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六章 新的形势
    “遮天层次?”

    岂不是与天地阴阳大悲赋等同?

    庄无道微楞,云儿眼高于顶,少有能让她看得上眼的东西。今日对这门功法的评价,却竟是如此之高。

    “可能还低估了。”

    云儿微笑,用笃定的语气:“若有足够灵窍,或者加入练窍之法,那么进入遮天层次的巅峰,也不是不可能。是可于天地阴阳大悲赋比拟之术,所以我才说,创此功之人,是惊才绝艳。若是出身在天仙界,说不定又是一位绝代仙王。不过此术,修行起来异常艰难,也同样似阴阳大悲赋,需要剑主这样,具有特殊天赋者。寻常修士,能够把这门‘太虚无极大法修至一二重天境界,就已很不得了了。”

    “我估计也是如此,否则这面照空镜,岂会无人能够驾驭?”

    庄无道摇着头,忖道怪不得那燕景瑾会说,这门功决不该埋没于离寒天境内。

    若真如云儿所言,那就真是可惜了。

    不过剑灵虽是将此功,吹的天花乱坠,他却未有丝毫心动之意。

    本身修炼的功法,已经足够多了。且那天地阴阳大悲赋,蕴剑诀,牛魔霸体,大摔碑,前景都不错。尤其前二者,哪怕在天仙界中,也最顶尖的功法。光是修习一门,就需消耗他极大的精力。

    庄无道也有自信,自己自创的乾坤大挪移,日后定然会逊于这门‘太虚无极大法,多少。

    不过,空间之术么?

    修习就不用,然而也不是不可以借鉴一二。离尘宗传法殿内,记载的类似功法,其实也有十几本之多。

    不过能够被云儿评价为,可以列入一片遮天层次的,却是绝无仅有

    而他的乾坤大挪移,是有了,坤,二字,却还未见踪影。

    庄无道心念中忽有感应,察觉门外气机有异。忙将这面青铜古镜收起,云儿的身影,亦化作一团灵光消散。

    而当庄无道收拾妥当,再回过头时,就见司空宏,正推门走了近来,不由是诧异莫名。

    “司空师兄?你怎在这o”

    前次护送他们一群练气境弟子来离尘的金丹境,乃是元秋子师兄。

    “醒来了?”

    司空宏面上含笑:“师尊他放心不下,特意让我过来接你。元秋子他也在,如今这艘船上,可是有着八位金丹。哪怕元神境亲临,在这艘灵骨宝船前,也要铩羽而归。除我之外,还有三位赤阴城的道友。说是有要事出使离尘,其实却是专为护送你安然回返。”

    每一艘灵骨宝船,都有着一座守御大阵,可使金丹修士,实力大增。船飞凌于空,不能借力于地,所以布的是天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与正反两仪阵借用地气不同。这座乾天两仪阵,是直接借力于天,诸天星辰,游荡于天空的罡风灵流,都可借调为己用。

    八位金丹,共聚一船,的确是有与元神境抗衡之能。

    “劳动师兄来迎,是不是太过了?”

    庄无道受宠若惊,心里更暗暗奇怪,忖道赤阴城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分出人手,送他返回离尘?

    “再怎么小心都不算过,新一期的颖才榜即将出世,无道你名列榜首,是板上钉钉之事。更何况,又是重伤在身,昏迷不醒。到那个时候,谁知别人会打什么算盘?且我听说,这次师弟你在离寒宫内,得罪的人不少吧?以一敌六,那等样的夸张战绩,可真是把中原那三家的颜面,扫的不轻。”

    那司空宏上下看了庄无道一眼,言语颇是唏嘘。

    “说来这时间过的还真快,转眼间师弟你已是筑基了。现如今,我也该唤你一声仙长了。”

    道家修真,亦有自己的等级体系。初入练气修士为羽士,筑基境可称玄师,金丹境为天师。

    元神境是真人,练虚境亦为真人,不过前面要加上纯阳二字。而后就是真君、天君、天尊与大天尊。

    仙长是凡间之人,对修士的尊称,一般用于筑基境以上的修者。意指彻底脱离了凡俗,仙业有成者。

    司空宏这么说,却是有着开玩笑,调侃的意思。

    “师兄”

    庄无道摇着头,哭笑不得,而后又好奇地问:“现在赤阴城那边,情形怎样了?”

