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四零零章 入魔死战
    “竖子!”

    庄无道身还未临近,寂休就已脸无人色,他知晓方才那寂木结局。远不止是分身化体,被庄无道轰成了碎肉而已。

    那浩瀚拳意,更已通过那神念联系,直捣寂木元神本体。换而言之,此时的寂木,己然身陨道消,彻底寂灭!

    而他寂木,也即将步其后尘!在这势压之下,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念,魂意之间,只有绝望一

    “庄无道,只要这满天神佛还在,必定会有一人,叫你永堕地狱,不得超生!”

    寂休不甘的一声怒嚎,却还未等庄无道的掌劲传至,便已自己爆开了躯体。竟是果决狠辣,自碎元神!

    虽是元神本体,也会在这一刻,承受重创。却可彻底断开联系。使庄无道的碎山河拳意,追击到百万里外,在燎原寺内的本体真身。

    庄无道蓦地收掌,在水潮漩涡中,带起了一连串的残影。寂休血肉炸开,他身上连半点血肉碎片都没沾到。

    而没有了那金光缚轮与三叶桫椤树的束缚,那尊‘青火力士’,顿时脱困而出。

    奔行往前,猛地一拳前冲,正与那正欲先擒拿羽云琴的宏真,撞击在了一处。

    巨大的石拳,立时崩裂。然而就只是阻拦了这么一瞬时光,庄无道已闪身回归。

    适应了庄无道身体之后,吞日血猿以全盛状态,再一掌‘大裂石’印下。掌力激增,到了九千象力。

    势可崩山裂河,整个地底之下,也似火山迸发,轰鸣摇动。下方有着四十丈‘青纹云石’的地层,竟而在二人无与伦比的力量冲击下,再次坍塌。

    而上方顶部,亦是无数的碎石崩散,卷入激流漩涡之中。

    这一次对掌,却近乎是平分秋色。宏真身影,再退十丈,身上血气暗弱,已有部分躯体,沾染上了吞日血焰。而七窍口鼻,更喷出了一丝丝的青气。

    庄无道亦不好过,一身备用的道衣,几乎完全损毁,只能一些布片遮羞。

    而全身肌肤,亦有数处爆开,血肉模糊。同样七窍溢血,形状凄厉。

    然而在战魂加持之下,庄无道非但不觉痛苦,反而更为兴奋,斗志激昂。

    身如鬼魅,磁光一闪。这一次庄无道掌出之时,却是力量更为滂湃的大碎云!

    这门玄术,他需要聚力至少一息到数息时间,然而他体内的这头吞日血猿,却连百分之一个刹那都不用,就已被力量,催发到一万两千象。

    地下混沌一片,浩大的气潮,再次澎湃。将已经成形的漩涡水潮,拦腰斩断。

    而后这小片天地,忽而收缩忽而膨胀。千余丈方圆之内,三层地下隔层,都在寸寸塌陷。而二人也在一瞬间,对掌数十余次。连续不绝,前赴后继。

    二人那浩瀚无穷的势压,使那早欲逃遁的龙禅归梦二人,都只能立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哪怕身有遁法宝符,也不敢动用。

    而羽云琴,更需依靠那青火力士的全力护持,才能安然无恙……宏真师伯,你己输了。即便死战,又有何益?”

    “何益?不试一试,又怎知结果?”

    “试了就有用么?”

    庄无道借反震之力,身影在大潮中拔空而起,而后又以千钧之力,再次坠落。

    力可碎山塞河,然而一掌击下,也只是使周围千丈的激潮,更为狂乱而已。

    宏真固守于原地,宛如磐石,稳固不摇,任何风吹浪打,亦不能撼动分毫。而庄无道则如猎食的苍鹰,一击不中,则立时远遁千里,再聚亿万钧之力,冲击而下。

    “怎能说无用?”

    宏真面如冰岩,似骷髅般的脸上,无丝毫的表情:“仙阶战魂,竖子你能够撑得几时?”

    “哦?”

    庄无道并不在意,此时此刻,的确是在拼着双方的耐力。谁的气元更悠长,谁能坚持持久。

    宏真是激发了飞鹄子所有的精元气血,耗尽之时,也就是宏真这具元神分身,寂灭之刻。

    他庄无道,一生元气,也同样被吞日血猿,抽取一空。若到体内干枯,油枯灯尽的境地,再无法提供源源不断的真元。那么这吞日血猿战魂,要么是离他而去,要么是将他的意识彻底冲垮,成为一具无意识,只知杀戮的战魂傀儡。然而——“即便真人你这里胜了我,又能怎样?本体若败,此处再努力又能怎样?我这里只需真元还未枯竭,气血还未衰败,最多也就只是肉身受损。真人那里,却是魂气两亏!”

