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九零章 云琴飞鹄(第三更为菲缨大盟)

第三九零章 云琴飞鹄(第三更为菲缨大盟)

    出了‘千里磁杀,的范围,庄无道的遁速才骤然降落,不过已把二人间,拉开出一段安全距离。而磁遁之速,依然超越身后那人不少。

    仅仅片刻,云儿就把那个神秘身影,甩出至少两千丈之距。而后越拉越远,在这迷宫一般的地底绕行着,直到彻底感应不到那人的气机时,已是半个时辰之后。

    云儿的意念,似疲惫之至,再次缩回到了剑窍蕴养。

    三年之前,云儿大约能代替庄无道,控体两刻时间。现在轻云剑恢复了不少,然而庄无道的修为,也提升极速,短短几年,就已是筑基二重楼的境界,且根基厚实无比。

    半个时辰,云儿已经是勉尽全力了。

    便连庄无道,也能感觉到此时剑灵的虚弱。

    “云儿你没事吧?”

    “无事,只是耗了些灵能,需养些时日。这三五天内,只能靠剑主自己。好在你已入筑基,有那张牌可用,只需不是高你一整个境界,应该都无妨。不过也需慎用,以免再被反噬。”

    “我省得,你没事就好,不过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人物?”

    庄无道眼含惊色,面对此人,他真有种高山仰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之感。

    若只是比他强也没什么,这世上比他强横之人,多如过江之鲫,比比皆是

    然而此人的修为,仅只是筑基中期,庄无道心知肚明,自己哪怕同样到达筑基中期的修为,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实力。

    “我不清楚。”

    云儿语音虚弱道:“不过我感觉,应该不是真正的筑基修士。而是某人的化身。力量,真元,肉身,几乎都达到完美的状态,拳法的造诣,亦是超绝于金丹之上。正常而言,修士绝不可能如此几无瑕疵程度。不过若是金丹,能有如此高超的武道修为,岂会甘愿割裂神魂?那具身躯虽完美,却非是什么‘天人备胎只需一点元魂种子就可蕴养恢复。修行之士,又岂会轻易放弃进入元神境的机会。”

    庄无道楞了楞,然后才反应了过来:“也就是说,此人很可能是元神境的分身?”

    “不能确定,只能说是有此可能。总之剑主仍需小心为上,你现在依然还未摆脱险境。”

    云儿传来的意念,亦沉凝无比:“我怀疑那人,其实是故意放你我离开。出手之地,也颇是奇怪,当时此人,并未怀有多少杀意。真正的目的,应当是要把剑主,强行打落第二层内。这一路追击,都不紧不慢,倒好似是有意识的,要将你我驱逐赶到此处一般。”

    “有意如此?”

    庄无道只觉心惊肉跳,仔细回思之后,更是眼神阴翳。

    确实,当初即便云儿不出手,结果也依然会是他被一掌打入到这地下宫殿的第二层内。

    不同的是他会更狼狈一些,身上也难免有些伤势。三品玄术级的牛魔霸体虽然强势,可刀剑不伤。然而那人的拳劲,刚中带柔,若不能化解,就可直接伤及他的肺腑。

    却只是暗伤,不会当场发作,那时的他,依然有着逃命之力。

    刚才追在身后时也是如此,云儿几次就被此人险险追上,最后却总能顺利的摆脱。

    “还有此人的追踪之能,简直就是强的不可思议。按理而言,剑主的磁遁之法,应该更快他一筹才对。而哪怕元神修士的分身神念,一不可能就强过我

    云儿说话这句时,意念已经衰弱到了极致:“我先修养,估计一日之后才可醒来,剑主千万小心——”

    话音未落,剑窍内的轻云剑,就又归于寂静。

    庄无道则紧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思。云儿的言语,留下太多的谜团,让他不解。

    有意驱赶么?可到底此人到底意欲何为?想在他的身上,图谋些什么?又有什么能让此人看上眼?

