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三八三章 无疆剑界
    燕鼎天浑身肌肤,都冒起了鸡皮疙瘩。也从袖中取出了一张道符,凌空引发之后,悬于头顶上方处。随着符篥一缕紫气降沉,将他的身影笼罩,燕鼎天的神情,这才轻松了许多。接着却又将一枚符篥,给庄无道递了过来。

    庄无道却摇了摇头,认得这是四阶的‘上清辟邪符道家最正统的辟邪驱魔之法。燕鼎天临来之前,确实准备充足。

    不过他这里却无需,有剑窍里的轻云剑之后,任何邪灵进入,都会引发剑灵的感应。而《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正是邪物的克星。

    只手捏灵决,口念灵言道:“天璇借法,星火符体。”

    庄无道的头顶,立时燃起了一朵银白色的火焰。一个个星纹符篥,出现在他的肌肤外层。

    《天璇照世真经》的御邪之法还算不错,比不得‘上清辟邪符也能勉强凑合着用。

    不过就在这门术法打出之后,庄无道却又眼神怪异的,往身后回望了一眼。凝思了片刻,面色才又恢复如常。

    也不知怎的,从刚才离开白玉石桥开始,庄无道就感觉之前,那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的窥视感,再次恢复。

    而就在刚才,这种感觉达到了巅峰极致。就好似有人,就立在自己身后一般。

    ——应该不是邪灵,那又会是谁?是那位不知去向的飞鹄子,还是那萍水相逢的燕狂人?

    “走吧,这里哪怕再多呆一刻,我都觉不安稳。”

    燕鼎天手持着舆盘当先前行,不过有了刚才之事,三人都更小心了许多。

    然而那浓雾中,不时传来了凄厉绝望的尖叫声。

    庄无道甚至可以听见耳旁,有人在轻声细语。不过好在这一路,都无事。

    直到三人行到那座舆盘所指的那间废弃殿堂前,都未有什么异况。

    “应该是有人先到了——”

    燕鼎天往门口看了一眼,此地怨煞之力沉寂,禁阵只有部分残存。当年的殿堂,早已腐朽不堪。哪怕这湖泊中,稍有些暗潮动静,都会在这偏殿的石墙上留下痕迹。

    而之前那进入之人,也没有想过要掩饰。

    智渊的神念试着往内蔓延,却被反弹里出来。而后鼻尖又嗅了嗅,踌躇着道:“有血腥味,很浓”

    燕鼎天却毫无迟疑之意,直接踏步走了进去。庄无道把袍袖一甩,那张‘天斩魔蚀日神雷符就已暗暗捏在了手中。

    随着燕鼎天走入进去,却见里面大片的湖水,都被血液染成了红色。

    两个人影漂浮在前方大约百丈处,却都已头颅断落。血液喷洒之后,整个人浮升而起,往殿顶方向飘去。

    “是金丹修士——”

    燕鼎天一声冷笑,继续往前,真元鼓荡,将那些血液,全数排开。

    “我燕家留下的遗物,就这么好取?”

    庄无道的目光,则定格在了这偏殿的中央。还有一个人影半跪在那里,一口血剑驻地,插在身前。身穿着白金战甲,周围有一圈大约十丈方圆的赤红色光华。浑身躯体,已经腐朽了部分,却依然可见此人浓眉大眼,面貌威严。双目怒睁,威势迫人。

    此处虽是怨煞之力郁结,然而这位白甲战将身上,无论那血剑,还是战甲,包括衣物在内,都是完好无损。

    看了看此人手中的剑,又看了看头顶处的两具浮尸,庄无道顿时就心中隐悟,同时一股寒气,自胸中隐生。

    是剑气遗留么?也不对,这人身周,分明是以那口剑核心,以其本体提供气元。化成一个封闭的剑域,也是一个小型的剑阵。任何试图取物之人,都会承受这剑阵的反击。

    这两名金丹修士,多半是心存轻视,以图强取此人的遗物,才被击杀当场。若然这两位,是真正的金丹修为也还罢了,可偏偏却是化身,实力不足本体的十分甚至百分之一,自然是无有幸理。

    眼前这圈赤红色的灵光,绝非是看着好看而已——

    庄无道只奇怪,这白甲战将在死后百万年,为何还能维持这个剑阵o

    燕鼎天却是毫无畏色,沉默着看了那半跪着尸骸一眼,淡淡道:“这是我燕家传承的秘术之一,无疆剑界。只需体内还有一丝剑气留存,就可维持不散

    “无疆剑界么?我听说过。大灵燕家曾效力过数代皇朝,历代都是军方大将,以善守而闻名于世。”

