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五章 生死攸关
    身具这种道体之人,料事往往极其精准。在庄无道看过的那些前任所遗的佚闻杂记中,也屡有记载。

    若真是如此,这夏苗那次忽然赠送地心元核的举动,就可解释得通了。

    只是此人,真能窥出人之气运走势?

    庄无道微微摇头,不管怎样,夏家帮了他是事实。否则阳湖与无名山之战,结果还不知怎样。

    可能夏苗早就知他会转危为安,一枚地心元核只是锦上添花而已,然而那又如何o

    现在他与夏家,就是合作。后者给他提供财物与修行资源,而他则提供庇护。

    任何人敢对百兵堂对手,就是与他庄无道为敌那个莫法,做得太过份了

    “剑主准备怎么做?”云儿又转过了头:“对百兵堂下手,反而算不得什么。那莫家之意,当是要以流言引动众怒,将你与宣灵山推到风尖浪口,这才是最麻烦的。”

    “三个月后,一切皆可定论。”

    庄无道淡然的饮着茶:“然而这莫家既然已经出手,这手段绝不只如此而已。只希望玄机师兄那里,能为我准备周全。”

    这离尘内外的暗流,他若只能通过夏苗知晓,那也未免太迟钝了。这几日他虽是在半月楼静养,然而该做的准备,都在做着。

    等到对方真正的杀棋落下,那就为时已晚了。

    “玄机?那边的准备,未必能用得上。你就料定了他们,一定会从那处下手?”

    “用得上”庄无道冷然一哂:“记得秦峰说过,料算对手时,要推己及人。离尘宗内,唯一有权能挟制我与聂仙铃的,也就只有那外役堂而已——”

    知晓了对方的目的,能够下手的方向,那么料敌先机,并非是什么难事。

    他怎么说也是被秦峰称赞为才智不逊于他之人,又是越城最底层挣扎出来,看多了龌蹉之事。相较于羽旭玄许维这样的人物,这莫家能拿出来的小伎俩,实是微不足道。

    正说着话,庄无道就忽然心中微动,抬起了头。只见远处空中,几道遁光冲至,而后陆续降在了半月湖外,浮空而立。

    其中为首一人,是离尘宗执事打扮,袖间两道金线,面色冷峻。

    “外役堂执事祝祥,奉命而来,有请庄师叔与灵奴聂仙铃,前往外役堂一行几位长老,有话要问,”

    果然是外役堂——

    庄无道双眼微眯,这莫家的手笔,还真是如他所料,

    ※※※※

    顾名思义,所谓的外役堂,是离尘宗设置,管理所有杂役灵奴的分堂。

    离尘数十万弟子,大多修士都因专心修行之故,不耐处理日常杂务。有资格的,就拘束灵奴在身侧服侍。没资格的,也会找来三五个没修为的普通人,作为杂役。

    这两块加起来,总计亦有百余万人之巨,日常纷争事物甚多,需要专门的人员管束,才有了外役堂之设。

    权利不大,只因所有的灵奴,都有其主人庇护。而那些杂役,则大多都是家境普通的凡人,没什么油水可捞,

    故而外役堂事务极其繁琐,也极清苦,一年忙到头来,只能积累些善功。在离尘宗内,基本是被视为养老发配之地。

    然而除庄无道之外,唯一能对聂仙铃有辖制之权的,就是这外役堂。

    不过庄无道,却没让聂仙铃一同前往。虽说是在离尘山内,然而这三千里方圆之地,哪怕有四位元神真人坐镇,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以莫家的手段,在离尘宗的根深固蒂。路途之中,会否发生什么意外,实在难说。只有在宣灵山范围内,在他这半月楼‘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中,才能护得聂仙铃性命无忧,

    而就在庄无道,随着这些外役堂的执事执役,抵达离尘本山之时。玄机子,也已在此等候多时。

    这几日玄机都呆在离尘本山,只需庄无道一张信符,便可在离尘本山相会

    “师弟交代之事,大多都已办妥。”

    玄机子闲庭信步般,走到了庄无道身旁随行,而后将一枚信符,交到了他的手内。

    “多赖几位师叔之力良多,不过能否有用,有多大用处,就难知了。这外役堂,我宣灵山真是忽视了,在这分堂之内,居然连一两个顶用的人手都无。

    庄无道哑然失笑,外役堂是出了名的忙碌穷苦,是发配不得志人之地。宣灵山以前声势极盛,如日正中天,岂会关注这样无权无势的分堂?

