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二章 梦幻泡影
    赤阴城,宏真寝殿,帷幕后端坐的老者,容颜枯槁如死。全身四肢,已有部分化为死灰之色。

    也不知从何时起,羽旭玄身后的‘碧霄真君已经消失无踪。

    而宏真身侧的‘玄阴虹羽蛇则是在那剑意冲击之下,灵光黯淡,千疮百孔,近乎寂灭。

    此刻羽旭玄目光明晦不定,面无表情,朝着宏真深深一礼。

    “旭玄恭贺师兄,今日登仙羽化,问真成道”

    “恭贺?登仙?旭玄你这是在嘲笑?嘿——”

    宏真讥讽的一笑,已彻底放下了所有反抗,只悠悠道:“想来想去,还是有些不甘呢就这么去了。近七百年道业,一朝全毁,尽付东流。”

    “人都有这么一日”

    羽旭玄的面色平淡,并无动容:“四百年后,若旭玄依然不能渡空而去,也当如师兄一般。有师兄你的前车之鉴,料来徒儿定会坦然接受,不会再做那垂死挣扎。”

    “是么?”

    宏真并不置可否,而后又好奇的问:“那‘碧霄真君,之事,我从未听你说过。旭玄你也未曾说起,曾进入过离寒第四层之事。如此说来,徒儿你是从百年前开始,就对我心生防范?”

    “非也百年前旭玄心高气傲,哪里肯让别人以为我一身成就,尽是靠战魂得来?且那时旭玄修为不过筑基,若让我知晓进入四层,岂非是取死之道?我不如师兄你谨慎,却也知说话留三分,怀璧其罪的道理。”

    羽旭玄凝声道:“到五,六十年前,旭玄身中羽蛇死咒,屡次三番复发。对身旁之人,再难全心信任,总要留下别人不知的后手,才能安心。这战魂之事,从此就再未曾告知过他人。只是没能想道,在身后暗算旭玄的,会是师兄你。”

    “原来如此”

    后面一句,宏真直接掠过,并不理会:“我还有一问,在离寒宫内,我若放过庄无道,不向他出手,那又该当如何?”

    ——只羽云琴一人,他手到擒来。至于离尘宗那个小子,可不是什么急公好义之辈。

    “以师兄你的性格,无此可能——”

    羽旭玄话音未落,就望见宏真那灼灼逼人之色。略作沉吟,就一声叹息。大袖一拂,一尊冰棺,顿时就出现在他的身侧。

    透明冰层之内,赫然是个少女身影。容颜相貌,俱都与羽云琴一模一样,仿似一个模子印出,无半点不同。

    “天人备胎?”

    “不错羽蛇化寒毒始终不能解,有段时日我曾想过夺舍投胎。这具天人备胎,就是那时寻得。可惜是只有二阶,我若用这备胎,必定要再用二十年时间,恢复今日修为。且死咒不除,又有何用。恰好云琴出生,这具备胎便给了她。”

    羽旭玄的眼内,略含着讥讽。宏真之语,是想证明他羽旭玄,其实与他也没什么两样,一样的绝情绝义?

    “若师兄你真能忍得住,不向庄无道下手。那么旭玄,也只有放下一切侥幸,与师兄全力一搏然而至少云琴她,可以性命无忧,脱身事外。也是我这个父亲,最后能为她做的。”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却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一战我输了,却到底还是没看错你的性情——”

    宏真一声叹息,再拂大袖,浑身上下,赫然开始化成了石质。“旭玄你可知,若说我这一生,最得意之事,就是将你收为门下。然而六十年前下手之时,却是至今也不曾后悔过。

    羽旭玄敛目垂眉,再次一礼:“旭玄也未后悔过,拜你为师。旭玄磕首再拜,恭祝师兄登仙羽化”

    宏真闻言大笑不绝,眼神畅然豁达,口中轻吟道:“昔往学道时,登岳历高堆。动见百丈谷,赫赤道里长——”

    歌声似含大悲怆,又含大欢喜,远传十数里之外。忽然宏真忽然眼神一动,看向了西面方向。那是赤阴城内,一股宏大的气元,冲涌澎湃。使天地间,劫云汇聚。

    “这是门中有人冲击元神,是谁?”宏真的止住了歌声。

    羽旭玄抬起头,亦斜目望去,而后眸中微含异色:“是绝霄师弟。十二年闭关,终于修得正果,踏过了这一步,真可喜可贺”

    “这也在你意料之中?”宏真微一挑眉:“如此说来,门中的元神真人,依然是九位?”

