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六章 汝子何在
    相较于善功堂与千机楼,又或内事堂,外役堂的大殿真堪称是破败不堪,狭小逼仄。

    不过此刻这议事堂内,却赫然有五位金丹修士驾临于此。除了四位当值外役堂的金丹长老,还有一位长老,坐在旁听席上,赫然便是那莫法。面上似笑非笑,看着庄无道的眼中,满含戏谑之意。

    大堂的门外,还有不少离尘宗的修士门人,多是闻讯而来。要么是为心忧庄无道处境,要么是想看他笑话,再还有,就是为了聂仙铃

    庄无道毫不在意,与玄机一起走入,而后也各自寻了一个座位坐下。

    此时玄机,已是秘传弟子身份,而庄无道亦已筑基。哪怕是元神面前,也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而未等他扫望四周,看看环境。堂中就有一个沉冷之声,骤然响起。

    “本座传唤之人,除了你庄无道之外,还有一位灵奴聂仙铃。”

    坐在最上首处的,是一位年纪六旬色金丹,面如满月,肤色泛灰。眼神寒冷如霜,不怒自威。

    “此女为何不至?将我外役堂法令视如无物,好大的胆量。”

    “聂仙铃奉我之命,闭关修行,无瑕至此。几位长老有什么话,与我这个主人说也是一样。”

    庄无道言辞淡淡,无喜无怒,依然看着四周。那位端坐堂中之人,应该是出自明翠峰一脉的金丹长老林峦;在他右边上首处的,是绝尘峰福阳子。而对面的两人,一为永修道人,与莫法一样,同出于无极峰一脉,另有一人,则是出身水云峰,名唤顾续。

    都是宗门内的金丹长老,然而既被打发到役堂,担任轮值长老这样的闲职,要么是寿元已尽,要么是势不如人。

    “这怎可以?我等这次,是欲传聂仙铃到场,有事质询。哪有由主人为其出面的道理?”

    那永修皱眉:“我是否可以为,这是庄师弟,在藐视我外役堂法规?”

    庄无道冷冷一哂,毫不客气的反问:“我那灵奴,可是有什么确凿之罪?

    “两年之前,事涉外泄我宗传承大法,有挑逗我离尘弟子相残之嫌。”

    “此事金丹大会中已有定论,盖千城等人图谋不轨,勾结海涛阁陷害同门。便是几位元神真人,亦是认可。”

    庄无道目光往对面望去,似要将这永修的模样,深深记在心里一般。

    “几位意图为这三人翻案,莫非是以为几位元神真人,都是眼瞎了,任我欺瞒?”

    “你——”

    永修怒不可遏,虽知庄无道是本山秘传,身份与他们等同,却毕竟还是筑基修士。

    万万想不到此子,居然如此的跋扈。

    玄机则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难得见庄无道这么锋芒毕露,辞锋犀利之时。这次离寒宫一行,庄无道真的是变了许多。再没有了离开东吴时的小心翼翼,畏首畏尾。

    却也未因其成就,而就此得意忘形,反而气度更见沉稳。一举一动间,又含着舍我其谁的霸道。该展露锋芒之时,绝不吝惜。

    “并无此意,只是当时还有些疑点,要询问清楚。”

    那林峦挥袖,示意永修稍安勿躁,而后淡淡道:“既然庄师弟执意不许,那就作罢好了。不过我等另还有一事,要询问此女,海涛阁聂氏的遗珍,到底是真是假。东海九冥岛聂氏祖墓,可是聂氏秘藏宝库?”

    “敢问林师叔,这是仙铃她所犯之罪?”

    庄无道唇角微挑,满含嘲讽意味;“吾未闻,离尘宗哪一规条,可以由此定她罪责。藐视外役堂法规,不知从何谈起?”

