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二章 与我无关
    庄无道起居之处,依然是一尘不染。不过这三十丈见方的室内,此刻气氛却是略有些凝滞。

    聂仙铃俏脸苍白,端坐在庄无道的身前。依然还是在意庄无道进来之前的那一句,让她清冷的眼中,终透出慌乱惶然之意。

    庄无道饶有兴致的欣赏着,难得见这心性坚韧异常的女孩,展露出这样的表情。过了这几月,以后未必就能够见得到了。

    不过他的好心情,随即就被云儿打破了:“这女孩,真有意思看她的模样,倒不像是自己的处境惊慌,反而是为担心被你抛弃而感不安呢!你看她眼睛,像不像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庄无道面色微僵,说不出心中是滋味。是伤感?是欣喜?还是同病相怜?

    不过却也彻底没了兴致,庄无道直接就问:“听说你家的藏珍之处,已经被人发觉?是真是假?”

    “那是真的母亲坐化前,确实是将我聂氏历年积累之财,存放于此。”

    聂仙铃不敢隐瞒,也知隐瞒不住。不过一颗心,却沉入到了谷底。

    庄无道却面色平静如故:“那么仙铃你可知,此时有何后果?”

    “奴婢知道”

    聂仙铃低着头,面色说不出的苦涩。还能有何后果?意味着她聂仙铃,将成为整个东南修界眼中的可口美食,必欲得之而后快。也将以她为中心,将刮起一场席卷东南的风暴。

    “真到群情汹涌之时,便是我也无可奈何。”

    庄无道将那三枚龙须菩提子,一一取出,摆放在了身前。

    “宣灵山或者可以护你安然无恙,然而我庄无道,却不能以一己自私。就使师尊与同门,都陷入万夫所指之境。本人亦杂务甚多,不愿卷入你们海涛阁的纠纷。你若想让我再为你遮风挡雨,度过此劫,却是痴心妄想了。”

    聂仙铃俏脸上,血色褪尽。尽管这半年以来,都曾担心会有这一幕发生。

    然而当真正面对时,她却只觉四肢冰冷,体内所有的力气,都全数褪尽。一直支撑着她的信念,也在突然间,尽数崩塌。

    甚至升起了一个念头,自己再活在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不由凄然一笑,那么现在自己,是该主动请辞,离开半月楼么?

    随即却听庄无道又随后言道:“然则求人不如求己,这个世上,若说还有什么人,能够庇佑于你,使聂仙铃处境转危为安的,也只有聂仙铃一人而已。

    “诶?”

    聂仙铃再次愣住,不解的再看了庄无道一眼。这句话,又到底是何意?

    能够使她转危为安的,就只有她自己么?”

    “这是三枚龙须菩提子,每一枚,都可开启人之宿慧,是佛门圣物。除此之外,更能复制两个窍孔,增两次玄术神通”

    庄无道抬起头,目光冷厉,寒光迫人:“三月之内,尽量把《天璇照世真经》,《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上霄坎离无量剑决》,《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修至第二重天。然后——”

    语音顿了顿,而后庄无道的声音,又似炸雷般在聂仙铃的耳膜旁响起:“去第三条道业天途,成则生,为离尘本山秘传败则死,哪怕侥幸偷生,我也再不会管你死活”

    “道,道业天途?”

    而且是第三条——

    聂仙铃目光茫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

    “你没听错,就是第三条道业天途”

    庄无道语声中,依旧漠然毫无一丝情感:“除了本山秘传,除了整个离尘宗,你以为这东南之地,还有谁能护你之性命无忧o保全你聂家祖产,不为人所夺?或者是,你自觉办不到,修不成这四门功法,甘愿束手待毙?”

    聂仙铃依然呆怔,无法聚神。

    “南明计都烈火神决与上霄坎离无量剑决,这些都是本宗真传——”

    “无妨,些许善功,我先替你出了。

    南明离火,都天神雷,坎离剑诀,都是离尘宗三十六门镇宗秘传之一。

    不过他身为本山秘传,自家的灵奴,身份地位皆可与内门弟子相当,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待此事了结之后,也不过是交些善功抵罪。

    “可是,我只是一介灵奴——”

    “离尘宗内,可没有灵奴不能入道业天途之规”

    庄无道摇着头:“四十年成就金丹,若真有那一日,你以为离尘宗几位元神真人,还会任由你这样的天品灵根,为我庄无道灵奴?”

    “本山秘传,岂非是与主人并列?”

    “乐见其成你若真想在修行道上有所成就,那么本山秘传之身,绝不可错过。”

    庄无道冷哂,嘲讽的一笑:“与我并列?你还真以为自己,就定能踏过这第三条道业天途了?万年以来,离尘宗自不量力者近千,然而安然踏过那九百九十九级者,只有两人,百不存一。三月之后,你聂仙铃依然是九死一生!”

