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九章 摧枯拉朽
    “我佛慈悲——”

    地下宫殿,寂休彻底楞在了原地,只觉有一只手,死死掐住了他的咽喉。不但呼吸困难,连正常吞咽唾沫的动作,也异常困难。

    吞日血猿——这怎么可能?

    那血猿魂影,明明只有两丈余高,此刻在他的眼中,却是无限的放大着。顶天立地,身影如山。

    下意识的,寂休就想要上前阻止。然而那残余的正反两仪无量阵,却又横亘身前。而那从庄无道身周涌出的浩大气潮,更是使地下宫殿内的湖水,不断急卷旋动。渐渐的,形成一股可将精钢都生生碾碎的漩涡之力,使人寸步难行。

    而且此刻,战魂已临。便是他想要阻拦,又能阻拦都了么。

    “仙阶战魂,神兽属类?”

    远处羽云琴目中,亦光泽闪烁,熠熠生辉,再现出兴奋惊喜之色。毫不犹豫,就再次手结道印。

    “赤阴无极,混沌问道!连脉通窍,千古长青!”

    二品圣灵间连脉玄术,她本是准备用于自身。此刻却毫不犹豫,加持给了庄无道。知晓这边,才是转败为胜之机。

    庄无道也顿觉体内,生出无穷无尽的木属真元,青翠温和,带着勃勃生机。

    其中一部分,在平复着他体内,因战魂降临,而造成的伤势。一部分则与吞日之火融合,化为‘燃料’,使庄无道身周的赤红血焰,又腾起了三尺余高。气势彪悍霸烈,

    庄无道只能强行自抑,控制着自己元神,不在战魂意念冲击之下,彻底失守。

    以最后清醒的意念,看了一眼自己双手。吞日神炎正在燃烧,血猿战魂带来的磅礴之力,如岩浆般在他体内流动。

    这是他筑基境之后,第一次尝试主动招来血猿战魂。不同于前次,在阳湖水底时的准备充足。也明显感觉,筑基境之后,他神念能招引到的血猿战魂,更为强大,也更完整。

    强横到,甚至让他的躯体,几乎就在战魂临体的第一时间,就被彻底摧垮。

    ——修士的血气充足,神魂才可健旺。而元神强大,亦同样可反馈躯体。

    庄无道现在的肉身,本是远不足以承载这头‘吞日血猿’战魂。而后者则直接本能的,开始强化着庄无道的身躯,暴力的篡改。以使这容器,能够承载前者更多的力量。

    好在有羽云琴的‘千古长青’加持,而一瞬之后,插在他发髻间的那枚雷杏剑簪,也似受战魂意念冲击。无需庄无道御使,就已紫发凭空飞起,而后在半空中崩解散开。

    一个虚幻的人影自那剑身之内现出,正是羽旭玄的模样,手结道印。招引虚空中一道道宏大青光,四面八方的往庄无道灌注而下。

    “青帝法体?”

    羽云琴再次愣住,万古长青与青帝法体,同出一脉。前者再融合几种玄术,就可完成二品巅峰级的圣灵玄术‘青帝法体’。

    而这道由羽旭玄封印在之内的‘雷杏剑簪’的二品玄术,威能也绝不是她一个小小筑基境发出的‘千古长青’,可以比拟!

    庄无道顿觉意识一清,本要被血猿那狂暴凶厉的意念,彻底冲垮的意识,又恢复了几分清明。体内因身躯变化,而快要抽空了的气血精元,也顷刻间,再次充足盈满。

    五行之木,是世间生机最重之灵。而青帝长生诀,又是木系功法中,最顶尖的存在。

    ‘青帝法体’不止是可使人战力倍增,真元生生不息,更有固本培元,恢复血气之能。

    原本似庄无道这般,由血猿战魂带来的力量,改造体质。事后必定要元气大亏,需要数年的时间疗养,才能恢复如初。强化出来的骨肉经络,也会有无穷后患。哪怕他预先在体外绘好了符文,也只是为自己,预留几分生机而已。

