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六章 请你入道(节日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九六章 请你入道(节日第三更求月票)

    赤阴城内,就在黄昏日落之时,羽旭玄走入到了师尊宏真的寝殿。十丈方圆的室内,香烟袅袅,四面角落都有着冰碳,使羽旭玄甫一入内,就感觉浑身阴冷。让本就身中羽蛇化寒毒的他,微绝不适。

    前方是一面竹制的帷幕,影影绰绰的,可以看见一个人影,端坐在内。

    羽旭玄看了一眼,就认出帷幕的人影,正是宏真。当下神情恭谨的躬身一礼:“师尊,旭玄来了,给你请安”

    “旭玄?”

    似乎是大梦初醒一般,宏真的语气颇为意外,大袖一拂,就将那身前帷幕,全数卷起。

    “这个时候,你不该是在离寒宫内?怎的还有心思,到我这里来?”

    又摇头道:“你总是这般礼数周全,不是早就与你说过?既已同为元神,那就以师兄弟相称就是。”

    “那么,宏真师兄方才是我敬师尊你,最后一礼。”

    羽旭玄从善如流,当直起身时,语中已无丝毫的敬意:“正如你想不到,我未至离寒宫一般。旭玄也同样想不到,我敬如父母的师尊,竟意欲夺我之舍。若非是请来了节法师兄的爱徒,旭玄只怕至死,都被师兄你瞒在鼓中,”

    寝殿内落针可闻,异常安静。语出平常的一番话,却似一把利刃,在二人间斩开了一道深深鸿沟。

    宏真目光变幻,错愕之色一掠即逝,而后失笑:“原来如此,你果然已知道了。这次离寒宫事前,我就已觉有些不对。那么今日旭玄你来,是欲兴师问罪,最后与我拼死一搏?事先说一句,旭玄你若以为乞哀告怜,述说一番旧情,就可使我住手,那就大可不必浪费口舌。你师尊我瞧不起这等人——”

    “师尊的性情,旭玄如何能够不知?你若有了什么决断,世间便无任何人能让你改弦更张。”

    羽旭玄摇着头,声线毫无起伏波动,就如闲话家常般的语气:“所以旭玄这次来,只是为请师尊羽化,化道入真。”

    “化道入真?”

    宏真挑眉上望,而后不解的微摇着头:“然而在我看来,旭玄你这次的胜算,实是小而又小。若肯隐忍,还可苟延残喘。早早摊牌,是为不智,也过于莽撞。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自信?”

    话音方落,宏真身侧已现出了一只十丈长的羽蛇虚影。羽蛇禀阳火而生,然而这只羽蛇,却是浑身阴蓝之色,缠绕寒冥之力。

    浑身发散出死灰灵光,遥遥照向了羽旭玄方向。使执剑而行,不断逼近的后者面上,微现痛苦之色,停住了脚步。

    “果然是师兄你如此说来,早在六十年前,宏真师兄便已有了夺舍之意

    羽旭玄斜目看了那羽蛇虚影一眼,与他当年斩杀的那条‘玄阴虹羽蛇别无二致。

    神色已无法再维持平静,羽旭玄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怆痛色。昔年传道授业谆谆教导,师恩如山。百岁光阴朝夕为伴共襄赤阴,亦父亦友。往日种种恩义,今朝却终归烟消云散。

    恩断义绝,把心中伤痛强压了下去,羽旭玄胸内,就只剩下了冷厉决绝,面上无悲无喜的一哂。

    “师兄为今日,准备已有数十年之久。旭玄元神已伤,你却万事俱备,却不知宏真师兄,为何还不动手夺舍?”

    羽蛇化寒毒发作,他的身外,已结出了薄薄的冰层。然而羽旭玄,浑身阴蓝之焰燃烧,以寒抗寒,暂时抵住了寒毒入体。

    “准备虽足,我却不欲两败俱伤。”

    宏真从容自若,依然正襟端坐着:“旭玄你素来聪慧,又岂能猜不到,那离寒宫内的太灵梭与雷杏剑簪,我都必欲得之o是不得已时,只怕连云琴她,亦难以生还。”

    人之魂魄,皆由愿而生,由意而凝。此时以言语动摇其心智,亦是为夺舍准备。

    “离寒宫么?是欲从我分化出的元神魂念下手?”

    羽旭玄摇着头:“可若师兄是欲等待离寒宫内,分出结果,那么师兄你,怕是要失望了。”

    “哦?”宏真极有耐心,兴致盎然的笑问∶“如何失望法,我愿闻其详

    目光却冷漠之至,又含着难以言喻的贪婪渴望。元神显化于身后,灵光耀目,威势迫人。

    此时在羽蛇死咒的压制下,就连羽旭玄的手指头,已结出了碎冰,寒气森森。

    不但使羽旭玄的行动艰难,便连神魂,也开始衰退固结。

    而羽旭玄则于脆闭上了眼,抗拒着宏真在元神层次的威压,平静道:“宏真师兄所依仗的,无非是三圣宗的盟约。离寒宫内是陷阱,旭玄一旦亲身入内,就定是八位元神围杀之局。然而师兄难道就不奇怪,我既已提前猜知,为何还要将附有我魂念的雷杏剑簪,将云琴她,一起送入到离寒宫内?”

