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九章 乾离截阴
    就在法智等人,被邪灵怨魂合围之时。庄无道正在这地下宫殿中的甬道之内,悠哉游哉的以磁遁之法穿行着。看似是漫无目的,其实是在尽量以之前恶战处为中心,绕着一个圆圈。

    这附近的邪灵,已经被那边吸引一空,即便还有剩下的,也不足为患。有禁湖圣印在手,此处的法禁,他也可无视。故此庄无道能够毫无顾及,放开遁速,自由自在的遁行飞空。

    而每遁形大约百丈之地,庄无道总会停下来,挑选一个合适的‘灵眼,处,绘制符咒。

    “聚阴招魂咒?”

    云儿的语声里,满含着哂意:“剑主你这一手,可真阴险,是必欲置这四人于死地而后快。那里面三阶的邪灵,就有至少九只,加上身中的玄冥离影咒与你这一手,这四个人,只怕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来。”

    “有何不对?”

    庄无道坦然自若的承认:“能够不用两败俱伤,就让对手万劫不复,何乐而不为?换成是那法智,难道会给我活路?我只恨手里带来的材料不够多,否则绝不止此。”

    聚阴招魂之法,一般只有魔修邪修才会用到。庄无道虽供奉着‘阿鼻平等王,这位魔主,可也不会特意准备这些。

    他此时用的‘尸水‘阴丝‘紫河血,等材料,大多都是取自于叶真的那枚小须弥戒。之前没有顺手丢弃,现在却派上了用场。

    他对此道研究其实不多,并不在行,绘制出的‘聚阴招魂咒,水准有限得很。不过有云儿指点,倒也似模似样。

    “是欲借刀杀人吧?可剑主你这样布置,三圣宗事后未必就看不出来——

    “看出来又如何,难道还能兴师问罪来寻我?”

    庄无道不屑的摇着头:“山高地远,没有实证,他们能怎么样?反倒是这几人三番四次的与我为难,哪怕是三圣宗,也需先给我庄无道一个交代。”

    “说得倒是不错”

    云儿轻声一笑:“不如再加一套乾离截阴阵?是上清一脉的阵法,是一种御鬼控魂之阵,可使所有阴邪魂修的战力大增。一旦布成,这四人定然有死无生,哪怕是有元神修士,也救不得他们。现在剑主手里,恰好有足够的材料。

    庄无道顿生投契之感,这剑灵的性情与他可真是合拍。世上再没有比仇家掉进井水里,自己再狠狠踩上几脚,更快意的事了。

    以前在越城的时候,似这种缺德事,他与秦峰也有几次经历。

    “乾离截阴阵么?我听说过,该如何着手?”

    “我教你,先去坤位,布此阵需从坤位开始——”

    云儿一边说着话,一边将一道意念传输,将一座完整的阵图,印入到庄无道的神识之内。不过语声未落,就一声轻咦,语气古怪:“看来是用不着了,这居然是四阶邪灵?剑主可速退,迟者必定会殃及己身。这几人的运气,真是衰到了家,也不知到底是不是被你的聚阴招魂咒引来o”

    不用云儿的提醒,庄无道就已疯狂的遁逃。远远可听见后方,那撕心裂肺的嘶吼声,正是那司马云天的语声。凄厉而又绝望,又含着无法言喻的惊怖,似乎正经历着什么使人恐怖绝伦之事。

    庄无道已懒得去理会,便连幸灾乐祸的情绪也没有,他此时只欲逃,逃的越远越好。三阶邪灵,他还可勉强应付。四阶的邪灵,却是元神同一等阶的存在。哪怕阴魂邪物,实力惯例要比同级的修士低上半个阶位,那也绝非是一个区区筑基修士可以应付。

    除非是那位寂灭僧正,以本尊在此,才能抗衡。

    在这甬道内一边以最大的遁速穿梭着,一边辨别着方向。直到三十里外,庄无道才停住了身影。眼神里,也终透出一丝轻松之意。

    直到此时,他才彻底摆脱那只四阶邪灵的魂念遥锁。凡阴邪之物,都喜好富含血气之食与吞噬生魂,虽天然为‘玄冥离影咒,吸引,然而在那只四阶邪灵的眼中,他庄无道显然也是一个不错的猎物。

    “似乎不只是单纯的邪灵而已,倒更似《玄冥极阴录》中记录的魂修——

    庄无道问出自己的疑问,而后就仰望着上方。他并非是只因在此处摆脱那只邪灵才停下。最主要的缘由,还是这上面泥土松软,洞顶的石质也有朽蚀了大半,轻易就可以打通。

    “这是自然,这里的邪灵,一旦生就是至少二阶,源自于那写死去的筑基修士甚或金丹。本身晋阶需要吞噬的怨魂少,杂乱的意念也少。经历百万年时间,执念再如何深重的怨灵,也可养出灵智,恢复些许前世本性。转化为魂修,绝不奇怪——”