    可此刻在羽旭玄元神级数的‘青帝法体’加持之下,庄无道却不但能维持住理智,一身元气更生生不尽。

    只觉浑身上下,都是使不玩的气力。一身力量,也在爆增。

    最初是一百五十象力,在使用‘五蕴增持符’之后,增加到大约两百象左右。

    此刻却又在暴增!二百象,三百象,直至庄无道浑身筋肉近乎撕裂,无法再增为止。

    而此时庄无道估算自己,至少已有着三百五十象力!而身外燃烧的赤红血焰,更是将周围一千丈内的湖水,尽数煮沸蒸发。

    而在‘乾离截阴阵’与‘正反两仪无量大阵’加持之下,那被庄无道引来的吞日血猿魂念,更在仰天咆哮。聚集那无量的南明烈火,转化吞日血焰。战意冲霄,凌压万丈方圆。

    不能冲垮庄无道的意识,也就不能彻底掌控住庄无道身躯。那吞日血猿的本能,也只能如此,咆哮嘶吼,发泄着不满。

    啸声冲击,侧旁的羽云琴是首当其冲,耳膜溢血,只觉自己的元魂,都要被震成了碎片,难受无比。几欲跪倒,也缓解这迫人威压。

    不过看着那羽旭玄即将消散的的魂识影像,还有庄无道此刻,那凶横霸绝之势。羽云琴也忽然间就明白了过来。为何之前庄无道,会突然感慨。说是这一局,他的父亲,已经赢了。

    确实已胜了,‘青帝法体’与‘附体战魂’,即便是她,也知这一战,庄无道将胜得毫无悬念!

    吞日血猿,金丹之下,此刻一切二阶筑基,在庄无道面前,都将不堪一击!

    哪怕是宏真的分身化体,亦无胜算!

    前方的宏真,眼看着庄无道,亦是一阵失神,面上懊悔,恼怒,不信与不甘交杂。最后化作一声轻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向你出手之刻,便是败局之时?好一个羽旭玄,好一个附体战魂!只是,我宏真却还未曾输——”

    随着这话音,他浑身血肉,忽然收缩。而那气血却尽数燃烧着,甚至一部分,从眼耳鼻七窍,以及肌毛孔中,冲出体外。

    整个人干枯仿似骷髅,却使宏真那本就磅礴的法力,更澎湃汹涌,蒸腾百丈,血光弥漫。

    然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影,已一个瞬闪,到了他的面前。一式‘大裂石’印下,秘法加持,直接就冲击至七千象力!

    轰!

    一声震鸣,庄无道借那战魂符体强化后的力量,竟然不敌。身躯抛飞,疾退到了数十丈外。

    那宏真同样步伐跄踉,连续撤出数步,身上血肉,已尽数化为血气,萦绕着周身。

    将飞鹄子遗流的所有精远气血,都转化成法力,使宏真的掌力,再次凌驾于庄无道之上。

    对掌之后,宏真明显退的更为从容。然而不知为何,那已干枯的脸,却一阵扭曲,显得异常狰狞。

    而就在百丈之外的羽云琴,也不但毫无担忧之色,反而眼神怜悯的看着宏真。

    战魂之强,不再于那神乎其技,近乎巅峰的斗战之能,更不是附体之后的加持之力。

    而是其浩瀚元魂,对修士三魂七魄的冲击!

    似吞日血猿这般的仙阶战魂,是所有低阶修士,不可抗御之重。

    对于只有元神化身在此的宏真而言,更尤其致命!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庄无道身影停住时,却正是那寂木的上方。

    战魂意念,虽未使他彻底失去理智。然而那吞日血猿的凶横,戾气与疯狂战意,却也使庄无道双目赤红,气机嗜血狂暴!

    只是一掌普通的‘摔碑式’击下,那金色佛像,却立时粉碎。

    “去陪你那和檀师弟,一起西归极乐佛土如何?”

    掌势未尽,拍在了寂木迎上来的肉掌之上。就只听一连串的‘咔嚓’脆响,寂木先是身外血雾飘散。而后整个人,就似被抽走了所有的筋骨,往地面跌落,而后炸成碎肉。

    庄无道这一掌,竟已是将他浑身骨骼血肉,尽数拍成了肉糜粉末!

    而紧随其后,庄无道的又一个瞬闪,到了三十丈外,正好是那寂休的身侧。

    借助磁遁之速,庄无道的身影飘忽莫测,快到了在场几人肉眼灵识,皆无法捉摸的境地。

    说来也怪,这吞日血猿战魂生前,应该是未接触过元磁遁法,对源自上古神犀的‘牛魔霸体’,也应是极其陌生。

    然而当附体之后,庄无道所有的功法,都能掌控自如,运用之妙,几乎殝至化境!超出庄无道不止一个层次。

    便连‘离世荡魔决’这门秘术,也是如此。离世荡魔决源自上古重明鸟,极端的霸道,几乎排斥所有同类秘书。

    然而这血猿战魂,却能强行将那对离世荡魔翼,与吞日变及血猿变,糅合在一起。将庄无道一身三百五十象力量,推至更高到云端无法企及之境!

    初时还不熟悉,可当庄无道地第三掌拍出时,却已能尽数发挥,不能哪怕一丝一毫的余力。

    “大乘之佛,皆可杀!”

    这句话,却非是出自庄无道本意,而是受战魂意念影响,下意识的就口吐此言。

    同时他右手,依然是普普通通,一式‘寸劲’。掌势飘忽,印向了寂休的胸前。

    (未完待续)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