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一零章 元神之问
    抵达离尘主殿,掌教夜君全与四位真人,果然都已在场坐候。

    换在几年前,庄无道必然要诚惶诚恐。然而此时,哪怕在几位真人面前,也同样有他的一席座位。

    施礼之后,庄无道便径自坐下。言语不紧不慢,将离寒宫的一应经过一一道出。

    该隐瞒的仍旧隐瞒,该让在场几位真人知晓的,就尽量详细。

    “如此说来,那十几位元神真人,此时都已陨落在百万年前,那口神诛绝灭剑下?”

    宏法面色凝重:“然而若如你所言,此番之祸,全由中原那三家自招,为何却要兴师动众,问罪赤阴?”

    “师叔你问我,无道却真不知该去问谁。”

    庄无道颇有些佩服的,看了宏法一眼,这位真可谓一语中的。

    此时那三家,举三大宗派之力,固然可拿下赤阴,然而对于位在更北方的燎原寺玄圣宗而言,又有何好处?

    然而这次表现出的姿态,却是强硬之至,似不惜玉石俱焚,也要与赤阴城做上一场。

    “或者事前赤阴城,对离寒天境那口神诛绝灭剑,早就心中有数也说不定

    也就只能言尽于此了,庄无道不知,那三圣宗为何明知其中缘由,而不告知于众。羽旭玄又是怎样让这三家同时闭口,对与宏真勾结之事,保持默契沉默,

    然而他既知羽旭玄的决心,这离寒宫内的真相,就绝不会从他口里透露半句。

    宏法先是不悦,而后目里又闪过了一丝精芒,若有所思道:“早就心中有数?这倒是可以说得通了,赤阴城死掉的那个慕九辰,我听说许多年前,就已与乾天宗有所瓜葛,可是那位燕景瑾——对了,此人似已寿元将尽?这其中,果然是有许多启人疑窦处。如此说来,那离寒宫很可能是赤阴城与大灵联手,设下的陷阱?可这三圣宗为何会这么轻易的上当?赤阴城又为何甘愿我燕氏皇家的马前卒?”

    庄无道无语,只能说这为真人,能够修至元神境界,果然不是什么草包。神思敏锐,七窍通达,将牵涉离寒宫几家的情形,猜的八九不离十。

    可为何东离国之战,表现的那般弱智?是利欲熏心,还有是有意为之?

    若是后者,就其心可诛了

    “师弟可以修了”

    叁法打断了宏法之言,正色道:“不管真相到底如何,现在赤阴城都已局面堪忧。以三大圣宗的霸道,无理都要争三分,何况离寒宫之变,有如此多的疑点?现在我等该议论的,是我离尘该如何应变,该持何等立场?”

    “三圣宗若真不惜代价,赤阴城断难守住,尤其羽旭玄毒伤未愈之时。”

    阳法皱紧了眉:“一旦赤阴城倒下,我离尘宗侧翼再无掩护。而太平道如再次南下东海,我宗之势,恐怕危如累卵。”

    庄无道不由看了节法真人一眼,羽旭玄的羽蛇化寒毒,已经驱除之事,节法难道未曾与几位真人言及?

    接下的事,其实已与他无关。庄无道已有意退走,不过几位真人都不说话,他也只好这么呆坐着。

    “此言不错”宏法颌首赞同,而后又问:“依阳法师兄之意,我离尘到底该如何是好?”

    “如今之计,也只能想办法结好三圣宗。据说乾天宗正元真人,五百大寿之期将至,我宗准备一份厚礼献上。”

    阳法凝然道:“不求乾天宗与我离尘结成同盟,但求我宗与太平道争斗之时,三圣宗能坐视旁观就可。”

    “此策不妥”叁法摇着头,不以为然:“中原那三家,即便攻下赤阴城,也是大灵朝得益。元气大伤之下,有何余力西顾?中原之地,依然是有一番龙争虎斗。”

    “眼下无妨,我忧的是百年之后——”

    三位真人正议论着,节法此时却转顾司空宏:“你去赤阴,羽旭玄他对你怎么说?”

    司空宏闻言微一顿首:“羽师叔说,请离尘宗诸位道友,再耐心等候一阵,可在旬月之后,再做抉择。”

    “等候?就只说这个?”阳法微微不满:“我恐迟则不及。真要等到赤阴城灭亡之时,那就完了。”

    “这个我可不敢担保”

    司空宏轻声一笑:“随同师侄一起前来的,还有赤阴城三位金丹使者,带来数件稀世罕见的珍宝,赠送给几位真人。掌教不如召来一见,听听他们会怎么说?”

