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三章 照空残镜
    神诛剑——

    二人都齐齐抬目,往远方望去,而后就见天地间,一道刺目的红光闪过,带起千丈赤霞。

    而后那边一位年貌四十岁许,正倾尽全力往东面石桥处遁行一位修士,忽然就头颅开裂,整个身躯,被整齐的剖成了两半。顿时真元崩散,引发周围天地之灵,又是一阵动荡波潮。

    “那是齐灵真人,玄圣宗谷齐灵,剑术超绝,可入天下间前二十之列——

    那人影,庄无道不认得,羽云琴却是颇为熟悉。语音中,隐隐夹含着几许颤音。

    元神修士,那神诛绝灭之剑,仅仅只是一击,就已彻底了结,神魂俱灭。

    庄无道却发现那位齐灵真人死后爆开的精血,几乎一滴不剩,都被一道虹光强行吸走。那威迫此间的剑势,也由此更强盛了不少。

    而此处湖顶上方的云层中,更现出一条血红的裂痕。形状就好似一只人眼,正在慢慢的张开。

    庄无道不禁微微变色,料到那口衤绅诛绝灭剑只需再有片刻,就可隔空跨界,破入到第三层之内。

    也意外着这一层离寒天境,也即将化为一片死地,再无任何生灵能够存活。哪怕是金丹之下,也不例外。

    庄无道也再不敢耽搁,也顾不得周围那不断闪烁的刃光。嫌弃羽云琴太慢,庄无道再次用真元将她卷过,连续两个‘千里磁杀,玄术,一个瞬息,就穿越了六千丈距离。

    眼看二人,距离那东面石桥,仅剩不到数百丈时。那身后处,却又传来了一声意似疯狂的怒哼:“我阳都不甘,三百六十年修业,却陨落在此。尔等想逃,嘿?给我回来垫背”

    随着这狂乱之音,一只铺天的银色大网,往这边飞洒了过来。庄无道面色大变,把遁速再次架空。

    而羽云琴亦是苍白着脸,在千钧一发之时,手结道印,再次施展术法。

    “长生无量,巨木参天”

    无数的树木,在这湖底之下,疯狂的生长着。仅仅一个呼吸,就已百丈余

    将那银色大网高高的撑起,暂时不能落下。然后这些树木与银网,都被那半空中闪过的刃光,寸寸割裂,碎断了开来。

    然而羽云琴,却殊无喜色,紧随在那银网之后,又是一方大印,远远的袭来。

    法宝级的灵器,由元神境的法力御使,威势强横浩瀚。印还未至,就已压得人呼吸紧窒。

    “小无量印?”

    羽云琴认得,这枚法宝,正是他那位慕九辰师叔随身成名之宝。此时此刻,却无情的碾压过来。只需挨上一击,她与庄无道就要胫骨碎折。

    此处距离那石桥,已近在咫尺。然而只是这十丈之距,却有如天涯。

    那无相印砸来,二人根本就躲避不开。

    庄无道一声闷哼,右手再次执住了‘金鼎天罡气符,与‘五蕴增持符,。

    他已再没‘千里磁杀,这样的加速术法可用,至于那‘千里移光术既无法携带羽云琴,也没办法控制方向,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如今之策,也就只有以他的肉身,加上那‘磁元灵盾硬接这元神一击

    赌一赌自己的三阶牛魔霸体,能够使他在这枚无量印,的轰击之下生还。

    不过庄无道,还未做好准备。那云海殿的中央处,就又有一个声音传出。

    “何苦来哉?我等死则死矣,又何苦坏了小辈的前程。”

    随着这话音,虚空中忽然又一道刀光斩来,后发而先至,虽未能阻住那‘小无量印却也使之晃了晃,来势也稍稍偏移了数线。

    庄无道知机不可失,身影连续瞬闪,终到了赤阴城打开的那条空间通道之

    到此处时,只需跨出一步,就可从这离寒天境脱身。庄无道却又回头看了眼,往那声音传来处,望了过去。

    “是大灵朝的平北王燕景瑾,出身燕氏皇家的元神真人。”

    羽云琴同样驻足,感激的往那边看了一眼:“这次真是亏得这位,不然你我境况堪忧。”

    可能是知晓,已再无法阻拦二人逃离。那慕九辰已把那枚无量印,收回,便连最开始向他们出手的乾天宗阳都真人,亦都收回了神念,不再做无用功。

    “算我欠他一次。”

    庄无道面色平淡,并未看得太重。方才即便这位元神真人不出手,他也依然能脱身,只是免不了要重伤。

    这一次,让燕鼎天提前脱身的人情,就算抵过来。

    仅仅须臾,庄无道的面色,就又转为凝重:“他是在冲击练虚?”

