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七章 五蕴增持
    “想必那便是百万年前,离寒宫与当时修界诸宗,突然消失之因。居然流传到现在。确实出人意料。然而此剑,似与你二人生死无关。”

    也不知是否因那坤元殒亡,而心生紧迫之故,宏真的话语里,已失去了耐

    从他脚下灌入地脉的真元,也骤增数倍,毫不保留,加快了破阵的步骤,

    不过远处寂木龙禅几人,却都眼现出犹豫迟疑之色。

    若这次乾天宗与燎原寺,携手进入离寒宫内的六位元神境界,一齐殒落于次。那时三圣宗对赤阴城的一切图谋,都将冰消瓦解。

    那么此时此刻,又有何意义?

    也更心中惶恐失措,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阵虽是在崩溃边缘。然而要完全破解,还需一些时间。

    宏真虽说那口剑,不会祸及金丹之下。然而若有意外,又该如何是好?

    都是修行有成之士,明白似衤绅诛绝灭剑,这等秘法,归元境一级的强横剑势,定可无视时空之隔,直攻元神。

    不是他们以分身化体在此,就能逃得掉的。

    那右侧石门处的女子,更是果决。直接就撤身离去,身影瞬闪,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门后石廊之内。

    “尔等四人,是欲毁诺么?”

    就在寂木,也心生退意之前,宏真突然冷笑:“我若是你们,就绝不会就此罢手。观庄无道此子,绝代天骄,比之那太平重阳,还要更胜一筹。今日怕是你们三圣宗,诛杀此子的唯一机会。待他回归离尘,几十年后,谁知会他成长到什么地步?难道要等到他羽旭玄与联手,威胁你们中原三圣宗之日?”

    那寂木龙禅,皆微一挑眉,再次看向了庄无道,面上都流露出深思之色。

    庄无道却不禁好笑,宏真以元神真人之尊,不惜放下身段,耗费口舌,对寂木几人循循引诱,劝导说服。可见这一位,是真的急了。

    “方才我细细深思,这离寒宫,未必就不是我那旭玄徒儿的一个陷阱。乾天燎原六位元神,葬身于此。尔等不思扳回一局,反而只想着脱身事外。只怕日后真相大白之时,难以向师门交代。”

    宏真语声放缓,悠悠道:“再退一步,三圣宗若欲为今日之事,向赤阴城兴师问罪。羽旭玄在与不在,就是关键。”

    寂木看了看眼前这座临时布就的法阵,外围的蕴元石,大多已碎裂开来。

    然而中央残存的那些,基本都是品质三四阶以上。剩下的这一部分,也是整座阵法的精华,最难破解的核心。

    他心中已被宏真说动,然而眼前这‘正反两仪无量阵却如一颗坚硬的核桃,坚实难破,让人难以下手。

    “破阵至少还需半刻——”

    “用不着那么久”

    宏真抬手一招,一把五层的紫金小塔现在手中。首次动用灵器,遥遥往庄无道二人立身之处,飞空而去。并不砸下,而只是定在十五丈高空。

    那紫金小塔,却如那面照空镜一般。一条条灵纹符篥,如水幕般冲卷而下,罩住了百丈方圆。使下方‘正反两仪无量阵,的运转,骤然一窒。气机循环,接近于凝固,那由蕴元石内流出的五行之灵,亦僵化固死。

    “那就速战速决,再莫拖延也请诸位,莫要保留。”

    龙禅首先有了决断,悠然道:“此女身具的太阴清体,对我乾天宗颇有用处。事后若然未死,可由我带回乾天宗。若离寒宫内之变,真与羽旭玄有关,我必叫她沦为妓者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挥手之间,就又是近百枚紫金色小剑,从袖中洒出。

    总共一百零八口,合一小周天之数。密密麻麻的插在了四面八方。而后成千上万道金色丝线,在这些紫金小剑间陆续闪现。纵横交错,瞬间就把阵外的那层正反两仪无形之障,割得千疮百孔。

    归梦则一声轻叱,身后十数道刃光飞起,在空中汇聚交缠。然而似如一枚刀刃陀螺一般,猛地砸下。急速的切割绞动,势若破竹般,将那正反两仪之力,斩成无数碎片。

    “无量真佛此番离寒宫之变,事后真人你,定需给我燎原寺一个交代

    寂木亦暂时打消了退意,冷声道:“我那和檀师弟,在天道盟为燎原寺奔波效劳,历经劫波归来。本当安享余生,却因此子而死。我欲将他全身血肉骨骼,制成佛珠佛塔,与和檀一并安葬,以慰师弟他西归之灵。”

    不过出手时,却并不朝那法阵下手。而是手结法印,似如拈花。

    “尸罗波罗蜜,金光缚轮”

