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一章 不愧其名
    这一击过后,却是风暴再临庄无道一掌之后,竟未再退走,竟然又是一掌‘大碎云悍然印出

    乾坤挪移,移花接木

    将之前接下的大半力量,又反击而回。

    又是一声震响,宏真磐然不动的身形,终于后撤了数丈。七窍之内,更多的清气与黑雾溢出。而那面上,则露出错愕之色。

    “这又是何功法?从未见过。”

    他在世近七百年,天下间的奇功异法,少有不知。即便未曾亲眼过目,也曾有听闻才对。

    “乾坤大挪移”

    庄无道如影随性,身后的吞日血猿魂影,愈发的凝实。掌势霸烈,又更胜之前数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若说之前,庄无道是展示了猿之灵动与灵巧,那么此刻展现的,却是吞日血猿的霸道与狂猛

    将大摔碑手‘碎山河,拳意,那碎山裂河的气势,展露无疑双手如负大山,完全不讲道理的硬撼而下。

    一掌之后,紧接着又是一掌,一万六千象力,一万七千象力,一万八千—

    每一击过后,庄无道肉掌之上,必定再增千象。吞日血猿,已将庄无道这门坤大挪移演化到了登峰造极。直到力量再升无可升

    接连十掌,直接将宏真迫退到了数百丈开外。一身血肉,再次枯萎,恢复了之前的骷髅模样。神魂震颤,就如风中的烛火,荡漾不宁,似乎随时随刻,就会熄灭。

    这是元神在吞日血猿的催残冲击之下,已近崩灭的征兆。

    而宏真的面色,则亦死灰一片。哪怕再怎么心志坚韧之人在庄无道那无边无垠般的掌力之前,怕亦也生出绝望之意。

    至少他现在,确实看不到半分希望。

    羽云琴远远望着,紧绷的心神,终于彻底放松下来。知晓这二人间,胜负已分。

    在场寂木龙禅等四人,都已伏诛。罪魁祸首的宏真,离彻底败落,亦是只差半步。

    不过她此刻,却已无丝毫的欣喜振奋之意,反而只觉胸中,一阵阵空空落落。

    刻骨的恨意消退,只余悲怆无奈。羽云琴想起,父亲常年为毒伤所困,需闭关静养。正是这为祖师,时常手把手的传授,教导她入道修行。

    种种往事,从眼前掠过,羽云琴闭上了眼,一声悠悠叹息。

    “师祖,请住手如何?就当是云琴求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的——”

    不能夺舍,不能延命。然而至少可用仅余的寿命,驱除魔煞,不至于死后,元神被地狱魔主拘拿束缚,化为魔虫。

    “天真蠢丫头,今日之后,你也该长大了些,为何还能说出这样的蠢话

    宏真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眼里亦全是自嘲哂意。

    此时住手,当真是笑话他现在还能有何面目,立于赤阴?有何面目,见旭玄及他那些徒子徒孙?

    今日既已落败成空,便该更爽快些,付出代价才是。苟且偷生,陡惹人笑

    “你祖师我,可不需你这小孩来可怜。七冥魂绝,魔途修罗”

    浑身化为血光,将'鹄子,最后的血肉骨骼,还有本身所有的魂力,都融入其内。

    先是拔升而起,而后似一颗血色流星,猛地坠落。

    庄无道身影停住,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而后猛然飞闪疾退,飞撤千丈。

    沿途一拳拳捣出,运用滴星手,的隔空拳力,轰击那血黑之光。

    十数余拳,连续不断,就在那宏真化成的血色流星,声势稍窒之时。庄无道的身影,才蓦地再次前冲,血焰狂燃,气势猛烈无俦

    “伪无双,牛魔天冲”

    本身虽是猿属,却神得上古神犀王↑横冲直撞,蛮横无忌,的三味。

    然而当庄无道蓄势十足的一拳,凌空而至时。遇到的抗力,却是出乎意料的脆弱,不堪一击。

    所有血光尽界散去,魔息黑雾,亦被吞日血焰,吞噬一空。

    只余宏真的神魂虚影,立在十丈开外。飘渺难定,似乎大风一鼓,就可将之吹散。

    “师祖!”

