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五章 太虚无极
    当庄无道从昏迷中再苏醒时,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一艘船。此时应该是在离尘宗的灵骨宝船上,而且是最上层的几间船舱之一。房间宽敞,禁制森严。

    再望一眼窗外,云雾飘渺,飞鸟伴行。不用问,便知这定是在回归离尘宗的途中。

    庄无道眼神稍稍茫然了一阵,就又恢复清明。开始体察着自己周身上线,他昏迷之后,明显是有人给他调理过身体。

    四肢还是酸软,不过至少还能有些力量。真元也不再似昏迷之前,彻底枯竭。多少还有一些,毫无生气经络内流动着。

    那些暗伤也恢复了些许,显见那疗伤的丹药,并未少吃。且有高明医修,为他针灸,推宫活血过。只是要完全复原,还需很长时间的休养生息。

    “剑主现在感觉怎样?”

    旁边人影一幻,云儿就已显化在他的身侧,目含关注:“那吞日血猿,你现在虽能招引,不过也需节制才行。不加控制,只会伤到自己。筑基能够唤来的血猿战魂,力量可要强横的多。我教你的那些符篥,效果已经极小了。”

    “节制,那时候哪还能节制?”

    庄无道苦笑了一声,那时事出意外,云儿控制他身躯逃离后,直接就元气大亏,陷入昏迷,也只有借助吞日血猿之力。

    当时若似阳湖那般,有限度的借用。固然一身战力稍弱些,然而也不会遗留什么后患。

    可面对宏真,他根本就无别的选择,只有最大程度的,招引血猿战魂之力

    那时若还顾惜事后,连命都保不住。也亏得是羽旭玄早有预料,在雷杏剑簪中留了一道‘青帝法体,给他,否则现在,估计已经瘫痪。能否痊愈恢复,都是未知。

    “不过,这次还好,剑主也算是因祸得福。”

    云儿的面上,露出微微笑意:“剑主最后恢复之后,估计至少可再增三十象力。那血猿变不能用,吞日变却可施展。”

    庄无道双眉微扬,眼里亦闪过几分喜色。吞日血猿对他身体的暴力‘改造是强抽他本命元气来完成。就如在沙漠之中,建造一座楼阁,没有丝毫的根基。

    事后绝大多数部位,都会衰退如初,只有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才会继续保留。

    然而羽旭玄的‘青帝法体来得实在及时。使庄无道气元充足,得以固化了其中部分,只需在事后勤加炼体,就可彻底稳固下来。

    除此之外,就是吞日变,庄无道此时一个意念,就可在体外,生出吞日血焰。

    这也是吞日血猿,对他身体的‘改造,之功。直接在体内深层某处,种下了火源。

    就连庄无道自己,也搞不清楚,这吞日血焰的火源到底来自体内何处。只知他若心内想时,就可自然而然的引发。

    “因祸得福?这样的福,我倒是宁愿不要,太凶险了。”

    庄无道站起了身,走到了窗边,随意往下扫了眼地势,就知此处,距离离尘宗不远。

    大片未有人迹的荒林,一眼甚至看不到尽头,也只有东南之地,才会如此

    他昏迷的时间,怕是已经有二十几天。

    “剑主总共昏迷了二十三天。”

    云儿说出了精确的数字:“大约还要再修养百天左右,就可恢复如初。”

    也就是说一百二十三天,来换取这三十象的力量,以及‘吞日变,这门秘术。

    “一百天?也好。入了筑基境之后,我也觉自己,需要稳一稳。”

    庄无道仔细想了想,也不算太亏。其实这两样好处,都不算什么。当吞日血猿附体时,与云儿完全不同,是与他意念完全的结合。

    所以当时,庄无道不但能体会血猿战魂对大摔碑手,乾坤大挪移的运用,更可清楚的得知那头血猿,想要怎做,又为何要这么做。

    云儿操控他身体时,庄无道虽也在魂海旁观着。二人间却似隔着一层膜,总有些地方,无法完全体会。血猿战魂却不同,召来之后,就好似一人一体。吞日血猿所有的战斗本能,意识,还有对武道的掌控体悟,都是自己的一般。

    传说身有战魂之人,学武学术,都要比别人快上一截。他这次也是一样,无论是大摔碑手也好,牛魔霸体也罢,甚至自己创出的乾坤大挪移,事后都有不少进益。已经寻到了乾坤挪移第三重天,进展的方向。

