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四章 坤元神焰(第三更全渠道加更)

第三八四章 坤元神焰(第三更全渠道加更)

    庄无道微微一笑,并无异意。神念遥遥一引,将那‘坤元神焰召到了身前。小心控制着,不使这朵无根精焰散开,然后以一个白玉瓷瓶收束,再以术法层层封禁,务使这瓷瓶内的灵气不会泄露。

    里面已经有足够多的三阶蕴元石精粉,可供十日燃烧。从此刻起的十天之内,他都不用愁这团灵火会熄灭。

    ‘坤元神焰,乃三阶上品的无根精焰,与石明精焰同样,都是石中之火。然而性质却更为霸道,已经接近后天灵火一类。

    在离尘宗记载天下灵焰种类的《天火集》中,排名无根精焰中的第三十四位。而且在精心培育之后,更有提升为真正的后天灵焰‘万化归元真火,的可能。

    不过这火焰的性质,却又与石明精焰截然不同。石明精焰是将所有一切接触到的事物,都化为石质。

    而这‘坤元神焰却是可燃烧所有石质,也可将地气与土行之灵作为燃料,转化为较为精纯的土系元气。

    对于别人而言,可能没什么大用。然而在修习土系功法之人眼里,却是梦寐以求的奇珍。

    将此火炼化,养在自己体内,可以提供转化源源不断的土系精元,供宿主使用。

    那白甲战将能够将那‘无疆剑界,维持百万年不散,多半是因那镇龙石之故。可除此之外,这朵能够提供土系精元‘坤元神焰只怕亦是一因。

    这也是庄无道为何明知此行凶险,也依然坚持与燕鼎天同行之故。只需将此火炼化,他的气脉之厚,必将超出寻常修士数倍之多。在元神境之前,都不惧有真元枯竭之日。

    除此之外,那牛魔霸体能够维持的时间,也将大幅增长。筑基境之后,他的‘牛魔乱舞,能够坚持三十息的绝对霸体,万刃不伤,万法不入

    而一旦炼化了这朵‘坤元神焰则至少可坚持到六十息的时间

    智渊所得的那本《大楞伽经》,也是一件佛门异宝。估计是这燕氏先祖,为镇压这禁湖宫内的剑魍法魑,才会随身携带。

    本身这本《大楞伽经》的书名,庄无道从未听说。里面的经文,多半对小乘佛门至关重要。除此之外,此书对佛法的加持之能,亦不可小觑。

    《大楞伽经》刚一到手,智渊施展的‘不动镇祟印范围就扩大了近倍之多,使二人体内的暖意更浓。

    那燕氏先祖留下的手镯内,应该还有不少灵珍。然而‘坤元神焰,与《大楞伽经》,这两样东西,若无燕鼎天领路,以他的血液解开无疆剑界,根本就无法到手。

    再还要心生贪婪,想要从中分润,那就有些过份,不知好歹了。

    不过庄无道,随即就把目光,投向了头顶那两具金丹化身的残躯。方才剑气漫卷,这两具尸首也被波及,被刺的千疮百孔,破损不堪。

    随手一道真元卷动,庄无道将二人手上的小须弥戒收取在手里。神念探看,只觉里面的东西都差相仿佛。便随意其中之一,丢给智渊。

    燕鼎天既然独吞了他先祖的遗物,这两枚小须弥戒,自然归他所有。

    燕鼎天也利落的运起遁法,在水中浮升而起道:“这里不可久留,二位一起走吧——”

    庄无道也心知再耽搁不得,那些金丹修士,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寻到这里。也运起了磁遁,然而就在他准备往那殿门处行去时,忽的眉肌皱起,眼神警惕的看向了周围。一个冷笑声,从殿门外传至。

    “走,玄弟你要走到哪里去?”

    随着话音,一个身穿素白长裳的青年,从殿门之外走入。而这偏殿的四壁两旁,也同时传出‘轰,的一声炸响。大片的碎石飞溅,几个人影,陆续走入了进来。

    加上那青年的身后,总共是六人。有男有女,高矮不一,然而无一例外都是筑基中期的境界。身上应该是加持着术法,不但浑身气机收敛,行动时也没有丝毫的声息。

    这湖中的怨煞死雾,本就可阻人神念,也因而直到这些人接近到石殿之外,三人都没能察觉。

    庄无道面色凝重,不解进入这云海殿金丹修士,居然有如此之多。他在桥上失神发呆的时候,到底进来了多少?赤阴城放人进来的时候,难道一点就没辨别?

