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三章 婉儿来访
    除了术法功决,庄无道也指点聂仙铃的剑术。

    不过这剑道,聂仙铃以前从未学过,只是在术法,有些基础。庄无道也就不得不消耗更多时间,让聂仙铃从头学起。一个初学者,要在三个月内,把《上霄坎离无量剑决》,推升到第二重天境界,难度可想而知。即便有着庄无道带回来的,那三枚能开启前世宿慧的‘龙须菩提亦是希望渺茫。哪怕是以庄无道的天资,也不可能。

    可聂仙铃却是无妄魂体悟性超绝于天下,天资之聪颖,便是庄无道也远远不及。

    无妄者,元亨利贞,不期然而然。天雷无妄,无妄而得游者鞅掌,以观无妄指的是所有不确定,不测之事。

    然而亦指本源,真相——无妄者,至诚也,诚者天之道。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

    既指飘忽不测之事,又指天理之真实!

    而无妄魂体,则能直指道源。

    身有这魂体之人,往往有至诚之性,也往往能窥见天地真实之理,也就是大道本源——

    故此庄无道教授给聂仙铃的剑式,都是一次就会。讲过的剑理,没过多久,聂仙铃就能一举反三,真正掌握,并且衍生开来。

    这世间估计再没有如聂仙铃这样,让人无比舒心落意的学生。相较而言,另一个灵奴庄小湖,却是蠢得像一头猪。

    比喻而已,说是蠢猪可能过份了,只是对比聂仙铃而言,庄小湖的悟性,的确是低得让庄无道抓狂。

    好在他也没指望,庄小湖能够在战力上有所增长。此女真正令人看重的,是她的本命之宝‘窥天照影环能够窥照五百里内所有的灵机变化。一旦能入筑基境七重楼,把‘窥天照影环,的法禁,提升到法宝层次,这个范围,还会巨幅扩增,到八百里方圆

    ——哪怕元神修士,也是远远不及。有此女在,无论是追击,探查,窥测对手动向,都是极大的方便。

    故而庄无道也能保持耐心,一直尽心尽力的为其讲授指点修行之要。

    甚至专为此女,用二十万善功,兑换了那门仙影浮光给庄小湖修习

    秘传弟子的灵奴,只需主人禀知过宗派,就可修习这些真传功法。

    因灵奴的精血元魂,禁制在秘传腰牌之上,不止是受主人控制,也同样在离尘宗的掌控之下。所以不惧这些真传功法泄露出去。

    不过通常只能修习一到两门,而且兑换的善功可称昂贵。门内少有修士,会舍得为自家灵奴这么做。

    除此之外,另还有一门潜藏匿机之法绅无身大法以及一门远距传识的秘术‘念应千里,。虽非离尘宗的正传功法,品阶却也很是不错,传承也还完整。

    庄无道不期待庄小湖日后,能够实力超凡脱俗。不过打不过,总需逃得掉,或者不被对手察觉也可。而仙影浮光正是离尘宗内最高明的遁法之一。绅无身大法亦是高达三品阶位的隐匿功决,传闻是早年南方,一个专营刺杀的宗派所有。被玄萧道人攻灭,这门功法传承,也就落到了离尘宗的手中。

    他也同样没指望聂仙铃真能在三月之内,把那门《上霄坎离无量剑决》,修到第二重天境界。只需聂仙铃对这门剑术,能有大致的了解。在道业天途中,不至于手忙脚乱,慌张失措就可。

    只是聂仙铃的进度,实在太过惊人,悟性也实在过于霸道,甚至让他起意,欲把自己自创的大摔碑手与乾坤大挪移,一并教授。

    庄无道没想过要秘技自珍,也想要把自己这两门功决,找到合适的人传承出去。也有心让聂仙铃的第一个魂窍,复制他的星移,。而这门玄术,若不能掌握坤大挪移,的要诀,威能比之五六品的玄术也不如。

    清晨以指点聂仙铃为主,顺便稍带上庄小湖。庄无道花在这二女身上的时间,就超过了两个时辰。

    剩下的才是自己的,不过他反正是受伤,依然是无法练拳练气。回至半月楼之后的日子,与灵骨宝船上没什么两样。

    倒是几位元神真人,对赤阴之变的应对,不出三日就有了结果。据说是节法真人力排众议,认为赤阴离尘之盟,已近八千年之久。

    二宗唇齿相依,同气连枝。离尘若是首先背盟,有负道义。观望之策,亦使同盟附庸心寒。

    于是几乎就在四位真人议定尘埃落尽的当日,离尘本山内便有十位年岁资深的金丹长老,统率一千二百位筑基,又携带八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动身西行,以镇压西北之地。

