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二章 四大金丹
    “这座阵,自然是为防阁下。”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庄无道也就再无需装模作样,面上笑意褪尽,眼神凝冷如冰。

    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是他最熟悉的守御之阵。庄无道只可惜自己对云儿临时教授的这座离截阴阵不怎么熟悉。

    阵法嵌入之时,就不得不有所牺牲。这座正反两仪无量阵,也难免留下了不少破绽。

    “你说自己被我戏耍了股掌之间,在下又何尝不如是?”

    这句话,庄无道也是真心实意:“在第二层袭击我的,可是阁下o将我逼到三层,这是对我二人同怀疑念,又不能分身尾随。所以于脆出手,将我与她逼到一处?只怕我二人进入离寒宫后的行止,都尽在你操控之中?”

    “这倒是没错,不过你又是何时察觉的?”

    飞鹄子的唇角微挑,负手在身后,气度风范俱都别具一格:“我这一路行来,不能说没有破绽,也有不少启人疑窦处。可却也想不到,你会如此果决。

    “启疑之时,是在那七杀殿。”

    庄无道坦然道:“就在星海殿入门之时,我知道那里的禁法,对灵根的要求,其实不高,与四象殿相仿。除了要求土系灵根之外,主要是限制的,当是年岁寿元,以及元神品质——”

    “七杀殿?”

    飞鹄子语中,终透出了一丝讶意:“居然是这样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也就已生疑?”

    “不是生疑,而是确定。”

    庄无道摇着头,他不会说,手中还有天机碑残片之事。无论天机碑有无其姓名,只需一点精血,一点气机,就可辨认其身份。只是后者,需要的时间稍长一些。

    而那个时候,他与飞鹄子一起拓印‘七杀无妄剑,那几个时辰,天机石上显示的,却是另一人的姓名。

    “故而,见到你与这蠢女人一起同行之时,我就已知今日处境,怕是不妙

    羽云琴根本就无什么心情出言反驳,若真如庄无道之言,那么眼前这个‘飞鹄子只怕根本就不是本人。

    “原来如此”

    飞鹄子也斜睨了羽云琴一眼,忖道该是庄无道手绘的那两张阵法草图有所不同,必定是图上留下了什么暗记,提醒了此女。令羽云琴提前一步完成阵法,躲入到这座由‘正反两仪无量阵,与离截阴阵,合体的怪异禁阵内。之前居然半点异色都没有,也无启人疑窦之举。

    不过事已至此,也无所谓了——

    思及此处,飞鹄子不由失笑:“却要比我强得多,你这是心中早有成见,只因力不如我,迫于形势,才不得不从。我这里,可是被人骗了还帮别人数钱

    帮着自己的猎物布阵,对付的却是自己,这还真是他出生以来的头一遭。

    “其实是贪欲作祟,如我所料不错,当时前辈你只怕已打算对我二人动手了。在下思来想去,也唯有魂参,这种东西。才能使前辈心动,给我些时间准备。”

    庄无道一边说话,一边悄然将那枚‘五蕴增持符也握在了手中。全神戒备,蓄势待发。知晓战起之时,很可能就是顷刻之后。

    “那真正的飞鹄子,多半已经死去。现在他体内的,可是宏真师伯?”

    以羽旭玄的修为,哪怕是宏真夺舍成功,也必定是两败俱伤之局。宏真或可续命,然而元神也难免大损。魂参,这类灵物,恰是宏真事后梦寐以求的奇珍。

    羽云琴的身躯,则不自禁的轻颤了颤,面色更是难看。忖道果然是这位宏真师祖么?

    “为何猜测是宏真?”

    飞鹄子颇为奇怪:“就不能是其他的元神修士?羽旭玄的师尊,却对其女下手,阻挠他解除死咒,怎么想都觉荒唐。”

    “师伯你应能猜到,数月前,我为羽师叔诊断。那羽蛇化寒毒复发,并非是全因羽蛇死咒之故,而是有人借死咒夺舍。在下思来想去,也只有宏真师伯一人而已。”

    “唔,他果然已知道了——”

    宏真头往后微仰,不过随即就恢复了镇静。依旧泰然自若,并不怎么意外,对自己的身份也毫不讳言。

    “想不到,节法真人的弟子,还能有这样的本事。你能看出是夺舍,而非死咒寒毒。医道绝非是绝轩那等庸人可以比拟。不错,你们眼前此身,确是我宏真旭玄他严防死守,也只有这个飞鹄子,才有我可趁之机。那时也确实是已打算动手,无论能为羽旭玄解咒的灵珍,到底是何物。我只需将她擒下,就可立于不败之地。旭玄他最不该的,就是让此女也进入这离寒遗址内。”

    羽云琴的轻哼了一声,沉默不语,美眸中全是怒火。

    那宏真并不以为意,话音微顿了顿:“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何还要在这里与你们二人废话?为何还不出手?”

