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八章 吞日血猿(节日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九八章 吞日血猿(节日第三更求月票)

    此时的庄无道,却忽然再次开口:“那么师伯可知我,为何要布这离截阴阵,?”

    羽云琴不解,庄无道到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思说这些?布离截阴阵不是为欺瞒麻痹宏真,真正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布置‘正反两仪无量阵,

    不过,涉及阴魂类的阵法,并不只这一种。离尘宗内,就传承有数套,可以更好的迷惑宏真,可为何偏偏是离截阴,?

    ‘嘿,的一笑,宏真仍不理会,继续往前,手指虚划,以法力凌空绘制出一个个符印。

    几乎每一道符印绘出,阵中就必有一枚四阶蕴元石,爆为碎粉。

    可就在这时,宏真心中微动,看向了四周。周围的水潮,依然在卷动澎湃着。可那灰白的死雾,不知何时,却又再次弥漫在四周。

    宏真的神念之内,就已感应到五六只三阶邪灵,正在悄然靠近着。隐隐还有一两个魂修,隐藏在内。其余三阶以下,更不知有多少,影影幢幢,使人头皮发麻。

    那边那寂休龙禅等人,此时亦有察觉,都眼神凝重。都不敢再全力破绽,收起了几分心力,警惕身后。

    是被离截阴阵,引来么?以这些邪灵来牵制?

    宏真看了身下一眼,而后冷哂。不过是垂死挣扎,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难登大雅之堂,也时机已晚。

    “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你又可知,为何我独独只放弃了都天神雷,一定要保留南明烈火?”

    羽云琴不禁挑了挑柳眉,确实,南明烈火亦能可制阴魂,与庄无道所布的离截阴阵应该是互相冲突才对。

    “故弄玄虚”

    然而随即宏真就又觉不对,周围那些汇集过来的阴魂邪灵,竟在此刻,如潮水一般的疾速退去。似乎是发觉了什么极恐怖的事物一般,争先恐后。

    连那两位隐藏在诸多邪灵中三阶魂修,也同样并不见了踪影。

    “嗯?”

    宏真同样心有感应,惊愕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庄无道。浩大的拳意压凌,山河破碎,吞天噬地般的气势,冲卷四方。

    那‘碎山河,拳意一直都在庄无道身周存在,一直都在对抗着他的意念威压。

    然而似此刻般浩瀚磅礴,狂猛霸烈。却绝非他印象中的庄无道,所应能有

    地下殿堂之内,水潮开始倒卷,便连那凌压过来的神诛绝灭剑的剑意,也被迫退击散。竟仿佛是对那即将降临的存在,心生畏意一般。那剑意收缩,居然直接就撤出了这十里方圆的虚空。

    使得在场所有人,都一阵阵心惊肉跳,惊悸不安。然而所有人,目光都再次被庄无道吸引。

    “这是——”

    龙禅浑身上下,都已寒透骨髓。往庄无道的身后看去,只见一只两丈余高,巨大的血色猿影,正显化形迹。魁梧健壮,体外毛发血红,燃烧着血色烈焰。只是一个魂影,却有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威严。

    目光凶横暴戾,精芒电闪。龙禅只是被那视角余光,扫望一眼,就觉是全身颤栗麻痹,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而除宏真之外四人中,也只有见闻最广的寂木,首先认出这是何物,而后却是第一时间,倒抽了一口寒气。

    “——是吞日血猿,战魂附体”

    ※※※※

    “金丹以下,在他面前,都是虚妄?你说的真是庄无道?”

    赤阴城,位于城中央处那间真人寝殿,宏真颇是讶然,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此子有何异处,让你这么看重?以为必能胜我?”

    何况庄无道对手,并非普通筑基,而是他宏真的分身化体。

    忽然宏真又若有所悟:“你送雷杏剑簪给他,是有意为之?诱我向他出手么?”

    “是我若不让云琴她入离寒宫,又岂能将你元神分身诱入其内?师兄行事一向谨慎,旭玄不如此,不能使师兄你心安。然而若只她一人,又断然不是师兄你的对手。所以需要另作布置,恰好此子,就在赤阴城内。”

    羽旭玄语气平淡无波的解释:“所以我将那雷杏剑簪,送给了庄无道。师兄你与欲从我分化魂念着手,以免两败俱伤之局,旭玄又何尝不是如此?”

    “原来如此,故意在雷杏剑簪上,留下那一丝魂念。是料定以我的性情,是定然不会将他放过的,也一定会朝他出手。”

    宏真失笑,眼神之内,却透出了几分凝重:“旭玄你还没说,此子到底有什么本事,敢说他能无敌于金丹之下?旭玄你素不妄言欺人,想必是有所凭依

    “是战魂,附体战魂”

    羽旭玄身上的剑意,更浓数分,此时竟是势如破竹,撕开了宏真压迫过来的意念。执剑在手,往前一步步的行去。

    “旭玄因有碧霄真君在身,对于同类也就特别敏感。故而能知,庄无道亦有战魂附体,且品阶更在碧霄真君之上,死前或为天仙中人比之碧霄,强横百倍离尘宗能得此子,真是合该大兴——”

    宏真一楞,凝固守一的元神,出现刹那波动,动荡起伏,几乎难以自守。

    而羽旭玄的步伐,也更快数分。

    “所以我说金丹之下,在他面前,都是渣滓都是虚妄哪怕是师兄你那元神分身的夺舍之体,也不例外”

    宏真回过身,急忙全神守御,意图止住宏真的进击之势。然而仅仅一瞬之后,宏真的身躯就已晃了晃,神念震荡昏沉,绞痛难当,心神几乎再次失守。

    这是他的元神,承受了一次难以想象的冲击。而冲击的源头,正是他在千里之外,以飞鹄子身躯进入离寒宫的神念分身!

    宏真的眼神,也再无法维持震惊,现出惊骇之意。

    “战魂,吞日血猿怎么会是吞日血猿?”

    那是天仙之魂,神兽属类

    羽旭玄则再次挑起了唇角,笑意中既有解脱,也有嘲讽,自哂。

    若是宏真不动那庄无道也就罢了,可若对此子出了手,那便再没第二种结果。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