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八章 是福是祸
    在场四人,顿时都倒吸了一口寒气。脑海之内,都是同一个念头——好快的遁法,好快的剑速简直无人能及,也无人能避

    “和檀”

    那寂木僧正首先恢复过来,一声怒哼,用似要吃人般凶厉的目光,看着庄无道:“你这竖子,我必杀你”

    却完全无可奈何,庄无道借助这一剑式,人影也遁到了四百丈外。不但脱出了几人的合围,也稳住了阵脚,形势可进可退。

    和檀?

    庄无道还是首次知晓,这死于他手下的金丹修士姓名。听起来是佛门法号,用的却是道家旁门之术。该说燎原寺,果然不愧是大乘佛宗么?

    不过,也没关系——

    尽管只是化身,然而斩裂神魂,对金丹而言本就是无法弥补的损伤。化身殒落,那部分元魂也被他一剑斩灭,就更是伤上加伤。这个和檀,也如那叶真一般,没几年好活了。

    这些金丹,分出化身入内,确实可碾压练气筑基。然而一但分身受损,本体也离死不远。

    “庄无道”

    法智则是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冰凉一片。原以为五人合力,足可将庄无道与燕鼎天三人都一起留下。

    三位金丹,都已入筑基中期,不但修为真元上压过此子一筹,武道与术法上的造诣,亦皆非那叶真之流的散修可以比拟。在这云海殿内,至少可发挥本体一成的实力。所以看似人数还少于前次的联手,然而若论实力,却更胜之前数倍。

    法智自问,己方可有八九成的胜算。

    结果却是连庄无道一人,都无可奈何,反而被这位,反过来斩杀一位金丹

    如此说来,这是又要复第三层入口之时的故事么?让燕鼎天二人离去,根本就不是为了断后,而是为摆脱智渊这个累赘,可以再无所顾忌的。展出其超绝一切的磁元遁法。

    “看来我这次,是又小觑了你。真没想到,阁下的修为进境,竟然增长如此之速——”

    人都说太平道重阳子是绝代天骄,天纵英才,法智眼前这位,却更远远胜之筑基境时的重阳子,绝没有庄无道这样的强横霸道,让人绝望。

    “你没有想到的,还有许多”

    庄无道手执轻云剑,剑势引而不发,第二个锁住的目标,却是司马云天。

    此人看似不显山漏水,然而对他威胁,却是几人中最大的一个。那回风舞柳的御剑术,一直在寻觅着他的破绽,在适应着他的乾坤大挪移。

    此人的功法《鸿蒙破气诀》,亦是以气本论为基础,更易窥破他乾坤挪移的虚实。

    剑势藏而不发,反而牵扯了更多的余力。

    可能也似察觉到了庄无道的杀意,司马云天的面色苍白如纸,额上全是涔涔冷汗,就似被虎豹猛兽盯上的羊羔,精神紧绷。

    “今日之事,由我等而起,可谓是咎由自取。不过阁下,也无什么损失。

    法智放缓了语气,试着与庄无道讲和:“不如就此罢手如何?”

    “为何要罢手?我还未杀够。”

    庄无道的眼神,锐利如鹰,在窥伺这四人任何一个破绽,一个可趁之机。

    之前就是如此,当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逃遁燕鼎天吸走。他却是抓住了这一闪而逝的机会,将那和檀一举诛杀。

    在这几人眼里,今日是诛杀他的绝佳机会。可在他的眼中,又何尝不是?

    之前第二层云儿就已代他说过,那次的事情,绝不会就此了结。又岂容这法智司马云天二人,继续在他剑下逍遥。

    也未尝没有于脆杀人灭口之意,就如这法智所言,凶绝之地,死几个人,别人多半也难知晓——

    “你莫非还真以为,今日能吃定了我们四人。”

    那星萝目中蕴怒,也憋屈之至。然而若是再战,却并无什么把握,只能悄然将一枚符宝握在手上。

    “你与他说什么废话?在这一个抽乳未于的小子面前低头,没得丢了我玄圣宗与獠原寺的脸哪怕战死于此,又有何妨?我就不信,他有那么多的二品玄术”

    两大金丹加上玄圣宗与獠原寺弟子中最出色二人联手,却自问在庄无道面前,都难保住性命,本身就已可让人郁闷至死。

    “却是我想差了”

    法智道了一声佛号,目光坚凝:“今日若不能让我四人都死在此处,明年今日,便也是庄无道你忌日。”

    暗中却是准备着金光缚轮咒,全神戒备。之前在第二层时,虽被庄无道反制,差点身死庄无道剑下。

    然而此刻,法智却没有选择,不能不强行为之。心中明彻了悟,若论单人实力,在场四人都有勉力一抗之力,庄无道最使他们忌惮的,除了那借力化力的功决,就是这快若鬼魅的遁法。

    可轮到畏惧程度,后者尤在前者之上。极致的遁速,让四人根本就无法联手合力。使庄无道随时随刻,都能找到机会与他们单打独斗。又能随时退走,进退自如,居于不败之地。

    也只有限制住庄无道的遁法,在场几人,才有胜望。

    “哦?”