    庄无道挑了挑眉,他确实是在好奇,宏真为何还在拖延。不过这宏真若愿与他聊天,他也没道理不奉陪。

    现在的情势,能够多拖延片刻,也是好的。

    “可是在等那通道打通?等旭玄他亲临此间?等待同门赶至援手。”

    宏真摇着头,言辞轻描淡写:“若是如我所言,你二人怕是要失望。我这里,却也是在等,等那通道打通开启之时。”

    就在他话声落时,远处突然传来轰的一声炸响。隐隐听见有坍塌之声,大片的暗潮激流,往三人所在处冲涌而来。而后片刻,又倒卷而回。

    庄无道能感觉到地面,一阵阵的震晃。几十里范围内的元气,都在距离起伏波动着。推断在十里之外,应该是是被人直接打穿,破入到地层之下。导致大面积的地层塌陷,形成了一个令人恐怖的巨大漩涡。

    庄无道不由倒吸了一口寒气,这上面可是有着整整二十丈深的青纹云石地层。

    百万年前那场大战中,也未有多少损伤。哪怕常年被这里的阴气戾煞腐蚀,也依然坚固。

    此时此刻,却如纸湖般被洞穿开来,这是何等浩瀚恢宏之力?

    而远处的震动,依然未曾休止。暴戾躁动的元气,四下冲击。水潮亦反复冲涌,愈演愈烈。

    是元神修士?只怕还不止一位在那边交手——如此说来,那几处空间裂隙,多半已被打通。整整两个时辰,分毫不差。

    片刻之后,庄无道更可觉那周围弥漫的阴煞戾气,渐渐稀少。并非是被消弭化解,而是被一股绝无仅有的强横异力压迫着,往远处扩展逸散着。

    也因此故,庄无道终能把神念往外扩展探开,发觉那坍塌的地层,已经扩展到离此地不到七百丈处。远处除了那十余道强横无匹的元神气机之外,还有七八道浩大的元力波动。不似生人,应该是法宝灵器之属。

    离寒宫那场灭门大战,已历百万年时光。陨落在此地的筑基金丹修士尸骸,大多已经腐烂朽蚀,化为灰沙。随身之物,也大多不存。

    不过其中依然有些法宝奇物,可以对抗时间沉淀,不畏阴戾煞气的腐蚀,留存至今。

    而每一件能够保存至今的千古遗珍,都是当世罕见的宝物。引得这些元神修士出手争夺,并不使人惊奇。

    只是相较于那边元神修士间的争夺,反而是此地周围的情形,更令庄无道在意,那本就沉落到谷底的心绪,这一刻更是冰冷寒透。

    不止是他,便连羽云琴,面上亦隐生波澜。

    “你二人已感应到了?”

    宏真讥诮的一笑,又眼神遗憾道:“可惜,我那旭玄徒儿,看来是不肯亲身赴此了。不过也无所谓,事已至此,几位都可以出来了——”

    位于庄无道左侧的石门外,当先就两个人影走了出来。其中一人,赫然正是那寂木,单掌竖于身前,口念佛号道:“无量真佛,这次若非真人相助,我寂木可真要被庄施主,害得不轻。”

    另一人,亦是僧人打扮,披着一身大红袈裟,面色冷肃道:“贫僧燎原寺寂休,见过二位”

    还有两人,却是来自于宏真身后。却俱都是道家打扮。

    为首一位,三旬年纪,一身青裳,仙风道骨般的身姿,面含微笑:“乾天宗龙禅,旁边这位是我师弟归梦,劳真人你久候了。”

    听其语气,却是才刚赶来不久。

    另一人,则神态倨傲,淡淡的看了庄无道一眼,杀机深沉:“便是你,将我那孝儒师弟,逼出这离寒宫外?”

    庄无道并不答话,眉头紧紧皱起。侧目看了眼右侧的出口,那边只有一位,正是当日走出星海殿之后,望见的那位蒙面女子。此时只一人一剑,却封死了那座石门。

    这女子最多只有筑基境,应该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此时此刻,也没可能从那边突围,并无意义。

    而羽云琴则是死死的咬着下唇,似乎完全没有痛觉一般,一丝鲜红血液,自唇角处溢流下来。一双玉手,更死死的紧握着。

    “亏你还是我赤阴城的真人祖师,居然勾结外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