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零章 赤阴谢礼
    重阳子皱了皱眉,眼现不悦之色。萧灵淑却兀自是冷笑,硬顶着重阳子的目光,毫无歉意,也不愿退让。

    重阳子微微一叹,面色缓和了下来:“年轻人受些挫折,也是好事。丹儿他心气太傲,本身有无足够的修为实力。日后迟早要因这性格,吃上大亏不可。败在那竖子手中,足可认清自己。不过——”

    见萧灵淑柳眉倒竖,重阳子轻声笑了笑,语气一转:“总榜十二万三千七百五十,拳法九千二百四十四,天品隐灵根。我也真想看看,我那在观月口中,成就更胜于我的孩儿,到底有何不凡之处。希望这次能有机会,可以见他一面。”

    “见沈烈。”

    萧灵淑一怔,而后神色肃然的问:“夫君是莫非准备南下了?”

    “再有三日,就需往东海一行。”

    重阳子点了点头:“玄圣宗与燎原寺,这次都有两到三位元神修士身陨,对北方之地已经难以顾及。也未尝没有纵容之意,太平道与离尘宗争夺东海,亦可牵制赤阴城。我太平道,这次可全力而为,机遇千年才得一见。师尊的意思,是让我为前哨,统领门内九十位金丹,首先南下望风岛准备。另有守善,灵渊两位元神真人,在后压阵。”

    “果真?”

    萧灵淑的眼神顿时一亮:“九十金丹,这次是抽调了黄云山人手?父亲明见,以夫君之才统帅出征,这次定能手到擒来。离尘宗内患已深,定然不能抵御。”

    黄云山方向在冰泉山西南,靠近中原一侧。那里有一座黄云道宫,是太平道的七大道宫之一。也是太平道抵御中原三宗与大灵皇朝北上,最重要的一处据点。常年都有近百位金丹与数位元神境,坐镇于此。

    南征东海,虽是太平道上下都认可的宗门大政,然而要想在一时之间,就动用近百位金丹,也只有从黄云山抽调人手。

    至于那望风岛,则在北海之南,是最靠近东海抵御的一座岛屿。与东海只隔着一条碎风海。

    碎风海不大,东西只有十三万里,南北也只有四五万里。然而这一带暴风群聚,便是筑基境修士横渡,也需小心。只有三阶宝船,才可横渡此域。

    也是分隔着东海与北海的天堑。

    “难”

    重阳子摇着头,长身站起。透过窗棂,望着南面方向。

    “之前在东离国布局,就是为在东海先建一据点,结果功败垂成。离尘宗将门内大半精华,都调集于东海之地抵御。却依然在越城无名山大胜移山宗,解开了这死局。此番南下,我手中人手,比前次确实强上许多。然而离尘此时,亦无移山东泉牵制,在东海实力,亦可增强不少。”

    “无名山之败,就是出自你那烈儿手笔”

    萧灵淑面色不虞:“若非是此子,父亲他一年前,绝不至于那般的艰难。

    重阳子无奈一笑,并不理会:“此时离尘宗,确实是内患极深。然而此时却仍有变数,移山宗那位节法真人,可是连几位师叔伯,都敬佩有加的人物。此番定然不会坐视离尘宗失去东海,滑入深渊。也定然会整合宗派,与我太平道全力一搏。离尘有地利,我太平道则有天时,人和则太平道稍占优势,所以这一战,胜负是四六之数。我六他四”

    “天时o”

    萧灵淑疑惑的看了重阳子一眼,天时地利人和,重阳子特意提及,必有深

    不过她也未深究,知晓重阳子,必有谋划。于是便笑着俯身拜倒:“那灵淑就预想恭祝夫君,得胜而归”

