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七章 势如破竹
    而此时庄无道凛冽无比的拳势,依然直锁着此人元神。如影随形,身影疾追着这蒙面金丹而去。

    明明是后者借力而退,庄无道却后发先至,在此人稳住阵脚之前,先一步追至不到一丈处。

    那蒙面金丹大骇,身影猛地幻闪,化作数个残影分裂,向四面逃遁。

    伪玄术,潜影遁身!

    这门遁法神通,近百年来助他数次逃脱危机。一旦施展,总能够转危为安。

    庄无道却不管不顾,也懒得去辨识这人,到底真身何在,直接再一掌拍出。

    伪无双,震海崩山!

    三百丈方圆内的湖水,直接就被庄无道这一掌排空。一百五十象力量,十一倍的发力,在‘离世荡魔决’的加持之下,又再增半倍之威!激增至二千五百象的力量,蔓延开来。

    这一片地域,包括法智,与那洒开银色丝网阻拦燕鼎天的女修在内,几人都被这强绝霸道的掌力冲击。

    而那蒙面金丹,更是除此之外,还有直面庄无道那慑人的气势。心中也终于升起了一丝明悟,这个庄无道,根本就没打算阻拦他们六人。只要将他逼入绝境,或者直接将他当场击杀,又何愁其余几人不放弃燕鼎天与智渊?

    以筑基修士之身,将金丹化身击杀,逼到绝境,听起来似是荒唐,天方夜谭。然而此刻,却是他的绝佳写照。

    掌力震击,几个分影化身,都全数崩溃。蒙面金丹而的胸前四肢,更是大片的血肉翻起,被庄无道无差别的掌力,直接震成了肉糜。甚至那脸上的面巾,也被震碎,露出里面血肉模糊的面孔。那面目五官,亦被庄无道粉碎。

    “混账,你这竖子!”

    “嘿!”

    庄无道无声一哂,人影一个闪烁,就再次急追了上来。依然是横冲直撞,狂暴蛮横。

    伪无双,牛魔天冲!

    拳势排开,那些被排斥开的湖水,根本就无法回流。而蒙面金丹的眼中,除了震骇之外,更有惊怖!眼前此子,竟然是真有在数合之内,将他击杀之力!

    拳意压迫之下,蒙面金丹的神念,几乎就被庄无道彻底击溃。不由自禁的,就开始大声的惊呼求救。

    “寂木,星萝,还不救我?”

    周围四人,也再顾不得去阻拦燕鼎天,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回到了庄无道的身上。

    法智的眼神骇然,仅仅是几日不见而已,庄无道的实力,怎么就增长到了这个地步?

    “南无佛陀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伽耶。南无观自在菩萨摩诃萨,具大悲心者,如意宝轮王陀罗尼——”

    冗长的咒语,法智却在一息之间就已完成。手中的红木禅杖插在了地面,而后蓦然间幻化出数头白虎,朝着庄无道撕咬了过去。

    法智的身影,则是瞬闪而出。他追不上庄无道的遁速,只能紧随着后方。以‘大力降龙神通’,拳势遥指庄无道的背影。

    远处的司马云天。亦是一剑横空而至。御剑之速,却又快捷了数倍。

    而其余二位金的那,此刻亦都全力出手,一道宝光,一个身影,亦纷闪而至,不敢有丝毫的留手。

    庄无道浑不在意,牛魔天冲的磁元‘霸体’,虽不如牛魔乱舞,却亦是三品玄术神通之列。同样是万法不入,万刃难伤!

    轰!

    当他拳势冲至时,那蒙面金丹根本就无法躲避。只能旗幡挥展,将身前的水液,再次转化为三元重水。而后猛地一咬舌尖,意念强行从庄无道的拳意压迫中挣扎了出后。一声虎吼,竟是不守反攻,以攻代守!

    “潮生万里,叠浪千重,给我去死!

    那拳影如大潮拍岸,一层层真元助推,叠浪千重,到最后轰出时,赫然已加叠了上四五十层的劲力,威势似磅礴无尽。

    然而当庄无道拳峰再次冲击而至,这蒙面金丹的手,却在交锋的第一时间就粉碎开来。化为碎肉骨粉,四溅开来!

    昔年上古神犀王,冲撞鸿蒙天柱,所过之处,一却碎折,一切寂灭!而庄无道这一式玄术神通,就是仿自云儿给他看过的神犀冲撞天柱的影像。

    再配合他已至第三重天境界的牛魔霸体与大摔碑手,真正是横行无忌,霸道绝伦!

