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四章 反目成仇
    “你没事吧?”

    看了一眼庄无道上下,羽云琴目光复杂道:“这次是我欠你一次,日后必有报偿。”

    离寒天境内这一战,更胜救命之恩。

    “我等着,最好莫让我失望。”

    庄无道并不矫情,也不讲什么风度,绝不是什么施恩不图报的良善之辈。

    聂仙铃只是与他身世相似,又肖似他母亲,才得他破例厚待。换成别人,就没这么客气。

    羽旭玄这一次,难逃利用他为棋子的嫌疑。冒这么大的风险,又以绝大代价,招来战魂,他怎能不要些补偿。

    “父亲那自有交代。”

    羽云琴一声冷哼,忖道果然是个不懂风情的家伙,凝声道:“我这里,却是我私人欠你。”

    周围还有几位赤阴城的筑基修士,都不解的听着二人对话。不过都得过羽旭玄示意,对庄无道都是毕恭毕敬,不敢失礼,把他当成金丹级人物来礼敬。

    庄无道放眼四周,才发现还有不少非赤阴城一脉的修士在船上。应该也是在神诛绝灭剑降临时,借助赤阴城打开的通道逃脱,也大多都是与赤阴城关系亲近之人。

    之前见过的燕狂人,赫然也在,正皱着眉头,摆弄着手中一块青铜残片。

    看了一眼,庄无道就眉头微挑,而后直接把一枚小虚空戒,丢了过去。

    “这里面的东西,换你手中那块照空镜残片。”

    戒指是得自龙禅之手,也是当时在场几位金丹境所遗留的小虚空戒中,财物最为丰厚的。

    其中光是二十四重法禁以上的灵器,就有两件。更有着一百枚普通散修,根本无法到手的绅丹,。

    养神丹只是一阶的灵丹,炼神丹却是二阶上品,药效更胜过前者。

    便是一些元神修士,也在使用。

    而燕狂人手中的残片,足有巴掌大小,应该是所有碎片中,最大的一块。

    “是你?你也出来了,运气还真不错”

    燕狂人将那戒指取在手中。灵识一扫,就眼露喜色。极其爽快的,把手中之物,也抛了回来。

    “此物材质,我都看不出是什么,不过品阶之高,世所罕见。你若想拿来炼器,怕是要失望了。天一界内的诸般灵火,应该都无法将此物炼化。便是得了那照空镜的主体,也一样无用,被神诛绝灭剑连斩三剑,法禁全毁,已经修复不了了。”

    “不牢操心,我自有用处。”

    庄无道将青铜残片收起,心中这才明白过。这面照空镜,原来不是损毁在那些元神修士手中,而是被神诛绝灭剑所毁。

    应该是那口神诛绝灭之剑欲跨空而来,却恰与这件镇压禁湖宫的灵宝冲突,二者激斗所至。

    毕竟严格说来,那神诛绝灭剑,并不属于离寒宫的禁制体系。

    他不知这面照空镜,能否修复,却本能的觉得,将这些碎片收集起来,应该没坏处。

    而也就在这时,远处又一个冷哼声传至:“庄无道,你没死?”

    这是,方孝儒?

    庄无道负手走上了这艘‘凌霄宝船,的船头,位置就在离寒宫入口上方。

    除了他脚下这艘船外,还另有几艘宝船,同样悬浮在数千丈高空处。形制各异。却都是高达三阶。

    那方孝儒,就立在他对面,目光森冷的,往他看了过来。就如一只受伤之后疯狗,眼眸隐泛红光。

    “方兄伤已好了?”

    从离寒宫内安然脱身,庄无道心情极佳,难得有兴致,出言调侃道:“抱歉了,庄某命硬,让你失望了。或者是方兄欲亲自出手,你我再来一场生死之战,让庄某从此道消魂灭?”

    方孝儒气息略窒,面色一片铁青。

    此时这个世间,所有金丹之下,除了那些资深的筑基修士,谁还敢与庄无道单打独斗?

    包括他方孝儒在内,一样如此。

    “猖狂”

    方孝儒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心内,那股隐约的畏怯,冷冷道:“二十年之内,结丹之前,我必定再与你约战一场只望那时你庄无道,莫要避而不战

    十年之后,无极符身,必可小成。筑基巅峰,也能真正催发不灭道体之威

    到那个时候,他有自信再与庄无道一战。

    “我等着——”

    说到一半,庄无道就又眉头微皱。想起了北方重阳,自己现在走的这条路,真与此人一模一样。

    不过旋即心内,就又不留半分痕迹。

    “八年,我最多给你八年。八年之后,恕庄无道再不等候。”

    重阳子八年结丹,他庄无道要迎头追上,就绝不能在筑基境,耽搁太久。

    “八年?可以,此是生死之约无论胜负生死,事后都不得追究。”