    那边的元气波动,明显异于寻常。

    金丹有劫,元神有劫,练虚境却无劫。而所谓练虚,就是炼神化虚

    ——神者,元神也。元神心性来源于天道,不在身心,非源于父母。

    他曾听节法讲道,说大道乃虚空之父母,虚空乃天地之父母,天地乃人物之父母。

    炼化元神,出体神游于世,是为炼虚,神游太虚之意。

    元神之上的境界,应该是想办法,以元神打破虚空。粉碎虚空心,即无心于虚空,做到本体虚空,并安本体于虚空中,得先天虚无之阳神,合于遍布万化,无所不在的大道——

    也就是所谓的炼虚,合道二境。

    不过要炼神化虚虽无劫数,却需元神脱体,承受天地间罡风与煞力摧残,凶险更胜渡劫。

    在这死灵凶煞之地,诛神绝灭剑势压迫之下炼神化虚,这燕景瑾,莫非是疯了不成?

    “反正已无望逃生,在这离寒天境内尝试一番练虚之境,又有何妨?且若入练虚,多多少少有些抗衡神诛绝灭剑的本钱,说不定能逃出来。至少练虚之魂,可以不被神诛绝灭剑吞噬,依然能转生投胎。换成是我,也一样如此选择

    羽云琴摇着头:“看那边,不止是他一位。”

    庄无道也望见了,此时在冲击练虚境的,足有三人之多。而那边燕景瑾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晚辈你助燕玄夺取镇龙石,也算是一场缘分。此物可赠你,这离寒天境,已将沦为死地。离寒宫的根本传承,若也遗落埋没在此,真正是可惜了。

    随着话音,一道青光从那边遥遥打来。庄无道心中警惕,不过速记发现,那青光未具法力,并无威胁。

    接在手中,却是一面三尺方圆的青铜古境,镜面之上,满布裂痕。

    “照空镜?”

    庄无道的目中,全是掩不住的诧异。这件宝物,他是深知其威。推测至少也是七十二重法禁以上,属于灵宝级数。

    不过这面镜,明显是已经残毁破损了,此时连一丁点的灵力波动都没有。青铜镜面也残缺不全,缺了几块,更有几道深刻剑痕。

    庄无道却依然不敢轻视,且那燕景瑾方才那句话,重点是‘离寒宫的根本传承莫非就与这面照空镜有关?

    时间不多,他也不好细加查看,匆忙间将此物收入到小虚空戒中。

    然而就在他迈步之时,庄无道心中一动,先是看了眼身侧漂浮的那面磁元灵盾,而后又望向了远处,正在激战中的诸多元神真人与金丹修士。

    死灵之地,金丹,元神——说来云儿为他炼制的这件魔祭之器,品阶越来越难提升。

    庄无道毫不犹豫,先是一把将羽云琴甩入到裂隙之内,再将那磁元灵盾,全力抛出。

    半空中那磁元灵盾,就已展开。庄无道又连续将三滴血液弹出。打在那祭坛之上。

    以血为引,绘出‘阿鼻平等王,五字。

    然后这座‘祭坛,落地之时,那座拇指头大小的神像周围,立时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疯狂的吞噬席卷着,周围所有阴魂死气。

    一丝低沉的笑声响起,传至庄无道的耳膜之内。分明是隐含着大欢喜大满足,与一丝再明显不过的赞赏之意。

    庄无道却连回头看一眼都没有,直接走入那道裂隙之内。

    有这座祭坛在,能够冲击练虚境转生,元魂依然能够逃离此间。而其余的金丹元神,则依然是死。不过那口神诛灭绝剑,却要面临‘阿鼻平等王,这位对手的争夺。

    那些精气血魄,那些金丹元神之魂,与其便宜了那口只知依靠本能够行事的剑,倒不如一并献祭给‘阿鼻平等王,。事后,他庄无道多多少少,能拿些好处。

    此外阿鼻平等王,亦是冥狱之主,掌控八百由旬之地,是十殿阎罗之一。

    此处的邪灵,魂修,正是它最佳的信徒。此处邪灵之地,也可为其领地。

    他将这面磁元灵盾抛弃在此,正得其所。

    眼前一晃。五光十色的炫影,在庄无道的眼前,一团团飞闪而过。距离的震荡摇晃感,使人头昏眼花,恶心欲吐。

    而当庄无道的眼前,再次一亮时,发觉自己,赫然已离了那禁湖湖底,也不在离寒天境之中。

    眼前分明是在一艘飞空宝船之上,赤红色大甲板,下方绘刻着一座禁制阵,周围还摆放着十座大型石碑。

    这应该是在赤阴城的‘凌霄宝船,上,也正是通过他脚下这座阵法,才能打通与离寒宫封灵之地间的那层壁障。

    不远处,羽云琴有略含担忧之色,往他看了过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