    那层三元重水,也再次被一击而碎。不过到底还是被这人的反击之势,阻了一阻。

    拳势的余劲,打入到这金丹修士的体内。将此人的五脏六腑,直接绞成了粉碎,在胸腹间透出一个巨大的孑l洞。却到底没能够一举将此人,毙杀当场。

    而此时那法智几人的拳劲剑力,也已陆续。那佛僧打扮的男子,更已欺至他的身侧。

    以金丹修士化身的遁速之快,居然仅仅只比庄无道的磁遁之法,稍慢一筹。指如拈花,朝着庄无道的肩侧点来。

    “南无室利,三曼陀指!”

    而那名唤星萝的女修,更是操纵着三十六口雪白色的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布下一个剑阵。

    “玄圣宗,回风飘雪剑阵!”

    阵内寒气森森,不但牢牢护住了那蒙面金丹的退路。更有一重重的剑气,往前方削斩而来。

    庄无道毫无畏色,反而一声轻笑。

    斗转星移,移花接木!

    两种玄术神通,几乎同时启动。在法智驱使下,朝他撕咬过来的白虎,司马玄圣的剑,寂木僧正的三曼陀指,俱皆在这一刻偏转挪移,转而与那回风飘雪剑阵斩出的剑气硬撼。剩余的劲力,也根本就不足以突破庄无道的霸体罡身。铿!铿!锵——接二连三,一连串的震响,夹杂着金属交击的震鸣之声,此人耳膜。这片本就一片狼藉的地下宫殿,更为不堪,罡劲横扫。那回风飘雪剑阵,几乎是独自承担着法智,寂灭三人的合击之力。仅仅只僵持了片刻,那剑阵就已坚持不住,所有剑器,都俱被反弹震力冲击,四散飞散。

    那金丹女修闷哼了一声,气元几乎反噬,那俏脸上满是怒容。

    “你们都在搞什么鬼?”

    法智心中苦笑不已,借力打力,又是这门邪门功法。哪怕他心里早有防备,也依然不能避免,被庄无道化解转嫁。

    无法解释,法智只能闷着头,继续以大力降龙神通,继续拍向了庄无道身后。

    却心有忌惮,连一半的力量也未用足。倒是那跟赤红禅杖,随着法智的咒言,再次变化。

    “南无婆伽婆帝,摩诃迦哕!”

    几只木虎化烟散去,那禅杖升空而起。化成一个巨大的光轮,罩于上空。

    这水底之下,立时间无数的荆棘草木,蜂拥而起。往庄无道的身影所在,束缚而去。

    却还未临身,就被一道犀利的剑光,全数斩断粉碎。正是那口雷杏剑簪,带着一条条如龙如蛟般的紫色雷光,护持在庄无道的身周左右。

    而庄无道不知何时,已是将那‘轻云剑’取在了手中。这口七劫之前的神兵,还是第一次现于人前。虽只有十八重法禁,远不如雷杏剑簪,然而那凛冽的剑光,却使远在数百丈外的司马云天,亦是透体生寒。

    而被庄无道意念锁住的蒙面金丹,更是瞳孔猛张,目里满布着1惊惶恼怒。

    瞬间浑身血液燃烧,化成了真元道力,助推着他的身形,往后方疯狂疾退,试图摆脱庄无道的剑意冲击。

    “秘式,诛神!”

    连续五式三品玄术,将这蒙面金丹的实力与信心意志,都消减到了极致。

    此可这一刻‘诛神’,才是真正绝杀!

    剑影挥起,说不出的玄奥莫测。庄无道整个人,几乎化成了流光,消失在了在场几人的视野之中。剑光所向,正是那蒙面金丹的咽喉所在。‘千里磁杀’的加持之下,庄无道遁速也了增幅近乎六倍。

    远处那名唤心萝的金丹女修,眼神悚然而惊,又怒不可遏。

    “竖子!在我面前,你休想行凶杀人!”

    那三十六口雪白剑光,再次倒转而回。无数道回风飘雪剑气,在须臾间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笼罩住了蒙面金丹的前方百丈。

    却只听‘当当当’的连串交击声响,庄无道的剑势,半途仅仅几个转折变化,就把五六口雪白飞剑,强行斩段击碎。

    ‘诛神’这一式自创的玄术神通,在他不断的完善之下,早已弥补了最初时,哪怕前方只一点杂物阻拦,都会使诛神式两败俱伤的破绽。

    剑式圆融一体,变化由心,此时人剑合一,更是将这一式二品圣灵级的剑术神通,推升到了极致!

    借助轻云剑的犀利锐绝,更是势如破竹,当者披靡。

    “死!”

    疾光略过,庄无道持剑穿梭。直到三百丈外,才剑势收敛,停住了身影。

    当转过头时,那蒙面金丹自眉心开始,先是现出了一条血痕。接着眉梢之上,一整条的血线爆射。

    整个人,亦再无丝毫的声息,

    庄无道的这一剑,不但将他的上半边头颅,彻底的分开。也将此人寄宿在这化身体内的部分元神,彻底的斩碎击灭,散为虚无。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