    羽云琴的语声凝滞,知晓宏真这具分神,离魂飞魄散不远。双方胜败,可想而知——

    “到底还是输了”

    那宏真的脸上,却无沮丧之意。茫然的看了一眼双手,而后洒脱一笑。

    “望见这吞日血猿,其实就已猜知结局,只是到底还是不甘。不过临终之前,见识一番这附体战魂之能,也是不错神兽属类,仙阶魂体。前辈无数元神真人,却无一人能有缘得见。”

    说到此处,宏真的目光,扫了庄无道身后的吞日血猿魂一眼:“只能说,确然不愧其名一切三阶之下,在你面前,都无抗手之力。离尘宗,怎么出了你这样的怪物?这是亿万年,才可能修出来的福气——”

    “师伯过誉无道只是侥幸而已。”

    庄无道虽还未完全放下防备。却已在有意识的,把自己的意念,与血猿战魂,分割脱离。

    此时这战魂意念,在他体内每多停留一息时间,对他的身体,都是莫大的伤害。

    “若非是羽师叔留下的这道‘青帝法体即便有血猿战魂,无道一样不是师伯对手。”

    “侥幸么?若真只是侥幸,那我宏真,岂非是败得太冤?今次无论是你也好,还是旭玄也罢,都让我输得心服口服,五体投地。仔细想来,无论怎么,我都是胜算渺茫。”

    宏真摇着头,负手望天。上方石层坍塌,由此可见湖顶夜空。那面照空镜,已然不见了踪影。只余一条条神诛绝灭剑气,在上方纵横交错。

    “好恨为何元神,只有短短六百余年岁月?为何我宏真,会错生在这天一凡界中?我想知晓,‘道,究竟为何物,看看那所谓‘上界又是何风景

    羽云琴微蹙柳眉,默默无言。目泽伤感,不知到底在想着什么。

    而宏真此刻,又哑然失笑。

    “我说过,无需人来可怜惋惜。对老夫而言,这不是善意,而是羞辱。”

    宏真言语淡淡:“我倒是希望,那道书中所言是真,转生地狱,化为魔虫。此间不能问道,那么由魔狱再开始,也是一样。哪怕生化为魔,成魔主奴仆,我也要修得长生,问得至道。”

    说这些话时,宏真自始至终,都是心绪平静无波,如此从容自若的,接受着自己结局。

    那魂影,已渐渐消散,宏真面上,又自嘲一笑:“该去了,二位可好自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云琴,记得提醒你父亲一句,早作筹谋准备。莫等到岁寿将尽之时后悔,步我后尘——”

    看着宏真最后一丝魂影,亦化作星星点点的魂识碎片,碎散开来。羽云琴一阵怔怔出神,良久之后,才清醒了过来,眼神暗晦难明。

    “师祖他其实人不错,十年前,我曾亲眼看过一位祖师羽化飞升。也是如他一般,不甘愤恨。只是师祖他的求道之心,比别人更强一些。”

    “与你我无关——”

    庄无道一个招手,将此处几人留下的小虚空戒,都拿在了手中。

    都是分身化体来此,估计里面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然而这可能是他这次离寒宫之行,最后的收获了。

    而后又仰头望着上空:“时间不多,再不出去,就来不及了”

    女人就是不靠谱,生死存亡之际,哪里有时间在这里伤风悲月?

    逝者虽是可怜,然而宏真既然做出如此狠毒之事,庄无道实在提不出丝毫的怜悯之心。

    对于这样的对手死敌,他庄无道唯一的念头,就只是将之打倒之后,再狠狠踩上一脚。

    真要说有什么感慨,那就是对宏真求道执念的敬重。就如宏真之言,对他的任何怜悯,都只是羞辱。

    羽云琴的情绪,却仍未回复。看着庄无道的背影,又发起了呆。

    就是这个人,金丹之下,已无敌于当世。也是这个人,独战方孝儒六大练气巅峰,首先踏入到离寒天境的第三层内。

    说来自她在离寒宫内,遇见庄无道开始,就觉胸中安宁无比。似心内突然有了支柱,情绪顿时就安宁沉着了下来。浑身压力尽去,不再紧张忐忑。

    之前绝望之时,虽有失态。然而从这一刻开始,只要庄无道在身侧,似乎无论遇到再怎么样的难事,她都可以从容应对。

    只可惜,就如他父亲所言。这人一心求道,意在北方,可为良友,不能为她良配——

    这意念才起,那边庄无道便已法力一卷,带着她往湖泊上方,疾冲而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