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七章 九脉法会
    知晓了羽旭玄毒伤已愈,司空宏顿时就轻松了不少,之后又为庄无道推宫活血了一番。

    旁敲侧击,问着离寒宫内的详细。显见是对这次离寒天境之变,所知寥寥

    反正此事,返回宗门之后,都需要向几位元神真人交代详细。庄无道倒是无所谓,自己在里面的经历,除了那血猿战魂,也没多少需要隐瞒的。然而事涉羽旭玄师徒内情,就不能不慎。

    什么事该说,什么不该,都需仔细斟酌一番。

    司空宏知晓分寸,庄无道一些言语模糊处,都并未仔细深究。心满意足之下,全心全意为庄无道化去了体内部分淤积气血,疏通经络,直至真元差不多耗尽,这才离去。

    之后的路程,庄无道因伤势之故,既无法冥想修行,也无法炼体炼拳。至少在他体内元气补足,积淤彻底打通,能够自主循环之前是如此。

    于是每日十二个时辰,除了自己给自己针灸,再由司空宏以真元给他疗伤一次之外,就只能参悟一下拳道,研习一番术法,偏偏还无法试演印证。只能在剑灵制造的梦境中,与云儿切磋施展。

    然而既然是梦境,就无法一切都百分百的拟真,真气运行,功法变幻,都有太多的想当然处。

    久而久之,庄无道自己也知道如此下去,不切实际,效果寥寥不说,更会走入歧途。

    可暂时放弃之后,又觉乏味之至。静功再怎么深厚,也有些忍受不住。

    实在无聊,庄无道于脆每日走到最上层的甲板上,就这么一整日,都坐在那船头处,看着那白云苍狗,云卷云舒,也觉胸中舒阔。

    不过这甲板上层,也不是没有烦心事。偶尔也有同行弟子,在上面观景散

    其他人还好,唯独那明翠峰与绝尘峰岐阳峰几脉,看他的目光有异。偶尔在一起窃窃私语时,也是语出不逊。

    “居然没死,真是命大——”

    “在里面呆了将近半年,连那乾天宗,玄圣宗之人,都死了一大堆。这个家伙,居然还活着,真是老天不开眼,祸害遗千年。”

    “我看他长久不了,据说是在离寒宫的里面,动用了损伤元气的法门。以后前景堪忧,未必能够顺利结丹。”

    “这消息是从哪听来的?该不会又是假消息,我之前还听说他已死定了,天机碑上已经除名。”

    “应该不假,看他情形就知道,气血两亏,昏迷数月,比那次宇文元州还要严重。”

    “不管真假,此番这竖子不能如愿娶回羽云琴,却是真的。没了太阴清体之助,他想要结七转金丹,至少都要二十年之久。不是人人都能似那重阳子一般——”

    这些人多少还知避忌,说话时或是束声,或是布下音障之术。

    然而庄无道现在神念灵敏,可能是因血猿意念冲击刺激,压力之下爆发之故。自那次战魂附体结束之后,魂识也再次大增,可广布周围二千五百丈之巨

    超越寻常的筑基修士太多,甚至已可与那些筑基巅峰比拟。肉身强化,也使他听觉大增,专注之时,可听清数十里外,蝉飞羽落之声。

    这些人的小手段,根本就瞒他不过,甚至有时候,不想听都不成。

    庄无道不由大皱其眉,然而仍不时有闲言碎语,依然不断钻入他的耳中。

    “也不知那家伙,是伤在谁人之手,还不会就是那位乾坤宗方孝儒?我倒真想要当面感激一番。否则此獠,气焰还不知怎么嚣横。”

    “伤势遮遮掩掩,事情经过也是讳莫如深,没有一句实话,又什么告不得人的,定是在离寒宫内,受挫不浅。”

    “方孝儒不会,我听说这位早几十日就已出来了,碰到了金丹修士,哪怕是颖才榜第一,也不能不逃。能够全身而退,就可见其能。”

    “不是方孝儒,那就是司马云天或者法智了,若是遇到了金丹前辈,不会连实话都不肯说。”

    庄无道只觉无奈,这些人说的话,倒是伤不了他什么。一些虚无缥缈的猜测之言,泄愤之语,不痛不痒。

    他只是感慨,宗门之内,弟子之间居然割裂至这种程度。已划出一条难以弥合的鸿沟,无法弥合。这些人的言语间,竟是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话说回来,他在第二层以一敌六之事,也就罢了,几乎将方孝儒击杀也不算,三圣宗不会自泄其丑。便连击杀和檀之时,也无外人在场。

    然而刚入离寒宫的时候,却是实实在在,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司马云天战了一场,略胜一筹。再退一步,即便这些人消息闭塞,羽旭玄又有心封锁。可那颖才榜上的排名,总不会有假。

    这些人难道不知?哪来的这些邪气,敢来议论嘲笑他?又到底从哪听来的谣言,说他已经死在离寒宫内?

