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九章 轰传天下
    夜小妍的身影,蓦然止住,震惊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扶伤阁的方向。

    “——据说是庄师叔祖出手,只用了不到一年时光,就为其尽驱那羽蛇化寒毒——”

    这句话,此时就如洪钟,震荡着她的耳膜。而后那边的细碎之声,又陆续传来。

    “这是哪里的消息,该不会是道听途说。那羽蛇化寒毒,便是绝轩师叔祖,也奈何不得。

    “是外役堂传来的消息,今日那边可是上演了一场好戏。”

    “我也听说了,应该不会有假。据说赤阴城的鸿德真人,已亲自赶至,就为向庄小师叔致谢。小师叔他这次,不止是对羽真人有救命之恩,便连赤阴城,也要感其大德,”

    夜小妍的脑袋里,已经是嗡嗡,作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真的,当日司空宏的话,居然是真的。

    那羽旭玄的羽蛇化寒毒,连绝轩师叔也无可奈何的羽蛇化寒毒,居然真是被庄小师叔化解

    “万幸,若这传言是真,赤阴城转危为安,我离尘宗亦可高枕无忧。西面无事,当可全力应对那太平道南下。”

    “说到庄小师叔,还有一事。据说今年的颖才榜已出,庄小师叔他位列榜首呢”

    “颖才榜首?是真是假?小师叔他不过天品隐灵根,还能压过不灭道体o

    “五百册颖才榜单,早已送至。我那几位师弟,托师尊之福,已看过榜单,确实是首位。而且,那观月散人评道今年的颖才之首,无可置疑——”

    “无可置疑?怎么可能?”

    哪怕是太平道那位重阳子,哪怕在击败第二位的乾天宗雪舞之后,天下修界,也不是没有异声。

    直至最后三年中,屡次败杀金丹修士,地位才真正稳固。

    庄无道超越三圣宗弟子,位列第一,就已是超乎人想象的奇迹,怎可能会无人置疑o

    那人却不再辩解,直接备述起了观月散人的评语:“——此榜出时,已是六月,天机碑中,庄无道已为筑基修士。然而在正月十五之时,庄无道已然以练气境之身,盖压天下英杰,名列颖才榜第一人成就之高,更在当年其父重阳子之上,颖才魁首,当之无愧,也无可争议”

    “时人以为,乾天宗方孝儒身有不灭道体,练气境修士中,可以其为首。又有人言,玄圣宗司马云天身具蕴剑元胎,灵根天品;又有燎原寺法智,佛法精深,乃佛门沙弥之首。这二人,俱可在庄无道之上。然而六月之前,颖才初榜定后,离寒宫内曾有一战。庄无道在第二层得龙须菩提,引法智觊觎,不得已只身独剑,于离寒宫第三层入口独战六大练气修者。其中就有乾天宗方孝儒,玄圣宗司马云天,燎原寺法智,北方太平道萧丹,北方金丹境魔修叶真,赤阴城一位不明身份的金丹修士——”

    海涛阁内,传出jm的一声惊呼。夜小妍亦是心神微紧,想起了当日,庄无道气血衰弱。难道其受伤,就是此时,

    这六人联手,能够全身而退,就已很不错了。颖才榜首,当之无愧。

    却又继续听那声音道:“六人中,如方孝儒司马云天等,无不是颖才榜前百人中有名有姓者。其余叶真,与那身份不明之人,亦是金丹化身。练气境中,战力惊呼无敌。然而离寒宫第二层一战,庄无道以一敌六,不落下风。使方孝儒重伤,甚至断去一臂,燎原寺法智,几乎身死道削。叶真化身,被庄无道以高超御剑术,一剑结果。事后仅仅轻伤,从容扬长而去。而在场方孝儒司马云天等人,都俱不敢拦截追击。而此时的庄无道,才仅筑基——”

    “——窃以为,此战之后,颖才榜名次之争,可以休矣庄无道此子,天一界这千年中,可谓绝无仅有,举世无匹。犹记得数年之前,太平道重阳子,连霸颖才榜第一,达十数年之久。然而即便太平重阳,亦未曾有练气境时独压群雄的战绩。昔年颖才第二,玄圣宗万人狂上门衅战,历经二个时辰,方分胜负。远不如庄无道多矣”

    “甲子年颖才榜初稿排定,是我天道盟失误。便是宣威十一年榜单,亦颇有错谬,对庄无道实力修为,都低估太太甚。”