    “还能怎样?中原三圣宗已有近百位金丹,十位元神境南下,分明是有兴师问罪之意。”

    司空宏面色紧凝道:“也正因如此,羽师叔才会做主,尽早将你送回离尘。一旦战起之时,想走都走不成。说来师弟你,现在还是羽师叔他家定好的女婿。力压群雄,夺得魁首。如今这道侣之事,提都不提,可见情势之紧。”

    前半句还是正经,后面就又开起了庄无道的玩笑,

    见庄无道皱起了眉,沉吟不语,司空宏顿时好生无趣:“师弟你这人,也不过才二十岁而已。怎么性格像是个小老头似的,死气沉沉,师尊他也没你这么严肃刻板,真好生无趣。”

    说完这句,司空宏才又转入正题,嘿然冷笑:“据说双方还在谈,三圣宗执意要羽师叔自裁谢罪,给他们一个交代。然而当初赤阴城开放离寒宫,也是他们逼迫,不请自来。如今损失惨重,又责怪起了旁人。不过大约这三家,是不会如意了。堂堂赤阴城,不会连这点骨气都没有。可真要谈崩,双方战起,还不知会怎样。关键是赤阴城,能否挡得住。羽师叔未受毒伤时,天下第三术修,哪怕三圣宗几十位元神同至,也难攻破赤阴城的赤阴无极大阵。偏偏不久前,慕九辰真人也陨落在离寒天境,宏真真人,也寿元耗尽,羽化入真。亏得是羽师叔的的师弟绝霄,也在同一天晋位元神境真人,否则真是半点胜算都没有。”

    庄无道眉头微挑,那宏真,已经坐化了么?

    即便分身损毁,也不该这么快,其实是死于羽旭玄之手吧?

    不过既然对外人说是‘寿元耗尽那么离寒宫内发生的那些事,与他们师徒之间的龌龊冲突,羽旭玄是定然不愿外人知晓了。

    没有亲身经历,外人对离寒宫内的真相,都是如雾里看花,难知究竟。

    “赤阴城若形势吃紧,我离尘宗亦有唇亡齿寒之虞,形势堪忧。”

    司空宏一声叹息,疲态尽显。可见之前,也是强作欢颜而已。

    “消息至今封锁着,那天机碑也暂时封闭,不许人查看。不过估计也瞒不了多久。十余位元神修士同时殒落,这已经多久没有了?一旦传开,必定天下骚然。太平道南下,也必在近日。”

    三圣宗遭遇重创,对于离尘宗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意味着北方太平道,可以更放心的经营东海。赤阴城则不但无法提供帮助,反而可能会牵扯离尘宗的部分人力。

    同为天下十大宗派之一,离尘宗其实并不畏惧那个雄踞北方的大派。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离尘宗本身内部纷争不绝,四位元神修士难以齐心合力。

    独力面对太平道的压迫,必定要损失惨重不可。甚至一个不好,有丢失整个东海之虞。

    “没有那么糟糕。”

    庄无道语气平淡,并不以为意:“羽师叔他才智高绝,且寒毒将愈,必能让赤阴城安然渡过此关。”

    事实是宏真已死,羽旭玄死咒不再,寒毒自可引刃而解。最多三五月内,就可恢复全盛的状态。三圣宗真要以为羽旭玄好欺,定要再栽上一个跟头不可

    不过这三家,既然选择与宏真联手,想必是对羽旭玄的真实病情,了如指掌。这时也该心知杜明,羽旭玄毒伤不再。

    否则绝不会到现在还只是谈——

    只要赤阴城安然无恙,侧翼稳固。离尘宗在东海三十六岛,以#主之利应付太平道,绝没有应付不来的道理。

    “寒毒将愈?是无道你的手笔?”

    司空宏脸上,现出了惊喜之色:“怪不得临走之前,羽师叔会说,待你回归之后,他必有大礼送上,以酬你之恩。现在还在筹备,让你耐心等候,至多再有两月,就会遣人送至师弟手中。”

    “等候?”

    庄无道估计羽旭玄,也不会赖账,可这‘等候,是什么意思?他其实更愿意在赤阴城的诸般珍藏中,任意挑选三件。

    “我猜是在等那株铁木雷杏成熟,那是当年旭玄师叔,带出来的几件灵珍之一。与旭玄师叔赐给无道你的雷杏剑簪,是同一材料,是最佳的铸剑之材。不过铁木雷杏最珍贵的,还是雷杏果。此果三千年成熟一次,每一次只有三颗。羽师叔带出来的时候,就已只差六十年成熟,算算时间,正是两个月后。赤阴城上下。不知多少人在盯着等着。若师叔他真是肯将此物相赠,师弟估计最多再有半年,就可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再推升一重天境界。”

    庄无道目光闪烁,铁木雷杏之效,他岂能有不知之力?真是此物,不止是他的《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可以提升一重天。雷法之威,更可融合雷杏特性,提升四五倍之多。甚至还可助他,直接打开一处灵窍,再修成一门三品级别的玄术神通。

    只是两个月而已,他等得起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