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五章 元神陨落
    百丈之内,瞬时间整整八十一尊金甲力士拔地而起,都有六丈身躯,浑身金光灿烂。

    二阶的力士傀儡,土木合流,再以‘呼神唤卫,的请神之法,请来上界神明加持。

    使这八十一尊金甲力士,几乎每一尊的实力,都与筑基中期的修士相仿。

    也让庄无道眼前一亮,昔年羽云琴施展此术,是以‘道法双持,之法完成。此时却是连脉通窍,使此术威能倍增。而除了那原本的几种玄术之外,另还增了一种未知神通。也使这些力士,身躯更为坚固厚重。

    玄术品阶,是毫无悬念的二品圣灵,甚至可入中品。

    这几年来,实力突飞猛进的,并不只是他。羽云琴厚积薄发,只凭这‘金甲神卫未来金丹甚至元神修士中,就有其一席之地。

    那些力士招出,就各自三五成群,朝着最近的目标扑去。身躯庞大,行动时却丝毫不嫌笨拙,又力量强横,每一尊都有着至少六百象的力量分进合击,互相掩护配合,默契十足。

    换成是真正的筑基修士,此时就已是绝境。哪怕庄无道,也需头疼一阵。不过周围几人,明显都不放在眼中。

    “雕虫小技而已,”

    那归梦道人一声嗤笑,身周蓦地现出六道刃光。来回交斩,就将其中两尊力士,斩成了破碎石块。

    龙禅道人也摇头:“我若是你们,就该知趣,束手就擒求一个痛快而死。此时负隅顽抗,又有何用?即便,待得几位真人处置完那边诸事,你等二人,依然难逃一死。这又是何苦?”

    说话之时,人则立定不动,只在身周,连续插下三十六口紫金小剑。而后无数的金色丝线,在方寸之间交错闪烁,那些金甲力士一旦靠近,身躯往往就在瞬间被割裂成杀。

    其余寂木与寂休二人,亦都各持佛法,使周围的力士傀儡,都进身不得。

    右侧石门外的那蒙面女子,则更是简单。旦有金甲力士靠近,就是一剑斩出,无需第二剑,她眼前的金甲力士,就会化为尘沙。

    宏真则更不在意,随意一抬手,一顿足,都有沛不可挡之力。依然缓缓前行,将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阵寸寸爆开。

    羽云琴仿似未见,竟是以道法双持之术,再结法印。

    “赤阴无极,混元问道。伪玄术,阴甲玄身”

    赤阴城的‘阴甲神罡是闻名天下的护身类术法。阴甲玄身亦是同出一脉的增持之术,不过羽云琴此刻加持的,却并非是己身,而是周围那残存的五十九尊金甲力士

    ‘阴甲玄身术,临身,这力士的身躯,却反而凝缩了至少三成,只剩下四丈身躯。却更是灵活,力量也膨胀到八百象,浑身上下都现出一层阴蓝罡气。

    那归梦道人御使的六道刃光,斩于其上,竟然发出了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火花四溅。

    不但再不能将这些金甲力士,一击斩碎,反而是弹震而回,使归梦几乎控御不住,终现出了身影。却是六口半月形的紫金刀刃,锋利无比。

    龙禅那边也是一样,金色的丝线,已完全拿这些傀儡,无可奈何。

    “冥顽不灵”

    归梦一声轻哼,同样手捏道决:“天乾玉清,诛灵道刃”

    六口刀刃上的金光,顿转炽盛,穿梭乱斩,又将一尊金甲力士,斩成了碎石。

    虽不似之前一般的轻松写意,却依然能抵御住周围的力士傀儡。而归梦仍有余力,将大量的真元贯入地下,破除着法阵。

    羽云琴不去理会,又把那‘太灵梭,祭起。朝着临身最近的一尊金甲力士,遥遥一指。

    也不知是使用了什么术法,那‘太灵梭,竟然是融入到其胸腹之中。而后这尊力士的身躯,又再次内陷压缩,到了两丈大小,浑身‘赤阴玄冥真火,燃烧,化为‘青火力士,。

    身影闪烁,猛地一拳,轰向了前方的宏真。动作之迅捷,亦完全不在庄无道的磁遁术之下。

    那宏真亦是一声轻咦:“御兵融灵之术,想不到云琴你,连这门秘术也修成了。我之前,却真是有些小视了你。”

    宏真飞身而起,恰好避开了身后另两具金甲力士的拳锋,接着又似轻描淡写的一掌拍下,正中这尊‘青火力士,的石拳之上。

    拳掌交击时,周围顿时大片的地面开裂,同时间十数枚蕴元石,被震成了粉末。

    宏真的身躯,只微微倒仰,然而那只‘青火力士却被巨力反震,整个抛飞了开去,跌落到了庄无道二人身后,又滑退了数十余丈,这才止住。好在身躯未曾大损,只晃了晃头,就复又站起了身。

