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一章 离尘莫家
    当庄无道的遁光,在半月楼降下时,只觉心绪异常的惬意。他离开了一年,这半月楼却被聂仙铃二女,打理的很是不错。

    那些因他练拳而变得坑坑洼洼的地面,已经被重新填平修整。那湖畔之旁,又重新恢复了灵禽环绕,仙鹤成群的盛况。

    庄无道不禁吞了口唾沫,这些日子在离寒宫,几乎都没怎么吃食。实在饿的时候,都是服用辟谷丹,或者以清米制成的于粮。嘴里面,早就淡出鸟来。

    不过仅仅片刻,庄无道的目光,就是一凝。看向了山腰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阵外一个人影。

    那人一身离尘宗制式的青衫道袍,面貌瘦削清秀仿似少年,然而那袖间,却纹着三条金线。

    一直在山腰等候,直到庄无道从空中遁落,才笑着往上方一礼:“无极峰莫法,见过庄师弟。”

    此人笑脸相迎,又是同门道友,庄无道总不好冷言恶语以待。略略凝思,庄无道就意念漫开,往半月总楼的禁制中枢方向覆盖过去,道诀引动。此处的阵法禁制,就立时放开了几处入口。

    不过与此同时,庄无道也望见那聂仙铃庄小湖躲在主楼内,都是一脸的忐忑不安之色。

    皱了皱眉,庄无道就不再理会,转望下方来者:“莫法师兄,不知有何事来我这半月楼?”

    “是为聂家之事而来。”

    那莫法笑意盈盈,扫视着四周:“不知无道师弟,能否借你家那灵奴于我一用?”

    “聂家,聂仙铃?”

    庄无道目光转寒,唇噙冷笑:“师兄是欲谋取聂家遗下的珍藏?”

    莫法一怔,他料想这次会面,可能极难说服。却没想到庄无道,对他这个金丹前辈,却是一点都不放在眼内,语中饱含恶意。

    不过回神之后,莫法却是极有风度的一笑,神情泰然:“聂家珍宝,这东南之地,谁不垂涎欲滴?世间之事,也无非弱肉强食。聂家人守不住,那也就怪不得别人心动。庄师弟你可能不在乎,然而这离尘宗内二山七峰,不知多少人,仅仅为一颗养神丹,就费尽了心思。这聂家宝藏,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落入自己人的口袋——”

    话语未落,庄无道就已摇头:“与我说这些无用,师兄请回吧,我已累了

    听起来似颇有些道理,然而他家的灵奴,可非是任人欺凌掠食的肉,

    再退一步说,即便真要夺聂家留下珍藏的灵物,也该是他庄无道的东西,哪里轮得到别人能染指插手?

    他对聂家之财,虽不放在心上。凭自己一双拳,一口剑,足可打拼自己修士所需。可若聂仙铃自己不介意的话,倒也乐于笑纳这笔可让人少奋斗数百年的财富。

    “庄师弟”

    莫法的音质同样转冷:“就不再考虑一二?此女身具三寒阴脉,只有十年寿命,一旦身死,天下那些间那些谋图聂家财物的修者,只会注目于师弟一人。我莫法至少可保证此女事后,仍能好生生的活着,安渡余生。从聂氏宝库内所有取出之物,也可分润师弟至少一成。”

    “这个无需师兄忧心,请走如何?”

    庄无道心中暗哂,只一成而已,未免太小气了。

    这聂家宝藏,是聂仙铃的麻烦,他没兴趣担在身上。日后由聂仙铃自己处置便是,不过不是现在。

    莫法却仍没离去之意:“最多两成要压服海涛阁,至少要十余位金丹联手。庄无道虽是她主人,贪婪太过,只会沦为众矢之的。”

    “师兄看来是还没懂我庄某之意我是说这件事,没得谈。师兄不走,那么庄某送你一程。”

    庄无道袍袖微拂,直接就引动此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一股正反两仪无形之力,立时就将莫法身躯包裹,送往了山外。

    莫法一阵错愕,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被大阵之力送出百丈。下意识的便欲挣扎,双目阴冷如刀:“庄无道,你敢?以为仗着节法宣灵之势,就可胡作非为?今日上门好言相劝,是给你几分颜面,真要给脸不要,本座自然有办法让你低头就范。只是那时手段,怕是师弟你承受不了最后再奉劝一句,师弟切莫自误——”

    堪比金丹境的法力,澎湃散开,可竟然睁之不脱,依然被这正反两仪阵,强行困住。

    不过至少莫法的人,却已定在了原地,不再随庄无道之意挪动。

    庄无道的面色不变:“滚”

    再懒得顾忌同门之谊,庄无道意念一因,便将掌控下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出力至最大。

    雷光闪烁,‘轰,的一声闷响,便使那莫法再无法维持,身影猛地抛飞,被强行轰出了数里外。

    “竖子,我看你是得意忘形”

    那莫法目眦欲裂,好不容易才在数里之外,稳住了身影,而后目光再次阴冷如刀,再看着半月楼方向:“今日之辱,绝不会就此了结!莫法定谨记于心,终究有一日会让你知晓,今日你庄无道得罪的,到底是什么样人”

    “什么样人?离尘四大家中的莫家可对?”