    还是到第二日,司空宏给他解惑:“今年颖才榜,其实一直到至今还未发布。屡次三番推迟之后,就有人谣传,是因你在离寒宫内身死,才推迟拖延至今。其实是你在离寒宫内以一敌六,被天道盟知晓。虽是锁住了颖才榜榜首之位,却因观月散人在评断中用词古月激烈,有刻意羞辱之意。才被三圣宗联手施压阻挠,推迟至今。只是此事,如今知晓的人还不多。我也是看过天道盟送来的颖才第二稿,才知究竟。至于你的伤势,无道你昏迷之后,羽真人就匆匆你送上船,让我们速离赤阴。这些人能知晓什么?也只能胡乱猜测而已。”

    又嘿然笑道:“这也与门内现在的情势有关,半年前你去赤阴城后,我离尘再次山试大比,结果本该是大出风头的无极峰,这次弄得灰头土脸。去年入门的弟子,无一个能拿的出手。去年开山选徒,师尊他联手翠云山,素云峰与水云峰几脉一起下了狠手,几乎把那些几个好苗子,从无极峰手中抢光。所以如今二山七峰之间,都有了些心结。此事虽说是师尊他一手谋划,可这件事,终究还借了些你这位本山秘传造出来的的声势。”

    “竟有此事?”

    庄无道颇为惊奇,那位整天以和善面貌示人的师尊,居然还会来这一手?

    离尘宗每三年开山一次,由二山七峰轮流选徒。这也是为了避免离尘宗九脉的弟子资源,被实力更强的支脉抢夺。从而导致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不过真想挖人的话,也不会没有空子可钻。比如门内金丹修士,每十年都有权自由收徒一人。似北堂婉儿就是这种情形,早早就已定下了皇极峰一脉。其他还有各种特例,都可利用。

    以前门内实力最若的素云峰与水云峰,就深受其苦。好不容易轮到选徒之年,却都被其他几脉,把出色的弟子瓜分一空。只有宣灵山一脉,几乎不做这种缺德事。

    然而以前不做,不意味着宣灵山就没有能力做。这次痛下狠手,应该是节法对无极峰的警告。他那位师尊,应该是极其不满了。

    宣灵与明翠之争,无极峰上串下跳,做得实在过分。

    “离尘八百学馆,有近半掌握在我宣灵山与翠云山之手。哪些可以栽培,哪些又是,都能了如指掌。再若论道资源材料,离尘宗内,我宣灵山舍我其谁?想要抢几个出色弟子,能有多难?”

    司空宏冷笑着说完,又凝声道:“不过也因师弟你在颖才榜上大出风头,宣灵山前景极佳。那几个小辈,才愿入门。”

    “原来如此不过——”

    庄无道依然还有疑惑,难道就只因这争徒之事,就使这些明翠峰与无极峰一脉,如此愤恨,诋毁于他么?甚至不惜传出他,在离寒宫内死亡的谣言。

    总觉这其中,有些不对。

    “再就是山试大比之后的九脉法会。”

    不能庄无道的话问出来,司空宏就‘嘿,的一笑:“那才是重头”

    “九脉法会?我倒是忘了。”

    庄无道这才明白过来,离尘宗的‘九脉法会每二十七年一次,总共持续八十一天。除了二山七峰,都会轮流遣出本脉最出色的修士,坐坛讲法。更要由金丹大会决定,现在离尘千余道馆,十余处道宫,还有本山数百位执事的轮换更替。

    是离尘宗内,决定二山七峰,各个支脉实力盛衰嚣长的关键。之前明翠峰与之宣灵山之争,岐阳峰倒戈,无名山之战,一系列的纷争,都因此而起。

    “所以才有人造这些谣言,意图混淆视听?”

    若是水云峰与素云峰二脉金丹有人因他之死,而不看好宣灵山的前景。那么明翠峰,皇极峰与岐阳峰,就有了反败为胜之机。

    说到底,无论哪个支脉,都不可能是完全上下一心,铁板一块。

    “可既是如此,为何我宣灵山就不出面辟谣?”

    “有天道盟提前送来的颖才榜第二稿在手,何需如此多事?只要能够做得了主的金丹修士,都心知肚明就可。至于下面的风波,待得正榜出时,自然一切都烟消云散。”

    司空宏并不以意:“让他们得意一阵,又有何妨?师尊他也是另有所谋,这才有意纵容。”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