    重阳子摇着头,面色淡然,只眼眸之内,微含期待之意。

    ※※※※

    在离尘主殿,庄无道又呆了足足半日时光,才终于返回。来时双手空空,回去之时,却是身携重宝,心满意足。

    羽旭玄承诺的谢礼,确实是不是普通的丰厚,其中也果然如司空宏所言,有着一枚铁木雷杏果。

    而即便是铁木雷杏果这个等级的奇珍,相较其余那两件,也不算是特别出色。

    其中一件是法衣,明显才刚炼成不久,而且正是离尘宗制式的道袍样式。

    整整三十六重法禁,巅峰级别的上品灵器,只差一重禁制,就可以,就可以进去法宝级别。

    这种等级,庄无道本是无法御使,然而赤阴城也不知在这件法衣之内,使了什么材料。哪怕是修为低弱如他,也依然轻松负担这件上品灵器而绰绰有余

    这件法衣之内,除了可以加持土元一系的道法功决,还有赤阴城的绝顶防御术法‘阴甲神罡,恒久加持之外,更封印了三道‘青帝长生术,。

    后者应该是出自于羽旭玄的手笔,自然威能绝不可能似如离寒宫内,与宏真那一战一般,最多只有那时的两成之威。然而这三道‘青帝长生,使用之后,却可在十日之后,再次恢复。

    庄无道心知这多半就是羽旭玄对他的致歉补偿,这位可能是深知他的肉身,不能发挥功法与战魂的完全实力。才特意将这‘青帝长生术封印于道衣之内。

    日后一旦遭遇到必须附体战魂才能应付的对手,这三道‘青帝长生术就可给他提供海量的元气使用。

    平常时候,也是一门极其实用的疗伤法术。无论对自己还是对旁人,都可施展使用。

    哪怕是重伤到断手断脚,这门玄术,也能瞬时使人恢复如初。

    这式玄术在羽旭玄手中的亲自施展,当能生死人肉白骨,只要元魂未曾彻底消散,都能救活。

    换成他以道衣施展,效果估计也不会太弱。

    对这件宝物,庄无道反正是爱不释手,恨不得立刻就穿在身上试试,只因在宏真面前,才维持着矜持。

    此衣无名,庄无道自己取名为离尘长生衣,也算是有些寓意。

    而另一件,却是一口剑。也同样新炼不久,为他量身而造。本身是以八景坤玉为材料,乃是一种常见的四阶灵物。不过赤阴城,却将相当于一座小山似的八景坤玉锻打炼化,驱除杂质。整整一百次祭炼之后,硬生生的浓缩至三尺剑身。仅仅这剑坯,就耗用了三十六位二阶炼器师,整整两个月的时光。而最后出手练剑之人,更是一位以炼器术名闻天一修界的元神真人。

    此剑名为八景坤雷剑亦是三十六重法禁,却能降到庄无道这样的筑基境,也能御使。

    此剑除了可挥动磁元地气,更可引来天地间游离的天雷。剑呈白玉之色,神念御使之时,剑身又会变化白金之色,带动十丈长的七彩雷光。

    比之雷杏剑簪,又更胜数筹,而且更适合庄无道使用。

    除了增强剑术之威,其余如《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天璇照世真经》这样的功决,亦可借此剑施展。那些三阶四阶的术法,可省去不少的手印灵

    雷杏剑簪有的,这口八景坤雷剑全都有,更多了土元之力。使这口剑,力沉如山,坚固难断。剑身锻打的如薄纸一般,也使得此剑极其的锋锐。

    一剑一衣,最终都可祭炼到四十八重法禁。而这三件宝物,虽非是他亲自从赤阴城的宝库中挑选。然而每一样,都令庄无道称心如意,也恰合他的所需

    而除了这铁木雷杏与道衣灵剑之外,还有千枚的三阶蕴元石,三百六十颗炼神丹,以及不少外间根本就有价无市的灵丹符篥。

    若是都在离尘,换成善功,至少也是八十万起。

    那位羽旭玄确如其言,不吝回报,向他致歉的诚意十足。而那鸿德真人的话里话间,也是多含歉意。

    庄无道的性格,是吃软不吃硬。从离尘正殿中来时,胸里面因离寒只行而积郁的怨气,也就彻底消散一空。

    只是今日,那夜君权的神态语气,颇有些奇怪。总是有意无意,提及以往岐阳峰与宣灵山的交情,对他也和颜悦色,甚至颇有几分讨好之意。

    然而此时,岐阳峰与明翠峰,正合作无间。要说岐阳峰要就此倒戈,似不可能。

    那么这夜君权,是欲为本脉弟子留条后路,又仰或是为宇文元州?

    当庄无道若有所思的,返回到半月楼时,庄小湖第一时间,就已迎了上来

    “主人,那外役堂o”

    “无事。”

    庄无道淡然摇头,不过看庄小湖脸上,其实并无什么忧色,便心知他这灵奴,可能是早就知道消息了。

    毕竟时隔半日,而庄小湖在离尘宗两年,也已结实了不少道友。其中有灵奴,亦有不少内门弟子。

    毕竟他是本山秘传,庄小湖此时的身份,便连许多筑基真传都比不得,本身又是长袖善舞。现在消息之灵通,可能连他这个当主人的,都不能比拟。

    “仙铃在哪?”

    游目四望,庄无道并未望见聂仙铃的身影。

    “主人走后,就在静室内参悟道决,到现在还没出来。”

    庄小湖颇觉不可思议:“外役堂的决断,旦有不利,就定是灭顶之灾,她居然还能静得下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