二品功法,更与她的土冰火三系灵根,恰好相合。

    而且是直指元神,可以一路无碍,一直修到元神巅峰之境。

    “七杀无妄剑,又名诛仙神决,出自离寒天境。是百万年前离寒宫九门镇宗功法之一,排名前三,也是你日后修行的根本之法。所以剑术修行,现在就需用功。”

    庄无道随口解释着:“他日你一旦能将三寒阴脉化解,成功转移星宫至南斗七杀,必可大幅强化肉身。这三寒阴脉固然使你的经络闭塞,却也在日积月累之下,将大量的精元,固化封锁在心脉附近。那时只需再寻一枚类似龙须菩提子,或者三劫紫金丹这样的灵果丹药服用,就可将其化开。顺势把这门七杀无妄剑,推升到至少二重天境界。”

    却仍有些关键,未曾言及。聂仙铃很可能身具仙品灵根,这等人物,本当是天生体健强壮,力大如牛。聂仙铃却因三寒阴脉封闭,不能得益。而体内精元封锁,则似一个水袋,里面的水越灌越多,也越来越大。直至装不下,彻底挤破之时。

    所以聂仙铃即便能活到四十年后,不被体内寒力侵袭而死,也会被这积累的精元,胀裂而死。

    不过也因此故,在这三寒阴脉化解之后,聂仙铃的收获,很可能超出他的想象。

    再者无妄魂体,最根本的还是聂仙铃的元魂。而七杀无妄剑修至最后,也同样是把重心由肉身转至魂体。

    “仙铃明白”

    聂仙铃说完这句,就默默无语,感激之语,根本说不出来。庄无道为她治愈绝症,不但以羽翼护着她,在无数修士贪婪窥视之下安然无恙,又给了她一步登天之机。此时甚至连日后她修行的功法,也已准备妥当。

    恩同再造这个词,已经不足以形容。聂仙铃也觉此时任何感激之语,都是虚伪。

    “只是顺手为之而已——”

    庄无道实话实说,那时若情势危急,他绝不会多费半点心思。

    “你的上霄坎离无量剑决已成,天璇照世真经本就有基础,距离第二重天,只有一步。以你的天份,旦夕可成。不过接下来,还有《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与《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两门,依旧不可怠懈。”

    聂仙铃神色微凛,想及此刻距离九脉法会之期,仅剩两个月时光。剩下的时间,是用一日少一日,也不知自己,能否将这两门功法,推升到第二重天,

    她后路已断,心中已生决死之意。那第三条道业天途,过不去就是死,绝无第二种可能。

    然而此刻,亦不由生出紧迫之感,剩余的时间,是恨不得追分夺秒,把每一息时间,都用在实处。

    正值清晨时分,庄无道照例是为聂仙铃讲答疑难,重点已换成了都天神雷

    他才服用过铁木雷杏,这几日对雷法的感悟极深,每一言每一语,都浅显直白,又直剖这门雷法的关要之处。

    聂仙铃的悟性,也根本就不用他担忧,一点就透,此时唯一的难处,就是那门《南明计都烈火神决》,

    庄无道自己也没修习过,而天璇照世真经,也只是在御火之术上,有些相同而已。

    这门功法,庄无道只能指点部分,其余大部分,都需聂仙铃自己借助龙须菩提参悟。

    庄无道是亲身经历,知晓这几门离尘镇宗功法,层次越高,在道业天途上通过的可能,也就越大。

    当初他若是将连带《九天磁光子午大法》在内三门镇宗之法,都全数修至第二重天境界。当时通过那考验道心的一百一十一级时,绝不至于那么凶险狼狈。

    故而对于都天神雷,庄无道讲解尤其详细,倾尽了所有。只求能节省聂仙铃参悟修行这门功法的时间。

    之后连续一个多月,都是风平浪静。莫法那边对半月楼,果然是再没有什么动作。

    至于暗中,庄无道听玄机子与司空宏的说法,是不断的在游说门内的金丹长老。

    而此时已不止是莫法一家,便连明翠峰那位真人,据说亦有介入。

    离尘宗内,也依然是流言不断。不过焦点,却已从庄无道身上转移,集中于节法真人及九脉法会。

    庄小湖外出时,就不止一次听人说起,言道他庄无道收留聂仙铃,其实是节法真人授意,欲将聂氏留下的宝库,由宣灵山一家吞下。甚至还列出各种实证,言辞凿凿。

    对于莫法的那些手段,庄无道却完全不去理会,每日里参悟离寒宫中领悟到武道要义,钻研着那门照空镜上的《太虚无极大法》。其余熔炼坤元真火的准备,也已接近完成,只等伤愈只时。某一日他突然醒悟。既然这‘坤元真火有燃烧土石之气,提供真元之能。

    那么自己,为何不把这灵火功用,加强到极致?

    天璇照世真经中,并无这种法门记载,难道自己就不能自己推演出来?

    便连摘星手与乾坤大挪移,自己都能完成。那么创出一门专适于‘坤元真火,的玄术神通,又有何难?

    每日沉浸于此,不过每到清晨,庄无道却依然会准时到半月湖畔,呆上一个时辰。

    庄小湖被他训丨斥,近日修行,也陡然勤快了许多。每遇不解时,就会过来旁听请教。不过此女极有自知之明,又练习聂仙铃处境。总是在后者的疑问,都被庄无道解答之后,才会请教。

    而聂仙铃的修行进境,也不负庄无道所望。四十余日,天璇照世真经成功破入第二重天境。《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亦修成了第一层。而那《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也已初步入门。

    只是庄无道这些日子的动作,却让司空宏与玄机二人,都是一头雾水。

    明明是对聂仙铃极其看重,却偏偏对莫法结联拉拢离尘门下金丹修士之举,完全不闻不问。

    与前次外役堂传唤之时,完全不同。那时庄无道料敌先机,提前数日就有了准备。

    而这次明明知晓莫法的图谋,也全无反应。看起来倒似完全放弃,不再理会聂仙铃的死活一般。

    可看起来却又不似,这些日子,二人是亲眼看着聂仙铃此女,在庄无道的指点之下,修为一日千里。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他们这位师弟,可能仅只是满足聂仙铃最后的遗愿而已。

    二人望在眼中,虽是对此女心生怜意,却也只能是叹息不言。庄无道的做法,虽显无情,可对他本人与宣灵山,才最是有益。

    故而当庄无道邀约二人,为聂仙铃讲解《南明计都烈火神决》时,平日里最嫌麻烦的司空宏,也是欣然应允,到了半月楼,指点了聂仙铃一日。

    只是近距离接触相处,司空宏才感觉奇怪,聂仙铃进境与日俱增,修为渐渐精湛。

    按说此时她的三寒阴脉,应该已至极限,会处于崩溃边缘。可这一整日下来,聂仙铃却全无痛苦之色,身外亦无阴寒之气外泄。面色也如常人,脸颊上多了以往没有的红润,与之前初来离尘山时的虚弱,判若两人。

    使司空宏疑惑不已,更震撼于聂仙铃的悟性天资。南明计都烈火神决所有的要点,他只需说上一次,聂仙铃就能领会。无论怎么复杂,无论如何高深,都不会用第二次。

    来时他是对聂仙铃满含怜意,离去之时,却是满腹的疑问,若有所思。看向庄无道的目光,更是古怪与震惊夹杂。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