    不过羽云琴的眼神,却再次一黯。知晓若挡不住宏真,那么今日固守也好,突围也罢,都一切休提。

    那宏真将手中的三角旗帜轻轻一拂,就把他体外沾染上的‘赤阴玄冥真火全数扑灭。

    “御兵融灵之术,我听说过。”

    那龙禅见状微笑:“真人似是大意了。据说这门秘术,使用的器物越强,融合的力士品阶也就越高。真人侥幸她还未到第二重天,否则今日我等几人的化身,只怕都要死在这里。”

    “还算不错”

    宏真面色不变,继续前行:“不过即便是第二重天,你又焉知我无应对之法?”

    此时的宏真,距离二人仅只二十丈。对于修士而言,这已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三人间的那层由正反两仪阵凝聚的无形力障,则是不断作响,距离崩溃瓦解,似乎只差一步。

    “无量真佛”

    那寂木口诵佛号,三曼陀指点出,一尊金甲力士,立时从腿部开裂,而后化成一堆碎石塌落了下来,

    “真人你神通无量,自然不惧这微末伎俩。我燎原寺,亦愿鼎立相助。只是待事成之时,莫忘了真人你之承诺。”

    声落之时,寂木双手合十,一只十丈高的金身佛像,在其身后现出。一只擎天金轮猛地砸下,将那正飞速奔跑的‘青火力士生生又砸退数丈。

    而没了这尊‘青火力士,的牵制,宏真的脚步,愈发是闲雅自若,渐渐踏入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阵,的核心。

    羽云琴已近乎绝望,眼眸死灰。随即却又听身旁庄无道,忽然出声笑道:“羽师叔之谋,真让我庄无道敬佩有加,五体投地——”

    羽云琴楞了楞,才想起庄无道刚才,除了不时丢出蕴元石,维持这座法阵之外。就是以朱砂混合不知名的兽血,以法力操纵着,在自己身躯之外,绘制着一个个莫名奇妙的符文。除此之外,庄无道自始至终,都无任何的动作。甚至连手中早就准备好的符宝,都未动用。

    她心中已彻底断绝任何期冀希望,只余一腔愤恨戾气,与无能为力的挫败感。故而明知此刻,哪怕庄无道出手亦无济于事,也不禁怒生无名,把肚子里的气,全都撒在了庄无道身上。

    “你这个白痴,到底在发什么疯?这时候还在发呆?你是要等他把在宰了才肯出手?于脆束手就擒算了”

    “稍安勿躁——”

    庄无道并不在意,微摇着头道:“输的不是我们,抱歉了宏真师伯,这一局,却是羽师叔他赢了。”

    “赢了?”

    羽云琴是既觉好笑又觉好气,冷哂不已。

    便连那宏真,也顿住了足步,似笑非笑看了过来,就仿佛是想要听听,庄无道还会吐出何等样的奇言。

    可就在下一瞬,在场众人,都微微变色。只觉一股浩瀚无垠,又凶绝人寰的剑意,忽然四面八方的扩张着,一直凌压至此。

    应该发自数十里外,然而仅只是部分余势,就已使在场几十尊金甲力士,崩溃碎散开来。

    竟被这凶厉剑意,直接破碎了精神核心,也将这些力士体内请来的上界神卫,全数驱散

    羽云琴猝不及防,几乎站立不住,身躯摇摇欲倒。

    然而其余几人,情形也都好不到哪去。脚下之地,都在凹陷,土石开裂。

    便连宏真,身躯亦是被强压了下来,落在了地面,无法再向上浮起,

    “剑意?这是哪里来的剑意?”

    龙禅面色发白,眼神茫然的看向浩瀚剑意的来处。若只是普通的武道意念也还罢了,然而这股子威压,却几乎将他的神念,都生生的压碎

    可就在他话音落时,又是一波宏大的元力波动,由那边扩散开来。紧随其后,是一波波精纯无比的真元魂念。

    庄无道甚至能够感应到内中,夹杂着的那几块碎散元神残片,以及恢宏佛力。

    “这是,元神境陨落?”

    寂木惊声未落,随即就又瞳孔猛张:“是坤元师叔?怎么可能?”

    “这到底怎么回事?”

    羽云琴也神情错愕,随即就又把目光转向了庄无道,知晓这后者,定然是知晓缘由。

    庄无道默默无语,目光依然眺望着远方。

    熟悉的剑意,能够在数息之内,就使元神修士陨落之物,也只有他在第四层内,见过的那口神诛绝灭之剑——

    云海殿内的动荡,终于将这口剑引来了么?如此看来,他的时间不多了。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