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九章 再议雪魂
    宝船停下的地方,是在离尘本山。当庄无道从船上走下,看着这熟悉的风景时,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还没恭喜无道师叔,筑基有成,贵为玄师,从此再非凡人”

    同时下船的,还有莫问,此刻看着庄无道的眸中,略含异色。一年前同去赤阴城之时,还同是练气境。然而当回归之时,他固然已至练气后期,庄无道却已一步跨越了那道天堑,寿增百载,成就筑基之境。

    他仍是真传弟子,只是内定了明翠峰一个秘传名额。而庄无道,不但是本山秘传,境界更已入筑基。

    此时莫问再怎么厚着脸皮,也不敢再与庄无道,以师兄弟相称。

    不止是他,后面跟着的李昱,也是面色古怪。看起来是不情不愿,然而在庄无道眼里,这人却比莫问要顺眼些。

    心中微摇着头,庄无道随意的问着∶“我醒来也有一月,怎么就没见你二人出来走动?”

    李昱一声冷哼,沉默不言。莫问则是满眼的无奈:“有师叔四年筑基的榜样在前,我等这些与师叔同时入门的,又岂敢一直怠懈。途中月余,莫问都在闭关苦修。说来师叔重伤,莫问都未去看望,却是师侄我失礼了。”

    “讲这些虚礼做什么?”

    庄无道莞尔一笑,一副老气横秋,教训丨下辈的语气:“勤奋用功自然是好,不过你二人,也需注意劳逸结合,有张有驰。需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李昱顿时嘴唇轻颤,隐隐可听他嘴里,传出‘咯咯,的磨牙之声。司空宏刚好也从船上走下,闻言止步,似笑非笑的,看着庄无道调侃戏弄二人。

    莫问却毫无异色,竟真的毕恭毕敬的一躬身:“多谢师叔教诲,莫问谨记于心。”

    庄无道的眸里不禁寒光微闪,正要再说什么,斜刺里却有一个声音,突然插口:“庄小师叔,掌教诏令,特命我等前来接迎。几位元神真人,已经在离尘殿等候已久。还有司空师叔,也请一并前往。”

    庄无道面色微肃,往身侧看了过去。以三位身穿青袍的筑基执事为首,加上七八位本山执役门人,正立在宝船之侧迎候,神情俱都肃穆之至。

    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是几位元神,要从他嘴里,探问离寒宫之变的详尽

    之前在途中,他虽就此事,向本宗发过信符,详述离寒宫一切因果。不过只是大略而已,一些细节,都未详述、

    山上等候的那几位,也并不满意,明显还欲从他这个当世人这里,知晓更

    “我知道了,前面引路。”

    放过了李昱莫问二人,庄无道与司空宏一道飞空遁起。随在那几人身后,往那山顶方向遁去。

    不过才至半山腰处,就见两个身影,从离尘山内飞处。匆匆忙忙,往岐阳峰的方向遁空而去,恰好与他擦身而过。

    “夜小妍?”

    庄无道怔了一怔,略略凝思,便状似随意的询问:“夜师姐到哪里去?宇文兄的毒伤,不知可已痊愈了?”

    算算时日,宇文元州也差不多该苏醒了。以毒攻毒之法,虽会损及宇文元州元气,然而解除那‘碧蟾雪魂丝,的混毒,当是毫无意义。

    他心中并无芥蒂,只因此时地位居高临下,自然也就心胸开阔。岐阳峰虽有忘恩负义之举,被宣灵山上下鄙薄。可若是宇文元州能够痊愈,对离尘宗整体而言,却也是件好事。

    本来没指望夜小妍会答他之言,却不料那了窈窕身影,从他身旁掠过之后,又一个急停,面色煞白。

    “绝轩师叔说元州他的毒伤另有变化,已经不是单纯的碧蟾雪魂丝。寻常之法,已经无救。他会冒险尝试炎蛊噬毒之法,再试一试,成则元州师兄他不但能伤势尽复,还可因祸得福,立增四重楼的修为。可若是不顶用,就可为元州师兄准备后事。我这次,是与苏辰师兄一起回岐阳,取些药材。”

    “炎蛊噬毒,可是那赤尸炎蛊?”

    当日剑灵,借天地元灵,往他意念内映入的信息,并不仅止于武道术法,还有部分医道典籍。

    若是正常的研修,庄无道可能需耗时数年。借助天地元灵,却只需数个时辰,就可抵得别人数十年的钻研苦学。

    此时一个转念,就已知炎蛊噬毒的来历用处。

    赤尸炎蛊极其罕见,虽是蛊虫,然而也可治病救人,克制近千种奇毒。几乎涵盖三阶之下,近四成的毒素种类,近乎万金油一般的东西,也是医者视若至宝的奇珍。

    那绝轩的手里,竟有这样的宝贝,真正是出人意料。

    换在平常之时听了,他必定会垂涎欲滴。不过此刻,他更关心的是宇文元州的病情。

    “据我所知,碧蟾雪魂丝并不在赤尸炎蛊能克制的毒素之列,能否让我给宇文兄看看?”