    “燕南回”

    燕鼎天深吸了口气,然后环视了周围这几人一眼:“六位金丹你倒真是舍得,阴魂修不到元神境界,神念分割只会自损寿元,再无望进阶。”

    燕南回笑了笑,浑不在意:“那又如何,只要镇龙石到手,再多的金丹境我都可招揽。话说回来,如父皇知道你孤身来此,必定不悦。”

    “我可没皇兄的那么多的人手浪费。”

    燕鼎天摇着头,而后又冷哂道:“皇兄之意,莫非是要准备从我手里强抢了?”

    “慢了你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燕南回负手于后:“父皇他只说过需要此物,能够为他取来,就是大功一件。可到底是如何取得,你我兄弟间如何争斗,父皇其实不甚介意。玄弟你说可对?我若是你,就会把手中的镇龙石放下,然而求我放你一条生路。”

    “那我若是不肯呢?”

    “就不该问这一句”燕南回摇着头:“这离寒天境的凶险,世人皆知。我大灵朝在此处死掉一两个皇子,想来也不会使人太意外。”

    庄无道手中的天斩魔蚀日神雷符,已然引发,他与智渊被燕鼎天邀来此间,就是为防意外,为燕鼎天助拳。

    那‘坤元神焰,与《大楞伽经》,就是酬劳。

    他已看出燕鼎天态度坚决,绝不肯将那镇龙石相让。既然没可能谈拢,那就只能先抢占先机。

    燕鼎天也‘嘿,的一笑:“既然如此——”

    话音未落,他那袖袍处就忽然有一物滑落。仔细看,却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银色圆锥。

    庄无道心神紧绷,正以为燕鼎天是抢先动手发难。就听下方‘轰,的一声闷响,那石质的地板,竟然被炸粉碎开来,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窟洞。同时间无数碎散的金属棱片,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威势之烈,毫不亚于之前那‘无疆剑界,散开之时。

    “走”

    庄无道正发愣的是时候,燕鼎天又取出一张符篥。化开之后,就有一道青色的灵光卷起,将三人一并包裹之内,以风驰电掣之速,钻到那深坑之中。

    直到此刻,庄无道意念才惊醒过来。这偏殿之下,居然还另有乾坤看周围飞速掠过的景致,竟仿一个地下宫殿!

    百万年前,这里应该许多壁画,还有许多盏宫灯。可惜也同样被阴戾之气腐蚀,早已不复原貌。

    身后一声恼怒之至的狂吼之声猛然传至,几道身影,也从那坑洞钻下,发了狂似的疾追。

    遁速虽不如包裹他们三人的这道青色灵光,然而也无法将之彻底甩脱。

    庄无道毫不犹豫,就将手中这枚符宝中残余的几道天斩魔蚀日神雷全数引发,劈向了身后。

    而那智渊也大手一挥,把一面绘满了梵文的袈裟罩在了身后。陆续好几道冲击过来的光影,打在这淡黄袈裟上。那袈裟却岿然不动,然后一鼓一胀,就将方才袭来的术法剑力,全数卸开。

    庄无道眉头轻挑,看出此物,正是那本‘大楞伽经,。外面看似是一本经文,抖开之后,却是一面袈裟么?不似灵器,倒更类似于道家符宝之类。

    而且品阶极高,这几名金丹,连续打出数门神通玄术,又引发了至少两枚符宝轰击,都不能伤其分毫。

    被庄无道的天斩魔蚀日神雷,阻了一阻,那几人的遁法,顿时一窒,而此时这团青色灵光,已越去越远。

    庄无道眼看着那燕南回神情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而后这几人的身影,都陆续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这青色灵光快的不可思议,也犀利锐烈到了极致。在这死灵之地,竟也是穿行自如。所有阻拦之物,都全数强行撞碎轰散。

    与其说是遁法,庄无道倒更觉自己,仿佛是化身成了一口剑。便是途中预见的一些阴魅邪物,也是本能的避闪开来。

    逃命之法,庄无道自己也有,秘传腰牌中的‘千里移光术,就是。然而离尘宗这门遁法,却绝不能如这青蓝灵光般的霸道,可以同时迫开邪祟之物。

    在这地下宫殿中连续几十个转折,经历了整整一百息时间,三人的身影,才终于停住。

    而那青色灵光,也渐渐的散去。

    “居然是七万年前羽化宗的羽灵剑影遁,我没料错,燕施主果然是准备有后手。”

    智渊收起了袈裟,又化成了一本经书,回到了手中。

    “一千枚三阶蕴元石,保住一条性命,倒也还划算,然而这符宝,也只能使用一次而已。”

    燕鼎天惋惜的看了手中那已无灵光的符篥一眼,大手一握,就使之化为灰沙。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