    宏真的眉间,已透出枯败死灰之气,并未因庄无道的言语,而生出沮丧之心。

    这具化体分神,每接庄无道一掌。那强大意念,就也会随之冲击而至“碎山河’拳意,可通过神念联系的纽带,隔空轰击着他的元神真身。

    能够感觉,远在离寒天境外,赤阴城中的本体,正在急速的衰弱。

    虽不知是何缘由,宏真却知,这绝非是吞日血猿的‘碎山河’拳意,所能办到。

    他那徒儿,已经开始反击了么?

    此处没接庄无道一击,他元神就更伤损一分。就如庄无道所言,魂气两亏,并不划算。

    每多战一刻,本体元神,就要多承受一次重创。

    然而他又岂能甘心束手?就此放弃?唯一的转败为胜之机,就是那青火力士体内的太灵梭。

    为了今日,他准备了六十余年,不惜对自己的爱徒下手,不惜出卖赤阴。

    可今朝他一切谋划,都将付诸流水。

    苍天不佑!为何羽旭玄不能束手就擒,如他之意?为何此子能身具附体战魂,仙阶血猿?

    怎能心甘?哪怕死也要战!

    一掌将灵动如鹰般的庄无道,再次迫退。宏真猛地将大把的补气丹药,吞入到了口内。

    而后虚空绘符,口吐灵言。

    “天魔乾元,灵动太虚!血狱无量,蚀魂刃身!”

    浑身上下,赫然喷出了海量的黑色浓雾。身后则似打开了一扇门,无数的血光,忽然冲涌到了宏真的体内。使宏真的身躯,再次鼓涨,一身血肉,竟又恢复如常。干枯的肌肤。再现光泽,只是身躯四肢,多出了几个莫名的伤口。

    “入魔?”

    羽云琴星眸中,闪过了复杂之色。痛恨,惋惜,还有怜悯,夹杂于内。

    最后羽云琴,微微摇头:“师祖,无用的!哪怕入魔,你也仍斗不过无道。只需还在三阶之下,便绝不可能,是他那仙阶战魂的对手。”

    飞鹄子留下的精元气血,已差不多耗尽。宏真哪怕以入魔为代价,换取的元气,也不过再多坚持片刻而已。

    反观庄无道,依然气脉悠长。修行牛魔元霸体,根基固实的好处,终于在这一刻显现了出来

    有‘青帝法体’与‘千古长青’二门玄术加持,那吞日血猿再怎么抽取,庄无道也依然能够支撑。精神强健,毫无疲态。

    二人此时战况,已可媲美金丹,各自发挥出的实力,都已超出了筑基境的界限。

    可终究还是在筑基之下,未至三阶!

    恰在此时,远处又一波气潮,卷荡而来。那浩大的元气动荡,甚至将此处的激战,也压下了片刻。

    庄无道再一次,感应到了元神修士的意念残片。瞬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必定又是一位元神修士,在神诛绝灭剑下,彻底寂灭。

    “是乾天宗青如居士,后我百年成道,也是一代英杰。我与他曾互为对手,争斗了两百余年。想不到今日,他也陨落于此!”

    宏真的须发尽皆转白,然而一身气势,也已积蓄到了巅峰。浑身衣袍,无风自动,鼓荡不休

    “当初这一位,亦曾信誓旦旦。说是定要打破这一界,不能冲击练虚境的障碍,破界渡空而去。可到最后这百年,却愁白了满头乌发。”

    庄无道并不直撄其锋,反而是身行飞掠后退,到了那龙禅与归梦二人的身侧。

    那刃光金丝,还未近身。就被他体外的磁元罡气,全数崩散。而还未等这二人,碎散自己的肉身分魂,就已大手箕张,抓住了二人的肩膀。

    “给我住手!”

    目呲欲裂,龙禅怒恨之至。而后就绝浑身的真元血气,都不受控制一般的奔腾倒流而出。旁边的归梦,亦是同样如此,整个身躯,竟然也如之前的宏真一般,收缩干枯,似如骷髅。

    庄无道自创的‘乾坤大挪移’,那吞日血猿战魂,本是丢在一边,并不运用。

    然而此时在宏真压力之下,却自然而然的,就捡起了这门功法。而在血猿战魂的掌控之下,却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原本的基础上,又做变异。

    一眨之间,庄无道就将龙禅归梦所有气元修为,彻底的吸干。而后就在两人身躯,彻底爆为碎粉之后。又身往前,身影似流光般的疾逝,往前一掌印出。

    千里磁杀,大碎云!

    膨胀到一万六千象力,与宏真的掌势相对。

    轰!

    一声震鸣,压倒了百里之内,几乎所有的异声。水潮倒卷,冲起千丈!

    羽云琴再次七窍溢血,在这漩涡的中心,感觉身躯似被寸寸碾碎般的痛苦。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