    他不喜岐阳峰,有有意拿捏为难一番。但若宇文元州,真就这么死了,也非是他所愿。

    只是同门的态度,也需顾忌。庄无道说话时,又斜目看了司空宏一眼。

    却只见后者,正微微颔首,眼中透着赞许之意。

    彼此并非是那种死敌宿仇,该放的时候,就该大方一些。

    两年前宣灵山是局面危如累卵之时,被岐阳峰从背后插上一刀。不能不做反击,也必须钳制岐阳。

    可如今却隐有独尊之势,形势不同,处置的方法也不同。

    宣灵山独掌大权,就该有一宗之首的气度。强者,也该有强者的心胸。

    “庄师弟你——”

    夜小妍眼神闪烁,明显有些意动。然而话未说话,她身后另一修士,就已开口:“夜师妹你若是求了别人,那就莫要再来寻我师尊。”

    又冷冷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哂然一笑:“宗门之内若论驱毒疗毒,无人能及师尊他一根手指。他若是无可奈何,整个东南之地,都无人再能治愈。你庄无道或者修行上天赋超群,然而医术一道,还是谦逊些好。”

    庄无道抬起了眉,淡淡看了这年轻修士一眼。这应该就是夜小妍方才,所说的苏辰了。

    之前看着还不足,谦逊有礼,气度温和。可当庄无道提及为宇文元州再看看病情,此人却像是刺猬一般的反击,言语中讽刺之意十足。

    “绝轩是你师尊?”

    说话之时,庄无道就已移开了目光。此等样的小人物,不值得他关注哪怕片刻。虎豹岂会与蝼蚁置气?

    “凡事莫要说的太绝对,绝轩办不到的事,未必别人就也同样无法做到。

    ——一年之前,他绝不会这句话,一年之后,却已有足够的底气不止是最近医道上的造诣再次见涨,也因在云儿造出的梦境内,初步掌握了那七十四路大回天针。

    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毒素变化。连剑灵都认可的以毒攻毒之法都无用。

    “师尊的医道,世所公认,也岂是你能诋毁?”

    苏辰的话音未落,就见庄无道根本不曾理会他言语,直接问夜小妍。

    “夜师姐,不知你以为如何?”

    这才是能真正给宇文元州做主之人。

    “庄师弟,我——”

    夜小妍再次一阵迟疑,几次张口欲言,却又止住。旁边苏辰也不再说话,面无表情,目含冷意。

    踌躇再三,夜小妍终是轻声一叹,敛裾一礼道:“小妍多谢庄师弟好意,不过无需如此。元州他有绝轩师叔,料来这次定能驱除残毒。”

    庄无道眉头微皱,而后就不在意的一笑:“也罢,若宇文兄有什么不妥,而绝轩师兄又无能为力时,夜师姐随时可来半月楼寻我。最近时日,无道都不会外出。两年之前,无道是因未至筑基,所以无法可想。如今却是不同,自问这碧蟾雪魂丝,无道还是能解。哪怕是再有变异,也可想想办法。”

    说完之后,庄无道便又转身继续遁空而起,追随前面那三位筑基境执事身影而去。

    苏辰则微摇着头,眼透不解之意:“师尊他无能为力后可以去寻他?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真不知他哪来的底气?”

    然而一旁处,却传来了司空宏的冷笑声:“就如无道师弟所言,绝轩无可奈何之事,别人也就未必奈何不得。苏师侄,也莫要以为你那师尊的医道,就真是独尊东南一域,无人可及了。难道不知,赤阴城羽旭玄,如今毒伤已愈,正是经无道师弟之手?

    苏辰闻言顿时楞住,而那夜小妍也是一阵发呆,看着庄无道的背影,眼露异泽。

    苏辰却是立在原地,整整数息之后,才清醒过来,一声失笑:“羽旭玄毒伤已愈,怎么可能?”

    他清楚听师尊说起,羽旭玄身中的羽蛇化寒毒,若连三分凰血丹都无法,那么这世间,就再无人可救。

    司空宏却已飞空至数十丈外,甚至都未回头看上一眼。

    “是真是假,两个月内,自然就可知分晓,”

    那个时候,赤阴城的谢礼,已可送至离尘宗。

    苏辰一声闷哼,与夜小妍面面相觑,眼里同样透着疑惑不信之意。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