    智渊说着燕家昔年的掌故:“不过最震动天下的,还是万年前那赤霞山一战。大灵太祖燕九天统率七千燕家子弟,固守赤霞山,在赤霞山巅结出‘无疆剑界,。当时三大魔宗联手,攻打了七日七夜都不能攻克,反而自身损伤惨重。也就有了之后,天下诸宗联手,发动的诛魔之役。”

    “我燕家的‘无疆剑界其实早在百万年前就已失传。现在的这门秘术,只是燕家历代根据前人留下的只言片语,东拼西凑,修补而成。”

    燕鼎天摇着头,用一把小刀在手腕上一割,朝着那白甲战将身前洒去。

    当那赤红光影稍黯了黯,燕鼎天便走入了进去,竟一直到那尸骸之前,都未触发那‘无疆剑界,反击。

    “真正的‘无疆剑界可攻可守,也是一种可与敌谐亡之术。据说一旦以自身性命为代价布成,那么剑界周围方圆十倍之地,一切生灵都将死绝。哪怕是修为更高数筹之人,也不能逃得性命。只要剑界还存在,就绝无任何生灵能靠近十尺只内。也只有我燕家后裔之血,才能化解。”

    燕鼎天扫了一眼四周,果然是尸骨满布,死者不下千人。不过随着三人进入,带起了殿中水潮暗涌,这些腐烂的骨骼,大多都已碎散成沙。

    整个偏殿内,都充满了腐朽气息。好在三人,都有术法罡气护身,保持着周围水液的清澈纯净,不使那些腐败之物近身。

    庄无道心中暗忖,这门‘无疆剑界倒是于第五层的那口衤绅诛绝灭之剑,有些相似。

    不过若论到狠辣决绝与威势,明显是后者更胜数筹。衤绅诛绝灭之剑是真的神魂寂灭,使用之人再无重聚魂识,转生重来的机会。不过前者,也是一门平常就可使用的守御秘术。

    智渊的目光,却在看着身下方一具尸骸。在这邪灵怨煞之地,居然还有一人的遗骨,未曾彻底腐朽。甚至可观那骨骼之上,还有淡金的丝痕。

    “这是练虚境修士的遗骨——”

    智渊望向那白甲战将的眼中,多出了几分敬佩:“当年离寒宫这一战,真是超人想象。你家这位祖先,当是与这位练虚修士同归于尽,一起身亡。”

    说完之后,又随手一招,将那些尸骨全数收起道:“这位的遗骨,若落在魔修手中,只怕非是天下生灵之福。不如我由带回镇龙寺,请几位大僧正诵经七七四十九日将之净化,然后再觅一灵秀之地安葬。”

    “和尚你随意,此人虽是我先祖生前之敌。可既然已死,那就一切了结—

    燕鼎天摇着头,然后就在那白甲战将紧握的左手中,取出了一块翡翠般色泽翠绿的玉石。

    而后那白甲战将整个人,就似失去了支撑,蓦然间垮塌了下来。连带那血色长剑,也向一侧倾斜。周围的红色灵光,亦是随之碎散。

    里面千百道剑气激射出来,庄无道早有准备,把磁元灵盾挡在身前。

    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咚,声响,足足十息,就在庄无道感觉这面灵盾已经支撑不住。里面的禁制,要被强行打散之险时,那些剑气才声势渐缓。

    待得一切平静下来,又是数十息之后。这本就残破的偏殿,愈发是千疮百孔,里面的水液也变得无比浑浊。

    而庄无道的目光,已经定格在了燕鼎天的手中。

    “这就是镇龙石?”

    温和的翠绿色灵光萦绕,不过若仔细注目,可见这翡翠石内,还有着几缕明黄色泽。

    应该就是此物,使燕鼎天的这位先祖,能够维持百万年的‘无疆剑界,不散。

    “就是此物”

    燕鼎天的动作明显加快,先是手展灵决,从白甲战将的尸骸中,勾引出一朵白色的火焰,毫无温度,在水中亦不熄灭,冷冷跳动着。

    而后将那口血色长剑连同整具尸骨,都全数冻在冰层之中,收起到小须弥戒内。

    只唯独将此人右腕的一个手镯留下,如变戏法一般的,从内取出了一样东西,连同那团灵火,分别托至到庄无道与智渊二人的身前。

    庄无道面前,正是那朵火焰,而智渊的面前,则是一本佛经。

    “这是事前承诺给二位之物,三阶巅峰的坤元神焰,好在此火被无疆剑界护持,又有镇龙石蕴养,未曾熄灭。至于那佛经,据说是百万年前,一位横渡虚空而来的佛门禅师带来的《大楞伽经》,正是你们小乘佛门之物。二位各得其一,总算我燕鼎天未曾失言。至于其余先祖的遗物,请恕燕某自珍,不能分润于你二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