    有着追踪之能,可无论遁法还是神念,都远不如剑灵——

    百思不得其解,庄无道摇了摇头,看向了这四周,目中现微现烦恼之色。

    当初从那偏殿坠落时,燕鼎天只说这里有三重的地下宫殿而已。可连其自己,都不知出去的方法。

    再看了眼上方的顶壁,庄无道顿时绝望,彻底绝了从上方强挖出去的念头

    方才从那边掉下来容易,可要从这边上去,却几无可能。上方居然整整二十丈厚,都是比之‘太华石,还有更胜一筹的‘青纹云石,。

    这种石质,一般都是用来铸造法宝级灵器的器坯,或者鼎炉。不但坚固,更耐高温寒冷。

    别说是挖出去,便是土遁之法也不用想。一旦卡在这青纹云石内,那就是进得去出不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再看周围,也是一样的构造。哪怕这里又浓郁了近倍的死煞之气,也不能腐蚀太多。

    一声叹息,庄无道四望了一眼后,就选择了南面,小心翼翼的往前行进。

    暂时他没想过脱困,需要先弄清楚这里的结构,才能知返回二层之法。之前慌不择路,根本就没顾忌这下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构造。来时的路倒是记得,可他庄无道却绝不敢原路折返回。

    这个方向,也不是随意选择。被那个神秘人驱赶过来,他倒要看看,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状况——

    漫无目的,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庄无道眉头就已紧皱。似乎走错了路,这个方向,应该不是回到第一层,而是通往第三层的入口。

    “如此说来,出口应该是在东面才对——”

    无论是这座地下宫殿的建筑构造,残余的禁法,还是地气走势,水流动向。都分明是东升南沉之势。

    正欲转身,庄无道却又微一愣神,感应到了两个模糊的气机在前方,以遁法疾行。

    这水中的灰白死雾,不但能阻人视线,更隔绝着修士的神念。当庄无道感应到时,已经是极近的距离。

    而那远远飞来两人,亦有所觉,在与庄无道错身而过时,都齐齐止步。可能是警惕之心极重,当先那人第一时间,就调整为了防御的姿态。身影退后数丈,如临大敌般把神念锁住了庄无道。

    而后一人,则似受了重伤。不过也勉力稳住了身影,手中持住了几张符篥,蓄势待发,随时就可打出。

    “你是,羽云琴?”

    庄无道的目光,闪过莫名之色。他与羽云琴交过手,对于羽云琴的神念特征,熟悉之至。

    至于另一人的身份,他也同样猜了出来。

    “那边的那位,该不会是飞鹄子师兄?”

    “庄无道,庄师弟?”

    前三字还有些犹疑,后三字却是确定了的语气,羽云琴放下了戒备,同样眼神疑惑万分的,从那灰白死雾中走出。身穿着男装儒袍,面上也似男子的模样,看起来似一个毫不出众的男性散修,无半点破绽。

    然而此刻的声音语气,却都与羽云琴相仿。

    “你怎会在这里?”

    “怎会在这里?这句话,不该我来问么?”

    庄无道似笑非笑,唇角意味不明的微微挑起:“我记得离寒宫遗址,羽师姐已经经历过一次。按赤阴城的组规矩,所有弟子都仅只一次机会才对。”

    “若按我赤阴城的规矩,这八千年来,从无任何外人,能够进入离寒宫遗址。如今这个铁规都能破弃,其他破例一次又有何妨?”

    “然则那时,师姐你应该是在冲击筑基?距离筑基境,仅只半步之遥。”

    庄无道眯起了眼,正因如此,在临来之前,他才会问都没问,羽云琴身为赤阴城的练气弟子,会否一同进入离寒宫内。

    那时的羽云琴,也同样已到了进阶的极限。强行压制,只会损及己身。

    “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羽云琴的声音淡然:“我赤阴城传承数千载,怎可能连一件压制修为的灵珍都没有?说到底,离寒宫内这件奇珍,是为我父亲解咒的唯一希望。身为子女,云琴又岂会放心,将此事托付于他人之手?”

    “如此么?说得也对。”

    庄无道收敛起笑意,同时眼看了向另一侧,同样从死雾中走出的飞鹄子。

    “飞鹄子师兄,似乎受伤不浅?莫非是遇到什么不测?”

    “运气不佳”

    飞鹄子苦笑道:“误打误撞,才走到了第二层。好不容易才寻到了几件百万年前,还未腐朽掉的遗珍,结果又遇到了几个散修联手抢夺。我本自忖是必死无疑,还好有羽师妹赶至,才算保住了一条命。不过能不能安然返回,还是未知。”

    庄无道上线看了一眼,这飞鹄子,的确是伤势不轻。肩侧与腿部,都有伤痕,深可见骨。应该是被特殊的手法创伤,有异种真元残留,伤口完全无法自愈,仍可见一丝丝的鲜血滴落。

    而飞鹄子的面色,亦苍白如纸。分明是一副气元亏损,接近油枯灯尽的模样。若还是独自一人,在这地下宫殿内行走,确实命不久矣。

    不过庄无道却敏锐的察觉,羽云琴眉宇间,流露出的一丝不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