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六章 独自断后
    大乘喻能渡无量众生,小乘喻渡少数众生——大乘教众,不仅需要自度,而且还要度人,普度天下众生。上求无上佛道而自己超脱生死,下化无量众生同离生死苦海,所以称为大乘。

    这就是大乘佛门与小乘佛门的区别。

    然而这些教义,却被小乘佛家,认为是异端邪说,极为排斥。

    听起来似乎大乘佛徒更怀怜悯之心,更有大宏远,更不似小乘佛门的小气。然而小乘佛徒说的却也有道理。不曾参禅,不曾悟佛,不曾苦修,不曾自省明心,不曾有向佛之意,不知晓戒、定、慧“三学”与“八正道”,不明了佛门诸教义。试问这广大众生,如何能到达彼岸,如何能成佛?

    而这些年来,大乘佛门也的确是有许多教义,让天下修士不满。就比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语,认为一切生灵皆可渡。

    所以那些杀人无算的魔道巨孽,可以转头换面,立于佛堂之上。

    还有‘不修今生修来世,之语,今生修行忍耐,以期来世善报,荣华富贵。总体是劝人向善,然而自居正统的小乘佛门,则是‘不修来世修解脱认为佛门的目的,是求解脱,是彼岸,而不是来生。

    除此之外,甚至还有‘口念佛号,就可成佛,可以往生净土,的荒唐之言

    所以昔年无量真佛成道之时,有魔头曾发誓愿说:“到你末法之时,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坏你的佛法。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叫那真经难显,伪经流传——”

    那时无量真佛久久无语,只能默默垂泪。

    故而所有小乘佛徒,对于大乘佛门的教义,尤其痛恨,也极其警惕。

    自然这些,都是云儿的一家之言。其中到底有何究竟,庄无道并不知晓,云儿平时也不会与他谈太多佛门之事。

    只是庄无道随即就发觉,那法智说话时,周围这几人的目光,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几人明是为镇龙石与龙须菩提,然而却也绝不会将他放过。再看那司马云天,杀机满溢。只怕目的自始至终都是自己。

    之所以首先对智渊动手,只怕还忌惮他的不动明王印法,以及手中的大楞伽经。

    不动明王印法可攻可守,亦可为旁人加持佛法。有智渊在,他与燕鼎天的战力,至少可再提升三成。

    “死在这里?”

    燕鼎天嘿然笑着,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吐出来,森林幽然:“是否也太不把我们三人,放在眼中。要留下镇龙石与龙须菩提,就凭尔等?”

    “是么?”那法智:“然而我等岂敢?三位一位镇龙寺未来菩提堂首座,一位大灵国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皇子之一,最后一位,更是颖才榜上第一人。若无把握,法智岂敢动手?”

    燕鼎天还欲再说些什么,庄无道却已插口道:“智渊他已中毒,怕是战不得了。”

    “智渊?”

    燕鼎天闻言一惊,转目看向了智渊。只见后者身周,虽是佛光炽燃,然而那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灰之气。

    “是苍冥蛾毒。”

    那蒙面金丹微一探手,就又取出了一枚银针:“中者若一刻之内不能化解,哪怕是筑基修士,也要化为灰沙。尤其在这死灵之地,更是无救。我听说庄小友也擅长医道,想必是深知此毒之能。”

    燕鼎天的面色铁青,目光向庄无道求救,却只见庄无道眼神凝重的微一颔首。

    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几人之所以愿意与他们在这里废话,并不急于动手。只是在等待智渊支撑不住,毒发之时。

    “二位绝无胜望,若燕玄皇子能将那镇龙石留下,我法智可以做主,放你一条生路——”

    那法智的话,正说到此处,却又听轰的一声震响。抬目望去,却是庄无道御使着那雷杏剑簪,悄无声息的在洞顶之上,挖出了一个窟窿。

    那里本就因方才的大战,震得泥土松软,甚至坍塌了部分。此时被庄无道挖去支撑之后,又大片的垮塌,将这地下宫殿与上一层彻底贯通。

    法智不禁皱眉,而后就见庄无道又前行一步,站在了燕鼎天身前:“智渊的毒伤,耽误不得。你可带他先走,这里由我来吧。”

    “无道?”

