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六章 一切虚妄
    “嘿嘿,哈——”

    寝殿之内,寂静了许久,宏真才笑了起来,开始还压抑着,最后控制不住,朗声大笑。音浪滚滚,震得屋宇簌簌作响,震颤不绝,似欲坍塌。

    直到十息之后,宏真方才止住,眼神疯狂而又不可思议:“好一个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当真是狠辣决绝。那么这赤阴城百万弟子了?你那些师叔师伯,那历代祖师祠堂了?都丢下不管?羽旭玄你为赤阴城呕心沥血,苦苦支撑经营了百年。发誓要完成祖师遗愿,入主中原,要重振赤阴。临到最后,难道这些都弃如敝履?”

    “为宗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师兄,这些信念,便连你自己都守不住,又为何来问我?”

    羽旭玄摇着头,漠然看着远方,神色莫测:“有些东西,我活着,才是我的。我若死了,便是别人所有,那又与我何于?”

    他活在世间,才能完成这些志向,达成赤阴城历代祖师的心愿,赤阴城数十万弟子,八位元神,都是他施展宏图大略,经略中原的工具棋子。赤阴城的祖师堂内,前十席牌位之中,日后定有他一席之地。

    可若是早早就陨落,却只怕连自家爱女,都未必能保得住。赤阴城日后再怎么昌盛,又与他何于?

    宏真气息一窒,仔细看了羽旭玄一眼,而后自嘲一笑:“你看错了我,我这当师尊的,何尝不是看错了你?不对,应该是旭玄你之心性手段,深肖为师。只是这次,进入离寒宫内的元神真人,除了三圣宗之外,还有我赤阴城的慕九辰,天道盟的弦霜,墨乾,大灵燕氏的燕——

    “慕九辰他与师尊你一般,与三圣宗眉来眼去。三十四年前小寒山之战,赤阴城死伤近千弟子,损伤之重前所未有。此人乃一切因由,也罪魁祸首。我因毒伤缠体,才隐忍至今,不曾将他拿下。今日九辰师兄陨落,真是老天开眼

    羽旭玄直接将宏真的言语打断,轻言慢语的说着,似根本就不将这位元神真人的死活,放在心上。

    “弦霜虽为天道盟真人,然而身份成疑。此人来历看似清楚明白,却都有伪造痕迹。灵京那位,早欲除之,只是一直寻不到机会。墨乾那边自有脱身之策,无需师兄担忧。至于燕景瑾,寿元已不足十二载。离寒天境,便是他自己准备的坐化之地。欲借离寒天境,在最后时刻,看看传说中的练虚境,是何风

    几乎每说一句,宏真的面色,就苍白一分。二人间看似波澜不惊,神念却已在这瞬息之间,交锋争斗了不知多少次,此消彼长,渐成相持之势。

    “如此说来,三圣宗此番遭遇重挫,是再所难免?”

    宏真轻吐了一口浊气,仅只片刻,又摇头失笑:“然而这又与你我何于?

    那‘雷杏剑簪,与‘太灵梭,依然还在,他的分魂化身,依然可以将此二物与羽云琴拿下

    神诛绝灭之剑,能诛绝一切生灵,却不会阻他——夺舍噬魂

    “与你何于?”

    羽旭玄的面上,却又浮起了莫名的笑意,嘲弄之色再不掩饰:“宏真师兄,不知在你看来,那庄无道如何?”

    “庄无道?”宏真略一扬眉,而后真心实意的赞叹:“绝代英才,世之天骄今年的颖才榜,虽迟迟未出。然而我却知,未来十年内的颖才第一人,非其莫属。离寒宫内,此子以一战六,力压方孝儒三人的战绩,实可震动天下。便连其父太平重阳,练气境时,亦远远不及。”

    “此子当得此赞”

    羽旭玄微微颔首,接着又语气一转:“可哪怕是师尊你,也不会认为,他是真正的筑基境第一人?”

    “嗯?”

    宏真眼神意外,诧异的看了羽旭玄一眼:“确实,莫非旭玄你有异议?”