    一可为赤阴奥援,从侧面牵制三圣宗。二则是警惕防范,一旦赤阴城有什么不侧,这八座正反两仪阵,就是抵御三圣宗的第一道防线。

    而庄无道在半月楼,也只清闲了一日而已。一日之后,一些亲朋好友,就开始陆续上门拜访。一为恭贺他入筑基境;二为叙别后之情,离尘宗内的家长里短;三则是别有用心,为三个月后就将召开的九脉法会。

    庄无道是本山秘传,地位比拟金丹修士。本身在金丹大会中,握着一票,在离尘宗内更地位特殊,可以影响宣灵山,一大批的金丹修士。

    自从知晓九脉法会临身,庄无道就已猜到会是如此,不过这几日,也有些出乎他意料。

    真正来寻他的人,少而又少,可称是门可罗雀。与庄无道想象中,门庭若市,不堪其扰的情形,大相径庭。

    按说他如今正是鲜花着锦之时,修为地位都在节节高深,正常而言,应该多得是人来巴结。熟与不熟之人,都要想办法拉近与他的关系。

    然而事实却恰好相反,也让庄无道惑然。

    “这自是理所当然。”

    北堂婉儿来拜访的时间,是压在诸人之后。这可不代表二人生疏了,反而恰恰说明着二人的交情非同寻常。

    自从庄无道回归,北堂婉儿就与夏苗一起,在帮他处理发卖这次从离寒宫内带出来的各种灵珍。

    换成是庄无道自己,至少要亏三成的价格。然而有这两个行家里手帮忙,出售之价,却还上浮半成,不用他去劳心。

    而别人庄无道都是草草应付,只有北堂婉儿与寥寥几人,才有资格被引到湖畔凉亭处饮茶。

    “前些时间,可是有人亲眼望见,那莫家的莫法长老,被你用两仪大阵赶了出来。如此一来,谁不知你是护定了聂家那遗孤,谁还敢沾染上你这个天大的麻烦?”

    北堂婉儿一边饮着茶,一边冷冷的看了身旁的聂仙铃一眼:“还没破身么?你倒是真忍得住。既然这么宠爱,打定了主意,要为她不惜与整个东南修界为敌,为何又不把她收为侍妾?”

    她对庄无道收下的这灵奴,一向没什么好脸色,尤其是这次风波之后。

    庄无道却不怎么在意,那些人不来寻他更好,正好能耳根清净一阵。

    再等数月,这些人再欲临时抱佛脚,也来不及了。

    “我保下她,是因她对我还有用。”

    哪怕是在聂仙铃面前,他也毫不讳言。

    “如此说来,你也欲图聂氏宝库?”

    北堂婉儿语气依然是尖酸讥讽:“你如今地位,自非越城之时可比。在这东南之地,权势之盛,连那些一国之君都未必能企及。然而想要独吞海涛阁历年珍藏,怕还是力有未逮。所谓引火烧身,得意忘形,自取灭亡,说的就是你这种。”

    庄无道无奈,于脆耍横,语气转硬:“我自要护她,于卿底事?”

    北堂婉儿却是一阵沉默,良久之后才开口:“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不知无道你,可愿与我结伴双修?”

    这句话吐出,聂仙铃拖着茶壶的手,不禁一阵轻颤。庄无道也顿时心绪微震,‘噗,的一声,将口中茶水尽数往旁喷出,全洒在了湖中。猝不及防下,便连聂仙铃身上的衣裙,也沾上不少。

    然后愕然不可置信的,上下看着北堂婉儿,忖道眼前这女孩,莫非是已换了人?

    北堂婉儿则面色黯然,悠悠道:“虽说早就已猜得八九不离十,可庄兄你副模样,可真让我伤心。”

    庄无道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真假,只能先应付着:“庄某一意修士,无意情事。”

    “罢了与你开玩笑而已,你心中执念之重,我也能猜到一些。”

    北堂婉儿摇着头,面上也恢复了笑意:“你说过的秘传弟子身份,可是至今都不见踪影,准备要我等到何时?”

    就在半年之前,她也成功越过第二条道业天途。不过有庄无道在前,在门内引发的轰动,远远不如古月明当初。也使得她,对秘传毫无底气。

    “三个月后”

    庄无道顿觉心中一松,长舒了口气,自从北堂婉儿说出那句,他就觉自己,在这个刂己,面前,浑身都不自在。

    “最多三个月,三个月后,必可见分晓。”

    “也就是九月初,金丹大会之前?”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