    早在入门之前,庄无道就听说离尘宗内,有四大世家。这是四个大族,每一家都有族人数十万,各自雄据一方,甚至掌握数国。

    离尘宗其他的金丹元神,往往都是一代而终,少有后裔,也能有前人成就者。

    只有这四族,每一代都有金丹修士产生,甚至偶有元神修士。而莫家,就在其中排名第二。

    一直以来,庄无道都只是闻名而未见面,今日才是正式接触了。不过这次双方的印象,看来都是不佳,也不怎么开心。

    “莫家三金丹,庄无道久闻大名

    庄无道目光,也转为阴戾:“那么你又可知,自己得罪的又是谁?”

    那莫法瞳孔紧缩,没来由的只觉一阵心悸,而后就不在意的一声冷笑。

    “不过是颖才榜上位列第二,就以为自己无人可治?当年的灵华英,也不过如你一般。”

    颖才榜第二,离尘宗本山秘传弟子。听起来是前程无量,可也只是‘前程,而已。

    当年意气风发的灵华英,此刻安在?再怎么天资高绝,惊世骇俗,一朝身殒,也就再没有什么日后了,也无人会去在意理会。

    不过莫法,却也没再多费口舌。

    “既是如此,多言无益,师弟你好自为之。”

    看着那莫法身影,化成一道青紫遁光,远远飞离。庄无道双眼微微眯起,而后就回过身,看着神情畏缩,从主楼内走出来的庄小湖。

    “你很怕他?”

    “是”庄小湖壮着胆子,屈膝一礼:“这人连续几月来半月楼骚扰,让我与仙铃她一夕数惊,睡觉都不安慰。”

    “是么?”

    庄无道目中隐蕴怒意:“为何不求助我那几位师兄,节法师尊那里,也需一张信符而已。”

    庄小湖愈发的是心惊胆颤,只觉庄无道的威势,越来越重。

    还是聂仙铃,面色平静道:“之前此人本欲强行出手,好在随后司空长老及时到面,将他赶走。不过至那之后,这位只隔了八九日,就又故态复萌。或是会亲至山下,或是让他那些徒儿出面,劝说奴婢。主人那几位师兄师姐,其实都曾出面驱赶过,然而最多也只能清净一旬半月。我与小湖姐,是因他并未有动手强攻半月楼之意,又不好屡次麻烦几位长老,也就只好任之由之。”

    说完之后,又歉然道:“对不住,奴婢又给主人添麻烦了。”

    庄无道看了此女一眼,目光才稍有回暖之意。离开近年,聂仙铃却未怠懈。此时隐隐然,已有突破练气九重楼的迹象。进展看来不多,庄无道却能觉此女,气机沉稳,显见她根基是扎的极其牢固

    “开了几个灵窍?”

    聂仙铃一楞,有些不明其意,不过还是老实答道:“仙铃一共修成五门伪玄术,魂窍也开了一个,只是还未使用。且未经实战,奴婢对自己不怎么放心

    庄无道心中微羡,忖道仙品灵根,灵窍打开都是这么轻易?不过此女最大的弱点。也确是实战不够。

    然而环境如此,聂仙铃只能闭门造车。真要出去历练实战,只怕第一日出了他的半月楼,第二日就要被人抓去,去取那聂家宝藏。

    “这一年之内,估计我都不会外出。以后每日清晨,可来寻我交手切磋一次。”

    说到此处,庄无道话音一顿:“其实那莫法所言,其实也是良法。甩脱聂家那包袱,对你而言,未必不是福分,不知你意下如何?”

    “聂家之财,奴婢并不放在心上,从海涛阁逃出之时,就知这母亲遗物,对我是祸非服。只需不落在我那父亲手上,那宝库无论落在谁人手中,仙铃都不在意。然而人心多是贪不知足,即便我将母亲所遗之物尽数散出,别人一样会疑奴婢仍有隐藏,仙铃依然有性命之忧。”

    聂仙铃淡然自若:“且仙铃是主人奴婢,那些珍藏即便要取出来,也该是交给主人,怎有便宜旁人的道理?”

    庄无道哑然,这个女子,与其父之间,不知又是怎样的纠葛?

    随即就又轻笑,摇头道:“你自己的东西,自己处置,日后最好莫来烦我

    聂仙铃一阵错愕不解,这是要脱身事外,不理她死活之意么?听起来又不像。

    正欲再询问时,庄无道已径自将二女抛在一旁,走入到主楼之内。

    不过在入门之内,庄无道却又再转身开口。

    “仙铃你随我进来,我有事与你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