    燕鼎天楞了楞,这才发现庄无道,竟然是自始至终,都镇静自若。哪怕明知智渊的毒伤,也没半点的惶然慌张之意。不动声色,就为三人经营出了一条退路。

    此刻站在了他身前,气势有如渊淳岳峙,沉稳如山。

    “由你来?”燕鼎天不禁苦笑;“今日之事由我而起,也是我那枚‘羽灵剑遁符,将你们带到此处。即便要有人断后,也该由我来。如庄兄有什么好歹,我怎过意得去。”

    那法智并不说话,也并不动手,只饶有兴致的看着三人,似是看戏一般,满含戏谑。即便上方的通道打通了又如何?一个伤患,一个几乎底牌尽出的皇子,又能从他们眼皮底下,逃到哪去?

    一个庄无道,又能阻拦住几人?

    “燕兄你能拦住这里几人o又可有把握全身而退?”

    庄无道说话时,已将叶真那双金丝拳套带在了手上,气势愈发的沉稳,似如磐石,又似苍松。

    他却也不是真的就高风亮节,重情重义到,甘愿为这二人舍生赴死。只是心中明白,这法智与司马云天,断不会容他轻易离去。

    心里也确实不愿见智渊这和尚,就这么死在这里。之所以说出独自断后之言,其实还是顺水推舟居多。

    今日的情形,与当日在越城那次断后,又是不同。那次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次却是有意如此。

    越城之时,他是赶鸭子上架,情忐忑,毫无自信。此时此刻,却是视之为平常等闲,将眼前几人,都视为自己的磨刀之石。

    闭门造车无用,乾坤大挪移与摘星手,只有实战中才能完善,才能知道哪里不对,有何破绽。

    云儿说的不错,他要想追上那人,在几十年内成就金丹,甚至元神境界,而又不为自己日后修行留下隐患。那就只有大量的实战,来换取稳固的根基。

    且一人在此,进退从容。没有燕鼎天二人牵累,他若要逃,磁遁之法自信当世无人能及。

    “苍冥蛾毒在这死灵之地,就有对应之物压制。燕兄出去之后,在云海殿周围,随便取一些水苔给和尚服下,就可保住他性命。虽非解药,却可延缓毒素。出去之后,可寻天玑牛黄丹解毒,或者天玑化气丹也可。离尘医书中就有记载,若是买不到,燕兄可请人代为炼制。”

    燕鼎天皱了皱眉,他却是极有决断之人。看了看周围的情形,又望了望越来越气息虚浮的智渊。

    便不再争论,直接一道光华,将那智渊卷起。而后身影一闪,就冲向了上方出口处。

    那法智见状,顿时冷笑。而旁边的另一女修,则直接洒出一片金色丝网,遥遥往二人所在罩了过去。

    庄无道却不理会,也不拦阻,神念蔓开,却只锁住那手持银针的蒙面金丹

    而后就在水潮卷动中,庄无道身影猛地前冲。磁遁之法,使他即便在水下,身影也依然快到了极致,竟赫然带起了一片残影。

    伪无双,牛魔天冲

    “轰”

    整个人宛似一头蛮牛,横冲直撞,似镇山撼岳一般的气势,拳势直捣那蒙面金丹的所在。

    那人明显吃了一惊,却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声哂笑后,挥手间就是猛连续六枚一模一样的银针打出。

    而后又取出了一面蔚蓝色的旗幡,一卷一带,就将身前水液化为牢不可破的三元重水。

    接着却只见那银针打去,庄无道根本就不闪不避,浑身霸体加持,土黄色的磁元罡气,亦厚达一寸。

    完全无视了一般,直接就以冲势,将那三枚专破真元罡气的剧毒银针,撞成了粉碎,而本身毫发无损。

    一眨眼间就已冲到了他的身前,气势狂猛霸道,就似那高速奔行的犀牛,势不可当

    又是一声震响,整整二千六百象的巨力,猛然爆发。那一层盾状的三元重水,在庄无道冲击之下,就如纸湖一般,几乎是一触就碎。

    那蒙面金丹修士,也终于面现出震骇之色。

    “竖子”

    千钧一发之际,此人直接手持住一面光滑如镜般的银盾,拦在了身前。身影同时如游鱼般,飞速的后退着。

    然而这个时候,这地下宫殿的四方处。总共五具雷火石人,从地下拔地而起。在阵法加持之下,庄无道的遁速,又再次激增。

    “吼”

    行无忌拳意这一刻冲凌到了极致巅峰,庄无道的身上,赫然隐隐现出了一只巨大的上古神犀虚影。

    下一瞬,一波巨大的气暴,猛地在庄无道的拳锋之前爆发。那银盾在这一拳冲击之下,同样粉碎开来。而那蒙面金丹整个人,则是吐血抛飞。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