    “此为永修师弟失言,勿用在意。”

    那林峦毫未动容,在主位上四平八稳:“聂仙铃不至,你这主人来了也是一样。有道是怀璧其罪,此女身怀聂氏重宝,离尘宗内外亦沸沸扬扬,若处置失当,恐我离尘宗有倾覆之危。外役堂管理宗门内,所有灵奴杂役,此事不能不闻。”

    “此事我那灵奴私事,是真是假,皆与外役堂无关。”

    庄无道此时就如一块磐石,任是风吹浪打,都不能摇动他分毫,也无法留下半点痕迹。

    “然则却事关我生死存亡”

    林峦眼睑微阖:“此女一身,已引得整个无数修士觊觎垂涎,蠢蠢欲动。我离尘宗,总不能就因这一灵奴,就与大半个东南修界为敌。”

    此言一出,堂外围观的诸位离尘门人,都一阵嗡然作响。

    庄无道却摇头:“师兄说得太夸张了,谁若对聂家宝库心生贪念,可自让他到宣灵山,半月楼来寻我。”

    说到底,护持着聂仙铃的,并非是离尘,而是宣灵山一脉。使所有人万分忌惮的,也是节法真人。

    海涛阁仅仅只二十余位金丹,就可护得自家财物安然无恙。没道理宣灵山一位元神,三十位金丹,反而护持不住。

    此时东南,除了离尘宗内的这些人。有哪个散修,敢光明正大的站出来,向离尘宗索要?

    “师弟这是逞口舌之能”

    林峦一声叹息,枯树般的面皮,终于动容,却是一副不与小辈计较的无奈:“我也不与你争辩,此女让整个离尘宗受累乃是事实。她若肯交出聂家宝库,奉献于离尘,我宗自然可护她一世平安,此生无忧。”

    庄无道失笑,交出宝库,其实他也颇是赞同。想来聂仙铃,也不会反对。

    然而真这么做了,就能平息风波?谁能证明,他那灵奴,是否还有隐藏?难道从此就无人猜测,他与节法真人及宣灵山,是不是早就从中截取分润了?

    即便要奉献于离尘,也不是这种方式,尤其是在被人逼迫之后。

    从容自若的喝着由练气执役奉上的茶水,庄无道面色风轻云淡……

    “我若是不肯呢”

    “若是不肯,那便逐出离尘”

    林峦目内,精芒闪动:“离尘法规,门内所有不足十年之期的灵奴。只需外役堂中,有半数轮值长老同意,就可驱逐出门,收回其所修功法。几位师弟,不知尔等意下如何?”

    堂内几人,顿时面面相觑,都目中含笑。

    庄无道面色冷漠,视角余光,也看见那莫法脸上的讽刺笑意。虽未出一语,却好似正在对他说,任你蛮横霸道又如何,有宣灵山撑腰又怎样。

    那聂仙铃,依然还是要按门规交出,颜面尽失

    位于右侧上首处的福阳子稍作思忖,就首先开口:“聂家宝库,乃海涛阁之物,我离尘宗无意谋夺。然而离尘宗亦无需为此女,卷入东南修界之争。我之意——”

    话音未落,却听庄无道悠悠道:“谢九华,仙居邯国云城,现年二十有四,父谢福阳。五品灵根,练气境三重楼修为,家中田亩一万七千顷,云城中有二十四家店铺。”

    话未说到一半,那福阳子的面色,就已苍白如纸。身躯微颤,看向庄无道的目光,似欲择人而噬,凶芒毕露。

    庄无道却恍如未见:“筑基绝育,福阳师兄能够在三百岁时,寻得解锁精元的灵物,想必花了不少功夫。不过既有子嗣,为何不交予宗门照拂?是因担忧早年结下的仇家太多,便连离尘宗,也无法照顾周全,所以才让子嗣隐姓埋名?真难为师兄了。”

    那福阳子的双手猛地紧握,将两旁的扶手‘咔嚓,一声,都抓成了粉碎,眼中是既怒又惧。

    “竖子,你莫过分”

    “然而若师兄放心的下,汝子我宣灵山,可代为照料。”

    庄无道笑意不减:“自然,若师兄执意推拒,那此事就当无道没说起过。毕竟来日方长,还有六百年岁月——”

    若成元神,哪怕减去冥狱腐魔参与冥海九窍石耗去的寿元。他庄无道依然有至少六百年岁寿好活,还不计那些能增寿元的灵丹圣果。有的是时间,与这位福阳子的子裔计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