    “我先前说过了,愿闻其详。”

    宏真依然笑意吟吟,对羽旭玄的言语,并不在意。无论羽旭玄将雷杏剑簪与羽云琴送入离寒宫,到底是何目的,现在都无关紧要。

    只需羽旭玄分化出的两道神念,在离寒宫内,他这徒儿,便已输了。

    “也确实想听听,旭玄你能给我一个怎样的惊喜?又能有什么样的奇谋妙策,能扭转乾坤——”

    这含着几分讥讽味道话音未落,就被打断,羽旭玄此时竟突兀之至的挑起了唇角,似是极其开心:“只因师兄你,一开始就错了那离寒宫内,跟本就没有能为我解咒之物。所谓能解除羽蛇死咒的灵珍,皆是旭玄杜撰出来,欺瞒世人之语。”

    “杜撰?”

    宏真终于一楞,眼神愕然不解,下意识的就想问,这又是为何?

    而此时羽旭玄的身后,却忽的现出一口剑,一个人影。那剑长三尺,剑脊宛如竹节,有三处凸起,浑身紫金之色。而执剑之人,则是一位女子,二旬左右,半边脸上带着面具。然而仅只是露出的半边脸,也已是倾城绝色。只是那一双秀眸中,却现出了殷红之色,充斥着疯狂战意,与难以言叙的凶横戾气,

    一人一剑,俱是虚幻魂影,然而却使羽旭玄身周的冰层,寸寸粉碎。隐隐对抗着宏真的元神威压,使羽旭玄的颓势尽扫一空。

    “世人只知我当年,曾寻到离寒宫第三层入口,得欲奇宝‘三转化窍丹,。却无人能知晓,我当时曾机缘巧合,寻得一隐秘入口,进入过真正的离寒天境。”

    “世人只知我天资灵根,高据天下前十。身具玄灵道体,天赋过人,无论何种样的道术,都是一学就会。却不知当年离寒天境内,旭玄侥幸,得一战魂附体。这些年习道修术,旭玄赖她之力良多。”

    “世人只知我术法,位列天下第三。却恐怕连师尊都不晓得,这几十年来,旭玄修为毫无寸进,转而研习剑道,如今已略有所成。”

    一连三个‘世人只知羽旭玄往前迈出整整十步。一股冲天的剑意,同时从他的身上冲击,隐隐于那女子的气机相合。

    两个人影,此刻几乎契合为一。使羽旭玄那虚弱的元神,气势蓦然拔声,将那头‘玄阴虹羽蛇,照来的辉光全数迫开,与宏真分庭抗礼

    “所以,我也知世间一切元神金丹,进入离寒宫内,都是自寻死路。神诛绝灭剑下,断无生机”

    当言语落时,昏暗的寝殿之内,凭空生出了一道道霹雳电光。将周围数十丈,都照的恍如明昼。

    “怎会o”

    宏真怔怔失神,然而下一刻,他忽然心有所感,看向了北面方向。距离此处千里,就是那离寒宫移址所在——

    然而此刻,宏真却觉是心惊肉跳。隐隐感应,似有一元神,在那处身殒道消,不存于世。

    是坤元,燎原寺的坤元大僧正——

    呆怔了足足十息,宏真才回过了神,面上笑意褪尽,眼神凝重之至:“神诛绝灭剑?你说的,是那门离寒秘法衤绅诛绝灭,?此言可真o”

    “岂会诓骗师兄?”

    羽旭玄唇角噙笑,双眼微阖:“乃是我当年,我亲眼所见剑横长空,血气千里,伏尸百万离寒天境,旭玄一生都不能忘。”

    宏真再次失神,而后蓦然一醒,猛地看向了身后。

    “你说你这战魂,是自离寒天境中得来,那么——”

    “是百万年前,离寒宫那位以身祭剑的合道祖师碧霄真君。施展神诛绝灭剑之后依然英灵不灭,化为战魂。”

    “旭玄你——”

    宏真的双拳不由紧握,脊背挺直:“那么你又可知,若中原三圣宗在离寒宫内折戟沉沙,定然会不惜代价,反扑赤阴?会为我赤阴城,召来灭顶之灾?

    羽旭玄发觉真相,是在庄无道为其探病之后。在那之前,赤阴城就已妥协,与天道盟,乾天宗,燎原寺这些中原豪强联手,共探离寒天境。

    换而言之,羽旭玄定策之时,是在知晓他欲夺舍之前以离寒天境为诱饵,以神诛绝灭剑为刀刃,诱杀三圣宗八大元神真人

    “岂能不知?”

    羽旭玄自嘲的笑了笑,无一丝半点的愧色:“然而我死后,哪管这世间洪水滔天?人总是自私,我能照料的,也只是身边之人。”

    宏真恍悟:“是大灵燕氏?”

    “不错,师尊明见千里”

    羽旭玄面色坦然,不管事后那中原三圣宗是忍气吞声,暂时隐忍,还是联手合力,攻打西南,与赤阴城两败俱伤。

    只需他的弟子,他的云琴,能在他陨落之后,在大灵燕氏庇佑下安渡此生。他羽旭玄在九泉之下,便可瞑目。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