    巨大的金色佛轮,蓦然现处,在上方轮转不休。一条条的金色锁链坠下,如蛟蛇一般,往那‘青火力士,纠缠过去。使这尊已快将那佛掌扯碎的力士傀儡,身影再次顿住。

    不过随即那‘青火力士在羽云琴的操纵下,再次发出了一声咆哮。

    无数的‘青火,往周围扩张,燃烧着那些锁链,甚至蔓延到那金色佛轮之

    太灵梭中的‘赤阴玄冥真火可燃烧所有气元法力。那‘金光缚轮咒,虽是燎原寺名震当世的降魔神通,却依然是在‘气元,之列。

    而融合太灵梭之后,这尊‘青火力士,的实力,虽还未入三阶,可也相差不远。

    哪怕是宏真化身夺舍后的飞鹄子,也不能将其打伤。而寂木连续两个大型的术法,也依然无法将羽云琴这尊力士,完全限制。

    旁边那寂休目光流转,先是九颗舍利子打出,围绕着宏真的那尊五层的紫金小塔旋转。不过片刻,就是一团团的梵文降下,禁制虚空。配合着那尊紫金小塔,固结压制着那正反两仪无量阵。

    随后又丢出了数枚种子,抛到了那‘青火力士,的脚下,

    “阿曼弥陀罗,万物化生”

    几株‘七叶桫椤树瞬时就生长了出来,虬结攀援,趁着‘青火力士,仍在金光缚轮咒的控制之下,将其双足彻底固死。

    而此时在庄无道二人身前,那宏真挥手之间,有无数的阴蓝色刀刃穿出,雨打芭蕉一般,连续往前穿击。

    几人合力,终于将这座法阵,撕开了一条缝隙。宏真试着踏步而入。浩瀚的法力勃发,哪怕是在神诛绝灭剑势的压迫之下,也依然能撑出了自己的一片空间,煌煌浩荡。

    羽云琴咬着牙,又将一把粉红小伞祭出,护在二人之前。勉力抵挡着那些已渗透近来金丝刀光。心内则一片冰凉,忖道自己,这就要死了么?

    死倒不惧,她只能自己身携的太灵梭,会连累到父亲。

    旁边庄无道却轻舒了口气,他终于将身上最后一道符文绘完,紧绷的心神,也趋于舒服。

    那血是三阶妖猿之血,自从有望筑基之后,他就开始随身携带。朱砂亦上品的血丹砂,常用于绘制四品道符。而此时若是司空宏,仔细看他身上的‘朱符会发现这些符篥的笔画,与庄无道当日在灵骨宝船上绘制的那张‘血猿真形图惊人的相似。此时只是庄无道,将这些笔画分割之后,绘制于周身

    将剩下的朱砂兽血,都全数散去。庄无道又意念一动,把手中那枚‘五蕴增持符,引发,立时一股暖流,涌入到了体内,流经那四肢百骸,周天窍穴。

    经络内的气元,亦在瞬息之后,疯狂增长。使他的修为,直接就跨升了几重楼境界,一路冲击至练气境五重楼,才稍止其势。

    浑身力量,亦在这瞬间,提升了数个层级,到了他事前能想象的极限

    这枚符宝,若是由普通修士来施展,也不过就是使战力稍强一些,法力真元更为浑厚而已。

    然而庄无道,早已将‘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修炼到了第三重天境界。只是因真元修为积累不够,才不能尽展其威。

    此时施展‘五蕴增持符,之后,就如宽阔的河道之内,终于等来足够的河水,气势渐渐汹涌澎湃。

    脑海内观想着那血色身影的同时,庄无道抬目看向了眼前。只眉头微皱,已无半分心惊之意。

    只因知晓,自己即便不能胜券在握,今日也可逃生无忧。

    地面‘咔擦,轻响,又是大片的蕴元石,化为寂粉。由五人脚下蔓延看来的裂纹,已然破入到正反两仪无量阵的核心禁制内。

    那正反两仪无形力障,终于现出了无法弥合的破绽。宏真也直接就把他那恢宏法力,聚成一个大手,往羽云琴遥遥抓摄了过去。

    然而还未临身,一波拳力,就已冲击过来,将他抓摄过去的法力,全数捣灭打散。

    知晓这是庄无道出手,宏真毫不意外。相反此子到此刻仍未有动作,反倒是令他放心不下。

    “五蕴增持?”

    宏真‘嘿,的一笑,此子实力确实增长了不少,不过依然还未有与他抗衡的资格,

    就是仍不知,此子绘制在身上的血符,到底有何用处。

    并不在意,宏真继续手绘灵纹,一步步的接近着。此时他眼前二人,已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