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七章 天资绝代
    “你——”

    那福阳子面色扭曲挣扎,却再未敢口吐恶言。半晌之后,才又镇定了下来,看了一眼那不动声色的莫法一眼,才一声叹息:“那就拜托庄师弟了,方才我细细思来。那聂仙铃留在离尘,似也无什么不妥。那些不成气候的散修,难道还敢跑到离尘宗内撒野?”

    林峦一声轻哼,而后目光就转向了顾续:“顾师弟?你也以为,这聂仙铃合盖留在离尘宗内?”

    顾续稍稍迟疑,看着庄无道,陷入深思。而仅仅片刻之后,堂外忽然一张信符飞至,到了他的面前。顾续微楞,将信符取在手中。

    只片刻之后,顾续就眼透苦笑之意:“内事堂给我顾家的十七桩订单收回,庄师弟下手,还真是毫不留情。为了一个聂仙铃,可值得师弟如此?”

    水云峰如今与宣灵山正是盟友关系,恋奸情热。也因此故,内事堂控制的离尘七集中,一些商家采买各种蕴元石及灵珍商世,才会有部分分润给顾续身后的家族。

    原本以为,庄无道多少会给些颜面,却没料到此子,竟是狠辣如斯。

    所以顾续才会说庄无道下手毫不留情。

    不过此事,他本就是无可无不可,利益牵扯也不是太深。明白了庄无道的态度底线,只略一思索,顾续就也淡然道:“本人也与福阳师兄一样,以为这聂仙铃留在离尘,并无什么不妥。

    堂内的气氛,损失就紧凝了下来。顾续与福阳子二人都否决,那么外役堂一方,就只剩下了林峦与永修二人。

    玄机子首先打破了沉寂,笑着道:“外役堂虽有处置灵奴之权,然而我庄师弟,却是本山秘传,身份与寻常弟子不同。若只是你二人的决断,庄师弟有权请出元神真人出面裁决。”

    离尘宗元神之议,真人只需一票就可否绝。莫法之谋,依然会落到空处。

    “玄机子师弟这就沉不住气了?”

    那莫法神情,依然是成竹在握:“此事最终,确实是交由元神真人裁决不错,然而按照规矩,庄师弟也需将那聂仙铃交予外役堂管制。由元神决断之后,再做处置。”

    元神之会,拖上三五日轻轻松松。这段时间内,聂仙铃可任他搓捏。

    只要出了半月楼,他有的是办法泡制此女。

    福阳子与顾续二人,他本就不抱太多希望。而林峦与永修二人,一为明翠峰金丹,一位同出一脉的师兄弟,无论如何都不会倒戈。

    “那就再看看——”

    玄机身躯后仰,面色也冷了下来。他本欲让给双方间,都留些颜面余地。可既然莫法执意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而就在永修开口之前,庄无道已似笑非笑的目视着此人:“永修,不知可还记得二十六年前,六任湖之战?衡生师兄之死,可曾忘了?”

    六任湖是藏玄大江水系中的一处大湖,大约二十六年前,离尘宗曾在此,与仅只一江之隔的云水天宫,有一场大战。

    他的师兄灵华英,也正是在此战中,一举成名。事后云水天宫伤亡惨重,甚至有一位元神修士在十年后重伤而死。从此身陷藏玄大江之北的诸国战乱,再无力南下,彻底失去了威胁离尘宗的能力。

    然而这一战中,离尘宗也死伤不少,庄无道口中的衡生,就是陨落的金丹之一。

    那永修闻言,面色顿时就铁青了下来:“你此言何意?”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庄无道并不与其对视:“当日一战,只有你一人从云水天宫陷阱中逃出,然而真以为你之所作所为,就无人知晓?可莫要忘了,还有云水天宫之人,依然存于此世。”

    “你敢威胁我?”

    庄无道语音淡淡:“威胁你了又怎样?”

    永修十指交缠,骨节处因极度用力,已经发白,咯咯作响,似随时就要折断了一般。

    而莫法道人的脸上,也再无了从容自若之色,满眼的错愕之色。

    “永修师兄?”

    永修并未理会,深深的看了庄无道一眼:“若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又当如何如何?”

    庄无道闻言笑了起来,看似温和无害:“那么我庄某,就当是不知此事。所有过往,都必定风消云散”

    也不过是临阵脱逃,抛下同门后首先逃遁而已。然而那日的情形,永修若不首先逃,也一样要战死六任湖。

    他庄无道,可不是什么有道德洁癖之人,一定要将此事闹到执法堂。且此人几十年间,都只能呆在役堂,度日。节法真人已经让这一位,付出代价

    “师兄且慢”

    莫法道人一声冷喝,而后神念波动,骤然转剧,而那永修面色,也是忽阴忽晴的变幻不动。眼中忽而犹豫,忽而狠决,忽而忌惮。

    庄无道心知这二人,当是在以神念交流,莫法正力图劝服永修。不过却并不担忧,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堂内最深处。玄机子给他的那些信息中,还有此人一份。

    林峦亦心中微凛,只觉透体寒凉。也不知庄无道,接下来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而就在片刻之后,蓦然间一道青光穿梭而至,直接越过了门外的人群,冲入到这大堂之内。

    “何人大胆,胆敢擅闯此间?”