    “父升而子继,然而庄无道,却又胜过乃父成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观月以为,今日之后,颖才榜第一,离尘庄无道又将十年蝉联,直至金丹。父子二人,独霸颖才榜首位二十余载,实为千古奇闻——”

    一直说到此处,那人的话音这才一顿:“今次庄小师叔排位,总榜十二万三千七百五十,拳法又是筑基境第一,总榜九千二百四十四位”

    本就已寂静下来的扶伤阁,传出来了一片抽气之声。夜小妍更身躯微颤,满眼的的骇然之色。

    ——万名之内,换而言之,此时庄无道的拳法修为,便连许多金丹修士,也有所不及。

    当初她万分鄙薄,不过是街头无赖出身的那人,如今居然是已有了如此成就,高入云端

    而扶伤阁内,也随即是一声声惊呼议论传至。

    “总榜九千二百四十四,排位居然如此之高?”

    “居然入了总榜万人之内——”

    “如此说来,这天下间,已经有了庄小师叔他一席之地只需到筑基后期,怕是连金丹修士,也可击杀。”

    “既然当年重阳子能办到,庄小师叔没道理还不如他。师叔他,可是成就更胜太平重阳之人。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子胜于父么?”

    “可笑,可笑居然还有人谣传庄小师叔伤及本元,当真是用心险恶”

    夜小妍深吸了一口气,从失神中警醒。而后忙又前行,飞身遁入至那救死楼内。

    刚一入门,就见那绝轩与苏辰二人在一起,似在议论些什么。待察觉到她到来之后,就又止住。

    夜小妍仔细看了一眼,只见这二人的面色,都略有些不自然,尤其绝轩,眼中微含怒意。不过更多的,却是不解与错愕。

    若放在几年前,夜小妍根本不会去深思其中究竟。此时却仅只是看一眼,就已明白,

    当是这二人,也知晓了羽旭玄毒伤化解之事。

    她一时间,也无心理会,只神情怔忡,看着犹自躺在鼎炉之内的宇文元州

    不禁又想起了几日之前,庄无道与司空宏的那几句话。

    “——绝轩无可奈何之事,别人就未必奈何不得。”

    “——若绝轩师兄无能为力,夜师姐随时可来半月楼寻我。”

    绝轩的炎蛊噬毒之法,真能救下宇文元州的性命?自己又是否,该去寻庄无道,请其出手,为宇文元州诊治?

    夜小妍眼神再次茫然,再次现出迟疑挣扎之色。

    ※※※※

    “颖才榜首,总榜十二万三千七百五十,拳法九千二百四十四,这个竖子

    北方冰泉山,雪云峰巅冰塔内,萧灵淑一声冷哼,将手中新到不久的颖才榜单,碎成了齑粉。

    “那观月散人其心可诛什么叫又胜过乃父成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什么叫成就之高,更在当年其父重阳子之上?他自评他的颖才榜单,为何却偏偏要将夫君你牵连进去。我看此人,分明是要以沈烈这竖子,动摇夫君道心。”

    却见重阳子端坐在蒲团上,一动不动,面色已毫无异常。萧灵淑微微皱眉,神情随即又缓和了下来:“还是夫君能镇得住气,定功远胜于我。见这颖才榜单,而不生怒,可见夫君,足具大智慧。”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重阳子摇着头:“我却是还没有这能耐,初看之时,亦曾心绪不宁。今日能够如此,却是因这颖才榜的排位,早在数月前就已知晓。”

    “数月前?”

    萧灵淑一声轻咦,随即就恍然:“你是说,是在颖才榜发布,第二次推迟之时?”

    说到此处,萧灵淑不禁眼含埋怨:“那为何不与我说?”

    “说了有用?陡惹烦恼。”

    重阳子失笑:“既然是知晓,这观月散人是欲以沈烈与颖才榜,来冲击我之道心。又何必太放在心上?真去在意了,就是真正如了此人所愿。”

    “可也太过气人”

    萧灵淑摇头,目中闪现出几许忧色:“我现在只担心丹儿,自从离寒宫回来,就一直闭关,连我都不肯见。灵奴说他每日起来,有八九个时辰,在练习术法。之前不知因由,现在才明白,怕是在离寒宫内,受挫不小。那个贱婢之子,当真该杀!“

    话及此处时,萧灵淑一双妙目中,已然是杀机凌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