    庄无道身形浮空而起,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诸人,那符宝的气机,他自然也能隐约感应得到。不过几人手中的符宝,都已差不多用罄。那法智,甚至更再未取出符宝。

    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几位虽是出身名门。然而一身之物,在从禁湖宫东面方向进入时,只怕也消耗了不少。

    再经历方才的符宝大战,庄无道固然只余一张‘上霄阳炎计都雷符,以及一张‘五蕴增持符一张‘金鼎天罡气符,。

    然而这四人,也是同样把压箱底的手段用尽。

    庄无道心中杀意,顿时更为炽盛。本就凌冽之至的剑意,更攀升了数分。

    司马云天顿时就有感应,几乎就忍耐不住,身影要往后滑退。其余三人,也更警惕,更精神紧绷。

    对方立于四百丈外,就如高高在上的猎鹰,暗含‘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的武道要诣。

    云儿的声音,这时却又在庄无道意念内响起道:“剑主决心已下,是真欲尽诛了这几人?”

    “机会难得,我不会错过”

    庄无道的语气淡淡,相较第三层入口之时,整个人的想法,都已截然不通。多了一股鹰视狼顾般的气度,也更狠辣决绝。

    只因知晓,有些事不是自己委曲求全,妥协了就有用。既然如此,那就把自己的对手,彻底打倒,杀到胆寒。

    管他们是不是中原三圣宗的门人弟子,宰了再说——

    “那只怕是两败俱伤之局,剑主可能更输面居多。需小心了,那个寂木,还有这星萝,只怕还隐藏了不少实力。另二人,亦有拼命之意,可要云儿为你代劳?”

    庄无道能够将和檀斩杀,更多的是出其不意。依靠那筑基境界,无人能够比拟的强横之力。

    “用不着,两败俱伤,也就是说实力相当,然而我仍有一两分胜望可对?

    庄无道微摇着头,果断的拒绝:“这不是剑灵你最期冀的?可若由旁人代为磨刀,有何益处?真要打不过,再由你来也无妨。”

    “也好”

    云儿语气无奈,知晓只要有一分胜算,庄无道都不会给她出手的机会。

    “那么记着,至少给我留一式花接木,。这个寂木,真的很棘手。”

    庄无道轻轻嗯了一声,轻云剑在半空中,再挥过一道奥妙的轨迹。

    这一剑式,正是‘生死别,

    有云儿的提醒,庄无道对这几人实力的评价,更提升一级,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第一剑,就是全力以赴,以求一击必杀

    只是剑出之前,庄无道却又心神微惊,看向了远处,目里面全是忌惮之色

    极盛的战意,瞬间就已消退无踪。庄无道也遗憾万分,又眼含怜悯的看了眼前四人一眼。

    “也不知你们是幸或不幸,今日一战,就此了结。”

    庄无道利落之极,既然战意已无,就果断的将那雷杏剑簪与轻云剑,都全数收起。

    “两次围杀之恨,我庄无道仍记着。你们这次若能逃生,庄某再与你们计较不迟。”

    说完之后,庄无道身行后撤之余,更灵决引动。施展开‘天璇照世真经接引天璇星力,往前遥遥一指。

    “天璇借法,聚阴化灵——”

    星光笼罩之内,周围顿时有无数的阴煞与死气,向四人所立之地急涌而至

    法智与司马云天顿时面面相觑,一头雾水。正想着这庄无道,莫非是要施展什么阴邪术法,另有阴谋的时候。眼前却已见不得庄无道的身影,竟是说走就走,毫无留恋。一个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庄无道,你这是想逃?”

    那星萝一声冷哼,手中丝网就欲往远处丢去。然而下一刻,她的面色就变味煞白。在她对面,那寂木的脸上,亦血色褪尽。

    “星萝师叔,你——”

    司马云天正觉奇怪,开口询问,随即就也惊觉,顿时间遍体生寒。

    也不知何时,这附近千丈之内,竟然布满了邪灵。密密麻麻,不知凡几。

    而此刻此刻,他甚至有股要破口大骂的冲动。那庄无道,分明是要陷他们于死地

    又暗暗奇怪,在场的两位金丹,神念之广分明远胜庄无道,为何却未能先一步察觉?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