    聂仙铃的目光,已复清明。看着眼前的三枚红色灵果,却是再说不出话来

    她未曾在任何一本书中,见过‘龙须菩提,之名,也未有过听闻。然而只凭庄无道,说的那几样功效,就知这三枚灵果,又是何等样的珍贵。

    说是让她自生自灭,却依然给她寻到了一线生机。

    “主人大德,奴婢无以为报这龙须菩提——”

    “只是暂借,要还的”

    庄无道毫不客气,对于财物,他一向都不怎么大方。

    “若是你在道业天途上死了,我日后自会到你聂家宝库中去取回来。若是没死,三倍偿还”

    “噗嗤”

    聂仙铃只觉胸中块垒尽去,心情前所未有的轻快。哪怕明知自己,依然吉凶难测,却也依然笑了起来,明媚无方。

    “自然是要还,不过主人,仙铃只有三月时间么?”

    “只有三月,我也最多只能护你三月而已。”

    庄无道看着聂仙铃脸上的笑意,不禁暗暗摇头。当初他踏入那第三条道徒之时,可是有着身死道消的觉悟。

    不过他也懒得训丨斥,心情愉悦,总比死气沉沉,毫无自信要好。

    “仙铃明白”聂仙铃收起了笑意,肃容一礼:“三月之后,仙铃定不会让主人失望也再不会成主人累赘。”

    庄无道看着女孩的眼睛,只见是冷意逼人,透着决死之意,不由欣然。

    “希望如此你自己的人生,自己去掌握。与海涛阁的恩怨,自己去解决。从此之后,与我无关。”

    聂仙铃再次微笑,把头低下。这一刻她的星眸里,光辉却是前所未有。

    一双玉手死死紧攥着,哪怕还有这做大山在前。她依然可感觉,自己的前程,再非是如初来离尘之时的灰暗。

    遮蔽在她眼前的大石,已经被眼前的男子,强行斩开了一线。只等她自己,亲手将之推开撕碎

    ※※※※

    庄无道并未厚此薄彼,带回来的礼物,也同样有庄小湖一份。

    其中自然是没可能有‘龙须菩提子,这样的奇珍。主要是高阶蕴元石,还有一些平常市面上罕见的丹药。再之后,就是从那几个金丹手中,夺来的几件法器。

    他反正不觉自己偏心,‘龙须菩提子,给了聂仙铃,只是‘借,而已。

    聂仙铃日后,会回报他更多。给了庄小湖,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自己拼死拼活夺来的东西,凭什么便宜了这从未出过力的灵奴?

    不过绕是如此,庄小湖依旧感激涕零。想比起在沈家,庄无道大方的简直超出她的想象。

    刚是二十四重法禁的中品灵器,就有两件。居然还有两张百万年前的宝禁符,恰可将她的本命灵器‘窥天照影环,再提升七的重法禁。

    使这件宝物的法禁层次,进入法宝层级。现在虽不能使用,然而等她入筑基境七重楼之后,就可着手。那时不止是可使她修为剧增,战力也将超越寻常的筑基修士。

    这一天,也为时不远。她在半年前,就已借助离尘宗供应的灵丹,以及半月楼这处灵地,成功突破阻碍她数十年的筑基中期境界、。而庄无道赐下的那些丹药中,大多都是那些金丹修士,才能享用之物。其中甚至有一样灵珍,可以直接将她修为,提升一重楼境界。

    其实这些,那沈萧二家,也不是没有,却断然没有庄无道这样的大方。

    似她这样的供奉,除了每月定额的月例之外。只有为沈家办成一些事之后,才有额外的奖赏可拿。哪里似自家这位主人一样,但凡有收获时,总会随手分润她一些,而且质,与‘量,都是喜人。

    庄无道却满不在乎,庄小湖是他灵奴,用的再多,也是属于他的。

    此女一身修为,也确实有些不够看。不能急起直追,日后对他的用处,会小而又小。

    而这日之后,庄无道也果然依其之言,每日清晨入定醒来,就会到湖边,指点聂仙铃的术法与剑术。

    他仍不能动用真元,然而似聂仙铃这样练气境,哪怕不用法力,也可轻松胜之。

    以他的术法造诣,也可准确指出聂仙铃术法中的缺失与错谬处。

    只能说闭门造车,不经实战,想当然的修行,果然是不妥。

    聂仙铃尽管天资聪慧,然而这一年中,已有不少地方走入了歧途。

    若不纠正,积累下来,就会成为聂仙铃根基中的隐患,以后进阶艰难,就如庄小湖。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