    云儿的语气,随即就一顿:“不过也有些奇怪,那些邪灵,似乎分成了两派——不对,这里有人,剑主小心”

    这最后一句提醒时,庄无道也已惊觉。那浓厚死雾中,蓦然间一道隐晦之至的掌力,穿空而至。

    比和檀偷袭智渊的那枚银针还要突兀,事前几乎无有任何的征兆。不但掌力敛而不泄,方位飘渺莫测。似在上,又似从下方打来,忽左忽右,难以辨识

    庄无道只觉心神悚然。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冲上了心头。

    未曾有哪怕片刻犹豫,庄无道就已运起了‘牛魔乱舞,这式本命玄术。牛魔霸体护体之余,瞬间就是九九八十一掌大摔碑手打出,笼罩住身侧所有地域

    他既然分辨不出具体的方位,那就于脆不去分辨左右前后东西南北上下,此人的掌势总不可能超出这十面八方之外

    果然下一刻,就听一声轰鸣震响。当掌力交触时,庄无道感觉自己,就好似被一头巨大的野兽正面撞击。整个人完全失控,就如破麻袋也似,往后方抛飞退去。

    这一掌爆发,力量赫然在四千八百象以上超出他力量极限至少半倍

    若非是他现在,已经有着高达三阶的磁元霸体,刀剑不伤,万法不伤。只是这一掌,就已让他筋骨碎折。

    而此时他的神念,也依然无法锁住此人的方位

    庄无道心中已沉入到了谷底,不过心中却反而没有半点的慌张,极致的冷静。

    人在半途,身影还未稳住,就已是一拳捣出。

    伪无双,震海崩山

    二千四百象的力量,无差别也无死角的轰击覆盖着周围百丈之地。整个地下宫殿,都在二人拳力激荡下,不断的震晃。

    然而着一掌过后,却依然是无什么特殊声息。似乎庄无道着全力一掌,对那人根本就构不成威胁,连半点波澜都未惊起。

    庄无道的眼眸内,却是微现亮泽。

    在上面!

    神念蔓延,拳力覆盖之人。这偷袭之人的身影,终于无所遁形。然而下一瞬,庄无道找到对手真正方位的喜意,就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道神秘气机,正在他头顶处,由上而下,再次扑击而至。就如猎食的鲨鱼,势如大山压顶,无可匹敌

    七千象,这一掌再不用隐藏,声势之强横,还更在之前那一掌之上

    庄无道目光骇然,他神念感应,这人的修为,分明还只是筑基筑基境的修为,却已强横到,让他生出绝望之意力可拔山塞河,哪怕是金丹修士,怕不过如此拳意之强,更似要将他神魂捣碎一般拳力凝实,也根本就不给他借力化力的机会

    果然,只有用最后那一张底牌么?眼前这一局,怕是连云儿都无力应对解决。

    唯一的希望,就是让司空宏不惜杀人灭口,也要保存的那个秘密

    却在这时,一股热流又从剑窍涌出。

    “用不着,这石殿下方还有生机,由我来”

    云儿的意念,直达元魂。庄无道从善如流,知晓眼前此人,绝非自己能够抗衡抵御。心中虽是疑惑,却依然将身躯的控制权,顺从的让了出去。

    而剑灵接手,直接就是一掌,往上迎击。

    伪无伤,大裂石

    整整七千象的力量冲击而下,云儿掌势只是坚持了片刻,就彻底的崩溃瓦解。

    不过庄无道的身躯,却依然是毫发无损,甚至连内伤都没有。本就有四十息时间的牛魔霸体在身,之前施展的花接木也未曾过时。

    此人的掌力,庄无道不能转借化解,云儿却能游刃有余。

    浑身的磁元罡气极富规律的一阵轻颤,就将大半的力量,都转移到了庄无道的脚下。

    “唔?”

    那人也似乎颇为讶然,一声惊咦。而庄无道脚下的石板,也轰然碎开,坍塌了下去。

    这里的地面,竟是出奇的脆弱,仅仅只一击便碎。而庄无道的身影,就在云儿的操纵下,混在那翻飞碎石中,从这地下宫殿的第二层急速遁离。

    磁元遁法,在庄无道的手中,就已是快极。此时换成云儿,又更提升了至少半倍。

    以‘千里磁杀,笼罩住了三千丈距离,整个人有如流光逝影,快到连肉眼都无法分布。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