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一章 布阵之变
    庄无道心中了然,而后就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那么师姐临来之前,羽师叔他可有什么交代?”

    羽云琴楞了楞,目光不易察觉的撇了一旁的飞鹄子一眼。

    场间顿时一阵沉寂,见在场二人,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扫了过来,飞鹄子目露失落之色,而后苦笑道:“我先回避一二。”

    说完之后,又独自一人,往远处遁行而去。

    庄无道却摇了摇头:“无需如此,你现在身负重伤,单人独处,恐有意外

    “庄师弟你是不知——”

    飞鹄子并未有回头之意:“我师尊昔年与羽师叔乃是死敌,恩怨不浅。不信我飞鹄子,也是理所当然。”

    庄无道似浑不在意:“无妨,此间与外隔绝,又无外人在,难道还怕你出卖不成?”

    “也对——”

    羽云琴犹豫了半晌,才继续道:“父亲他不曾交代清楚,包括我在内,他这次总共托付了七位师兄弟,都各有交代,连身份也是保密。我这里,也只说那件灵珍,应该是在云海殿这片死灵之地范围内。越是地气戾煞聚结之地,越有可能出现。说我只要看见了,自然就能明白。”

    “换而言之,你至今也不知是何物?也可能真正托付的,是其余几位赤阴城弟子?”

    庄无道说话时,扫望着四周:“要寻地气戾煞聚结之地,所以才想办法进入地下是么?”

    “确实,不过仍无所得。”

    羽云琴把衣袖在脸上一抹,恢复了本来面貌。心中却是一阵纠结无比,感觉此刻她对庄无道这个外人的信任,居然还在飞鹄子之上。

    相遇之时,就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似乎心中有了支柱一般。哪怕还有飞鹄子在场,她也不惮于说出这事关父亲生死安危的机密之事。

    “原来如此庄兄之言,也不是没有可能。可能几位师兄,早已把解咒之物取得。也可能是半个时辰后,通道敞开,等羽师叔亲至,不过羽师妹这里,亦不可就此放弃。”

    飞鹄子顿住了身影,若有所思的回过了头:“说实话,我师尊与羽师叔恩怨不浅,不过却也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羽师叔是赤阴城支柱,绝不可倒下。羽师妹对我救命大恩,飞鹄子亦不敢或忘。可惜伤势在身,非但帮不上忙,反而成了你的牵累。”

    “无事的同门间相互援手,乃理所当然之事,怎能说是牵累?”

    羽云琴强颜欢笑,忧容满面。不过对于飞鹄子之言,却真未怎么放在心上

    现在她也是茫然一片,不知该如何寻觅才好。所以少此人不少,多此人不多。虽是累赘,也无所谓了。

    心里也自始至终,对此人心怀着几分警惕。

    “羽师叔他所需之物,我倒是知晓一二。而且若我所料不错,应该就在附近。”

    庄无道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般,使羽云琴与飞鹄子都吃了一惊,愕然的把目光望了过来。

    尤其羽云琴,满脸的错愕之色,而后又若有所思。庄无道既然能看出羽旭玄的真正病因,那么知晓能为羽旭玄的解咒之物,并不稀奇。

    那飞鹄子楞了楞之后,转而又是惭愧一笑:“让庄师弟见笑了,想不到旭玄师叔,对你这个离尘弟子,信任还在我赤阴城门人之上。”

    语气里,也不知到底是在感慨,还是在抱怨。

    庄无道并不理会,转而将一些蕴元石与符篥取出来,淡淡道:“二位可先帮我布阵,虽不知是不是羽师叔他所需之物,但一定可以对症,能缓解死咒,修复元魂。那东西形迹不定,不但收取时较为麻烦,也很难察觅其形迹。此处环境最佳,是最适此物生长之地。不过必须得阵法之助,才能查探其踪,将此物擒得。且只我一人,也力有未逮,也是天幸羽师叔,恰好让我遇到你们二位

    羽云琴微微皱眉,也不知庄无道之言,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需要借助阵法之力,可为何羽旭玄会对她说,自己到这死灵之地,看到那东西就能明白。

    难道说,父亲对她也未曾实言相告?

    不过她心中虽是疑惑不解,却仍旧毫不犹豫,将那蕴元石与符篥接到了手中。

    飞鹄子也同样接过,不过眼神却颇有些怪异:“不知庄师弟能否告知,那到底是何物?”

    羽云琴闻言,眼眸深处本能的就闪过一丝疑色。庄无道亦有些犹豫,不过随即就笑道∶“事已至此,师兄知道了也无妨。不知飞鹄子师兄你可知晓,死参与魂参?”