    颖才榜第一,并不意味着庄无道,就已可算是筑基境第一。颖才榜更看重修士的潜力,而无论是发力,修为境界,修成的玄术神通,还是武道术法上的造诣,庄无道一个新晋筑基,都不可能强过那些同样天才横溢,在这一境界积累日深的筑基巅峰,甚至后期的修士。

    “自有天机碑以来,世人评判一个修士的实力高下,往往都以天机碑上的排名为准。然而哪怕这号称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无所不查的神碑,亦有不能尽知,不能准确评判之事。譬如道体佛胎,譬如诸宗所传的秘术,譬如血脉,譬如灵器法宝。那庄无道就是如此——”

    羽旭玄的语气微顿,而后一字一句道:“在我看来,只需他能入筑基。那么天下间任何金丹以下,在他面前,都是虚妄都是渣滓哪怕是你师兄那元神分身的夺舍之体,也不例外”

    ※※※※

    “那是神诛绝灭之剑——”

    “神诛绝灭之剑?那是什么?”

    离寒宫三层,地下宫殿内,羽云琴的眼神茫然,有些不知所以。

    而有这种表情,并不只是她一个。周围如寂木龙禅等人,亦是同样一脸的疑惑。

    庄无道并不答话,看着宏真:“想必宏真师伯,曾经听说过?”

    再场诸人中,只有宏真一人,面如死灰,显是想到了什么?

    “真人?这神诛绝灭之剑到底是什么,不知可否告知?”

    寂休踏前一步,他此时暂时以无心理会庄无道二人。相较于助宏真夺舍,他此时更想知道,这地下宫殿之外,到底发生了何事。

    本门的坤元大僧正,又到底因何而亡

    便连龙禅归梦二人,亦纷纷停手,往寂休注目,眼含探究质问之意。

    宏真略一迟疑,还是开口道:“是百万年前,离寒宫传承的一种秘术,是与敌偕亡之法。元神修士才能施展,以自身元神精魄及毕生修为献祭,寄托于上品法器之中。换取绝强战力,以执念指引杀敌。神诛绝灭,赤地千里,可诛绝周围地域,一切生灵。观此剑势,当是有合道修士以身祭剑,施展此术。所以练虚境之下,无人能当。”

    又斜目扫视了面如死灰的龙禅寂木一眼:“放心卩口剑依然在第四层离寒天境之内,剑气越界跨空而来,只为进入此间的元神金丹。金丹之下,都可无妨。便是金丹境,小心谨慎些,不漏气机,亦可逃得性命——”

    然而龙禅的眼神,依然是黯淡灰白。金丹无妨,那么金丹之上,该是如何

    这次乾天宗进入的元神修士,就有三位以本体进入的金丹境,亦有十五人之多

    而在在神诛绝灭剑下的,已有一位坤元大僧正,身死道消,元神不存

    “不可能”

    归梦一声冷哼:“若是如你所言,这神诛绝灭之剑,是为诛金丹元神而来。那么这禁湖宫的邪灵,又该如何解释o”

    只是这云海殿范围内,三四阶的怨魂魑魅,甚至魂修,就不在少数。

    宏真漠无表情:“我只说那神诛绝灭剑,可诛绝周围地域,一切生灵。”

    尤其后二字,加重了语音。而龙禅等人,也纷纷会意,眼神已近乎绝望。

    生灵,只是生灵,此处游荡的魂修邪灵,却已非生灵之属

    庄无道默然无语,第四层离寒天境,有百万尸骸。然而却未如这第三层一般,死气怨煞汇集,形成‘死灵之地,。是只因那时四层中的一切生魂,都被神诛绝灭之剑吞噬。支撑那衤绅诛绝灭,秘法,一直维持到百万年后。

    今日此间殒落的十余位元神真人,也必定会衤绅诛绝灭剑,的养份,使此剑尽复百万年前的威势

    也难说不会激发刺剑凶性与本能,真正破入第三层内,继续猎杀生灵。

    此时在这离寒宫内停留越久,越是凶险。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

    羽云琴却是惊喜莫名,死灰的心境,一霎那间就‘活,了过来。整个身心,都浸入到绝境逢生的喜悦中。

    神诛绝灭剑压迫下,一切元神金丹,都是危如累卵。换而言之,他们两个的对手,只有眼前这六人而已。

    可当视角余光,再看了宏真一眼之后,羽云琴跃动火热的心,就又冰冷沉寂了下来。

    无需那几位元神修士介入,只眼前这一位,就可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仍不解,庄无道为何会说,她的父亲胜了?且自信十足。

    而那宏真也再次拿眼望来。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