    那信符之内,印刻有玄机子的神念,庄无道魂识一扫,就将里面刻印的信息,全数了然于胸。

    “真是惊喜这次真是要多谢师兄了。”

    庄无道手中燃起了一夺火焰,将手中的信符,彻底燃成了灰烬。

    “有这些已然足够,剩下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不过我料这几人,也没这胆量。”

    “说过我只是跑腿而已,主要是几位师叔伯出力,尤其是云灵月师兄。”

    玄机子失笑道:“其实能私下与这几位谈谈是最好的,可惜莫法筹备数月,根本就不给你我时间。应该无妨,若是别人,也还罢了。换成是你,定无此等胆量。”

    “希望如此真遇到硬骨头,也有些棘手,”

    话是这么说,庄无道的眼里,却无半分忐忑不安之色。不过他随即就又语音一顿,皱眉看向了侧旁处。

    此时从这离尘本山内出入的修士,有不少人,看他的目光,都是眼含怪异。有幸灾乐祸,有恨之入骨,有眼现贪婪,有愤恨不平,也有嫉妒艳羡的。

    隐隐可听见有人小声议论,庄无道并不在意,没打算用灵念去探听。不过依然有一些细碎的声音,传入耳中。堂而皇之,似乎根本不惧被他听见

    “——那个人,是杂役堂的执事祝祥?原来如此,杂役堂出面了,总算是为宗门办成了一件好事——”

    “那个灵奴?确实是招惹祸端。离尘宗虽是势大,然而内外皆有隐忧,没必要得罪整个东南修界。”

    “据说离尘山外聚集的金丹散修,已经有六十余人。”

    “那聂仙铃手中的聂氏宝库,都归他们宣灵山一家,我们又分不到一分一毫,凭什么要我们整个离尘宗,为那女人遮风挡雨?”

    “这庄无道,似乎依旧伤势未愈?”

    “难道真是被废了?”

    “这一期的颖才榜快出了吧?已经半年,若是此子从颖才前百中跌落,那就有好戏可看了。”

    “即便今年的颖才榜不出,年底也会有宣威十三年的颖才榜初稿。那个时候,是真是假,自可见分晓。

    “就没人直接查天机碑么?也不过几枚蕴元石而已,”

    “据说是天道盟与中原三圣宗协商,暂时封闭了天机碑。”

    “等不得这么久,这一次九脉法会,若真是宣灵山胜了,我等该如何是好

    “胜?我看是难,那节法的依仗,无非是与赤阴城羽旭玄的交情。如今那赤阴城危如累卵,这庄无道又是伤及本源,又一意孤行,庇护那贱婢。二山七峰,都必将与宣灵山离心离德。”

    “我倒是意欲与此子切磋战上一场,试探下虚实,不过却恐别人说我趁人之危。”

    “此时不用想了,以此子的脾性,多半不会应战。”

    “呵——”

    庄无道冷然一笑,收回了目光,他心志坚韧,并不会为这些人的言语目光所动。

    心中反而欣慰不已,真正怀有恶意的,终究还是少数,大多弟子,都是眼含忧色,愁眉不展。有的是为他,有的是离尘宗,越来月混乱不明的前景。

    人心尚未散尽,这个宗派,仍大有可为。

    “原来我在离尘宗内的风评,竟如此之差。看来真是惹了众怒。”

    “莫家散出的流言之功,也不只这一家。九脉法会在即,什么幺蛾子都出来了,无所不用其极。”

    玄机子也是处之泰然:“人就是如此,利欲熏心。哪怕无道你将聂仙铃抛出来。聂家的宝库,也轮不到他们。然而这些人,却是想不到,也看不到,只会愤恨不平。”

    “如今离尘山外的金丹散修,已经有六十余位?”

    庄无道唯独对此事,暗觉惊异。东南修界的金丹修士,总共才有多少?

    一国之中,通常也不过三五人而已,

    “只会更多,海涛阁聂家屹立东南数十余家。聂家的宝库,自然会有许多人期待。”

    玄机子面色无奈:“其实这些散修也还罢了,不足为患,真正让人棘手的,是海涛阁,亦有意拿回聂家的财物。那位封绝无封楼主,虽未直接出面,却在后面推波助澜。否则一个莫家,岂能造出如此声势?”

    庄无道一阵默然,而后再问:“可会影响九脉法会?几位师叔那里,怕是多有怨责?”

    “多少有些影响,不过还未到真正分出胜负之时。”

    玄机子摇头,语气中饱含傲意:“几位师叔,确实有些闲话,不过都无斥责埋怨之意。你那几位师兄,也无一语恶言。至于节法师伯,他说既然已答应了,给你三月时间,就绝不会改弦更张。对无道你的手段,拭目以待。有什么事情,一起承担便是。即便这次九脉法会输了,下次再赢回来就可。”

    庄无道闻言,也不由轻松一笑。确实,这一次的九脉法会,对于明翠峰来说,或者是生死攸关。可对于宣灵山而言,即便错过了这一次,仍有无数的机

    近三十位金丹,还有数千年积累的财力,才是宣灵山的底气所在

    只需有一位元神支撑门户,便可傲然屹立于离尘之内,而无倾倒之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