    羽旭玄神情平淡:“师兄羽化而去,慕九辰师弟战死于离寒宫,绝霄师弟晋位元神。门中元神真人,正好是九人”

    “我赤阴城真气运不绝,多谢师弟!这最后一点心结,我也能够放下了。赤阴城六百年岁月,这门中一切,终究还是无法全然释怀。”

    宏真的肌肤,此刻已彻底化为灰质。而后片片碎散,有如轻羽,随风而散

    就在最后一片石羽,亦飞荡于空之时。宏真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

    “旭玄,你的天资要比我强,强过数倍。所以一定要冲上去,定要冲到那元神之上——”

    羽旭玄楞了楞,随即就重重的一颔首。而后转身踱步,在飘渺歌声中,走出了这间已无失去来了主人的寝殿。

    “昔往学道时,登岳历高堆。动见百丈谷,赫赤道里长。

    有无极神气,何以到西方。元以度赤谷,重泪数千行。

    自念宿罪重,五内心摧伤。耻身不学道,意欲觅仙师。

    感我精诚至,乞我鞋以衣。尔乃得学道,仙气渐微微。

    父母怪我晚,画夜悲曝啼。大道与俗返,一往不复归。

    高志日日远,不觉心肝摧。难得不死道,日月垂微微——”

    最后语音一顿:“人生五百年,如梦又似幻。天地生万物,岂有不灭者?

    “岂有长生不灭者?”

    羽旭玄蓦然握剑,眺望眼前。时值四月,赤阴城却依然被一片冰雪覆盖,一眼望去,一片素白。

    不过此刻,他却不觉寒冷,反而一颗心火热。寒毒死咒尽解,也再无羁绊于身。

    人之一生,相较于这天地,不过渺小一物。哪怕是他们这样的元神修士,也仅只六百年岁月,依然似梦幻泡影,转瞬即逝。

    然而正因如此,才要活得更精彩,才不负此生呢——

    ※※※※

    冲出了地下宫殿。庄无道就四下看了一眼。此刻他二人所在,应是在云海殿的最外围。

    也正因此故,才未在最初时,卷入那元神境之前大战。神诛绝灭剑降临之时,也未被那诛绝剑意,直接冲击。

    而当庄无道,再往那正殿方向望去时,更倒吸了口寒气。

    只见那处,成百上千的血色剑影粉碎。每当剑光划过,则那方空域则必备割裂。

    远远可望见,那几位元神修士,都被困在其内。无不是形状狼狈之至,浑身伤势累累,虽是法力如潮,弥漫数十里地域,澎湃不休,却只能苦苦支撑着,不断试图往外逃遁,却都毫无例外,被这些剑光迫回。

    除此之外,还有数十金丹残存,境况则更为凶险不堪。遁出那地下窟洞的这一刹那,二人就可见好几位修士,被那毫无规律的虚空之剑,割成了血肉碎片。

    “那是慕九辰慕师叔——”

    羽云琴下意识的,就欲往前。却被庄无道直接一扯,身不由己的,向东面遁去。

    “去了有用?不过多填上一条性命。你要去送死,那也随你。”

    短短一句,庄无道就不再理会此女,便连法力,也放开了束缚。他又非是羽云琴的生身父母,管不得那么多。这女孩真要犯傻,那也由得她。

    羽云琴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紧随着庄无道的身影,遁速亦催发到了极致

    几大宗派,在离寒天境开辟的几个空间入口,都在东面,濒临石桥处。

    二人自然不可能借助三圣宗打出的通道回归,能够选择的,也就只有天道盟,燕氏皇族与赤阴城三家而已。

    然而那处方向,亦有数百上千的剑影闪过。好在毕竟是外围,相较而言也不算太密集。而二人皆是金丹之下,货真价实的筑基境界。并不被那衤绅诛绝灭之剑,锁住意念,不用承受那浩瀚剑威,也不会被这口剑阻拦。

    那些邪灵也不用担忧,庄无道召来的吞日血猿战魂,依然有气机留存于他体内。余危犹在,别说是那些低阶邪灵,边是那些三四阶的魂修,亦是对他避而远之,不愿靠近。

    二人此刻所需要做的,就是在这漫天的血色剑光,寻出一条安全的路。

    也并不比当初庄无道,通过星海殿那座被破碎空间割裂的石桥时,要困难多少。甚至可说,此时要更容易得多。

    “随我来,去左面”

    庄无道已是驾轻就熟,神念一扫,就已锁住了东面石桥,最左侧方位的那处空间裂隙。

    而后当先前行,在这湖中疾速穿行。以他的磁遁法,本是转瞬可至,不过此时,却不能不放缓一二,带携着身后的羽云琴。

    也就在他二人,刚至半路时,一股心悸至绝的气机,突然映射入庄无道的神念之内。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