    一边说话,庄无道一边拿出一张兽皮,开始绘制着阵法草图,一式两份。短时间内,他自然不可能把整座阵法,全数绘于图上,也只需将边角的部分交给二人,由其代劳。故而只有外缘处,来力求详尽。

    “死参我听说过,据说是死气郁结之地,产生的一种灵物——”

    飞鹄子回思着道:“此物若是生人服了,就是立死无疑。可若是由游魂戾尸之类的死物服食,却可立时提升一个等阶。对所有死物而言,都是大补之物,不过极其少见。”

    “确实是少见,天一界各种药典中,极少记载。师兄能够知晓其一,可称见闻广博,

    阵法草图一式两份,分别交给了二人,庄无道不厌其烦的继续解释道:“这世上有人参,地参,水参,自然也有死参与魂参之属。都是某一种单一的天地之灵汇聚蕴养而成。人参可有养气补气之能,能治人一切虚症。而魂参,则专对于魂属,生于阴魂汇聚之地,生人死人都可服食。不但可缓解羽蛇死咒,更可修复人之三魂七魄。羽师叔常年受死咒困扰,不断复发。不但体内因羽蛇化寒毒而受损,只怕元神之内,也受损不轻罢?有了这魂参,不敢说能解除羽蛇死咒,可若是配合三分凰血丹,总能再拖延一些时日,四五十年内定可无恙。说不定还能助羽师叔他的元神修为,再进一层楼。魂参之效,”

    “果真?”

    羽云琴眼透喜意,她不求羽旭玄能痊愈,也不求羽旭玄的修为,能有提升。哪怕只能保得四五十年内安然无恙,也是好的。

    “这个世间,还有这样的奇物,若能寻得,那真就是谢天谢地”

    飞鹄子一阵楞忡,随即便回过神。又仔细看了手中的阵法草图一眼,图上所绘只是边角之地,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只能粗略推知,当是与阴魂元神有关

    这方面,他恰好有些造诣,便轻笑道:“我伤势不轻,若遇什么兵凶战危之事,可能帮不上忙。这布阵,也还能勉力为之。”

    三人再未多言,各持着符篥与蕴元石,在地面绘制着阵图。庄无道只负责核心处的阵法,二人则各据一方,分别负责东西两面。

    可能真是对解除羽旭玄的死咒极其尽心,庄无道心神专注之至,也全不惜工本。

    他们此刻所在,正是这地下宫殿内的一处殿堂,方圆足有三百丈之巨。有足够的空间布置,不过所需耗费的材料,也不在少数。

    然而庄无道不但那蕴元石,都尽量使用三品以上,阵中所需的几十张符篥,也同样是用他手中,品质最佳的符纸。

    可就在这座阵法,接近完成之时。那飞鹄子的身影,却忽然顿住,站起了身,陷入了沉思。

    庄无道的动作,也微微一僵,而后随手将最后一枚四阶蕴元石丢出,落在自己的身侧三寸之外。

    随着这枚蕴元石落地,地面这座阵法,瞬时就一层轻微的灵光泛出。不过庄无道并未看上哪怕一眼,而是奇怪问道:“师兄为何停下?我这里已经完成的差不多,如今就缺飞鹄子师兄你那部分。“

    “我只是,有些奇怪”

    飞鹄子抬起了头,眼神更为诡异:“这座阵,似乎是名唤离截阴阵,?我却是不知,这与探查那魂参踪迹,有何关系?”

    “乾离截阴阵可壮大阴魂之力——”

    庄无道颇为不解,有些不悦道:“那魂参亦是魂属,平时匿而不见,四处游荡。只有用这乾离截阴阵激发,壮茁其力,才可使此物显出形迹。这有何好奇怪的。”

    “听起来倒似是有些道理。”

    飞鹄子侧目看向了羽云琴,不知何时,此女已站到了这座阵法的中央,庄无道的身侧。面上煞白一片,眼中则寒意凛然。

    再观二人的脚下,除了一座离截阴阵,之外,赫然还有一座阵法,嵌入其中。

    “正反两仪无量阵——”

    正是离尘宗‘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变种,除了雷法与阴魂相克,这座阵少了都天神雷,其余一切,都是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的架构。自然规模也小了许多。然而庄无道在阵基中所有,却都四阶的蕴元石。灵能充沛,厚重持久。

    “不知这又该如何解释?乾离截阴阵是为寻觅魂参,那么这正反两仪无量阵有是何用?莫非那株魂参,还有比拟四阶邪灵之能?”

    飞鹄子冷哂,身上的两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开始愈合。“这是终日打雁,却终被雁啄瞎了眼。我这一生,还是头一次似白痴一般,被人戏耍在股掌之间。”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