    林峦一声闷哼,望向了来者:“不知此处,正在议事?”

    那青光散去,现出一位三旬修士的身影,面貌模样正是当日曾迎接庄无道回归宗门的三位本山执事之一。

    “奉掌教之命,招庄小师叔前往离尘正殿一行。此间诸事,若涉及庄小师叔,或可以暂停推迟两日。”

    “夜君权?”

    林峦楞了一楞,聂仙铃与庄无道之事,夜君权身为掌教,也是心中有数,为何突然又要出面叫停?

    莫法亦眼神冰冷:“到底何事,说不得么?哪怕是掌教真人,也需给我等一个理由。”

    庄无道的准备,出乎他的意料。然而以如今之势,拖延越久,变数越多。

    他是再不敢小看此子分毫,今日胜算或者已不足三成。可到若明日,可能这件事,外役堂根本不会再提起。

    那青袍执事无奈,只好再躬身道:“是赤阴城鸿德真人驾临,特奉羽真人之命而来,亲送谢礼予庄小师叔。”

    “鸿德真人?”

    林峦楞了一楞:“赤阴城现在危如累卵,鸿德还能有闲暇至此?”

    那执事稍稍迟疑,微不可查的扫了庄无道一眼,而后就笑道:“赤阴城之围在七日之前已解,据说是羽旭玄真人,以一身约战中原森圣宗十位元神。最后祭出附体战魂,斩杀天下第二术修乾天宗崇雷真人,而后又全身而退。此后三圣宗都打消战意,与赤阴城谈和之后,陆续撤出西川之地。”

    这大堂之内,顿时一阵死寂。所有人,都面现错愕不信之色。此人之言,听起来也似天方夜谈。

    羽旭玄不过是天机碑上,排名第七位而已,居然能在十大元神合围之中,全身而退。更将术法排位,尚他之前的崇雷真人,斩杀当场。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庄无道亦觉惊异,他猜到羽旭玄可能有化解三圣宗合围之法,却绝未想到,方式竟是如此直来直去。

    他猜到这位羽真人,实力可能极强。只从那日与宏真交手,感受到的剑意,就可感知一二。

    也万万没能料到,羽旭玄的实力,居然强到这等程度。

    简直就是霸气到了极致,直接以约战的胜负,警示中原三宗。若执意不退,双方必将是两败俱伤之局

    有羽旭玄镇守,赤阴城稳如磐石

    “崇雷真人,已经陨落?”

    林峦一声呢喃:“既然是附体战魂,那也就难怪了。这位真人,居然还藏着这一手。就不知这附体战魂,是何品阶?”

    “崇雷既死,三圣宗自然要退。只是这一次,却要颜面丢尽。”

    莫法眯起了双眼:“只是这与庄师弟,又有何关系?”

    “关系甚大,此战之前,羽真人仍身中羽蛇化寒毒未解。崇雷真人言道,当时是庄小师叔出手,为羽真人驱除此顽毒。十五日前那场大战中,羽真人才能元气尽复,全力而回。”

    那青衣执事笑着答道:“所以鸿德真人在双方议和之后,才会连夜启程,赶至离尘宗答谢庄小师叔。我们这些当值之人,听说之后亦与有荣焉呢”

    他话音落下时,大堂之内的气氛顿时诡异之至。福阳子闭口不言,目里隐隐闪过几丝庆幸之色。顾续亦偏着头,做沉思之状。

    便是那永修,脸上亦再次现出几分迟疑。而大殿之外,更传出了一阵轰然,无数的议论声,纷杂而起。

    莫法不禁磨牙,冷眼看着这一幕,心知永修已再次生出退缩之意。正欲再劝,殿门之外又再次走入了一人,到了永修耳旁,悄然耳语。

    却是永修道人座下,一位筑基弟子。擅闯入内,本是不合规矩,不过此时此刻,也无人计较这许多。

    而永修的瞳孔,也在此时猛然紧缩,眼神骇然的看向了庄无道,忌惮之色,愈发的浓郁。

    “师兄”

    莫法正觉奇怪,而后就听永修道:“我亦赞同福阳师兄之言,何需对一个弱女子,逼人太甚。那些不成气候的散修,何需挂怀?”

    莫法双拳紧捏,骨节一阵黄豆般的爆裂声响。永修依然未理会,又朝着庄无道抱拳一礼道:“今日之事,请师弟见谅。还要恭喜庄师弟,今年的颖才榜已出。师弟力压方孝儒等辈,位列颖才榜首!真不愧是我离尘宗自玄萧祖师之后,最天资绝代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