    这次离寒宫之行,他感悟甚多,也确实需要一番时间,感悟消化,现在的境界修为,也需牢固磊实一番。

    不是说他现在,把大摔碑手与牛魔霸体,修道了第三重天,根基就足够稳固了。身体经络窍穴五脏六腑,都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加强改善。现在不去管,日后就是莫大的隐患。

    “我现在总算明白,当日司空师兄,为何要不惜杀人灭口了。”

    庄无道一声唏嘘,记得那日,司空宏得知自己身有战魂之后。毫不犹豫,就将他房间附近的弟子,全数清洗屠杀。

    当时他虽未说什么,心里却不以为然,感觉司空宏太过狠毒,对同门也如此辣手。

    哪怕是其中,参杂着明翠峰与宣灵山间的恩怨,也无需如此。

    此刻再看,便是他自己,也同样要心生杀意。吞日血猿战魂,使他在面对宏真时,实力增长,近乎十倍。

    对武道的参研领悟,更如作弊。

    若是对他亲近友善之人知晓,也还罢了。可如是对他心存恶意,念有杀机之人得知,只怕断然不肯容他成长的筑基,金丹境界。

    “是呢,战魂类似请神之术,不过又要强得多。后者若是真正神明,隐患极小。前者则是双面刃,然而得益之巨,又远非前者可以比拟。那只吞日血猿乃是仙阶,至少也是天仙境界。也就是说,在仙境之前,剑主修为境界越强,血猿对你的助益,也就越大。战力提升,也就越多。”

    云儿说完,要提醒道:“不过要想全无后患,剑主借助血猿战魂的次数,就越少越好。一个境界之内,最好不要超出三次。否则剑主身躯元神,就有被同化之虞。”

    “三次?换而言之,筑基境界,只能再招引两次血猿附体?不过足也够了

    庄无道呢喃了一句,便不再放在心上。一个境界三次,那就是三条性命,难道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不信自己,一个境界之内,会连续遭遇数次似宏真这样可怖对手。

    “我这里还有一物,云儿你帮我看看——”

    他昏迷之后,赤阴城都并未动他随身之物,小须弥戒,仍戴在手上。庄无道右手一翻,就将那面破损的青铜圆镜取出。

    “是那面照空镜?怎么会在剑主手中?”

    云儿颇是惊异,她自助庄无道逃离之后,就陷入了昏迷,并不知后续之事的详尽。

    她显化之躯,乃是幻影,其实看不见,只能通过神识接触,来辨识周围之物。

    此时伸出葱嫩的手指,在青铜圆镜上一探,就有一波轻微的灵元,荡漾开来。

    “剑主你看背面,记录的是一门功法。唔,很不错的法门,天仙界中从未听说过。这竟似,自创的功决?”

    最后一句,明显带着不敢置信的意味。

    庄无道忙把手中的青铜境侧翻,看起来却是平滑之极。这口镜只有镜面受损,破碎了好几块,背部却仍是完好。纹理材质看起来极其特异,不过却并无什么文字。

    正觉奇怪时,云儿解释道:“这是神禁篥文,需得剑主的神念,达到一定程度,才可观睹。”

    “神念?”

    庄无道皱起了眉,而后就摇了摇头。他自己不能看,云儿能看也是一样。

    “最好是剑主自己亲眼观睹,有些字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可以直接让剑主,明白这门功法的核心要点。由我来转述,意思终究是差了一层,不能完全阐述,也难使剑主领悟。除非是还有天地元灵,否则——”

    云儿话音一顿,并未继续说下去,转而着又道:“这是一门名为‘太虚无极大法,的功决,可以直指归元之境。后续的功法没有,不过创造这门功决之人,却提出了后续的设想。使修行此术之人,在归元境之后,可以继续完善,仍有路可走。”

    “太虚无极大法?直指合道?”

    庄无道只觉不可思议,听那燕景瑾说,这是离寒宫的根本大法。可为何那禁湖宫内,会有直指合道的内容?

    随即又想起,这面照空镜,曾是离寒宫镇宗之宝,只因后人中一直无人能够御使,离寒宫才将此物放在禁湖宫内,镇压禁阵。

    “那么云儿,这门功决究竟如何?”

    他最想听的,是云儿对这门‘太虚无极大法,的评价。

    “是一门灵修之术,专习空间变换之道。在我看来,创出这门功法之人,简直可称是天才横溢。生在天一界,真是可惜了。”

    云儿赞叹着,语中竟含着几分钦佩之意:“可惜见识不足,第三重天与第四重天的内容,有着大破绽。估计也是此人,未能更进一步之因。但若是这门‘太虚无极大法,真正完成,即便记录的灵窍寥寥,也足可列入一品遮天之列”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