    “无非是欲示好我宗,拖延时间而已”

    宏法皱了皱眉,不过却未拒绝。殿上诸人,则都面面相觑,已经有了意动之意。

    庄无道却趁着这个机会,向几人告退,走出了离尘殿。而临走之时,又眼含同情的,看了那泥雕木塑般的夜君权一眼。忖到这一宗掌教,除非是执掌在明翠峰与宣灵山之手,否则做起来真没什么意思。

    在赤阴已近一年,他此刻归心似箭,想要尽快回到自家那半月楼内。

    不知不觉,那座建在山巅上的临湖小楼,已经被他当成自己的家了。是唯一能让庄无道心安温暖,可以放下所有重负与戒备警惕之地。

    不过他遁光才离开离尘本山不久,前方处就有一个人影,忽然凭空化出。

    “师尊?”

    庄无道急忙停下,朝着节法的这具元神化身,躬身一礼,心中倒也不觉意

    事涉羽旭玄,节法怎可能不问个清楚明白?

    “不是在外人面前,无需多礼”

    节法素来不重礼节,微一拂袖,示意庄无道起身,而后就开门见山的问:“究竟怎么回事?宏真因何而死?可是师徒相残?”

    庄无道暗暗一叹,心想那羽旭玄,之所以未曾留言交代过他什么,估计也是心知他与宏真之事,瞒不过节法吧?

    “宏真师叔勾结燎原寺三家,欲以六十年前种下的羽蛇死咒,夺舍羽师叔

    庄无道尽量言简意赅:“羽师叔便将计就计,在离寒宫内设下陷阱。不但使得三圣宗八位元神,全数寂灭。更迫杀宏真师叔,解除死咒之困。”

    “夺舍?”

    节法楞了楞,神情无限复杂:“我当初就觉他们师徒间情形有异,也曾有意无意的提醒羽兄弟,让羽师兄弟小心其师。却真未想到,这对师徒,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宏真道友,何至于此?”

    “弟子当时为羽师叔诊断毒症时,也觉意外。”

    庄无道淡然道:“宏真师叔他求道之心太切,非常人能及。”

    他也有这样的求道之心,却自问踏不过那条底线。

    “宏真道友,他还真是这样的性情。据说当年并非是赤阴城开山时正选的弟子,是千方百计,百般哀求,才得一位寿元将近的金丹允可,将他录为门下

    节法说了一番掌故,又仔细看了眼庄无道:“这次是动用了血猿战魂?”

    “是”庄无道再次一礼:“羽师叔,以他随身的雷杏剑簪,诱使宏真向弟子出手。弟子除了召请战魂,再无别的选择。”

    “这就是了,仙阶战魂降临,天一界一切金丹之下,在你面前都难有抗手之力。也正是克制宏真的分体元神,甚至可创及本体。”

    节法微微一笑:“那雷杏剑簪之内,必有‘青帝法体,这门玄术?”

    “正是,因有此术在,无道才侥幸没被抽于。”

    庄无道想起来,就觉懊恼。被人当成棋子,倒也没什么,问题是他从头到尾,几乎都被蒙在鼓中。

    “弟子惭愧,一直没能察觉。”

    “以他的修为,想要瞒过你,岂非再简单不过。只是这次你遇险重伤之事,他也需给老夫一个交代。”

    节法说完,就有神情微肃:“羽旭玄的意思,是说要我们再等等。我想问,无道你是怎么看的?”

    他与羽旭玄,虽是至交好友。然而事涉宗派的大政抉择,自然是一切以宗门的生死存亡为重。

    几年前的羽旭玄是如此,此时的节法,也是同样。

    “这个,弟子还真是无法评断。不过羽师叔他谋定而后动,若然还是死咒在身,或者真有同归于尽,拼死一搏之心。可如今他寒毒已解,应当不会自陷险境。”

    庄无道一边说着,一边沉吟,而后略显迟疑道:“我与宏真交手时,战魂意念,曾直袭宏真本体。曾经依稀感觉,有一丝与吞日血猿类似的意念。就不知,弟子身具附体战魂之事,师尊可曾告知羽师叔?”

    当日他感受到的,是一丝剑意,与衤绅诛绝灭之剑,相似之至的剑意。

    是借助吞日血猿的强大神魂,才能隔空感应。而且模糊之至,无法确定。

    “与吞日血猿类似?”

    节法陷入深思,而后哑然失笑,再一拂袖:“如此说来,还真无需太担忧。就等他两三月时间,又有何妨。你回去吧,最近门内有些风波,若无道你真是一意保住聂家那女孩,近日就最好莫让她出门。”

    说完之后,那身影一幻,就化作一缕缕轻烟,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而待得节法神念,彻底退去,云儿却又现出了身影,轻声一赞:“伪阳神,你这师尊,修为实力,俱都不若呢。”

    庄无道笑了笑,不以为意。伪阳神,天一界元神真人,只要能修至元神境巅峰,大多都能修成。

    也就是假练虚的境界,只有转阳之后的元神,才能不畏罡风煞火,出窍体

    节法做为离尘宗最年长的真人,镇压东南一域数百年,天机碑上排名二十五位。又以一人之力,抗衡离尘三大元神境,声名岂是虚至?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