    方孝儒一声冷哼,而后就转过身,步入那边船舱之内。

    八年之后,他绝不容自己,再一次从庄无道面前逃离。否则这一生,都将笼罩在庄无道的阴影之下。

    庄无道微微摇头,而后又觉一道,阴冷有如毒蛇般的目光,正斜刺里往他注视。

    愕然看过去,只见那赫然正是法智。僧袍碎散,那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让人寒入骨髓。本来圆圆胖胖的脸上,此刻却不知为何,显得枯瘦。而面色则是死灰,似乎体内仍有死气阴气流存。

    这个人,居然也逃了出来——

    不过,有宏真相助,那几人逃出他制造出来的死地,确实是轻而易举。

    庄无道却随即就发现,远处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另一艘船上,司马云天同样立在船栏之侧,不过看的人却不是他,而是法智。

    面色虽是平静,眸中却暗藏着一丝凶厉杀机。

    后者则一直逃避着与司马云天对视,然而视线偶有交触杀,也是目光凶戾,毫不退让。

    “这法智到底是做什么了?”

    羽云琴也同样察觉,这二人间的异状,万分好奇:“我看那司马云天,是恨不得现在就拔剑,将那法智斩了。”

    “我也想知道——”

    庄无道同样在奇怪,不知这亲密合作的两人,为何会内讧,到了彼此视为仇寇的地步。

    不过这二人,也不值得他为之上心。

    “羽师叔他做得太绝,若然换成是我。燎原寺,玄圣宗,这两宗的元神真人,我会想办法,尽力救出一家。”

    便是白痴,也可觉此处的气氛,有些不对。空中十几艘宝船,隐隐在空中对峙。尤其是属于乾天宗的那两艘,有明显有兴师问罪之意。

    若非这艘船上,有着元神真人坐镇。几千里外,就是赤阴城,只怕当场就要翻脸动手。

    中原三圣宗本是因大灵国燕氏势强而合,彼此间厮杀纠缠近万载,积累了无数的仇恨。

    然而此时此刻,却已是同仇敌忾。

    “你说的容易——”

    羽云琴冷哂道:“神诛绝灭剑下,你救人试试看?若一不小心,将这口剑,引出离寒宫外。只怕这整片西川之地,都要寸草不生”

    “不行就算了。”

    庄无道反正是无所谓:“只是你们赤阴城,怕是要境况堪忧。”

    虽有大灵国与天道盟牵制,然而那为大灵皇帝,到底愿为赤阴城做到什么程度,却依然是未知。

    “不劳操心”

    羽云琴望着前方的几艘宝船,言语淡淡道:“离寒宫开启,是应乾天宗与燎原寺所请。玄圣宗见有便宜可占,也插上一足。我赤阴城,可没请他们三家进来。慕九辰师叔,不一样是陨落于内。离寒宫之变,无论如何,也怨不到我们赤阴城头上。”

    庄无道撇了撇唇角,忖道这只是明面,赤阴城确实是没什么过错。

    可暗地里又究竟是如何了?这三大宗派,数十位元神真人,难道都无人看破?

    这损失惨重的三家,可都不是喜欢与人讲道理的。

    他之所以说这些,说到底还是自家被羽旭玄算计了,略有些不爽。

    正想再冷嘲热讽几句,庄无道忽然直觉脑内一阵昏沉,还没反应过来,就觉自己一身的气力,都全数被抽空。四肢酸软,体内也如无数蚂蚁在噬咬,痛楚无比。

    “这是?”

    庄无道微楞,随即就明白了过来。这应是吞日血猿战魂附体之后的后遗症,与宏真的一战,几乎抽空了他体内的所有的精气血元。

    全是依靠羽旭玄的‘青帝法体,与羽云琴的‘千古长青这两门玄术神通的加持,才没彻底伤到根本。

    可到最后结束,也依然是元气大伤,留下了不小后患。

    之前他无感觉,是因‘青帝法体,维持的时间,长的出人意料。在大战之后,以及源源不绝的助他恢复,给他提供气元。

    此时术法结束,他的体内,自然是贼去楼空。

    可惜明白的太晚了些,之前从离寒宫内出来,就该入定休息。至于现在—

    庄无道一声叹息,两眼前就一阵模糊,渐渐又转为昏暗,直至彻底失去了意识。

    旁边的羽云琴,早有预料,及时就将庄无道扶住。略一探脉,心中顿时一定。

    庄无道体内虽是气血两亏,暗伤近百余处,可心脉跳动,依然强健。只需事后好生调养,亏损仍可弥。

    羽旭玄毕竟是将节法视为是至交,不会做那等毁后辈前程之事。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